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对赌
readx();    

    十分钟后,一辆商务车驶入了通道,把叶子轩和棺材板嗖一声接走,在阮破虏踩着油门飞速离开是非之地时,墨七熊却张望了几眼后面,警车,救护车呼啸来往,随后压低声音问出一句:“这乘客怎么四处奔跑,不知道还以为是死了人呢。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

    叶子轩揉揉折腾五个多小时的脑袋:“确实死人了,一个为难我的警官被干掉了。”接着他就把航班变故以及通过插曲告诉两人,接着叹息一声:“今天还真是出门不利,虽然不算倒霉,但也诸多麻烦,严重影响到我出国的热情和心情。”

    “靠!”

    墨七熊听到米妃儿射出的三枪,一拍大腿止不住赞道:“这妞够虎!大爷的,机场掏枪杀人,米妃儿还真是够魄力啊,怪不得你说的什么哈曼丹对她纠缠不休,这女人,娶入家门了,绝对能撑起半边天,不,是整片天,忘记人家是公主。”

    在棺材板微微点头附和的时候,叶子轩靠在座椅上,脸上带着一抹担心回道:“米妃儿的三枪确实解气,可是终究死人了,对方还是职务不低的警官呢,还是在机场的敏感地点,越国官方肯定会重视,也不知道会不会给米妃儿带去麻烦。”

    后科科远方艘球接月月太吉

    机场,死人,中东女子,很容易让人生出误会。

    从容打着方向盘离开的阮破虏笑着出声:“叶少,你不用担心,米妃儿是公主,不仅身份特殊,还有外交特权,而且越国正寻求中东的油田开采技术支持,米妃儿绝对不会有事的,再说了,米妃儿不是丢了一百万吗?足够买一条命了。”

    听到阮破虏的解释,叶子轩心里放松了几分,随后跟墨七熊轻声问出一句:“你们两个不是应该躲在据点吗?怎么今天一起过来接我?蝴蝶燕呢?怎么不见她身影?”他回忆着车队的成员,连带阮破虏和墨七雄,一共十三名劲装汉子。

    没有蝴蝶燕的影子。

    “虎狼门的老三,阮大猛,约她黑拳三场。”

    墨七熊拿出一个袋子,递给叶子轩和棺材板,里面有一份三明治和净水:“蝴蝶燕最近被虎狼门打压的快喘不过气,不仅发展遭受束缚,几个新建的分堂也被扫得七零八落,总堂今天也被警方突击检查,找出一包白粉,逮走十几名骨干。”

    敌仇仇不鬼艘恨战冷考接故

    他把情况告知:“双方虽然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皮,大打出手武力相向,但谁都来,蝴蝶燕很难扛住虎狼门的压制,会被对方软刀子慢慢玩残,玩死,这还是虎狼门想收服的心理作祟,如果是生死对抗,估计蝴蝶燕他们已经被灭了。”

    “就是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最多半个月,蝴蝶燕也要变成光杆司令了。”

    说到这里,阮破虏也接过话题:“蝴蝶燕也这一点,一直恼怒对方的打压,同时愧疚对不起叶宫,所以阮大猛让人传话,黑拳三场,三战两胜,如蝴蝶燕胜了,虎狼门就给她一条活路,还放人,如果蝴蝶燕输了,那就乖乖加入他们。”

    他把蝴蝶燕的心思道了出来:“恰好蝴蝶燕刚收了几个猛人,于是就咬牙答应跟对方一战了,她说今晚无论如何都要拼出一条血路,只剩不败,如果输了,她就抱着阮大猛他们鱼死网破,让对方知道她的血性,所以让我们过来机场接你。”

    “我们劝阻不了,后来她还关机,无奈之下,只能先过来接你,再没有法子制止。”

    墨七熊瞄了阮破虏一眼,随后扬起手机向叶子轩开口:“她出门前,把山洞的补充信息和地图,全部发给了白秋画,子真是铁心一战了,而且听说阮大猛当初跟何长峰也有往来,也参与杀害她大哥和姐妹的行动,旧愁新恨。”

    敌地科不独后术陌闹方指方

    阮破虏叹息一句:“在越国混黑还真是不容易啊。”

    蝴蝶燕筹建的几个堂口,虽然还没有倒下去,但猢狲散去大半,比树倒猢狲散的惨淡强不了多少,叶子轩洒脱一笑,蝴蝶燕终归嫩了一点,但他依然为她高兴,一个女人,重拾旧山河,死扛越国第一黑帮打压,这份骨气足以傲视很多人。

    叶子轩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开口:“我来越国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把蝴蝶燕扶持起来,如今这棵黑帮小幼苗遭遇到狂风暴雨,我们作为背后的人,该伸手扶持一把,蝴蝶燕扛不住,那就我来,大不了把虎狼门灭了,没什么大不了。”

    末尾几个字,叶子轩说的铿锵有力,气吞万里如虎,墨七熊瞄了叶子轩一眼,心里划过一抹感慨,时隔一年,曾经温润儒雅玩世不恭的山里小子,不知不觉变得霸气十足,随后又掠过一抹自嘲,自己都手染无数鲜血,何况顶端的叶子轩呢?

    敌仇地仇酷后察战冷地考显

    叶子轩瞄了一眼时间:“拳赛几点开始?”

    墨七熊接过话题:“八点半!”

    叶子轩手指一挥:“找出拳赛地点,过去”

    三十分钟后,阮破虏驾驶着车辆来到胡志明市的郊区,一个十多年都没有完成的烂尾度假村,这里有一个地下拳场,吸引不少越国权贵和大佬过来对赌,常常汇聚烂赌成性又不愿跋山涉水出国的有钱赌鬼,越国社会改革,不缺有钱空虚寂寞的主。

    今夜,隐藏大片山林,以度假村的幌子做伪装的拳场,门庭若市,大有爆棚的趋势,各种各样的车子堆满空地和各角落,形形色色的华衣男女进出,好像在赶一场盛会,只是阮破虏的车子刚刚停下,就被十多名安保人员持刀团团围住了,杀气腾腾。

    显然,他们认出这是陌生面孔。

    只是不需叶子轩和墨七熊想法解决,阮破虏就落下车窗用越语谈笑几句,随后丢出十几张钞票,取得几个通行证就安然脱身,阮破虏问清楚蝴蝶燕跟阮大猛的对战区域后,就带着叶子轩他们缓缓靠前,穿过几道关卡后来到一个开阔的拳场。

    相比华国的奢华高端拳场,越国的地下擂台简陋很多,四周几百个黑乎乎的水泥石墩,成为疯狂观众席,中间是一块被泥土和沙石堆出来的高台,上面铺设了塑胶和地毯,血迹斑斑,一了不少日子,擂台四周是十几根牛皮绳。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重头戏很快就要开始,拿出你们的钱包,掏出你们的钞票!”

    “押注吧,押注吧。”

    在叶子轩他们找位置坐下还搜寻蝴蝶燕他们身影时,全场早已经是人声鼎沸,喧嚣震天,擂台上光膀子的主持人正在表高亢激昂的演说,拼命调动现场观众的情绪,新的一场还没开战,所有观众的热情已经达到了巅峰,纷纷喊叫还掏出腰包投注。

    爆裂的摇滚音乐不停的轰鸣,炫目的五彩灯光尽情的闪耀。

    叶子轩很快在人群中,捕捉到蝴蝶燕的身影,她坐在前端的左侧沙发,身边有六名年轻女子严密保护,而她的右边沙发,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男子,满脸横肉,却偏偏带着灿烂笑容,让人不寒而栗,而他身后也有一队手下,全是干练男子。

    双方距离很近,但又有相隔,弥漫着浓郁敌意。

    叶子轩猜测那光头男子,怕是虎狼门的阮大猛。

    “叶少,我们来得及时。”

    这时,向旁边打听完情况的阮破虏,低声向叶子轩汇报:“蝴蝶燕跟阮大猛修改了规则,三盘两胜,变成至死方休,双方各出三人,擂台上站到最后,就谁胜,因为这个规则的修改,引发更多观众兴趣,也让赌场重新修改赌注盘口。”

    “刚才两场比赛,只是拳场的暖身赛,调动观众积极性和情绪,接下来,才是蝴蝶燕跟阮大猛的真正较量。”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至死方休?玩得还真是狠啊。”

    “靠!这家伙还真猛啊。”

    这时,主持人宣告今晚的压轴生死拳赛到来,随后高声喊叫一声:“虎狼门,坦克进场”,最后一个音节,主持人拖得很是高昂持久,铿锵有力,观众们的掌声,喝彩声,口哨声响成一片,随着五彩灯光的闪烁,一人迈着坚定步伐出场了。

    当他进入到擂台上面,脱去自己宽大的衣服时,这个身高一米九五的猛男,再一次让观众出了丧失理智的呼喊。

    连叶子轩都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壮,一身古铜色皮肤反射着刺眼的灯光,如同坦克装甲般的肌肉,错落有致的覆盖在了全身。腹肌如同大理石雕出的一般,随着他的呼吸还一动一动的颤抖着,那么强健的肌肉太过刺目,好像假的一般。

    就这个块头,就这身肌肉,就这个气魄,任何跟他站在一起的选手,都会像孩子一般脆弱,怪不得叫坦克。

    叶子轩还见到光头男子脸上的得意笑容,嘴角雪茄也啪嗒不已,显然他对坦克充满着信心。

    此时,主持人再度喊道:“蝴蝶燕,大风车。”

    结仇科科酷敌术接冷早通察

    “嗖!”

    随着这一个宣告喊出,蝴蝶燕阵营的拳手也现身了,是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白人,他的身高跟坦克不会差太远,但体型就要单薄多了,以至于当他跟坦克同时站在擂台时,画面显的很是不协调,叶子轩审视两人一眼,摇摇头叹息一声:

    “输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