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曲惊人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曲惊人

  <=""></>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曲惊人

  娇艳鲜花,满地狼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爱心一样的花朵,被足球划出一道裂痕,花朵,相机,见证者,浪漫情话,精心策划的求爱现场,就这样被叶子轩无情糟蹋了,别说当事人满脸愤怒和郁闷了,就是叶子轩也感觉到可惜,换位思考,自己也怕会郁闷的一头撞在墙上。

  叶子轩望向今天的男主角,一个留着一根小辫子的中东青年,二十岁左右,虽然身材只有一米七左右,但长相帅气,样子阳光,鼻子高挺,是家境和个人素养都不错的家伙,只是此时正瞪着叶子轩,脸上的悲戚胜过那份愤怒。

  四周学子也都齐齐摇头,议论叶子轩坏了人家好事,随后更加聚起精神,态进一步发展。

  想到自己废掉中东青年的求爱现场,叶子轩脸上忙涌起一丝歉意,走前几步向中东青年道歉:“大哥——”

  “你才是我大哥。”

  话还没有说完,中东青年就先扑通一声,抱着叶子轩的大腿悲呼:“你才是我大哥,这玫瑰我准备了一个星期,全是从玫瑰之邦的保加利亚运过来,为了彰显诚意爱意,我还亲手摆了三个小时,连午觉都没睡,结果被你一脚毁了。”

  在叶子轩讶然中东青年夸张动作时,哈曼旦继续没心没肺的哭诉:“大哥,你踢球就踢球,干吗往这边踢啊?往这边踢就往这边踢,干吗踢得这么猛?如果你能让这球变回去,能让一切都没发生,以后我叫你做大哥,肝脑涂地啊。”

  叶子轩挥手制止苗姐过来拉扯,再度扬起一股歉意的笑容:“兄弟,我真不是有意的,我真没想到会乱了求爱现场,这样,你能做点你什么?赔钱,陪你买玫瑰重设,或者替你向心爱的人解释,我都可以,只希望你别纠结。”

  “赔钱?我要钱干鸟啊,我要的是花,是气氛,是现场。”

  哈曼丹瞪大眼睛子轩:“如果可以用钱,用黄金摆平,那对我哈曼丹就不是事,可米妃儿只喜欢这玫瑰,我追了她足足一年,从迪拜到京城,好不容易打动她的心,让我一个星期凑齐九百九十九朵倾城玫瑰,当着众人面求爱。”

  “我费尽心思才找齐玫瑰,连夜空运过来示爱,结果被大哥你一脚毁了。”

  他指着地板上的玫瑰:“没有摆成爱心的倾城玫瑰,米妃儿就不会出来见我,她不见我,我这示爱就失败了。”他哭丧着脸向叶子轩倾诉:“估计我又要努力一年,才有向她求爱的机会,大哥,一年啊,重头修炼啊,这苦,你懂不?”

  叶子轩轻轻摸着他的头:“我懂,我懂。”

  他一边宽慰着哈曼旦,一边心里划过惊讶,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不算什么,但全是来自保加利亚运过来的倾城玫瑰,那就堪比黄金金贵了,这些玫瑰不仅比普通玫瑰娇艳,还能够保鲜四十九天,颜色更会随着日夜时辰变化,如梦如幻。

  最重要的,这些玫瑰只生长在保加利亚某个山区,一年不超过三千朵,移植出去最多四十九天就必死无疑,是西方纨绔子弟炫耀的一种物品,国内也有权贵子弟拿来示爱,但实在太难于购买以及太珍贵,所以很多都是十朵八朵表示。

  就是这样,也要耗费不少人力物力,传闻一朵进入华国,价格三百美金。

  因此叶子轩听到这些是倾城玫瑰,还是九百九十九朵,除了感慨这祸闯的有点大之余,也惊讶哈曼丹的能耐,寻思这小子是什么身份?来留学生楼找的又是谁?念头转动中,哈曼丹继续喊叫:“你不懂,你懂的话就不会毁我心血。”

  哈曼丹虽然没有真正的流出眼泪,但那份干嚎却让人感觉到他委屈和无奈,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无奈,原本觉得道个歉赔个礼或者赔点钱,这事就可以轻易抹掉了,现在被哈曼这样捶胸顿足诉苦,他感觉自己是天大罪人,毁人姻缘。

  迟疑一会,叶子轩问出一句:“哈曼兄弟,要不我陪你上去解释一下?”

  哈曼丹扬起脸,小辫子跳了跳,可怜兮兮:“有用吗?有用吗?米妃儿公主向来心高气傲,说一不二,她上星期跟我说了,要想她接受我的求爱,要么一个星期找齐九百九十九朵倾城玫瑰,要么在她楼前弹一首歌曲打动她高傲的心。”

  叶子轩心里划过一声轻叹,可怜的孩子,人家专门挑你的短处来要求,摆明就是找借口拒绝你追求啊,唯一失算就是没想到你小子真的找齐倾城玫瑰,自己今天这一球,给哈曼旦带来不小麻烦,但换个角度,就是给米妃儿公主解了围。

  当然,叶子轩不可能把这些话说出来,否则一根筋的哈曼旦,只怕会活活气死。

  此时,哈曼旦依然牢牢抱着叶子轩大腿,半是埋怨半是倾诉:“我从小五音不全,连歌都唱不好,就更不要说谈了,找齐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结果却被你一脚毁了,我不管,你一定要替我解决,一定要弥补。”

  “我该怎么弥补呢?”

  孙不科地酷敌恨战孤后独

  叶子轩拿哈曼丹没有办法,这简直就是一个活宝,也是一个中东富二代,毕竟能找齐千朵倾城玫瑰,可脾性却跟孩子似的,不惧众人目光赖着自己,他有些无奈,却也觉得可爱,思虑一会开口:“要不我替你弹一首歌给她?”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哈曼丹眼睛多了一抹光芒,随后又撇撇嘴回道:“你会弹唱?”

  哈曼丹犹豫了一下,随后摇摇头回道:“米妃儿是希望我弹唱给她听,可没说过可以找人代替,就算允许你替我摆弄,她精通琴棋书画,品味更是没几个人能及,你以为她跟无知少女一样,你随便弹一首歌就能打动她?换一个方式。”

  叶子轩耸耸肩膀:“这是唯一的法子了,也是我可以尽力的地方,毕竟你不要我赔偿不要我解释,我实在找不到其余可弥补的方式,而我们这样干耗下去也没意义,米妃儿如果真体惜你的真诚,也就不会等到今天再给你示爱机会了。”

  接着一握哈曼丹的胳膊:“你让我试一试吧,或许,一曲终了,她会出来见见你,就算不出来,也没啥坏处。”

  哈曼丹摸摸自己的小辫子回道:“好,你弹一首,如果你让米妃儿出来见我了,这砸场子的事,我就算了,如果打动米妃儿给我机会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吃喝嫖赌,全算我的,但是如果弹砸了,我就一直缠着你,直到你帮我破局。”

  这小子实打实的碰瓷啊。

  叶子轩苦笑一声,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挥手让哈曼丹随便找个乐器,哈曼丹也没有半点废话,拿出手机叽里咕噜说了几句,三分钟不到,十几个阿拉伯人现身,提着二十几个袋子摆在哈曼丹的面前,打开,全是各种各样的昂贵乐器。

  小提琴竖琴 吉它长笛短笛单簧管萨克斯管小号短号长号

  结不不远方孙术战闹鬼孙岗

  哈曼丹意气风发,指着乐器向叶子轩开口:“尽管挑,哪个擅长来哪个,只要把米妃儿拿下,本少分你一半江山。”

  不少学子微微惊呼哈曼丹财大气粗,随后又把目光望向叶子轩,不知道这家伙能否力挽狂澜。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笑意,轻轻摇头上前几步,随后拿起一把吉它把玩两下,几抹弦音顿时响起,撩拔着众人耳朵。

  哈曼丹轻轻皱起眉头:“这玩艺太小了吧?不如用萨克斯管,那家伙,吹起来够霸气。”

  “不用。”

  叶子轩笑了笑,随后在满地鲜花中坐下,晚风吹过,香风掠起,最后一抹夕阳余晖,通过大楼一侧倾斜在他身上,让他更加温润儒雅,也让喧杂的人群瞬间少了几分浮躁,引得不少女生纷纷侧目,暗叹叶子轩太帅气,太耀眼。

  哈曼丹也沉寂了一分。

  “叮!”

  这时,叶子轩手指轻轻一拔琴弦,风雅清华,一抹动听的音符响了起来。

  一刹那,那恍若是清澈干净的溪流,一下子,便奔涌而来,只让众人耳目一新,分外期待,四周人群彻底安静,

  “我捧在你的手心里。”

  随后,就见叶子轩微微张嘴,一串字眼从唇间跳跃:“穿过云层送我去明月,我的心躺在你手心里,陪伴你穿越千重门廊我的生命在你手心里,带我回到流逝的过去,把我带向未知将来。使我忘记忧愁与创伤,和失落的过去与痛楚。”

  “那个爱的夜晚,你我一起把它据为己有;那个爱的夜晚,我们心心相印共同度过;”

  “那个爱的夜晚,歌声私语和思念相伴,离别爱火彷徨与痛苦,对你我来说都难以再承受。”

  结地不不酷结学所阳考酷主

  在场很多学子听不懂叶子轩在弹什么,但是能够感觉旋律的悠扬和动听,当他张嘴吐出字眼的时候,众人更加是静寂无声,没有想到他弹的那么好,唱的那么漂亮,一个个呆愣,仿佛刚才他弹唱的不是什么歌,反倒是一首勾魂曲了!

  大爷!

  哈曼丹更是傻眼,这是阿拉伯最经典的歌曲之一,没想到叶子轩既然会弹唱,更没想到,他是用阿拉伯语弹唱。

  与此同时,楼上,几个中东服饰装扮的倩影现身,满脸掩饰不住的惊讶。

  敌仇不科鬼孙术陌孤主早诺

  敌仇不科鬼孙术陌孤主早诺叶子轩心里划过一声轻叹,可怜的孩子,人家专门挑你的短处来要求,摆明就是找借口拒绝你追求啊,唯一失算就是没想到你小子真的找齐倾城玫瑰,自己今天这一球,给哈曼旦带来不小麻烦,但换个角度,就是给米妃儿公主解了围。

  本书来自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