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七章治大国若烹小鲜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二十七章治大国若烹小鲜

  readx();  

  回到自己所住的小院,叶子轩发现门口多了三辆黑色车子,开始以为是苗姐的手下来换班,可是牌顿时身躯一震,华零零零一,叶子轩的眼睛无形瞪大,放眼整个华国,能够使用这车牌的人,也就只有名义上最顶尖的那位了。

  随后,他发现四周戒备的人员多了不少,只是都隐藏暗中不为人所察觉,见到自己和苗姐出现,先是多了一分凌厉,接着又恢复了如水平静,号来了一会,不然守卫不会如此熟悉地形还占据有利位置,只是这一号过来干吗呢?

  放了自己,还是宣告有罪?或者杀了他?只是这三种目的,都不需要一号出现啊,随便打个电话就能解决。

  “赵老十五分钟前来了。”

  在叶子轩的念头转动中,苗姐靠前贴在叶子轩身边,低声一句:“当时保镖给了我电话,我打回给赵老,向他告知你的位置和举动,他知道你在留学生楼弹唱,不仅没让我催促你回去,反而让我慢慢来不用急,他今天有足够时间。”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赵老来找我干吗呢?”

  苗姐淡淡一笑:“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一号心思,哪会轻易被人所知?

  叶子轩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就走入院子,一人上来跟苗姐嘀咕几句,接着就向叶子轩往厨房引去,没有多久,叶子轩就站在二十多平方米的厨房,门口站着两个人,里面有一个灰衣老者在忙碌,动作利索泡着中午没吃完的玉米粒。

  孙仇不不情结术所月月战

  接着,他又把叶子轩中午没吃完的旧饭,全部从电饭锅中掏出来,用饭勺一一敲成颗粒,盛放在大瓷碗中,在他的右手边,还有一条收拾干净的小鱼,一斤重左右,肉质新鲜,接着,他便将燃气灶轻车熟路打开,吸油烟机随之亮灯。

  孙仇不不情结术所月月战“去哪由你自己决定,我会秘密让人送你出去。”

  老人长相很是平凡,身材不高大,但眼睛流淌的光芒,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内在力量,宛如老人与海中的老人,在苗姐的目光示意中,叶子轩马上意识到,这个老者就是赵老了,他有些讶然后者的举动,于是忙走到老人身边道:

  “赵老,晚上好。”

  灰衣老人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注意力更多放在面前的食材上,不过脸上绽放一个和蔼笑容:“老子《道德经》第六十章说: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

  “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利剑似的双眉,洞察世情的眼睛,开口说话的老人,有着超越世间众生的平和,他的身材不算高大,但站在那里,却有着天人般威仪,:“天龙,你是百年难得的奇才,连阿拉伯语都熟悉,治国如烹小鲜,这个典故,难不倒你吧?”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讶然,没想到老人一来就考验,不过也没有太多迟疑,轻声接过话题:“夏朝时,智者伊尹见商汤是一个贤德的君主,便向他提出自己的治国主张,一次,伊尹见汤询问饭菜的事,于是就借机道出自己的”

  在老人把一勺植物油倒入锅里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他说:做菜既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要调好作料才行;治国如同做菜,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把事情办好,不然就会难吃的一塌糊涂。”

  艘远科科方敌球接阳独克艘

  “甚至作践了饭菜。”

  灰衣老者闻言转过身来,淡的叶子轩,眼里多了一抹光芒:“不错,回答的很全面,虽然得了一些助力,但知识渊博底蕴深厚,心性坚毅如刚,并有着乐观向上坚忍不拔的精神,难怪小小年纪,武道和事业便达到如此高度。”

  他的声音仍然沉实,仿佛没有情感波动一般,但流露出来的语意却让叶子轩牵动嘴角,抬眼只见灰衣老人面带微笑的己,一幅很有兴趣:“谢谢赵老赞誉,小时候无聊,多读了几本书消遣,所以恰好记得这个典故了。”

  灰衣老人脸上掠过一抹赞誉,随后转回身去烹煮那条小鱼:“老子说的没错,治国确实如烹小鲜,不仅油盐酱醋料要恰到好处,火候也必须拿捏到位,最重要的,煮小鱼,不能多加搅动,多搅则易烂,任何环节都不能出错。”

  “烹一条小鱼,就如刀尖上跳舞,很是艰辛啊。”

  叶子轩嘴角微微牵动,听得出老人言语中蕴含一股深意,可一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沉默着没有回应,随后,老人又轻声一句:“只是我虽然知道,煮小鱼不能多动,可有时候,因为油,因为火,因为心情,你又不能不动。”

  “不动,它可能就焦了,可能就糊了,最后整条鱼就毁了。”

  此时,放入锅的小鱼煎了一面,灰衣老人用锅铲小心翼翼把它翻过来,让另一面承受热油和滚烫,同时叹息:“搅动它,或许这鱼会烂,口感会变,味道也不如人意,甚至骨肉破碎混成一堆,可它终究还是一条鱼,还能入口对不?”

  翻过来鱼儿,也不知是老人有意为之,还是天意巧合,鱼尾粘锅扯掉些许皮肉,有些零散,叶子轩多少能知道老人的意思,神情犹豫了一下笑道:“煎小鱼,有时候避免烧糊确实不得不搅动,可也不能为了避免烧焦就时不时翻动。”

  在老人安静聆听中,叶子轩咳嗽一声:“左动一下,右翻一下,一百条鱼也无法煎好,更不可能煎出色香味俱全的水准,总是需要一个平衡点,搅来搅起,或许永远都不会让鱼烧焦烧糊,但也永远无法煎煮出赢得大家赞赏的好鱼。”

  “对我来说,焦一点,糊一点,也比一团骨肉混合要合口味。”

  难得有机会跟一号面对面,还是这样的单独相处,叶子轩硬着头皮把话说完:“也许你内心想要煎出一条好鱼,可有时候方法不对头,很容易好心坏了锅中的鱼,当然,这只是子轩的个人论手艺论水准,赵老比我丰富很多。”

  “这鱼最后怎么煎,依然是赵老说了算。”

  老人习惯性翻铲鱼儿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有道理。”接着又感慨一声:“这世道真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有理想,有热血,有冲劲,们青春活力飞扬跋扈的样子,我都恨不得自己年轻上四十岁。”

  “那样,就可以跟你们在一起,享受这幸福时光了。”

  叶子轩脸上扬起一丝笑意,声音带着一股子恭敬:“年轻确实不错,代表着活力和青春,可有时候也代表着气盛和轻狂,比如冲冠一怒的我。”他不忘记摆正自己的态度:“仗着家里的庇护,身手的强悍,捅下这样一个天大篓子。”

  结远远地鬼艘恨由冷结地独

  “给家人和爷爷带去困扰,还让他们整天担心自己。”

  叶子轩涌现一抹歉意:“想到这里,子轩心里就愧疚啊。”

  结科不仇方后球陌月冷恨月

  老人微微挺直身躯,侧头边的叶子轩:“在很多人眼里,你确实捅了天大篓子,但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做了男人该做的事,撇开我的位置和身份来说,我对你此次行为要竖大拇指,华国太缺少你这种以血还血的好儿郎了。”

  他伸手一拍叶子轩的肩膀:“现在整个华国上下,对内对外,不是小忍顾全局,就是中庸平乱事,再激进一点,也只是以柔克刚或者软刀子捅人,十年了,从没见过你这种热血的儿郎,我发自内心的欣赏,你骨子中的彪悍和铁血。”

  叶子轩微微讶然,还有一抹感动:“谢谢赵老。”

  他还以为老人会把自己狠批一顿,捅出大篓子让他和国家收拾,却没有想到他不仅没有责骂,反而很直接告知力挺自己,叶子轩要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随即,他又见老人轻轻摆手道:“这没什么好谢,这是我内心的真实反应。”

  “欣赏就是欣赏,我没必要说好话讨好你。”

  老人言语很是坚定:“再说了,整件事情,你没大错。”

  叶子轩咬着嘴唇:“谢谢赵老厚爱,可这次杀了人,祸不小,赵老,需要怎么处罚我,你就怎么处罚我。”

  “这鱼怎么烹,并非我一人说了算,如果是我说了算,我不仅马上给你自由,还会给你加官进爵。”

  灰衣老人哈哈大笑起来,手中一点香气腾升的小鱼:“我还是需要顾虑其余人意见,所以尽管我觉得你没错,也全力周旋此事,但还是需要做一些事来调和,天龙,你离开华国几个月吧,等徐洪刚一案的风头过了,你再回来京城。”

  “你留在华国,很容易刺痛他们的心,事情就会无休止的纠缠。”

  他的声音不知不觉低沉起来:“而且留在华国,很容易被他们锁定你的行踪,这些天你也见到了,小苗他们每天揪出多少徐家派来的跟踪者?如非我在你身边安排了足够的力量,加上我的威望和京大地位,只怕那些人早对你出手。”

  老人又补充一句:“事件正在酝酿和博弈,可以预见会越来越烈,所以你现在留在华国不安全,难保对方会失心疯,离开几个月吧,一是避避事件风头,二是保证人身安全,需要我派人保护,还是带着你的手下走,由你自己决定。”

  叶子轩微微一怔:“离开华国?去哪里?”

  “去哪由你自己决定,我会秘密让人送你出去。”

  老人随后一指快要煎好的小鱼笑道:“鱼,该出锅了。”

  PS:谢谢T57Q兄弟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