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二十八章 风云变幻
    第八百二十八章风云变幻

    京大以一塔湖图闻名,其中的塔指的就是位于京城大学未名湖旁的博雅塔,位于未名湖东南的小丘上,是仿造通州燃灯佛舍利塔、取辽代密檐砖塔样式建造的,它原是校园供水水塔,其独具匠心的设计构思,乃燕园构建的神来之笔。

    巍峨的博雅塔和它周围的松柏,以及波光荡漾的未名湖构成燕园的一大景观,由于建筑位置的巧妙,在京大内外,梁柱、古树之间,时见它的身影,更增几分秀丽神奇,它似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默默地站在湖畔,纵观着风云变幻。

    那紧锁的塔门,就像这位老人紧闭的心扉,包含着人生的悠悠岁月。

    只是这个早上,天还没彻底亮起的早上,博雅塔却被开启了,一夜都没怎么睡觉的叶子轩,早早起床洗漱,跑来这里等待日出,昨晚,赵老留下来吃饭了,一个炒饭,一条小鱼,一把青菜,就是两人的晚餐,饭菜简陋,但相谈甚欢。

    一顿饭下来,叶子轩从老人口中确认了两个信息,一是默许了自己自由,还会周旋自己无罪,迟早可以走回墓前,二是自己必须离开华国一段日子,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患了冠心病的老徐理智倒没什么,万一抱着一起死就麻烦了。

    徐家这些年提拔了不少中低层军官,手底下多少有忠诚的死士,真撕破脸皮势必血雨腥风,所以暂时远离徐家视野不是什么坏事,叶子轩也最终答应一号,三天内就离开京城,只是去哪里,叶子轩还没有想法,也成为心头一抹烦扰。

    “叮!”

    在叶子轩站在高达三十七米的博雅塔顶时,苗姐塞回给他的手机轻轻震动起来,一声接着一声,如浪潮,在静谧早晨扩散,远方太阳也像是被惊醒似的,缓缓从东边升了起来,最初只是一枚红丸,却使层层堆积的云雾尽染金光璀璨。

    叶子轩拿出蓝牙耳机戴上,随后又打开通话保护设置,刚刚喂出一声,就传来白秋画温柔又幸福的声音:“叶少,总算能联系上你了,这几天联系不少你,我们都快疯了,幸亏阿姨说不用担心你安全,不然我们全会飞回京城找你。”

    “放心,我没事。”

    叶子轩轻声一笑,听着女人的声音,很是温暖:“每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除了日子无聊之外,其余倒是没什么,而且因为天天无忧无虑,伤势也比常日好得快。”随后,他话锋一转问道:“你们没事吧?徐家没对你们下手吧?”

    听到叶子轩中气十足一如既往乐观心态后,白秋画的担心瞬间消散无踪,随后轻声接过话题:“徐家动不了你,当然会迁怒叶宫,想拿我们出口恶气,只可惜他动不了我们,京城叶宫有叶家和你大伯盯着,华海叶宫有秦司令坐镇。”

    “东北又是燕家天下,香港和澳门有沈特首和董家庇护。”

    白秋画轻声宽慰着叶子轩:“只要叶宫安分守己,不给对方拿到把柄,徐家就无法动用官方力量对付我们,龙爷和佛爷也已给各堂下令,三个月内,不做任何违法生意,哪怕关门都不给徐家把柄,所以你不用担心徐家拿我们开刀。”

    白秋画把最新状况告知叶子轩:“徐家本来也想借助三帮,带着为洪震天报仇旗号对付我们,只是袁玉川不给半点面子,一句整顿之际,不便出战为名,让宋禁城搪塞了徐家的要求,加上帐薄和数据的敲打,徐家拿我们无可奈何。”

    叶子轩先是欣慰点点头,随后又捕捉到关键字眼:

    “袁玉川?”

    白秋画哎呀一声,随后轻笑一声回应:“忘记跟你说了,袁玉川这家伙确实是一个劲敌,他已取得宋家和刘谷周他们的支持,杀了洪万泉和青无双,一统三帮成立辕门了,还把辕门总部设在古都西安,三帮原先总部成为三大总堂。”

    叶子轩掠过一抹讶然:“一统三帮?这家伙比我想象中棘手啊!”随后微微眯起眼睛:“看来他这次回国本意就带着巨大使命,不然当初在华海的时候,也不会当众跟我承诺三月内灭掉三帮,如今三帮改旗易帜,算是达成了承诺。”

    “宋禁城他们肯让袁玉川上位,看来徐洪刚事件给他们生出威胁。”

    叶子轩笑了一下:“下次见到袁玉川,该让他请我吃饭。”

    白秋画点点头:“他比青无双他们难对付多了,上任第一事就是先杀掉一批老顽固,打通三帮中下层的人才渠道,从底层选拔能干之士上任,最经典的一个,他把一个守仓库的青门子弟,提拔成一级堂主,激发不少子弟的积极性。”

    “他还放榜招纳贤才,不少精英纷纷投靠。”

    白秋画把辕门最新状况道了出来:“原本僵固老化的三帮,如今被袁玉川全部激活,整个面貌焕然一新,元老们利益虽然遭受严重受损,但因为袁玉川背后有宋禁城无条件撑腰,所以也就敢怒不敢言,阻挡不了三帮的改革和整顿。”

    “袁玉川还从非洲请来不少雇佣兵,挑选三千精锐打造三帮最强战斗力。”

    白秋画对袁玉川显然感到疼痛:“这家伙不仅棘手,还很狡猾,早不统一三帮,晚不统一三帮,偏偏这个时候出来摘果子,除了算准这是威慑三帮人心的机会外,还有就是看准叶宫不敢有动作,不然他不会这样放开手脚打压整顿。”

    女人言语中流露一丝遗憾:“要知道,虽然辕门欣欣向荣,可此刻新旧交际依然是薄弱之际,如果叶宫可以跟往常一样自由,咱们直接调两千人直扑西安,绝对可以给袁玉川一记重击,可惜此刻咱们被徐家盯着,在国内动弹不了。”

    “有得必有失。”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眺望前方越来越红彤的太阳:“叶宫这次能安然保存下来,已经是很大幸运,就不要想着收拢全部运气,袁玉川趁机发展就让它发展吧,只要叶宫还存在,我就迟早会踩下那头狼,华国只会有一个声音。”

    迎着吹拂而来的晨风,衣袂欲飞,叶子轩觉得自己仿佛是已化身为一羽,正在天地间翱翔。

    白秋画幽幽一叹:“只能这样想了,这家伙,摆明就是跟我们作对,帮派名字取名辕门,摆明是想辕门斩子。”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玩味,他也看出袁玉川的意思,不过脸上没有丝毫恼怒,轻声宽慰着电话另端的女人道:“他想着辕门斩子,你可以想着轩辕成帝,轩在辕前,我迟早把他收拾了走向巅峰,他成立辕门,摆明是给我做垫脚石。”

    白秋画一怔,随后一喜:“有道理。”

    随后她又想起一事:“对了,经过叶宫的运作,耗费不少人力物力后,叶宫收留了三十多名贪狼营将士,阮破虏已聚集了他们,本来四天前就要去越国,接收逃去胡志明市的五十名兄弟,只是没有得到叶少消息,他一直没有动身。”

    她解释一句:“本来是想让五十人潜入华国,但现在宋徐盯叶宫太紧,所以不敢让他们入境,免得被宋徐途中击杀,也免得找到向叶宫发难的借口,不过他们在越国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雄鹰给他们安排了三个据点,安全的很、、”

    “金三角的杀手一时锁不定他们。”

    在叶子轩点头时,白秋画又传来悦耳笑声:“阮破虏算得上有情有义,他一直等着你的消息。”

    白秋画对阮破虏多了一抹赞意:“他还数次来找我密谈,告知如上面正要把叶少往死里整,那就给他们搞一批枪,他带三十名兄弟去京城劫狱,然后带你逃出华国,怎么都比坐牢强,我连续叮嘱他三次,他才散去劫狱救你的念头。”

    叶子轩心里掠过一抹温暖,他跟阮破虏更多是合作和利用关系,没想到后者会为他生出劫狱念头,这份雪中送炭,让叶子轩对阮破虏多了一丝欣赏,也更加坚定把他推上金三角巅峰位置念头,随后一笑:“你现在可以安心告诉他。”

    “我没事了,让他安心去越国吧。”

    叶子轩补充一句:“给他五百万路费,让他能从容聚集手下。”

    白秋画点点头:“明白。”随后又问出一声:“叶少,你什么时候出来?”

    叶子轩伸伸懒腰,呼吸着新鲜空气:“我已经恢复了自由,只是要离开华国几个月避避风头,免得刺激患了病疾的老徐鱼死网破,你们这些日子也尽量低调,有什么事情可直接给我电话,我人虽不在华国,但还是可以跟你们对话。”

    随后他把上面的意思简述告知白秋画,让他知会其余核心兄弟,免得大家担忧,在他叮嘱几句准备挂掉电话时,白秋画忽然想起了一事:“叶少,蝴蝶燕最近招惹了一个麻烦,可能是扩展太猛的原因,越国第一黑帮虎狼门最近老是打压她们。”

    “虎狼门希望蝴蝶燕加入他们,所以总是找蝴蝶燕麻烦,不仅让蝴蝶燕发展受到束缚,还让她们安全遭受到危险。”

    叶子轩看着前方太阳开口:“钱不能解决问题?”

    白秋画摇摇头:“不能。”

    叶子轩又问出一句:“忍让不能息事宁人?”

    白秋画依然叹息:“不能!”

    叶子轩语调一冷:“干他!”

    ps:感谢吴俊麟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