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三章 鹿死谁手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三章 鹿死谁手

  全是垃圾?

  一石激起千层浪,青无双他们见过狂妄的,却没有见过如此猖狂的,在三帮占据优势的地盘上,袁玉川说出这种话,打出这种手势,已经不是简单的叫嚣,完全是挑衅和侮辱了,因此话音刚落下,青无双怒吼一声:“小子,找死!”

  “废了他!”

  三名青门子弟立刻吼叫着冲上了舞台,也不管宋禁城在不在场,直接挥舞拳头向袁玉川攻击,袁玉川脸上依然保持笑容,下一秒,身形一晃,他不退反进迎战了上去,出手极快,极猛,左拳一挥,瞬间轰中一人鼻梁,血液四处溅射,一片殷红。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孙仇不仇情敌恨陌冷独早学

  等他摇晃着要摔倒时,袁玉川的右腿又气势如虹点出,干脆利落点断另一人的胸骨,还没等两人惨叫摔倒在地,袁玉川又捏住第三人喉咙,咔嚓一声脆响,随后猛地一甩魁梧身躯,对手像炮弹一样摔飞出去,三人,一招都没有扛住,还都重伤。

  袁玉川依然屹立在舞台上,挺直身躯扫视着青无双他们:“事实再度佐证我的判断。”他手指一点受伤爬不起来的三人:“堂堂三帮,压不下龙古,拼不赢叶宫,还被他斩杀洪震天毁掉钱庄,更是挑拨关系,你们说,你们不是垃圾是什么?”

  “小子,你太狂了。”

  在宋禁城和刘援朝他们保持沉默时,一个魁梧男子怒吼一声,一拍桌子爆射过去,身材一米九的他站在舞台上,手指一点袁玉川喝道:“虽然你是宋少的朋友,但践踏到我们三帮的尊严和荣誉,我洪万泉就是拼着帮主不做,也要把你弄死。”

  洪万泉,洪帮代理帮主,代替洪震天管理洪帮事务,能够坐到这个位置的主,虽然不是普通小角色,当他站在舞台上扯掉外衣的时候,那裸露在外的硕壮肌肉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袁玉川却一脸傲然:“在我眼里,你也就是一个垃圾。”

  “放肆!”

  洪万泉怒吼一声,脚步一挪,尘屑飞舞,一双铁拳紧随轰去,配合身体前冲的巨大力量,速度之快,攻势之猛,很是惊人,袁玉川扬起一抹不屑,五指握拳,捏出一阵爆空声响,双肩微沉,气灌丹田,浑身肌肉牵动而起,拳头变硬,直冲。

  “呼!”

  原本一往无前的洪万泉感受到袁玉川拳头上的力量,瞬间乱了分寸,这一股力量,明显比他的拳头爆发出来的力量更强,甚至强的让他有些绝望,关键时刻,洪万泉自身丰富的战斗经验救了他,他毫不犹豫收回拳头,然后身体急速向左偏移。

  他堪堪躲过袁玉川的爆拳。

  死里逃生的洪万泉并没有失去战斗意志,甚至于让他变得更强,像是野兽一样吼叫一声,身体以一种极为扭曲的状态落地,右掌狠狠一撑地面,砰!双腿瞬间弹了起来,脚下那双皮靴尖端一振,突然探出两片锋利的白刃,直取袁玉川的喉咙。

  但是洪万泉低估了袁玉川的实力。

  袁玉川右手连挥,只是叮当两声,白刃就已经变成了三截,袁玉川击断白刃,奔雷之势不停,一掌似快又轻地拍在洪万泉小腿,在他双脚受痛落地时,袁玉川又伸手拍中他的胸口,咔嚓一声,洪万泉有如三名青门子弟一样,闷哼一声飞了起来。

  随后,他像是断线风筝一样重重摔在舞台边缘,一口血还没有喷出来地时候,一只手已经摸在他的咽喉要害之处

  洪万泉身躯僵直的不敢乱动弹,一只手能把白刃轻易裂成三段的,肯定能撕纸一样的撕开他的喉咙,洪万泉见识过袁玉川的出手,可没有想到,他的武功已达骇人听闻地步,五名洪帮子弟感受到危险,怒吼一声冲上来围住袁玉川:“放开帮主。”

  “我说过,你们是垃圾,偏偏不信,反要自取其辱。”

  后仇不远独孙术由冷由接太

  在宋禁城和刘援朝眼里闪过一抹赞许时,袁玉川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仿佛嘲笑洪万泉和三帮,又似乎在讥笑自己,或者是天下苍生:“能伤我袁玉川的,绝对不是你,能杀我袁玉川的,也绝对不会是你,垃圾就是垃圾,留着也没用。”

  “咔嚓!”

  一声脆响,袁玉川直接捏断洪万泉的咽喉,一股血箭瞬间从他口鼻迸射出来。

  洪万泉身躯摇晃,衣衫染血,眸子满是震惊,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随后,他死不瞑目轰然倒地,憋屈无比,全场见状瞬间一片死寂,眼睛无形中瞪大,宋禁城也下意识伸手,似乎想制止,谁都没有想到,袁玉川直接杀了洪万泉。

  “嗖!”

  没等死寂的全场反应过来,袁玉川一踢地上被折断的刀片,几道寒光闪过,五名洪帮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咽喉一痛就喷着热血摇晃,随后砰砰倒在地上,生机熄灭,袁玉川毫不留情扼杀可能潜在的危险,不给洪万泉亲信算计自己的机会。

  袁玉川一脚踢开洪万泉的尸体,左手一侧向众人喝道:“还有谁觉得自己不是垃圾?”

  洪帮元老齐齐起身,脸上流露怒意,想要靠前却被袁玉川带来的人挡住,刘援朝也挥手让他们安分呆在原地,不要轻举妄动,同时示意宋氏护卫堵住入口,避免乱子发生,大厅的血腥气息越发浓郁,青无双一踢凳子,走到前面喝出一声:

  “宋少,这是什么意思!”

  宋禁城摘下眼镜揉揉眼睛,随后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轻声开口:“青门主,没什么意思,三帮接二连三让上面大佬失望,失地,被袭,死人,内讧,三帮战斗力渣的惨不忍睹,整合势在必行,唯有这样才能对抗叶宫,统帅之位,能者,居之。”

  孙不不不方后球接月后接

  “我推荐袁玉川上位,如果三帮觉得他不可胜任,尽可上台一战踩下他的尸骨。”

  宋禁城声音无形中提高:“这不仅是我意思,也是上面意思,不要觉得他们绝情,是你们让大家失望了。”

  结不远仇鬼后恨陌孤酷术

  此话一出,三帮群情汹涌的元老瞬间闭嘴,虽然很是不甘袁玉川出来搅局,还杀人,但宋禁城所言没有水分,确实是三帮太不争气了,接二连三的失礼,见到这个局面,青无双脸色微变,知道多说也无意,反手拔出一把剑,向舞台跃去喝道:

  “既然如此,我就拿袁少的脑袋,来维护三帮的尊严。”

  “嗖!”

  没等青无双靠近舞台,袁玉川放声一笑,反手拔出一把战刀。

  “轰!”

  当青无双站到舞台上的时候,脚步一沉,一股无形的剑势自青无双的身体发出,观望众人嘴角齐齐一颤。

  结科不科鬼艘恨陌月察克

  人剑合一!

  青无双几近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剑势自身体发出,威力明显要更加的恐怖,剑势虽然无形,但是地板却被无情地踏碎开来,一道深深的脚印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袁玉川见状眼睛微眯了一下,多了一抹光芒,但脸上依然没有太多波澜。

  “嗖!”

  下一秒,握着利剑的青无双娇喝一声,身影消失在原地,她的速度,普通人肉眼很难轻易捉摸,就连气息也像是捕捉不到,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舞台边缘的三帮元老和子弟,明显能感觉到一股仿若大山一样的气息压过来,让他们无法喘息。

  谁都没有想到,青无双比起以前突破不少。

  “嗖!”

  眨眼间,青无双出现在袁玉川的左侧,她的长剑毫不留情刺出,整个人的气势也如一把锋利的剑。

  攻势凌厉,堪称完美。

  只可惜青无双面对的人是袁玉川,他淡定地站在原地,战刀斜指,任由那把剑靠近自己。

  “当!”

  艘仇不远酷敌学所闹术独察

  当长剑快要刺到袁玉川的时候,他从眼神一冷,手起,刀落!

  没有惊天刀势,没有耀眼刀芒,惊天颤鸣声响起,青无双的长剑断成两截,整个人也闷哼一声跌出。

  结远科仇独结恨陌冷接后地

  相比青无双的长剑,袁玉川的战刀占到优势,削铁如泥,不仅一把斩断对方的长剑,还在她胸膛上留下伤势。

  只是他出手实在太快,导致很多人忽略战刀的霸道,只见到青无双被一招所伤,讶然袁玉川的厉害。

  艘科远远情后术陌闹考地早

  艘科远远情后术陌闹考地早快,快到让人忘记了呼吸。

  艘地不远独艘术陌冷冷所最

  “杀!”

  没有半点停滞,袁玉川的牙缝里蹦出一字,趁胜追击,随后,他的身体刹那间消失在原地,留下一道诡异的残影。

  快,快到让人忘记了呼吸。

  跌飞的青无双脸上罕见一抹惊慌神色,她辨认得出,袁玉川的速度胜她一筹,她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到袁玉川动作,一股冰冷的死亡气息从头顶迅速传到了脚底,跌在地上的她想要跑路,可是胸口的疼痛却如同灌注了铅块一样,举步艰难。

  袁玉川如同死神降临在青无双的眼前,战刀格挡开后者防守的长剑,他毫不留情抬起手掌,怒击向青无双的胸前。

  “砰!”

  结远仇地独艘球接月月科显

  低沉而摄人的闷声响起,青无双整个胸口直接凹陷下去,后背也隆起一大块。

  “扑!”

  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青无双的双眼几乎要凸出来,拼命想要呼吸,但是喉咙好似被死死掐住,根本无法呼进空气。

  带着不甘,带着愤怒,青无双倒了下去,生机熄灭。

  不少人齐齐站起,齐声喊叫:“青门主!”

  “扑扑扑!”

  敌科地不鬼敌球所闹方仇封

  与此同时,青无双的五名亲信,被袁玉川手下从背后捅入刀子,干脆利落解决这几个后患。

  袁玉川见到死寂的全场,一抬手中战刀,点着三帮元老放声狂喝:“还有谁不服?”

  敌科远科鬼结恨战月远远克

  “不服的尽管上来,本少今天杀到你们心服口服。”

  敌科远科鬼结恨战月远远克不少人齐齐站起,齐声喊叫:“青门主!”

  在宋禁城的眼色中,一直沉默的龙文静走了上来,单膝跪地:“龙文静愿意听从调遣。”

  十余名龙庄元老也都低头:“龙庄愿意听从调遣。”

  洪帮跟青门也就迟疑一秒,扫过青无双和洪万泉的尸体后,齐齐低头:“洪帮青门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听着众人声势浩大的臣服,袁玉川微微抬起头,望着大厅上空自语:

  叶子轩,逐鹿中原,鹿死谁手?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