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三十二章 一次就好
readx();    

    结地科科独孙球接阳通方远

    今天的米妃儿一袭长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很完美的包裹着,比起京大时更显优雅,更加动人。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叶子轩妃儿,轻轻咳嗽一声:

    后远科科酷结学接冷结主由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吧?我不叫叶子轩,我叫张雄浩。”

    米妃儿听到叶子轩一句话,神情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扬起笑意伸出了手:“张雄浩,我叫米妃儿,咱们认识一下。”她还晃动两下白皙手腕:“拒绝一个美女的认识,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也是一件很伤人的事,你该不会拒绝吧?”

    方狡黠的俏脸,叶子轩苦笑一声,这女人还真是热烈大方啊,他没有再扭扭捏捏,伸手跟米妃儿微微一握,有着说不出的温柔和光滑,松开后低声问道:“你怎么也坐这踏航班?你也去胡志明市?游玩还是交流?哈曼丹呢?”

    “我去躲一躲。”

    米妃儿扬起一抹笑意,身躯往叶子轩这边靠了靠:“因为你那一首弹唱把我诱惑出来,搞得哈曼丹追求我更加疯狂,一天到晚跟着我,我没有法子,只能找一个空档溜出来,准备去越国躲十天半月,希望可以冷却一下哈曼丹的心。”

    叶子轩恍然大悟点点头,随后又轻轻一笑:“其实哈曼丹很不错,就不说他钱大气粗了,单单他对你那颗真心,就足够让很多男人汗颜,其实以他的帅气和财富,他要找什么样的美女找不到?可他却一直惦记着,可见他真爱着你。”

    “又做说客了?”

    米妃儿没好气子轩一眼,随后娇哼一声:“我已经说过了,我对他真没有感觉,只有兄妹的亲情,接受他的爱恋在一起,我会起鸡皮疙瘩,再说了,他对我真心真意,我就要接受他吗?那我喜欢你,我也真心,你接受我吗?”

    正喝着苏打水的叶子轩闻言,差点就把水喷了出来,侧头望向这个异域风情浓郁的女孩,想要从后者俏脸笑,结果却发现米妃儿热烈的盯着他,还红唇轻启补充一句:“叶子轩,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不会给我一个机会?”

    “咳咳,公主,别开玩笑了。”

    叶子轩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挤出一抹笑意道:“我就一个酱油人物,哪里配得上公主的身份?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公主嫁给一个马夫的?再说了,你我就见了一面,讲了几句话,你怎么可能喜欢上我呢?所以你不要取笑我了。”

    米妃儿翘起嘴角:“什么公主马夫,乱七八糟,我喜欢你,又不是喜欢你的身份,而是你这个人,最重要的,我喜欢的男人有没有钱完全不要紧,因为他都没有我有钱。”她一把握住叶子轩的手腕:“所以你只要回答,喜不喜欢我?”

    后地地不情结学陌阳秘闹诺

    后地地不情结学陌阳秘闹诺叶子轩歪着头:“你已经说过,我的心,很难走入。”

    叶子轩一脸无语,这丫头,也是一个钱大气粗的主啊。

    在叶子轩大脑短路时,米妃儿又笑着放开叶子轩,声音轻柔而出:“别心颤,我是吓你的,打消你老做说客的心。”

    叶子轩恢复了几分平静,就着话题让气氛融洽起来:“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让公主动心?”

    米妃儿微微眯起美丽眸子,侧头边的叶子轩:“我倒是真的想动心,可我,我不是你的菜。”

    叶子轩眼里多了一抹好奇:“哦?这你都来?”

    在飞机平缓向前飞行着时,米妃儿声音变得轻柔起来:“这世上,有的男人爱的是单纯,有的男人爱的是风情,还有的男人喜欢漂亮,而你,好像爱的是曾经,也许你现在有很多女人,但是我敢断言,没有一个能真正走入你的心。”

    “你对身边的女人,更多是一份欣赏和责任,这其实已不容易,但依然跟真爱有差距。”

    叶子轩的心咯噔了一下,莫名感觉握着瓶子的手指,火辣辣的痛。

    他没有说话,影阳光的瓶子,似乎这些感觉像极了他跟江静瑶曾经,不管江静瑶现在变成了怎样,也不管他现在已经释然,可是无可否认,六年前的阳光灿烂日子,他真的付出过真心,幻想过牵着江静瑶,一生一世的走下去。

    只可惜幻想走到尽头,灰飞烟灭,也让他心底深处,有了一抹本能畏惧。

    透过水瓶上的倒影,叶子轩米妃儿的笑脸,女人轻声问道:“我猜对了,是吗?曾经沧海难为水。”

    她端坐的姿式很是优美,修长手指很养眼的翘着,涂着浅白色的指甲,在淡淡的光线下闪着丝丝晶莹:“我选修过心理学,不敢称大师,但还算有几分水准,一日的忧伤沧桑,还有对女孩子烈,实则小心翼翼的举动。”

    叶子轩闻言轻笑了起来,随后竖起拇指赞道:

    “能总结出男人的女人,身边一定有着很多优秀的男人,我能替哈曼丹取个号排个队吗?”

    米妃儿俏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是你,我准许你插队,如何?”

    叶子轩没直接回答,但也没有继续做说客,不然只会被米妃儿步步为营将死,这女人除了漂亮之外,还有就是敏锐,一笑:“能否告诉我,你的笑容那么甜美,可为何还能从你的眼神中桑?这好像不符合你天使般的言行啊。”

    米妃儿收起了一抹笑容,脸上露出落寞的表情:“你的意思是,我就不能是一个受过伤的女人?”

    敌不不不方艘术接月结酷独

    她哀而不伤,显然也有着一段过去。

    叶子轩叹息一声:“女人啊,就像一本书,心里总有说不完的故事。”

    米妃儿俏脸带着一抹媚笑:“那你对这本书,就一点兴趣都没有?”

    叶子轩歪着头:“你已经说过,我的心,很难走入。”

    结地地仇酷敌察接阳通最结

    米妃儿脸上划过一抹淡淡惆怅,但很快被堆起的笑容掩饰住,叶子轩人没再说话,感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厉害得,最好不要轻易去触碰,因为永远不知道她是认真还是调笑,虚虚实实,在这丫头身上淋漓展现。

    “他们好像挺怕我们中东人的,你怎么一点都不抗拒?”

    米妃儿忽然一转话锋:“不担心我是恐怖分子?”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轻声接过话题:“正如你刚才所说,不可否认有极端分子,但也有不少好人,虽然我接触哈曼丹跟你不久,也没有太多深入交流,但我感觉你们不是那种人,因为我在你们身上能够见到热爱生活的阳光。”

    “有这种美好心态的人,怎可能是恐怖分子?”

    叶子轩向她告知自己感受:“那些极端者,他们都很压抑,给人一情不好。”

    “精辟。”

    米妃儿向叶子轩竖起拇指,随后感同身受叹息:“我不是极端主义者,但我曾经有一个好朋友是,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恐怖分子,只知道她从天真烂漫,一步一步变得压抑沉重,跟她聊天,再也无法谈风花雪月,美好生活。”

    她向叶子轩倾诉:“她以前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后来却让我感觉到陌生和忌惮,我想要挽救她,可是每次都不欢而散,最后一次,她更是跟我说再也不见,只是她虽然把我从她世界踢开,但我时不时还是会想起一起欢笑的日子。”

    “她叫艾丽莎,曾经很漂亮,很阳光的姑娘,只可惜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

    结科远科鬼敌术由孤酷显术

    米妃儿带着一抹感伤:“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

    艾丽莎?

    叶子轩的嘴角牵动了一下,想起跟巫师一起的艾丽莎,寻思那个给自己生机的女人,是不是米妃儿的朋友?

    “不提这些伤心事了,子轩,我想要睡一会,借你的肩膀用一用。”

    不等叶子轩的念头转完,米妃儿已掏出一对耳塞,一个自己带上,一个塞入叶子轩耳朵,随后在叶子轩的肩膀靠了下来,还用一条大披肩,把两人的上身裹在一起,在叶子轩作出反应前,她又带着一抹恬淡笑意,缓缓闭上美丽眸子。

    叶子轩的耳边,传来一部电影的歌曲旋律:《一次就好》

    “一次就好,我陪你去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你可知道我唯一想要”

    旋律优美入耳,美人依偎在旁,窗倒影出来的画面,叶子轩的心瞬间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叶子轩靠着米妃儿的脑袋也睡了过去,他忽然很是享受这份阳光中的安宁。

    “岁月流过,时光静好,能否停留在那一瞬间的美好,停在那个午后,裙飘飘,面带着微笑,比童话中还美妙。”

    “砰!”

    孙不不科鬼结察陌阳接学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子轩忽然感觉到飞机晃动了一下,他和米妃儿几乎同时睁开眼睛,醒来,各自坐直身子,随后就听到广播传来空姐的声音:“各位乘客,我们已经抵达胡志明市,飞机马上就要降落,请您回到自己的座位,系好安全带。”

    广播的话音一落,飞机突然一阵颠簸,从洗手间出来的墨镜美女,一个不小心撞在旁边门上,惨叫一声,空姐见状忙过去安慰,只是还没有出声,飞机又是一阵颠簸,空姐一下撞到了墨镜女子怀里,整个人都几乎压到了对方的身上。

    “你们这是什么烂飞机,怎么老是这样颠簸?你们机师也差的一塌糊涂,我要去告你们。”

    墨镜女子恼怒不已,下意识喊叫起来,但很快又闭嘴,因为眼睛见到了棺材板,只是走回位置系好安全带的她很快又变了脸色,原本说要降落的飞机,却是没有一点要降落的意思,飞机好像又拉升了,很多人都意识到一抹不对劲了。

    特别是墨镜女子,眼睛望了窗外一眼,见到飞机似乎往远处飞去,当即大声惨叫了出来:“撞机,撞机,要撞了。”

    没等空姐过来堵住她的嘴,她又吼出一句:“它要撞政府大楼,天啊,劫机了,有人劫机了,完蛋了,完蛋了。”

    墨镜女子自我作出一个判断,不顾棺材板在场大声喊叫起来,随后整个身体都软在了座位上,四周乘客听到墨镜女子这样喊叫,还瘫软在座位上,全部吓得面无人色,本能的骚动起来,有些性子急的乘客更是直接打开安全带扣子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在叶子轩皱起眉头暗呼下次打死都不坐飞机时,米妃儿正笑着收起耳塞和披肩:“大惊小怪,起落架有问题而已。”

    叶子轩低声问道:“你知道?”

    “子轩,如果我解决了飞机的问题,你当众亲亲我怎么样?”

    米妃儿绽放一个温柔笑容:“一次就好。”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