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三十八章 破虏风采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三十八章 破虏风采

  艘远科地方孙学陌孤冷指帆

  防盗五分钟,五分钟后再刷新,也就是十一点五十五分更正。

  “嗖!”

  清晨六点半,一枚烟花呼啸着在华海西侧上空炸开,划破了清晨的静谧。

  烟花五颜六色,煞是好引了不少晨起民众的好奇目光,不知道谁家有好事,大清早的燃放五彩烟花。

  还有几个记性好的人想起,这个月好像是第四次见到五彩烟花了。

  而且,好像都是清晨。清晨六点半,一枚烟花呼啸着在华海西侧上空炸开,划破了清晨的静谧。

  孙不科远方结球由冷通闹星

  在晨起民众好奇一番却继续忙碌自己生活时,六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却从不同方向鸣笛闪现,先后驶入闹市地段的春花别墅,也就是烟花腾升之地,车子很快横陈在玉石阶梯前面,车门打开,涌出一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员,他们训练有素地封锁了全场。

  其中一辆车子钻出一名年过四十的独眼警察,鹰勾鼻招风大耳,眼里闪烁精明之色,一双手上青筋也盘蛇一般凸起,他无视跟车的白衣小子好奇,手指点了七八个警员,动作利索的直奔别墅里面,脸上带着凝重之意。

  当卡车扯掉身上的衣服时,所有现场的观众,包括十几名临近的工作人员,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这个脱去上衣的俄罗斯人身上,除了那些毫无脂肪的肌肉以外,就是满身触目惊心的疤痕,背上,胸口上,侧腹上,全是横七竖八旧痕。

  尤其是腰部左侧那一道横穿的伤疤,让他就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

  观众似乎感觉到又是一场大战来临,全部疯狂的吼叫起来,希望大战早一点来临,至于刚刚死去的坦克,开始在他们脑海中淡忘,蝴蝶燕子轩一眼,有些担心墨七熊会出意外,毕竟连战三场,耗损的体力和精力都会相当严重。

  叶子轩按按他的肩膀,示意她不需要担心。清晨六点半,一枚烟花呼啸着在华海西侧上空炸开,划破了清晨的静谧。

  他还扫视一眼拳场四周,发现多了不少安保人员,一个个荷枪实弹,其中大半是盯着蝴蝶燕和阮大猛,显然担心双方撕破脸皮就地开战,叶子轩判断出,这拳场背后的主人应该不是阮大猛,不然虎狼门早遍布四周,随时准备发难了。清晨六点半,一枚烟花呼啸着在华海西侧上空炸开,划破了清晨的静谧。

  不过想一想也是,蝴蝶燕跟阮大猛对战三场解决恩怨,又怎会傻乎乎去对方场子,怎么也该选一个公平点的地盘,作出这一个判断后,叶子轩多少有些心安,不需要担心阮大猛恼羞成怒发难,不过他还是给棺材板和阮破虏打了眼色。

  叶子轩要他们小心一点,准备应付突发状况。

  “啪!”

  墨七熊走到擂台中间,懒得多瞧四周欢呼,漠然凝视缓缓上台的两名高手,还漫不经心向对方勾一勾手指,这一个动作,立刻引得全场观众一片欢呼,纷纷喊叫着开战开战,还有人直接往擂台丢钞票,希望能彩的一幕。清晨六点半,一枚烟花呼啸着在华海西侧上空炸开,划破了清晨的静谧。

  “小子,找死!”

  见到墨七熊向他们勾勾手指,一米八左右的豹子勃然大怒,拳头一握让关节啪啪作响,只是还没有冲上去,原本静立的墨七熊猛地冲了上去,一拳砸向准备开战的豹子,速度极快,这一个变故,让豹子脸色微变,不过他反应还算快。

  无法先发制人攻击,豹子直接抬手格挡,而接下来一幕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墨七熊轰出的拳头直接砸断豹子小臂,继而毫无阻滞轰在豹子的脸上,轰塌半边脸不说,直接把人轰倒在地,抽搐几下便不再动,大篷的鲜血从他口鼻涌出。

  一拳制敌!

  现场以置信发呆,想不到又一战结束了,叶子轩悠然一笑,叶宫子弟,没有废物。

  观众们沉寂后都发疯了!

  太血腥了!太刺激了!现场狂的呐喊起来,不少安保人员也在疯狂的呐喊,这才是真正的无限制擂台格斗,阮大猛的喉咙深处,传来了一阵咆哮,手中雪茄啪一声捏断,一名坐在他怀中的女人,一惊,死死地握住了他的掌心。

  在观众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声中,工作人员又把重伤豹子拖开了,擂台就剩下墨七熊跟卡车,蝴蝶燕呼出一口气,原本担心一对二会吃亏,没想到墨七熊一个照面就废了豹子,不仅再度威慑了对手,也让擂台又恢复了公平的一对一。

  全场喊起来,口哨此起彼伏:“杀!杀!杀!”

  墨七熊直面俄罗斯人,貌似一场高手对决,今晚比赛在这一刻进入**。

  俄罗斯人虽然没有克失败的场景,但从豹子被秒虐的态势可以判断,墨七熊绝对是一个劲敌,刚才那一拳已显现出惊人的爆发力,俄罗斯人不敢像上出场时那样放肆,眼里多了一抹凝重,绕着墨七熊转圈,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墨七熊以不变应万变:“来!”

  快速挪动的俄罗斯人找到一个契机,在他转到墨七熊背对的时候,身子猛地跳了起来,旋身三百六十度,华丽丽甩出一腿,砸向墨七熊脖颈,俄人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不可谓不猛,只是墨七熊更快更猛,转身,莽的不避反进。

  “砰!”

  恰好抢在俄罗斯人右腿砸下来的前一刹那,墨七熊挥拳击中这条腿的膝关节,出手精准狠辣。

  “咔嚓!”

  又是一声刺耳脆响,踢断无数砖头木桩的铁腿,瞬间被墨七熊一脚废掉,他惨叫着跌落擂台,痛的差一点晕厥,墨七熊的强悍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他最清楚墨七熊这似乎有些凑巧的简单一击,是力度速度准确度妙到毫巅的运用。

  他双手拉扯擂台边沿的橡胶绳,一脸凄惨颤颤巍巍站起,一招,一招就废了一腿,并不比豹子好多少,俄人愤怒,他憋屈,阮大猛他们也都从沙发坐起,目瞪口呆一幕,连揉眼睛无法相信,三个拳手,全部被墨七熊一招撂翻。

  这是豹子他们太无能,还是墨七熊太强大?

  阮大猛扫过蝴蝶燕一眼,不知这女人哪里找来这强手?搞到今晚一战失礼,也让蝴蝶燕绝处逢生,他很是不甘,所以对废了一腿的俄罗斯人吼道:“妈的!冲上去干了他!还说是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连一个毛头小子都干不掉?”

  墨七熊盯着擂台角落不堪一击的对手,又带着一抹戏谑的扫过阮大猛,随后不等俄罗斯人忍住疼痛,就一个脚步贴了过去,接着拧腰转胯,一拳冲出,狠狠打在俄罗斯人架起的双臂上,俄罗斯人的瞳孔瞬间缩成了针芒状,怒吼运力!

  孙科科科酷后球陌冷羽故地

  “砰!”

  孙科科科酷后球陌冷羽故地这是豹子他们太无能,还是墨七熊太强大?

  一声闷响,虽然俄罗斯人用双手挡住墨七熊的拳头,但巨大蛮力还是让他后退一步,俄罗斯人的肌肉如同铁板一样,厚厚的护着自己的身体,就算拿铁棒使劲击打,也会毫无痛感,但墨七熊力的一拳,却让他感到了钻心疼痛!

  俄罗斯人还踉跄着后退一步,重心不稳差一点摔倒,墨七熊又贴了过去,三拳如电轰出,打在了对方坚硬的肌肉,每一拳的击打,都让俄罗斯人感到一阵全身的战栗,接着墨七熊一步腾空,对着尚在后退的俄罗斯拳手就是连续三腿。

  “砰!”

  随着最后一脚抽出,俄罗斯人被他抽飞出去,摔在擂台外面昏迷过去。

  胜利!

  艘仇科远方孙察战孤接岗战

  墨七熊再度取得胜利,全场短暂的安静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疯狂,不少妇人还探听墨七熊的来历。

  很多人都为今晚享受了视觉盛宴感到兴奋,唯有阮大猛一伙人脸色阴沉无比。

  “阮大猛,拳赛结束,你的三个拳手,一死两伤,全都跌出了擂台。”

  蝴蝶燕心头重石彻底落下,感激的扫过叶子轩一眼后,起身走向咬着雪茄的阮大猛:“而我的人,站到了最后。”

  结仇科科情孙学所阳后封孤

  “你赢了又怎样?”

  阮大猛先是脸色难尬,随后破罐子破摔,慢慢转脸瞧向蝴蝶燕,得意浅笑最后变为豪放的哈哈大笑,他起身挪步,一大片人跟着起身,气势汹汹逼近蝴蝶燕:“你赢了三场拳赛,大不了今晚不动你,要想平安,天天赢我啊。”

  结科远仇独后学陌冷陌技

  “我每天安排三名拳手在这里等着,你有本事天天打赢他们,赢了就给你一天平安,赢不了,我就弄你。”

  摆出无耻者姿态的阮大猛喷出一口浓烟,阴阳怪气地哼道:“不爽?不服?有本事动我啊,要不跟虎狼门火拼,你们敢吗?不敢的话,就照我们规矩去做,记住了,你们只有一天平安,要想没事,明晚再带人过来这里打三场拳赛。”

  孙仇地科鬼艘球战冷早显指

  蝴蝶燕脸色一变:“言而无信,阮大猛,你无耻。”

  阮大猛哈哈大笑,狠狠指点蝴蝶燕:“我就无耻了,怎么了?你能怎么的?”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