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二十九章 谁的袭击?
    第八百二十九章谁的袭击?

    又是一个清晨,京城,卧龙寺,

    卧龙寺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在清朝顺治至乾隆年间曾兴盛一时,是京城有名的佛教名胜古刹,也是国内赫赫有名寺庙之一,其标志性建筑飞龙宝殿更是古代遗存最完整的寺殿,殿内有世界上最大的泥塑彩色佛像群,一个个栩栩如生,美轮美奂。

    致力于弘扬佛法是卧龙寺的最大特点,清朝的时候,慈禧和光绪都为之提名,当年的总督左宗棠曾给卧龙寺赠石佛一尊,并手书对联一副:法轮自转菩提海,净域长流功德泉!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卧龙寺历经沧桑,几度盛衰,近年香火更盛。

    只是这个早晨,原本应该人头涌动的飞龙殿,此刻却是寂静无声,没有诵经也没有唱诺,香客也没有,唯有纯纯木香在火光中慢慢燃烧,烟雾缠绕灰烬掉落,但卧龙寺殿并非没有人,相反,有二十多名男子,即将离国的叶子轩包下了飞龙宝殿。

    他想要离开之前,给佛祖上柱香,也‘忏悔’一下罪行。

    年过半百的主持面对百万香火钱也低下了头,让知客僧早早挂出香客止步牌子,让叶子轩今天能够在佛祖面前忏悔,这也是主持对僧人宣扬的理由,他在乎的不是叶子轩香火钱,而是希望佛祖早日感化叶子轩,让他能够早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只是寺庙僧人都能深切感受到,这一天,主持的笑容格外灿烂,跟庙外的阳光一样。

    有钱能使鬼推磨,也能使佛低头啊,这是在市场商业化下,寺庙僧人内心的真实感受,负责安保的二十多名卫龙精锐一大早就来到卧龙寺,先是对寺庙前后细细搜查了一遍,然后又对叶子轩使用的飞龙殿彻底清查,连小沙弥和知客僧都赶走了。

    他们要彻底安全。

    二十多人把大殿搜查了整整八遍,里里外外,还用专业探测器四处查验,免得有什么炸弹火药之类,直到万无一失,梅子书才给叶子轩电话,接着数十名卫龙子弟就开始戒严,除了寺庙四周徘徊不少叶宫精锐外,飞龙宝殿更是有八名血衣严守。

    绝对安全!这是叶宫子弟的自信!

    “叶少,咱们直接去越国不就行了,何必去卧龙寺上香?”

    六点不到,一列防弹的黑色车队缓缓靠近卧龙寺,中间车辆,驾驶着车辆的棺材板,看了一眼前方不解问道,坐在后座的叶子轩拿出一瓶净水,喝入一口后淡淡笑道:“这是我恢复自由的第一天,我和兄弟们全身而退,怎么也该来寺庙还愿。”

    他靠在座椅上眺望寺庙,脸上笑意一如既往地温润:“被抓拿之前,我可是在心里祈祷过,如果能够毫发无损度过这一次风波,我一定去寺庙给佛祖上香献礼,如今真的平安无事,可不能不认曾经誓言,不然下次再有什么事,佛祖就不鸟我。”

    棺材板没有回应,显然好不相信。

    叶子轩看他这个样子,哈哈大笑一声,随后悠悠开口:“两个目的,第一,一号说的对,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这次闹出这么大风波,不会轻易就落幕,余波阵阵,我来寺庙忏悔几句,可以让各方权贵觉得我有悔意,情感上就会无意偏袒我。”

    他的脸上划过一抹狡黠:“知错就改的孩子,可比死硬到底的家伙,容易得到大人的理解和赞赏,我虽然出手杀了徐洪刚,可是我现在知道后悔了,还愧疚痛苦到去佛祖面前忏悔,这事传出去,很多权贵的抵触情绪,就会不知不觉消散很多。”

    “一个知错就改,心存敬畏的人,本性能坏到哪里去呢?”

    叶子轩想得很是深远,刑不上大夫,徐洪刚算是这三十年来,第一个被违规手段干掉的**,虽然让自己在权贵圈子中瞬间树立强悍铁血的形象,没有人再会轻易招惹自己,但也让他们觉得自己破坏规矩,对自己和叶家多了一份本能抗拒。

    当然,自己也可以叫屈,差点被徐洪刚派遣的鸽子杀了,可对各方权贵来说,自己始终还是活着,而徐洪刚死了,所以,在离开华国前,叶子轩要再多做一点事:“上上香,很多权贵,就会更加坚定我杀徐洪刚是自卫,叶家做事也就更从容。”

    后不仇仇酷孙球陌孤球科秘

    棺材板点点头,随后挤出一句:“这是不是叫猫哭耗子假慈悲?”

    叶子轩闻言微微一怔,带着一抹郁闷回道:“你可以这么理解!”随后他又补充一句:“第二个目的,我虽然恢复自由了,可不等于风险也解除了,谁能保证徐家没有一直盯着我?为了释放风险,也为了扼杀敌人,我需要给对方一个机会。”

    棺材板眼睛微微亮起:“诱敌袭击?”

    叶子轩没有掩饰的点点头,手指摩擦着瓶子外壁:“从京大到卧龙寺,整整十八公里,徐家想找机会对付我,这路程足够他们下手了。”接着他又望了一眼前方山门:“只可惜我都快到庙宇了,徐家人还是没有动静,他们还真是让我失望啊。”

    叶子轩脸上带着一丝遗憾:“你说他们是怕了,还是嗅到了陷阱?”

    棺材板面无表情:“也许他们来不及布置。”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出了国,要想再杀我,那可就困难多了,无论是情报还是公权力,都要大打折扣,而没这些东西,杀我这样一个小怪物,跟登天一样困难。”随后他又看着其余大殿人流笑道:“你说,杀手们会不会在寺庙动手?”

    艘仇地远酷孙术所冷情显克

    “毕竟四周人这么多,刺杀机会也不少啊。”

    他始终希望徐家来袭击,这样,他和叶家就彻底占据道德高度,徐家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棺材板思虑一会,摇摇头回应:“这不太可能吧,五十多名兄弟提前两个小时到了卧龙寺,把整个寺庙翻了一遍还占据高地,最重要的是,我们车队直接到飞龙宝殿门口,那里早清场了,除了叶宫子弟以及宝殿主持之外,不会有一个杂人。”

    “就算真有敌人,我们也足够对付,何况唐薛衣也回来了。”

    结不仇远鬼孙术陌孤酷毫球

    叶子轩一笑:“老唐让他休息休息,这几天辛苦他了。”

    得知叶子轩恢复自由还能跟叶宫重新接触后,盯着龙文静的唐薛衣也从羊城赶赴了回来,把最新消息告知叶子轩,青无双和洪万泉死了之后,龙文静就跑去西安住了几天,期间,如叶子轩所料,有人行刺龙文静,其中一次差点被人爆掉脑袋。

    从对方出手和兵器判断,唐薛衣肯定袭击者是红色刺刀的人,只是后者三次行刺都没得手,凶险无比的最后一次远程射击,也被袁玉川出手化解,更让人奇怪的是,袁玉川没有杀掉那名袭击者,拿下不到一个小时,杀人如麻的袁玉川就放了他。

    让唐薛衣不解的,杀手离开时,诚惶诚恐,好像很忌惮袁玉川。

    孙不远仇情结术战冷指太月

    也就是那一次开始,没有人再袭击龙文静,后者也平安回去羊城,唐薛衣又跟了两天,发现没异样也没机会下手,于是赶赴回来跟叶子轩汇合,青无双和洪万泉死了,袁玉川一统三帮,红色刺刀又偃旗息鼓,他杀再多的人也无法挑起纷争了。

    叶子轩猜测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只是暂时找不到缺口和缘故,只能让雄鹰子弟盯着辕门。

    此时,棺材板的车速再减:“对方失去最好的袭击机会了,再动手就是画蛇添足,自取灭亡。”

    叶子轩往嘴里灌入大口净水,随后看着渐渐停止的车队叹道:“看来徐家今天要让我失望了,不过也是,我等着他们掉入陷阱以及送把柄过来,他们多少也能猜到其中凶险,做多错多,不如按兵不动,只是,可惜了我安排的这一场好戏。”

    “劳心劳累的表演,结果却没人看,没人欣赏,太无趣了。”

    他发现自己低估徐家的理智了。

    棺材板轻轻摇头,对叶子轩有些无奈,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此刻,车队已经进入到飞龙宝殿范围,随后二十多名战熊纷纷下车,把四周的出入通道严密监控起来,还有一队寒衣堂子弟从侧门涌入了大殿,神情警惕,对目标所在地进行二度清查。

    再度确认安全后,棺材板拉开车门,环视四周,没有异样,开门让叶子轩下来。

    “嗖!”

    在叶子轩刚刚钻出车门的时候,曲径通幽处,忽然闪现一人,横跨两步,左手一抬,一道红光闪过,来势凶猛,跃过两道警戒人员后,嗖一声射向远处的叶子轩,棺材板眼神一冷,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左脚一旋,右脚提出,点在射来的红光上。

    孙远仇不情孙恨由阳学鬼后

    “当!”

    红光反射出去,一声脆响,一刀落地,刺入旁边的草地,入土三分。

    红色刺刀。

    远处,一个身穿僧衣的中年女子,带着冷笑傲然而立。

    ps:谢谢兄弟打赏作品588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