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三十六章 一起上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三十六章 一起上

  第八百三十六章一起上

  “当!”

  在观众的热情欢呼声中,拳赛的对抗钟声响了起来,大风车没有立即出手对战,而是对着坦克竖起一根挑衅的中指。

  他的叫嚣明显激怒了坦克,坦克愤怒不已的低吼了一声,随后一个跃步冲了出去,速度极快,同时一沉拳头,狠狠地向大风车砸了过去,有不少观众都发出了一声惊呼,没想到体型这么庞大的“人形坦克”,会拥有如此敏捷的速度。

  但是他却中了大风车的下怀,坦克一记势大力沉的拳头刚刚挥出,大风车已经一个低头钻进了他怀里,接着抓住他的两支肩膀,两条腿像蛇一般的盘到了他的头上,紧紧的锁住了坦克颈部,想要依靠双腿交叉的力量让对手窒息昏迷。

  蝴蝶燕给他开出一百万一场胜利的高价,大风车当然要拿出看家本领全力以赴。

  阮破虏看着大风车,脸上涌现一抹叹息:“太冲动了,稳一点,或许有机会胜利,这样冲锋,只会断送自己。”

  墨七熊也点点头,显然都看得出两个拳手差距。

  叶子轩没有过多关注战事,目光只是扫视四周环境,看看拳场的守卫以及虎狼门精锐分布。

  “砰!”

  强大的压坠感一下把坦克拽倒在地,他的整个头部都已经被大风车用两条腿锁住,大风车的双手还灌上全部力道,死死抓着对手的胳膊不让他反抗,脸上俨然露出了一丝得手的笑容,他认为已经胜券在握了:“坦克,老子弄死你。”

  所有观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阮大猛也摸着光头,坐直身子看着,但没有太多惊讶,似乎对坦克有着绝对信心。

  蝴蝶燕则低头喝着茶,看不出什么表情,倒是几个姐妹暗握拳头,紧张看着这一战,她们心里都很清楚,今晚这一场对抗,关系到她们能否生存下来,或许赢了这一战,阮大猛也未必会放她们一马,但输了这一战,帮会势必会解散。

  耗费半年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帮会,再度分崩离析成为过眼云烟,她们发自心里的抗拒,因此都希望开门红。

  “砰!”

  此刻,为了不让自己窒息,坦克憋住了自己的呼吸,随后慢慢积蓄力量,僵持了五秒钟后,跪在地上的坦克喷出一口热气,愤怒无比的低吼一声,紧接着,他腿部强劲的肌肉传来了一阵轻轻的颤动,双手抱着大风车硬生生站了起来!

  大风车被坦克举到了空中,他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大呼了一声:“上帝!”

  可是光靠叫喊是没用的,推土机像摔麻袋一样倒摔落地,直接把大风车脑袋顿在地上,发出砰一声闷响,在后者惨叫一声松开坦克时,冷漠而自傲的坦克就如戏谑老鼠的猫,玩出一记漂亮回旋踢,一百七八十斤的身躯直接被踢出去。

  颈椎断裂,胸口塌陷,洋洒着血液,悲惨栽到擂台下,死得不能再死。

  全场先是死寂两三秒,接着爆发狂热呼喊:“好,好!”

  坦克拍拍双手,立于擂台,自傲昂头,藐视下边所有人,极拽的样子令他的雇主阮大猛都有点看不惯,蝴蝶燕依旧面不改色品茶,但几个死忠已经显露出紧张,如坐针毡,这是他们最为依仗最厉害的拳手,本以为弄个胜利便于对话。

  如今却被坦克从容干掉,不得不让他们生出担忧。

  赢了,可以下台,可以继续打,坦克选择留下,很是张狂。

  “当!”

  尸体很快拖了下去,蝴蝶燕再出第二人,一个壮实的泰国拳手,拳场的疯狂气氛再度被点燃。

  泰国拳手进入擂台,没有半点废话,攻了上去,坦克双手上下翻飞,挡下一轮密集攻势,忽然露出一丝狰狞笑意。

  泰国拳手莫名心悸,继而明白,他倾尽全力的抢攻无形中暴露了实力,暗叫一声不好,可惜他明白的太迟。

  坦克毫不犹豫,狞笑着反攻,将泰国拳手逼入死角,后者手忙脚乱挡了他一记凌厉回旋踢,却再也挡不住他落地后的反向鞭腿,气势如虹抽中堪堪站稳的对手,倒霉的家伙如无根朽木,被抽飞起来,跌出几米,大口喷血,惨叫凄厉。

  台上比赛并未结束,泰国拳手想挣扎站起,坦克没给他机会,来了记犹如大力抽射的低扫腿,正中他头部。

  “咔嚓!”

  近处的人们隐约听到颈椎骨折的声音,倒地的拳手被踢下擂台,死狗似的趴伏地面,生死未卜。

  第二场比赛结束的如此之快,让人大跌眼镜,但也让不少人兴奋起来:“坦克,坦克。”

  “来,再来!还有谁再来?”

  坦克露出了一个狼人一般的咆哮,那是一声带着绝对野性的低低的咆哮,他的牙齿因为激动而变的尖锐,像饿狼的獠牙一般露出来,他的双眼中,燃烧着莫名其妙的疯狂的战意,这份狂妄,也引得在场看客嗷嗷直叫,不断挥舞钞票。

  尸体很快又被工作人员拖走,黑拳就是如此残酷,胜了富贵一身,死了烂如草芥。

  “哈哈哈!蝴蝶燕,你的人,不行!”

  在蝴蝶燕脸色一变的时候,阮大猛发出刺耳的大笑,随后手指一点蝴蝶燕哼道:“你还有一个名额,输了,乖乖加入虎狼门,只要你肯为虎狼门卖命,我们绝不会亏待你的,相反,如果你输了还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辣手摧花了。”

  他的脸上忽然多出一抹戾气和狠辣:“我不仅会把你们打压的满地找牙,还会把你们姐妹全部抓起来,像是当初的四朵金花一样,丢给虎狼兄弟全部轮上一遍,你们堂口女多男少,虎狼兄弟一天玩一个女人,也能玩一整年不重复。”

  蝴蝶燕低喝一声:“闭嘴!”随后她坐直身躯:“我们还没输,阮大猛,你没什么好得意的。”

  阮大猛冷笑一声:“放马过来,我看看你今晚怎么赢这一战。”随即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哼道:“也不知道老人被你迷惑了什么,一定要把你收服进入虎狼门,换成是我,直接把你们全部碾死算了,哪里还会浪费时间跟你虚与委蛇。”

  “燕姐!”

  这时,一个劲装女子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焦虑,贴着蝴蝶燕耳朵低语:“不好了,第三名拳手看到了现场视频,打死都不肯出场对战坦克,他还说对方太厉害了,自己冲上去简直是送死,他宁愿断一手也不想上台。”

  阮大猛捕捉到这一句,哈哈大笑起来:“不敢出战?蝴蝶燕,你找的人,身手不行,勇气也不行,你输了。”

  黑拳擂台上,丢了气势,没了信心,等于输了。

  “我上!”

  蝴蝶燕嘴角牵动了两下,眼里多了一抹凝重和无奈,随后挺直身躯哼道:“我跟他一决生死。”

  阮大猛不置可否一笑:“你?算了吧,估计两招都躲不了,别丢人现眼了。”

  “区区拳赛,何须亲身犯险?”

  就在这时,一手按在蝴蝶燕的肩膀:“刚到越国,送你一份见面礼。”

  一个突兀声音使沙发区域瞬间沉寂,几名虎狼门帮众寻声望去,有些迷茫,有些愤怒,很是恼怒有人捣乱。

  蝴蝶燕心神一颤,她已辨认出熟悉的声音,知道是谁来了——叶子轩。

  叶子轩走到蝴蝶燕旁边,在后者要站起让位的时候,叶子轩伸手按在她肩膀,淡然直面无数道目光,随后向侧偏头:

  “七熊,干掉他。”

  随着这一个指令发出,身后的墨七熊闪出,喷出一口热气,绕过蝴蝶燕和工作人员,走上几级台阶,直逼擂台。

  墨七熊站在擂台上,扭扭脖子望向还处于兴奋的坦克,没有任何废话,扯掉外衣。

  “华国人?”

  坦克见到还真有人上来,脸上涌现一抹讥嘲:“你死定了!”

  “呼!”

  墨七熊冷笑一声,随后身子一弓,脚步一挪。

  滋!

  一阵短促却很刺破耳膜的声音,墨七熊上半身依旧纹丝不动,在全场观众都一脸茫然的时候,阮大猛腾地站起喝道:

  “坦克,小心!”

  阮大猛之所以能成为虎狼门的三当家,除了上面两位是结拜兄弟之外,还有就是本身武功不凡,因此能够知道,墨七熊那一记声音意味着什么,那是墨七熊脚底皮鞋与地面摩擦产生的效果,能够营造出这种动静的,绝对是绝顶好手。

  “砰!”

  不等两眼血红的坦克作出反应,凭借脚底磅礴蓄力,墨七熊毫无征兆地如炮弹一样爆射出去,气势如虹,直冲对手,坦克不愧是久经擂台的拳王角色,意识到危险的他竭尽全力摆出防守姿势,试图伸手黏住这墨七熊雷霆万钧的攻势。

  “咔嚓!”

  虽然坦克的一手触碰到了墨七熊,可是手上凶猛力道根本挡不住后者,只听一声脆响,小臂硬生生被折断,接着,墨七熊庞大的身躯,去势不减,狠狠撞中坦克裸露黑毛的胸膛,又是一记闷响,坦克胸膛塌陷,口鼻喷血,跌飞出去。

  一个侧步,墨七熊贴了上去,不待喷血的坦克落地,一只手快如闪电掐住他的脖子,直接把这个刚才还大杀四方、嚣张狂妄的拳王,死死钉在擂台的一根柱子上,掌心巨大浑厚的力量,让坦克残存的一手两脚,顷刻散去反抗的可能。

  墨七熊像是掐着小鸡一样,一脸讥嘲看着惊慌的人形坦克:“不过如此!”

  简单四字,既是对敌人的蔑视,也是自身的强大,让坦克悲愤不已,却无可奈何。

  阮大猛难以置信地发呆,想不到坦克如此脆弱,不,是墨七熊如此凶猛。

  全场一片死寂,工作人员也惊慌失措,似乎都没想到,这个陌生小子猛成这样。

  “小子,把坦克放下,我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短暂沉默后,阮大猛向叶子轩喝出一句,这是跟随他多年的拳手,不仅是摇钱树,还有点感情,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墨七熊吊打,所以不惜警告叶子轩和蝴蝶燕:“如他有什么闪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虎狼门也不会放过你们。”

  叶子轩淡淡一笑,手指轻轻一挥。

  “咔嚓!”

  墨七熊指尖吐力,一把捏断坦克喉咙,惊得不少人僵直身体,阮大猛脸色瞬间阴沉。

  “砰!”

  失去生机的坦克轰然落地,在地上砸得尘土飞扬,也让无数人目瞪口呆,心神颤抖,然而,还没有结束。

  墨七熊手指一点阮大猛,喷出一口热气:“还有两个,一起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