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一章 风暴
  第八百二十一章 风暴

  翌日,华海,阳光明媚,处处焕发着夏日清晨的生机。

  第一人民医院的三楼,走廊徘徊着二十多名黑装男女,电梯和楼梯全部被封锁,只有佩戴通行证和熟悉的医护人员才能进出,他们神情警惕环视着周围动静,偶尔用凌厉眼神望向尽头病房,像是在保护什么人,也像是在看押什么人。

  尽头的病房除了原本木门之外,还多加一道防盗门,出入都要使用双人指纹,给人一种厚实坚固之感,窗户也是多了一道防盗网,把病房包裹的牢不可破,病房对面的建筑制高点,还有几个身穿黑衣的狙击手,形成品字形结构保护着病房。

  气势压人。

  每个人都高度戒备,因为他们知道病房中是谁,叶子轩,杀掉徐洪刚的叶子轩,徐洪刚出事已掀起轩然大波,各方势力纷纷卷入博弈,叶子轩再被徐家干掉,华国估计就要动荡了,所以被一号委派的他们,只能竭尽本能保护叶子轩。

  此刻,病房内,气窗洞开,涌入一抹清爽气息。

  连夜做完手术取出子弹的叶子轩像是猫儿一样,嗅到新鲜空气就缓缓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一号,也不是秦世皇,而是分离不久的秦夕颜,清雅干练的女人正靠在椅子上,捏着一个苹果慢慢削着,见到叶子轩醒来瞬间欣喜:

  “天龙,你醒来了?”

  秦夕颜放下手中的苹果,走过来伸手扶起叶子轩,叶子轩扬起一抹笑意,在母亲的搀扶中让上身靠在枕头上,他讶然看着不该出现这里的母亲,掐算着后者最近行程问道:“妈,你怎么在这里?别告诉我,你是连夜从印国飞回来。”

  见到儿子脸色恢复几分红润,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秦夕颜脸上多了一抹缓和,她伸手一摸叶子轩的脸颊,带着三分幽怨七分疼惜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又差点死在黑枪下,我岂能不回来?天大的事,也没有我儿子的安全重要。”

  “妈,放心,我没事。”

  叶子轩挤出一抹笑意:“这一枪,要不了我的命。”

  秦夕颜呼出一口长气,掌心感受着儿子的温暖:“妈当然知道要不了你的命,妈还清楚这一枪是你有意为之,不然我早杀上徐家,不管不顾要他们全家为你偿命,孩子,你杀人就杀人,何必来一出苦肉计?万一伤到要害岂不憋屈?”

  叶子轩一怔:“妈,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苦肉计?”

  秦夕颜一戳叶子轩的额头:“你是我儿子,你玩什么,娘能不知道吗?”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包括张泽欣的供词中,徐洪刚失去理智对叶子轩开枪,导致叶子轩自卫割掉咽喉,但秦夕颜能够判断出来,这只是儿子的小手段,以叶子轩的心机和身手,他绝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中,更不会让徐洪刚射中自己。

  生死较量,只怕徐洪刚连扳机都没扣动,就被叶子轩取掉性命,也正是猜到了这一个答案,向来护短的秦夕颜才能够压制怒气,没有率先向徐家发难,只是她眼里依然闪烁一抹埋怨:“天龙,以后不准再玩这把戏,要杀,直接杀。”

  “有什么后果,妈扛着,谁想要你的命,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女人的俏脸多了一抹冷冽:“就算是徐洪刚丢了一条命,这笔血债也不能就此抵消,无论怎么说,都是他先唆使鸽子对你下杀手,如果不是你有两下子,花医生义无反顾替你挡枪,只怕你八成死在沈城,那意味着我彻底失去了你。”

  秦夕颜语气轻描淡写,却透露着一股强大:“所以我一定让徐家付出代价。”

  听到母亲这一番话,叶子轩眼里划过一抹感动:“妈,别担心,我玩苦肉计,只是希望给叶家减轻一点压力,也让咱们占据道德高度,一枪换一命,值,而且徐洪刚死了,我算是替花姑娘出了一口恶气,同时也给自己立了一个威。”

  “以后怕是没有阿狗阿猫敢随便踩我头上了。”

  秦夕颜轻轻点头:“这倒是事实,你杀了徐洪刚,已声震整个权贵圈子,以后没有人敢随便招惹你。”

  叶子轩笑了笑,随后话锋一转:“对了,我不是被锦衣看守吗?你怎么能出现在病房?”

  秦夕颜绽放一抹笑意,返回沙发把苹果削完,切好,用盐水泡着:“你现在确实归锦衣看守,叶家和徐家人都不可以靠近你,只是我铁了心要见你,不亲眼看到你没事绝不罢休甚至直闯,你爹拗不过我,只能破例给我开一个后门。”

  秦夕颜的话间接佐证了叶辉煌的身份。

  叶子轩微微眯眼:“爹给你的特权?”

  秦夕颜轻轻点头,随后给叶子轩倒了一杯温水:“是啊,没有他的特权,我哪里能出现在你面前?饶是他出面,我也只能呆半天,中午十二点前必须离去,你爹本来也想看你,只是担心他人口舌,让事态变得更复杂,所以没过来。”

  “你不要怪他。”

  她还轻声补充一句:“他很早就跟在一号身边,十几年的交情和效力,只是身份一直不为外人所知,相比其余高官的风光来说,他日子过得更加艰苦,他和一些人忠诚着一号的位置,全力维护着一号的权威,也守护着华国的稳定。”

  “看似风光,其实束缚更多,有时还两面不讨好、、、”

  说到这里,秦夕颜忽然收住话题,显然意识到自己失言,随即一笑:“你迟早会了解你父亲的。”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的意外,声音轻缓而出:“我能理解他,他始终职责在身,还需要做好表率,让你来探视我,已怕耗费不少人情,还打了一个擦边球,你姓秦,明面不属叶徐,他如果再过来看我,只怕会被人认为不尊重一号,他可是姓叶。”

  秦夕颜把杯子放在叶子轩掌心:“真是善解人意的孩子。”

  叶子轩没再纠缠这话题,话锋一转:“妈,现在外面情况怎样了?”

  秦夕颜把苹果端过来,还拉过一张椅子坐下:“一个字,乱,两个字,很乱,叶家要保你,徐家要杀你,宋家要问责你舅违反军法,沈家抨击徐家勾结外敌,一号始终没有表态,这只是开端,真正的风暴在后面,清洗始终会到来。”

  她很平静地把局势告知叶子轩:“如今局势,谁也无法进一步踩死对方,也不敢一上来就死磕到底,徐洪刚被杀掉虽然是大事,引得不少人同情,但他买凶杀你在先,事后还当着众人的面对你开枪,足够抵消你出手要他命的罪行。”

  “因此尽管宋氏联盟全力支持徐家讨回公道,但理亏的他们依然不敢不管不顾报复。”

  在叶子轩轻轻点头中,秦夕颜把一块苹果塞入他的嘴里:“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安心养你的伤,吃好喝好痊愈,虽然现在你是各方势力的焦点,但你充其量就是一个导火线,相信妈妈,博弈到最后,各方绝对会把你忘个一干二净。”

  “在风波没有落幕之前,你一定要安心呆着,不要做多余的事。”

  叶子轩舔舔湿润的嘴唇:“妈,你放心,我有分寸。”

  秦夕颜幽幽一笑,素手一握儿子的胳膊:“这才是我的好孩子。”她除了担心叶子轩卷入风波让局势更乱外,还有就是担心他冒头引起对手的袭击,她可不想叶子轩再遭受风险,所以希望儿子这些日子安静呆着,免得生出其余变故。

  “对了,妈,我还有一本帐薄和数据。”

  叶子轩忽然想起一件事,扯住母亲的衣袖低语一句:“是我带着龙庄子弟袭击横挡地下钱庄时,从威虎帮大姐大红姐手里缴获的东西,上面记录地下钱庄这十年来,给徐家、宋家、谷家洗钱的资金往来,你找白秋画要这一个东西。”

  “说不定这一场较量中,它会发挥重要作用。”

  在秦夕颜微微讶然中,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我本来想要把它交给沈万千,借助沈家的手打击宋氏联盟,可是我心里纠结一些东西,同时担心帐薄丢出去会让华国动乱,所以一直在等待机会,准备可控的时候把它丢出打击宋徐。”

  “现在这局面,如果叶家捏着这些帐薄和数据,相信可以更从容的博弈。”

  秦夕颜冰雪聪明:“你心里在纠结什么?”

  叶子轩拉过她的手,指尖写了一个字:赵!

  秦夕颜娇躯一震,眸子多了一丝亮光,随后又恢复了平静,淡淡一笑:“好大的一个局啊。”

  “叶夫人,叶少。”

  这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昨晚出现的中年女子现身,走入进来彬彬有礼:“一号有令,马上护送叶少去京城。”

  她低声解释一句:“华海是叶家地盘,也是叶宫大本营,瓜田李下,一号不好交待。”

  秦夕颜微微侧头:“秦城?还是康桥?”

  中年女子挤出两字:“京大。”

  ps:谢谢小邪晴打赏作品熊大打赏5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