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三十一章 航班冲突
    

    “各位旅客,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系好你们的安全带、、、”

    叶子轩上完寺庙的第二天下午,不引人注意的用新身份离开京城,靠在座椅上的他闭目养神,任由声音温柔的空姐播报事项,随后,华国国航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像是一只白色的大雕,高速掠过跑道,飞上飘着缕缕白云的天空。

    孙地仇仇独敌学陌闹察克

    飞机在到达万米高空后,轰鸣声变小,开始平稳飞行,透过舷窗,看着越来越远的大地,还有京城地标,叶子轩把目光从舷窗处收了回来,无声叹息,难得出一次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种方式,人生之际遇变化,还真是不好把握呢。

    “咔!”

    同时,他紧一紧身上的安全带,给自己多一点安全感,上次被巫师他们袭击九死一生后,叶子轩对他人掌控的飞机就有本能抗拒,只是母亲给他订做的湾流飞机,还需要一个月才能交付,所以他最终只能带着棺材板坐这踏直飞航班。

    叶子轩这次之所以选择越国,除了想要为蝴蝶燕解决难题之外,还有就是想要探一探那批武器,是不是真如蝴蝶燕所说,足够武装一个加强师,毕竟叶宫现在大幅度投入,总是要看到回报才行,另外,叶子轩还想解决越文妃这隐患。

    在地下钱庄杀了越文雄,叶子轩就下定决心铲除红色刺刀,不然迟早会给自己和叶宫带来隐患,特别是皇蒲琴在卧龙寺的叫嚣,越发坚定叶子轩要斩草除根,被这些人身手不凡,让他们时不时杀几个叶宫人,叶宫估计就要人心惶惶。

    叶子轩决不允许叶宫出现惶恐局面,何况叶子轩隐约感觉越文妃跟袁玉川有一腿,各种因素使然都让他下定决心先发制人,无法在华国呆着等待越文妃上门,叶子轩就直接杀去对方老巢,只要找到机会,他就会把红色刺刀连窝端了。

    他还打开自己的证件,身份被苗姐他们更改了,他现在叫张雄浩,越大留学生,棺材板,身份掩饰真是棺材店老板。

    证件上面有照片,有身份证号,有地址,有钢印,让叶子轩感慨苗姐的强大。

    “叶少,七熊和阮破虏已经抵达胡志明市。”

    在空姐推着车子过来,叶子轩取了一瓶苏打水后,旁边的棺材板缓缓合闭平板电脑,低声向叶子轩汇报:“阮破虏跟五十名贪狼营将士汇合了,墨七熊和参与过拾得酒店事件的兄弟,也都在附近安顿了下来,还购买了必需的武器。”

    叶子轩喝入一口净水:“越国禁枪不严吗?”他担心购买枪械太多,容易被越警盯上。

    棺材板扫过前面喧杂的人员一眼:“越国现在正向西方靠拢,特别是拿米国作为标杆,不仅搞起改革开放,还思想泛滥枪支放宽,希望将来有一天成为第二个米国,加上越国向来自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所以搞些枪不是什么难事。”

    “越国黑帮骨干,几乎人手一枪。”

    说到这里,他还皱起眉头看了前面一个墨镜女子,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子,但素质极差,上到飞机来,声音几乎就没停过,一会挑剔飞机质量太差,跟乡下的斗车一般,一会又挑剔飞机上空姐长的丑,个个跟广场舞大妈一样。

    一会又嫌弃别人去洗手间太频繁,总之,墨镜女子言语尖酸的挑剔着一切,棺材板庆幸自己和叶子轩坐在最后面,不然这女人呆在自己身边,要么被对方刻薄憋屈死,要么自己把她掐死,绝对不会有第三个可能,不过也感谢她吵闹。

    她吸引着很多人目光,也就不会有人注意他跟叶子轩了。

    叶子轩也看了前面一样,脸上绽放一抹笑容:“有分寸就好。”随后又问出一句:“监控地洞的兄弟有没有消息?”

    后仇仇地独结球战孤陌接恨

    虽然叶子轩跟一号已经有了接触,双方还就着一条小鱼把隐晦的话道出,可叶子轩对地洞还是有着好奇,希望哪天找一个机会杀回去看看,所以他从来就没放弃那个地方,一直让白秋画派人监控着林子两端,看看有没可疑人员出现。

    棺材板微不可闻回道:“他们昨天传来消息,地洞一直没有人靠近,想必是对方也知道风头正紧,动的越多就错的越多,白秋画还派空小寒暗中盯着管先生,后者也始终没过激举动,每天都呆在卫氏花园,但下个星期就会去藏区了。”

    叶子轩点点头,一切都在掌控中。

    “空姐,空姐!”

    敌科地地独后察由冷显独故

    就在叶子轩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前面的墨镜女子又一按电铃,叽叽歪歪把空姐喊叫了起来,随后一指身边叶子轩他们看不见的乘客:“我受不了这女人身上的香味,要么给我换一个头等舱位置,要么你把这女人从我身边赶出去。”

    在叶子轩和棺材板眯眼看着墨镜女子气势汹汹时,脸色难看的空姐依然陪着笑脸,耐心向两手叉腰的墨镜女子解释:“刘女士,不好意思,飞机今天坐满了,没任何一个空位,而且我不觉得这乘客有什么香味,希望你能谅解一下。”

    “没有任何香味?”

    听到这句话,墨镜女子怒气更加旺盛,指着空姐鼻子大骂起来:“你的意思就是我鼻子有问题了?这女人是中东人,中东人身上怎么会没味道呢?而且你们航班怎么可以让中东女子上来?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吗?”

    “万一他们劫持飞机或者搞恐怖活动,你们飞机和公司负担得起吗?”

    结科地远独孙学战闹艘术

    此话一出,四周昏昏欲睡的客人瞬间惊醒,四处张望和探寻恐怖分子,人心惶惶,逼得不少空姐过来解释,墨镜女子身边的乘客也在喧杂中醒来,摘掉耳塞望向身边空姐,从众人议论中捕捉字眼,随后冷冷望向气焰嚣张的墨镜女子。

    空姐嘴角牵动不已,脸上异常尴尬难堪,对醒来的中东女孩歉意低语几句,随后继续看着墨镜女子开口:“刘女士,我们只是服务人员,你对公司规定或举措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向公司公共部门投诉,只是今天真没有位置调换。”

    后科远地情结学战孤通科由

    墨镜女子气焰依然跋扈:“没有位置,那你就把她调走。”

    她像是高傲的公主一样:“不然我会一直按铃,按到你们解决问题为止,事后我也会不断投诉,总之,我不要跟中东女人坐在一起,我不能拿自己安全开玩笑,谁知道她是不是恐怖分子,万一真有问题,我就会成为她第一个人质。”

    “在座的各位,你们愿意跟中东人坐飞机吗?”

    此话一出,顿时有不少好事者出声附和,还喊叫航班欺骗了他们,早知有中东人在飞机上,他们就不坐这航班。

    艘仇地不独孙察由孤冷敌陌

    墨镜女子见到有不少人支持自己,脸上多了一抹得意笑道:“我说的有道理吧?你看,这么多人支持我?”

    “这位女士,请不要歧视我们。”

    这一次,没等空姐出声回应墨镜女子,中东女孩缓缓从座位站起,直视针对自己的女人:“不是每一个中东人都为恐怖分子,我不否认六亿中东人中有小部分是极端分子,但更大部分是热爱和平的民众,跟你我一样按部就班生活。”

    叶子轩见到对方,脸上划过一抹讶然,马上认出中东女孩是谁,哈曼丹喜欢的米妃儿,他没有想到,这一踏航班,竟然会撞见米妃儿,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苦笑,随后又听到米妃儿出声:“你无端诬陷我,指责我,很不道德。”

    “还有很严重的歧视心理,这在哪个国家都是一项重罪。”

    米妃儿还掏出自己的校园卡,递到空姐手里向众人宣告:“我不是恐怖分子,也从来没害人之心,我是京大留学生,我已经读了半年多,这是我的校园卡,所以大家不要人云亦云自我制造恐慌,既是对他人不敬,也是对自己施压。”

    在空姐点点头确认是留学生还让其余几人传阅作证时,米妃儿把目光落在墨镜女子脸上,声音带着一股子威严:“这一次,我算你无心之失,再有下一次,我就报警控告你甚至会提出外交照会,我相信,只要我控告,你会很麻烦。”

    “留学生了不起啊。”

    墨镜女人见到被米妃儿斥责,又不敢继续喊叫后者恐怖分子,只能避重就轻:“我就不喜欢跟你坐一起。”

    她把火力转向空姐喊道:“赶紧给我换座位,不然我投诉你们。”

    敌远科科酷艘察战月后恨鬼

    叶子轩见到胡搅蛮缠的女人依然不肯罢休,搞得整个航班鸡飞狗跳,于是就向棺材板微微偏头,后者马上解开安全带起身,随后走到米妃儿身边开口:“这位小姐,我坐在后面,如果你不嫌太后面的话,我希望可以跟你换下座位。”

    米妃儿本想说不用,不想棺材板受墨镜女子折磨,只是望了一眼后座,娇躯微微一震,随后欣喜点头:“谢谢你。”

    敌地仇仇酷艘恨战阳独故鬼

    她马上拿着自己的手袋和背部,一溜烟的向后面走去,墨镜女子见到米妃儿离开,先是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米妃儿会这样妥协坐后面,随后又怒目瞪着棺材板吼叫:“我不喜欢跟中东人坐一起,我也不喜欢跟男人坐一起,空姐、”

    “啪!”

    孙远远地情后球由冷吉羽球

    没有半点废话,棺材板一个耳光甩出,把墨镜女子扇倒在椅子上:“闭嘴!”

    在众人的讶然目光中,墨镜女子捂着脸颊:“你、、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

    “啪啪!”

    棺材板又是两个耳光,再度把张牙舞爪的女人扇倒:“我现在要睡觉,胆敢吵我,不介意把你打成猪头。”

    墨镜女子大哭起来,向空姐他们求救:“天啊,他打我——”

    “啪啪啪!”

    艘远远科方结恨所月仇恨不

    棺材板这次四个耳光甩出,把墨镜女子打得嘴角流血,眼镜也跌飞了出去,露出一张俏丽却刻薄的脸,让她再也不敢大声喊叫,空姐他们虽然觉得见到墨镜女子见了血,可想到她这一路的折腾,趁着她闭嘴安静马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余乘客也都坐回位置,装作没有看见打人一幕。

    墨镜女子一脸委屈,愤怒憋屈的想喊叫,却被棺材板瞪一眼后闭住嘴巴,眼泪直流。

    她心里喊着,要叫在越国的姘头带人教训棺材。

    结仇仇科方结球陌冷通敌月

    在飞机难得恢复一抹安静时,米妃儿已经坐到叶子轩的身边,系好安全带嫣然一笑:

    ps:谢谢尐哖、放手吧兄弟打赏作品10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