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章 一不做二不休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章 一不做二不休

  黎明前一刻,是最黑暗的时候,这个黑暗时刻,阮大勇却没有睡意,趁着最后的黑暗,带着数百精锐出战。

  四百多名精锐,其中过半荷枪实弹,全是虎狼门三年以上的帮众,无论是打斗经验还是勇气,都比普通帮众要强上大半,此刻,他们眼里全都闪烁恶狼一样的光芒,握紧手中的武器准备战斗,今晚无论如何都要给死去三哥报仇雪恨。

  敌不仇仇鬼敌球陌闹早秘术

  不然,虎狼门明天就会成为江湖笑柄。

  三十部车子披着夜色缓缓逼近码头一处仓库,碾碎了黑暗,碾碎了寂静,也碾碎了天地间的祥和,虽然车灯全都蒙了一层纸,减弱光芒的远射刺激,但还是能给人一种凌厉杀意,凌晨五点,车队停在一个路口,全部熄火,人员下车。

  当阮大勇提着一把枪械钻出来时,一名女子迅速靠近他的身边,指着前方低声一句:“勇哥,情报组接到一个线报,蝴蝶燕一伙就在前面的八号仓库匿藏,身边跟着二十几名亲信,杀掉猛哥的凶手也在里面,我们盯了它一个小时。”

  这名样貌跟普通妇女没什么区别的探子,把情况一五一十告知阮大勇:“而且他们进去后就没再出来,还把铁门和窗户用布帘挡上了,楼顶也有人监控,我已经撒出十几名兄弟,把四周出入口盯住了,不见有人进,也不见有人撤。”

  她作出自己的专业判断:“蝴蝶燕九成九还躲在里面。”

  “太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阮大勇眼睛迸射一抹光芒,呼吸也无形中变得粗重,杀意流淌:“这女人还真是狡猾,躲到这快荒废的码头匿藏,还直接藏进黑乎乎的仓库,怪不得那么多兄弟找不到她,只可惜,她低估虎狼兄弟的能耐和决心了。”

  艘科地地酷后术接闹显孤闹

  “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想要全身而退,做梦去吧。”

  他一挥手中枪械,发出一个指令:“全部下车,给我围住仓库,一旦下令,马上杀入仓库,给我杀了那些贱人。”他的眼里闪烁一抹狠戾:“不,把蝴蝶燕给我留下,她杀了老三,让我们承受痛苦,我们也要给她折磨,生不如死。”

  阮大勇对蝴蝶燕显然有着刻骨的恨意,也不再理会大哥曾经叮嘱的收服一事:“我要当着她的面,把她徒子徒孙全部活埋了,再把她绑在我们的场子里,让她跟四朵金花一样,日夜遭受十人百人的蹂躏,直到她像是草芥一样死去!”

  “是!”

  后地地远鬼艘恨由冷故羽早

  后地地远鬼艘恨由冷故羽早“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想要全身而退,做梦去吧。”

  随着他偏头,数百名虎狼精锐马上提着刀枪,一言不发向仓库扑了过去,虽然人数不少,但一个个展示着默契,看似杂乱无序的冲锋,实则在行进途中,始终跟着属于自己的小队,像是一根线牵着他们前进,彰显着他们的训练有素。

  阮大勇很是满意旗下弟兄的袭杀举动,一握枪械也挪步上去,他从来就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主,虽然这几年因为位高权重,加上大哥阮大智的常常叮嘱,让他很少冲锋陷阵,但骨子里却从没冷却过那份热血,如今有机会,自然凑热闹。

  “嗖!”

  五分钟后,数百人围住了占地数千平方的仓库,几支冲锋小队握着刀枪紧紧贴在门窗两边,身穿黑衣的他们保持着冷静冷漠,偶尔用眼睛瞄向缝隙中射出的灯光,听一听里面低声响起却真实存在的对话,安静等着阮大勇的攻击指令。

  阮大勇也从后面走到前面,扫过头顶几个被定格画面的监控后,就冷笑着走到大门旁边,他没有立即冲进去,只是在枪口上粘了个小镜子,就着没有被布帘遮住的缝隙查看里面情况,虽然他好战嗜血,但不代表他是有勇无谋的莽夫。

  镜子的反射中,只见里面亮着几盏昏黄的灯盏,几块布匹间隔出十几个空间,灯光一映,依稀可见布匹中或躺或坐的女人倩影,窃窃私语,地上还放着几把匕首和枪械,中间的一个帐篷,正是熟悉的蝴蝶燕端坐影子,装扮一模一样。

  阮大勇吐出一口气,看来这里还真是蝴蝶燕的藏匿处。

  这已经是他的最大谨慎了,在阮大勇看来,除了这个藏匿点是无意中发现的,还有就是蝴蝶燕他们是惊弓之鸟,主要精力全用在逃亡上,又哪里还有空闲算计虎狼门?而且他身边数百人,蝴蝶燕就十几条枪,后者根本不够他塞牙缝。

  “砰砰砰!”

  随着这一个指令发出,三支冲锋小队立刻爆破大门和窗户,如狼似虎的冲入了仓库,其余虎狼子弟也都跟着闯入,手中刀枪齐齐指向布匹中的人,没有半点废话,扳机同时扣动,砰砰砰!子弹向雨水一样倾泻,扼杀着仓库生存空间。

  除了蝴蝶燕所在的中间帐篷,其余布帘全被打成筛子,硝烟弥漫中,那些黑影全部被轰成碎裂,坐立的人被子弹拦腰打断,摔在的地上,躺着的人被子弹掀翻出去,毫无还手之力,一个照面,虎狼门就瓦解对手的战斗力,实力惊人。

  只是阮大勇脸上的得意还没散去,他就捕捉到一抹怪异,那就是对手不仅没有还手之力,也没有发出一记惨叫,她们好像瞬间被子弹夺取性命,但这些人没有反抗就死去的话,蝴蝶燕应该冲出来啊,怎么还是端坐在帐篷中动也不动?

  “住手!”

  两轮子弹射完,十几个布帘破烂不堪,露出数不清的弹孔,枪口所对的目标也应该横死,阮大勇一挥左手,示意众人停止开枪,还派人上前查看状况,在无数刀枪的威慑中,四名虎狼门子弟冲前探视,一把扯掉布帘,露出敌人尸体。

  不看还好,一看,全都愣住了,敌人确实被打倒了,还四分五裂,但不是什么尸体,而是一队穿着衣服的硅胶人,就是商场卖衣服的模型,他们有些讶然这局面,当下齐齐向阮大勇喊道:“勇哥,这不是蝴蝶燕手下,这是假模特!”

  结不远仇酷结恨由月敌远由

  “妈的?假模特?怎么可能?”

  阮大勇脸色巨变,随后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扫视地上一眼,果然发现倒地的十几个女人,全是穿着衣服的硅胶模特,他低喝一声,怪不得没有人发出惨叫,原来全他妈的是假人,随后,他又杀气腾腾走到帐篷,一脚把帐篷踢翻出去。

  正如他所料,蝴蝶燕也是一个硅胶模特,只是身上装扮跟蝴蝶燕相似,阮大勇怒吼一声:“他妈的!狡猾的女人!”

  “千万不要被我逮到,不然我非把你千刀万剐。”

  后不不远方孙术由阳敌接酷

  后不不远方孙术由阳敌接酷只是阮大勇脸上的得意还没散去,他就捕捉到一抹怪异,那就是对手不仅没有还手之力,也没有发出一记惨叫,她们好像瞬间被子弹夺取性命,但这些人没有反抗就死去的话,蝴蝶燕应该冲出来啊,怎么还是端坐在帐篷中动也不动?

  一人上前一步,盯着假模特出声:“勇哥,她身上还有字!”

  “什么字?”

  结科仇不鬼敌恨由冷陌独接

  阮大勇闻言低头望向蝴蝶燕,正如手下所说,背部写着一行字,他眯起眼睛辨认,脸色瞬间难看:

  “虎狼子弟尽死于此!”

  孙仇科仇方结球陌孤我羽

  见到这一句话,阮大勇怒极而笑,对蝴蝶燕杀意更是,直接抬起枪口,砰砰砰轰在硅胶模特身上:

  “贱人,想要我们的命?放马过来!”

  “砰砰砰!”

  阮大勇一口气打光枪中子弹,把硅胶模特打得破烂不堪,那几个字也被轰得不成样子,饶是如此,阮大勇还觉得不够解气,找不到蝴蝶燕的他上前两步,对着模特猛踩几下,势大力沉,破碎不堪,正要落下最后一脚,却见一物弹出。

  物体落地,莲花一样,篷一声炸开,数十道火星射入仓库上空。

  “轰!”

  敌仇不地独后学由冷鬼秘所

  紧接着,一声脆响,上空燃起了几道火焰,刺激着众人的眼球,还没等阮大勇看清怎么回事,跳跃的火苗一下子成了火墙,接着就噼噼啪啪落下,掉在仓库的出入口和各个角落,气势熊熊的阻挡着他们退后,几人被烫伤,嗷嗷直叫。

  一些恰好被火焰罩住的虎狼精锐,惨叫一声,丢掉手中武器拍打火焰。

  毛发焦灼、哀嚎不已!

  “撤!撤出这里!”

  发现头顶吊着很多松脂的阮大勇嗅到了危险,向手下吼出一声就带人后撤,在他们挪移脚步向出入口退去时,又是‘蓬’的燃起一道火墙断掉他们后路,随后那些火墙,以惊人的速度相互交叉,把一个正方形的虎狼变成棋盘般格子。

  火海从左到右,从前至后交错,热浪滚滚,浓烟扑鼻。

  “啪啪啪!”

  头顶松脂不断掉落,助涨了红晃晃的火势。

  虎狼精锐,就这样成了烧烤的筛子,不少虎狼成员被火焰落下烫到,发出一声声凄厉嚎叫,随后夺命狂奔,这一乱,还把没有涉及到的同伴撞翻,让后者也加入惨叫阵营,火海和浓烟还扰乱他们视线,让他们无法辨认出具体方向逃窜。

  熊烈松脂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仓库。

  “啊——”

  吼叫声、喊杀声、惨呼声,声声惊心,一些勉强冲到出入口的虎狼成员,还没从火焰上冲出去,就被黑暗中的子弹夺取性命,扼守门外的虎狼子弟也背后中枪,一个接一个倒地,死尸伏地,血流不止,浓浓的血腥与松脂相互夹杂着。

  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就在场面一片混乱时,叶子轩咬着一个汉堡包出现,身边跟着阮破虏和墨七熊他们,全都穿着虎狼子弟衣服。

  “砰砰砰!”

  他们握着枪,并排着推进过去,枪口探前,扳机扣动,一阵密集枪响,十多名救火的敌人,惨叫一声倒地。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叶子轩向身边众人喝道:“杀了阮大勇!”

  血腥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