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三十章 送她一程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三十章 送她一程

  “嗖!”

  虽然对方没有伤害到叶子轩,相隔这么远,对方也难有作为,可第一道警戒线的兄弟,在刺刀落地后,还是第一时间扑出,四刀直斩对方,两箭也从制高点无情射出,只是对方并非小角色,身子一挪,就从四名叶宫子弟视野中消失,不见踪影。

  四刀两箭全部落空,原地,只有淡淡香风。

  “嗖!”

  在四名叶宫子弟暗呼不好、棺材板横挡在叶子轩面前时,中年女子从侧边的暗影中闪出,像魅影一样撞向四人,不等他们的战刀回收落下,中年女子就左手一挥,一道红芒闪过,四人闷哼一声,胸口溅血跌飞出去,重重摔倒在草地,疼痛不已。

  下一秒,中年女子身子一扭,像是有感应似的错步出去,几乎是刚刚挪开,咄咄咄!四支利箭就射在原地,几颗鹅卵石碎裂,石屑飞扬,没有丝毫停滞,中年女子左脚一扫,四箭反射了回去,两名施箭的叶宫子弟闷哼一声,捂着小腿摔下来。

  接着,中年女子又娇喝一声窜了出去,她出手不猛,但速度相当快,那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顷刻穿向了两名压过来的叶宫子弟中间,两个手拿军刀的叶宫子弟眉头微微一皱,掉下了手中的武器,一滴一滴的鲜血,从他们的手腕间渗了出来。

  “砰砰!”

  在两人捂着手腕后退时,中年女子又单手撑地,双脚如蝴蝶一样翻飞,点向另外两名外围子弟的胸口,去势极快,两名叶宫子弟尽管及时挥刀砍下,但依然迟了半拍,几乎同时摔翻在地上,而这个时候,中年女子又快速闪入尾随的四人中出手。

  很快,四人捂着染血腹部退后,脸上带着一抹疼痛和悲愤。

  不愧是敢来寺庙捣乱的家伙,叶子轩眼里掠过一抹淡淡欣赏,中年女子的速度很快,但她的招式更狠更霸道,甫一出手就带出常人罕见必杀的惨烈气势,几乎都是一招伤人,前后十四名叶宫子弟倒地,挣扎起来却失去战斗力,满脸愧疚。

  虽然第一道防线基本是把守和警戒的普通子弟,但中年女子能够这样大杀四方,叶子轩还是很认可她的能力,所以在对方冲破防线却不再靠近时,他轻轻挥手示意棺材板他们停止包围,眼里多了一抹兴趣望向对方问道:“越国?红色刺刀?”

  “没错!我就是红色刺刀成员,我叫皇蒲琴!”

  在叶子轩挥手众人不要围攻时,中年女子抓着一把染血刺刀,在嘴边冷冷一舔,随后向叶子轩哼出一声:“想不到你还真认识红色刺刀,看来你真是我们要找的人,不过你放心,我今天不是来杀你的,只是按照我们的规矩来给你送一个信。”

  “皇蒲琴?”

  叶子轩微微眯起眼睛,脑海中搜寻着红色刺刀信息,随后淡淡一笑:“听说越文妃旗下有两名得力大将,左皇蒲,右太叔,你叫皇蒲琴,看来是越文妃的左膀右臂之一,只是我有点好奇,越文妃怎么不亲自出现?我对她可是久仰大名了。”

  皇蒲琴冷笑一声:“情报收集的不错啊,这再度佐证,你真把我们当敌人了,不然哪会这样深入打探?”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讥嘲,盯着皇蒲琴不置可否的笑道:“把你们当敌人又怎样?区区红色刺刀,还不入我的法眼,说吧,越文妃有什么信?”他手指一点后面的庙门:“我还等着给佛祖上香呢,误了我的时辰,整个红色刺刀都担当不起。”

  “口气还真大啊,叶子轩,你杀了六名红色刺刀,还杀了越文雄,同时栽赃陷害,做人做事实在卑鄙无耻。”

  在叶子轩笑容恬淡看着对方时,皇蒲琴的脸上流露一股傲然:“大姐说了,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袭杀红色刺刀,也没有人可以杀了越文雄逍遥自在,你得罪我们,杀了人,就要付出最惨重代价,不管你什么背景什么来历,下场只有一个字!”

  她声音带着凌厉:“死。”

  叶子轩伸手拉住要冲锋的棺材板,声音轻缓而出:“死?”

  他没有过多狡辩,也没有装疯卖傻,对方能够找上自己,那就一定搞清谁是凶手,叶子轩也预料到对方会找上门,不然就羞辱越文妃的名头,唯一没有想到,是对方来的这么快,他回想着唐薛衣的汇报,猜测袁玉川跟越文妃怕是有一腿了。

  “今天送刀给你,是要告诉你,从今之后,你就是红色刺刀的敌人,等着日夜无眠吧。”

  皇蒲琴很是骄傲的点头,手指一点叶子轩和棺材板众人喝道:“你们,统统要死。”越文妃让她给叶子轩警告,而不是直接悄无声息袭杀,目的就是让叶子轩知道他们实力后,精神遭受巨大折磨,日夜不安,诚惶诚恐,然后再找机会下杀手。

  精神和**一起痛苦,一起毁灭,这样,才算是真正报复。

  “刀,我收了。”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手指轻轻一勾:“人,我也杀了。”

  皇蒲琴这样向他叫板,还拿叶宫子弟性命刺激他,叶子轩不在乎什么规矩,杀一个,就少一个敌人。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皇蒲琴眼睛无形瞪大,低垂着染血的军刺冷笑:“杀我?有种放马过来,单挑你们一群。”

  口气看似狂妄,实则是拿话堵住叶子轩,避免群攻,叶子轩不置可否的笑了一声,完全不在乎对方的小把戏:“杀你,何需我这么多兄弟出手?你今天单枪匹马来送信,有一点魄力,我就给你一个公平对战机会,杀了他,你可以安全离开。”

  “杀不了他,你也就没命了。”

  后科远地鬼结恨陌月鬼由

  叶子轩手指一挥:“来人,送皇蒲小姐一程。”

  皇蒲琴一握刺刀,点着叶子轩冷喝:“谁来送死?”

  “呼!”

  一扇紧闭的车门推开,一阵气流忽然涌出,卷起了地上的漫天草屑。

  寒意袭人,天地间顷刻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一人从车内钻出,神情漠然向皇蒲琴走去。

  他没有一丝波澜的眼中,一如既往地充满了空虚和寂寞,皇蒲琴突然感到一股充满了危险的气机已经锁定了自己。

  无处可逃,只有一战。

  叶宫子弟齐齐让路,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恭敬。

  “当!”

  皇蒲琴眼皮瞬间跳跃了两下,握着军刺平举挡胸,目光却始终不离对方的手。

  她是一名战斗丰富的雇佣兵,也是一名冷兵器好手,所以能够一眼看出对手的不凡,特别是那只握着刀的手。

  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晨风的不断吹拂,车内出来的唐薛衣此刻已经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他头发虽然还是那么蓬乱,衣衫虽仍那么落拓,但看来已不再疲惫,不再憔悴,看着不远处持刀而立的皇蒲琴,他憔悴的脸上已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

  躲在车里时,唐薛衣就像是一把被藏在匣中的宝刀,韬光养晦,锋芒不露,所以没有能看到它灿烂的光华!

  但是此刻,刀已出匣了。

  距离不断拉近,唐薛衣身上苍凉的气息,全部变成了杀机。

  越来越危险!

  艘不远仇情后术所阳故故诺

  “杀!”

  在唐薛衣神情漠然走到攻击范围内时,眼皮不断跳跃的皇蒲琴娇喝一声,精光爆射,手中一沉红色军刺,脚步一挪,连人带刀向唐薛衣扑了过去,晨风中,血腥浓郁,一道红色寒光直取唐薛衣咽喉,刺刀还未到,森寒的刀气已刺碎一片的飘叶。

  杀气更浓。

  刹那之间,皇蒲琴的红色军刺已经划破的虚空,如连绵奔涌的海浪,飘逸,美丽,令人眩目,让人迷离。

  “嗖!”

  拔刀,唐薛衣缓缓拔刀,刀好像很慢,可是军刺还没到,刀已破入了刺芒,逼住了电光,然后刀入了喉咙。

  竹刀出鞘,何人不可杀?何物斩不断?

  “扑!”

  一篷鲜血,染红了蔚蓝的天空。

  竹刀入鞘,唐薛衣的手缓缓垂下。

  “砰!”

  皇蒲琴仰天而倒,咽喉多了一个血洞,美丽眸子有着无尽惊讶,红色军刺当一声摔在旁边,没了主人的温暖。

  最后的一点树叶碎片落下,寺庙又恢复了清晨的静寂。

  叶子轩捡起皇蒲琴的军刺,淡淡出声:“还是这把刀送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