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一章 阮大勇,死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一章 阮大勇,死

  第八百四十一章阮大勇,死

  夜风清冷,火焰灼人,生死弹指间。【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复制址访问

  杀掉阮大勇后,叶子轩一度想过马上撤离或匿藏,可是想到虎狼门的根深蒂固以及人多势众后,他又散去被动存亡的念头,而且觉得杀掉一个阮大猛,只会激起虎狼门怒气,让他们不惜代价搜寻自己,因此叶子轩决定再来一记重击,乘胜追击。

  他认为,必须打痛了虎狼门,自己跟蝴蝶燕才有喘息空间,才能压制虎狼门的搜寻,也才有机会重新生根发芽,于是跟阮破虏他们简单协商后,就在这仓库设下一个陷阱,同时故意暴露行踪吸引敌人攻击,眼前厮杀正是想要的结果。

  虽然仓库四周有不少虎狼精锐甚至有十几个暗哨,但叶子轩和阮破虏亲自开路,墨七熊和棺材板快速策应,加上蝴蝶燕他们的堵截,那些敌人往往只对抗几枪,就被打成筛子摔飞出去,很快,四周扼守的敌人,溃不成军,惨叫连连。

  “七熊,你带人从左边杀过去,棺材板,你负责右边。”

  把外围把守的敌人歼灭大半后,叶子轩就果断发出一个指令:“蝴蝶燕,你带着人正面冲击,堵住大门和窗户,尽量不要让敌人冲出来。”他还一拍阮破虏的肩膀:“外面就交给你了,不管有没有援军,给我们赢取三十分钟时间。”

  后地仇仇独敌察接闹学考指

  阮破虏一握长枪:“叶少放心,枪在,人在,敌人就靠近不了。”

  他还流露一个心愿:“叶少,这次事完,找一个机会好好切磋,想看看你究竟多强大。”

  叶子轩哈哈大笑:“一定有机会的!”随后手指一挥:“杀!”

  墨七熊、棺材板和蝴蝶燕马上带着人冲杀出去,墨七熊此次前来越国,带了三十六名战熊兄弟,蝴蝶燕手底下有几百人,带在身边参与行动的也有三十人,棺材板则统领二十多名贪狼士兵,三方一起杀出,近百人瞬间围住火中仓库。

  枪声阵阵,惨叫连连,不断有人从火海中跌出或死去,蝴蝶燕他们身上都带着汽油或松脂,冲到仓库旁边的时候,就把这些东西砸入进去或摔在墙上,火借风势,让整个仓库燃烧的更加火热,同时枪口直指缺口,有人跑出立刻射杀。

  “啊——”

  喊杀声、惨叫声震天响起,所有人都变成了专门的杀人工具,用手中地枪械,匕首,夺取从火海中逃出来人的性命,蝴蝶燕、墨七熊和棺材板在四周空缺,分别游走,对付那些利用更换子弹的空隙,而逃跑的敌人,十几人相续被杀。

  虎狼精锐见到外面也杀机重重,于是在里面也不断扣动扳机,尽数倾泻着子弹,很多人一口气打光子弹,希望可以扼杀外面的危险,从容杀出一条血路,只是外面虽然有人被乱枪击杀,但人数微乎其微,死了人,往旁边一躲就没事。

  蝴蝶燕他们能够躲着开枪,阮大勇他们却不行,大火无情扼杀着他们性命。

  “冲,冲出去!”

  艘仇不科方敌学接冷指封鬼

  见到几个同伴被大火烧身,阮大勇就吼叫不已,挥舞枪械让手下冲出去,闯出去或许会被乱枪打死,但留在仓库一定会被烧死,浓烟已快让他感觉到窒息,枪械也发烫,因此一边聚集枪械对着门窗开枪掩护,一边叫手下一队队冲出。

  之所以不身先士卒,是知道最先出去的,死亡率最高,阮大勇四肢发达,但头脑并不简单。

  “砰!”

  一伙垂死挣扎的敌人撑着几块木板,吼叫着从一个破烂窗户撞了出来,衣衫破烂,枪械落地,恰好撞到距离叶子轩的十余米外,他们见到叶子轩就怒吼一声,眼里涌现着凌厉杀机,狗急跳墙,无路可走的他们会撕碎一切横挡的敌人。

  所以,一名头发都快烧焦的虎狼门头目,瞅着不远处缓缓靠近的叶子轩,啮着牙齿,咧着嘴,脸上露出疯狂炽热的神情,这种疯狂,清楚无误的传达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战士,对战斗的渴望,对生存的希望,和对叶子轩鲜血热衷。

  “杀!”

  在撞出来的同伴跟蝴蝶燕他们火拼时,枪械不知跌落在哪里的他,反手拔出一把匕首,吼叫着向叶子轩冲了过去,悍不畏死态势,清亮的刀身,折射淡淡火光,宛如一轮弯月,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挑起一把砍刀直接迎了过去。

  随着“铮”的一声清吟,仿佛一条呼啸的白色光龙,从叶子轩的手中升腾而起,接着,砍刀闪电一般的挥出,只听扑的一声轻响,那名冲过来的虎狼门头目,身躯猛地一震,硕大脖子便去了半个,鲜血喷射,仿佛礼花一般洒在四周。

  因为脆弱的脖子被砍,所以连惨叫都发不出声来。

  那名虎狼头目的脑袋诡异的转了半个圈,以不能置信的神情怒视着叶子轩,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强悍,叶子轩抛给他的却是一脸讥嘲,随后从容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走出数米后,尸体以一种控诉、咒骂,和决不甘心的姿态,轰然堕地。

  两名围过来的敌人,难于置信看着同伴被叶子轩一刀斩杀,他们张着大嘴,一时间呆若木鸡,接着,他们反应过来,愤怒像火山爆发一样在他们身体蔓延开来,让他们血脉贲张、双目尽赤,只是还没有扣动扳机,面前又是一阵阴寒。

  一片刀光闪过,两名敌人轰然倒地。

  叶子轩一抖鲜血,向蝴蝶燕他们喝道:“速战速决!”

  蝴蝶燕他们点点头,左手持刀,右手持枪消灭敌人。

  此刻,大火已经把整个仓库笼罩了,别说里面的人了,就是外面靠近门窗的蝴蝶燕,也能感到热浪逼人,在蝴蝶燕握着刀把一名从窜出的敌人斩杀时,忽然听到一阵密集枪声从里面响起,十几颗子弹射出,射杀两名躲避不及的同伴。

  “砰!”

  在蝴蝶燕一侧身子的时候,却见随着一声雷霆般的怒吼,一根燃着熊熊火焰的木柱,从窗口如火龙一般激飞而出。

  木柱直挺挺向蝴蝶燕撞击过去,气势凶猛惊人。

  与此同时,一个高壮的身影随着那火龙般地梁柱之后,步空蹈虚一般从窗户中飞扑而来,随着那声怒吼,手中拿着一把砍刀,用力向蝴蝶燕头顶处劈落,那砍刀发出来地啸风声,竟然比火焰的喊杀声、垂死者的惨叫声还要响亮劲厉。

  “杀!”

  后科不地方后球接闹不察地

  面对这火龙一样的木柱,和狂猛如山岳倾倒般的攻击,蝴蝶燕眼中流露出凝重的神色,来不及开枪的她抬起左手,薄刀呼啸而出,随着匹练的刀光,火龙般的木柱中分开裂,蝴蝶燕的衣服头发被火星所溅,立刻点燃,发出焦炙气味。

  但蝴蝶燕根本就不理会,柳眉倒竖,高举着薄刀,和劈击下来的砍刀交击在一起。

  “当!”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蝴蝶燕心口一震,倒飞而出,跌飞出七八米,撞在一具尸体,才让身形勉强停滞了下来,而她原来站立的地面,多了一个身材雄壮的男子,手持砍刀,看上去极是威猛,一只血眼如铜铃一般怒瞪。

  正是阮大勇。

  吐出一口气,蝴蝶燕嘴角流出血,拿刀的手就如弹琵琶一样,抖动不已,蝴蝶燕觉得心口有说不出的难受,她脸上划过一抹讶然,知道阮大勇的彪悍,却没有想到有这般的威势,还没等她转动完念头,阮大勇又怒吼一声,身影一欺。

  “嗖!”

  阮大勇飞掠而出,躲开几颗射过去的子弹,随后右手猛地一挥,几名靠向蝴蝶燕身边的女子,娇哼一声倒翻飞出,在半空中,咽喉洒血,接着阮大猛又是左手一挥,三刀射出去,把三名持枪的蝴蝶燕手下射杀,随后一扭身躲开子弹。

  子弹打在脚边,斑驳不堪。

  阮大勇没有感受生死的恐惧,左手再度一扬,又是两把飞刀射出,两名冲来的蝴蝶燕手下身躯一震,胸膛溅血,

  结地仇地方艘球所冷不孤结

  在她们倒下的时候,阮大勇又窜出几米,拉近自己跟蝴蝶燕的距离。

  “蝴蝶燕,去死!”

  后科科科方结术战孤孤秘

  砍刀如闪电一缕,向着蝴蝶燕的脑袋劈来,而蝴蝶燕此刻,正是力竭之时,看着那砍刀劈来,竟没力气闪避。

  后科科科方结术战孤孤秘一伙垂死挣扎的敌人撑着几块木板,吼叫着从一个破烂窗户撞了出来,衣衫破烂,枪械落地,恰好撞到距离叶子轩的十余米外,他们见到叶子轩就怒吼一声,眼里涌现着凌厉杀机,狗急跳墙,无路可走的他们会撕碎一切横挡的敌人。

  “当!”

  就在蝴蝶燕准备闭目等死的时候,一把不知从那里忽然冒出的薄刀,挡住了砍刀的劈击,薄刀上传来的强大气劲,让那劈击砍刀止不住抖颤,嗡嗡作响,在火光的映照下,刀身映着火光,有如受伤的火蛇游动一般,阮大勇向后退去。

  以此来消解兵器上传来的气劲,一脸的不甘和睚眦欲裂的狰狞。

  杀掉蝴蝶燕,功亏一篑。

  蝴蝶燕喝出一句:“叶少小心,他是阮大勇。”

  “阮大勇?”

  随着一声饶有兴趣的疑问,叶子轩施施然的走出,薄刀在空中发出嗜血气息。

  此刻,阮大勇气血翻滚,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处,盯着叶子轩厉喝一声:“你是谁?”

  对方能够轻易化解他一击,绝非普通的小角色,阮大勇抬起手中的砍刀,刀光闪烁不定,一脸的决然,此刻他已知道今晚怕是难于善终,唯一所希望的是,在临死之前,能够杀死对方一两人,让自己不至白死:“你究竟是什么人?”

  升腾的火焰使视觉扭曲变形,阮大勇的神态看上去有如地狱中神魔。

  “阮大猛是我杀的。”

  叶子轩答非所问:“你,也是我杀的!”

  话音落下,叶子轩踏前一步,也不见如何做势,便已一刀劈出,这随意的一刀动作很是简练,但精芒四射的刀光,却如电掣雷霆,有着摧山撼岳之威,前方的灼人烈焰好像也被刀气所压,一下变得弱了许多,阮大猛的眼睛更是一黯。

  “当!”

  但见随着白色的光华一闪,阮大勇手中的砍刀虽然势大力沉格挡住了,却仿佛起不到任何作用一般,刀光过处,随着一声惨叫,阮大勇的身子已然飞出,在半空中,悍然分成两半,鲜血如雨一般撒落而下,被蔓延出来的火焰肆意吞噬。

  阮大勇摔在地上,断成两截,生机熄灭,满脸不甘。

  “叮!”

  一缕血光,从战刀上流转滴落,刀身转眼间,又恢复了秋水般光洁。

  叶子轩一丢战刀,转身而走:“撤。”

  结远仇科鬼敌术陌孤仇阳通

  聚拢过来的贪狼营精锐和蝴蝶燕手下,眼睛全都无形中瞪大,兀自还闪烁着刚才所见的,那雷霆一般的刀光,心里仍止不住生出一抹寒意,有着说不出的敬畏,恰好也见到这一幕的阮破虏轻轻咳嗽一声,对经过身边的叶子轩笑了笑:

  结远仇科鬼敌术陌孤仇阳通两名围过来的敌人,难于置信看着同伴被叶子轩一刀斩杀,他们张着大嘴,一时间呆若木鸡,接着,他们反应过来,愤怒像火山爆发一样在他们身体蔓延开来,让他们血脉贲张、双目尽赤,只是还没有扣动扳机,面前又是一阵阴寒。

  “叶少,我刚才说的,有机会切磋切磋,是胡话,你现在就当我没说过这话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