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送他回家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送他回家

  第八百四十二章 送他回家

  阮大勇和阮大猛兄弟被杀,数百虎狼精锐被灭的消息,瞬间传遍了越国黑白两道。

  听到这个消息的黑道帮派、官方势力,实在是难以置信的震惊!除了震惊以外还是震惊!很多人在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眼睛瞪得就像是金鱼,然后溺水般的大喘气,并感叹,原来帮派之间的厮杀,也能出现战争片中一样的大场面。

  称霸多年,占尽武器优势,聚啸人数七八万人的虎狼门,竟会被人一夜之间打得满地找牙,横死三百多人,两大巨头相续挂掉,这使任何一个帮派大佬,都情不自禁的兴起兔死狐悲的感慨,并在忽然间发觉,蝴蝶燕比想象中的霸道。

  蝴蝶燕,实在、实在是、、、、

  似乎一切形容词,都不能准确的表达出,众人心中的震憾和失落,要知道,蝴蝶燕并非黑道新人,她在越国道上打拼很多年了,但在众人眼里始终是一个杀手和小头目角色,哪怕重振雄风建立堂口,在他们眼里也就是一只小小蚂蚁。

  只要虎狼门想要,随时可以踩死这只蚂蚁。

  可如今,这只蚂蚁不仅没被虎狼门踩死,相反,还直接干翻阮大勇兄弟,这简直颠覆他们的认知,也冲击着他们的自以为是,很多人,开始自我检讨,自己以前对蝴蝶燕有没有过激言行,如果有,该怎么防守或弥补来挽救自己小命。

  这个晚上,很多大佬一夜无眠。

  越国的势力格局,因叶子轩道来,开始改变。

  东方发白,晨风相送。

  距离仓库三十公里外的渔人码头,一艘毫不起眼的破旧货船,叶子轩靠在驾驶舱一个双人沙发上歇息,昨晚干掉阮大勇后,他就带着众人撤到雄鹰子弟安排的海上据点,前天悄无声息购入的六艘货船,现在变成叶子轩他们的落脚点。

  虽然蝴蝶燕告知有更舒适的秘密据点,可以让叶子轩和阮破虏他们更好休养,但叶子轩最终选择来这里,原因十分简单,虎狼门一直盯着蝴蝶燕,想要她加入组织,那对她就有一定的了解,蝴蝶燕的行为模式,很容易被虎狼门捕捉。

  所以叶子轩思虑后带他们上船。

  这六艘货船虽然破旧,但载重却不小,足够承受一定的风浪,而且货舱有足够食物和弹药,可以武装三百人熬上一个月,最重要的,货船经过组装后还藏有快艇和潜水装备,遭遇危险的时候,只要撕开口子,叶子轩就可以从容离去。

  有人,有枪,还有食物和净水,叶子轩睡得很是舒坦,一觉就睡到上午九点钟,睁开眼睛的时候,灿烂的阳光正从驾驶舱的玻璃倾泻到身上,暖洋洋的让人懒意丛生,叶子轩伸伸懒腰从沙发跳下来,随后就去洗手间把自己收拾一番。

  出来的时候,他一眼见到蝴蝶燕站在门口,手里还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有着热腾腾的食物,显然是听到他醒来,第一时间过来送早餐,蝴蝶燕走入驾驶舱,声音轻柔:“叶少,早上好,我还以为你会睡到中午,没想到这么早起来。”

  叶子轩扬起一抹笑意,打开室内的空调:“四个小时,差不多了,你还不是一样早起?”

  “我是劳碌命。”

  一身黑装流露英姿飒爽的蝴蝶燕,动作轻缓把早餐放在叶子轩面前,俏脸掠过一抹苦笑:“叶少,这是我做的早餐,尽量往中式点心靠拢,但感觉还是有形无魂,你试一试,看看合不合口味,如果不喜欢的话,我去熬点肉粥给你。”

  叶子轩扫过一眼,托盘有热乎乎的牛奶,馒头,包子,还有鸡蛋,虽然样子小了一点,但跟华国早点没多大区别,他笑了笑,拿起一个馒头咬入一口,很是香甜,只是有一点越式春卷的味道,不过还算可以接受,于是笑着回应一句:

  “手艺不错,合我口味。”

  叶子轩几口就把馒头吃完,随后又拿起一个包子道:“只是你真没必要亲自下厨,货舱很多现成的食物,随便拿个成品蒸煮一下就行,省一点时间休息和疗养,再说了,你怎么说也是大姐大,进出厨房为人做饭,会影响你的威望。”

  蝴蝶燕见到叶子轩吃得开心,俏脸也多了一丝笑意,随后轻声接过话题:“我是大姐大,但你更是大姐大的老大,为你做一顿早餐十分正常,再说了,昨晚发生这么多事,还死了阮大勇兄弟,我根本睡不着,醒着无事就去厨房了。”

  “外面情况怎样了?”

  叶子轩刚刚醒来,还没来得及看手机上的简报,于是向蝴蝶燕问出一句:“虎狼门应该乱了吧?”

  蝴蝶燕轻轻点头,把最新情况告知叶子轩:“乱了,乱的一塌糊涂,阮大猛和阮大勇相续横死,虎狼门超过三百名子弟被杀,已经引得越国黑白两道震动,全都震惊我有叫板虎狼门的魄力和实力,蝴蝶燕三个字已成今日第一热门。”

  她叹息一声:“可能我昔日形象太过乖巧,所以昨晚一战不亚于原子弹,局势除了混乱外,还有就是惧怕,虎狼门不仅减少了搜寻频率,还把大部分精锐调回各堂扼守,显然担心我再度对他们袭击,黑白两道也不敢对我落井下石。”

  “听说有些帮派还来了信息,有意无意跟我联络感情,不过出于安全,我没有理会他们。”

  说到这里,她望向叶子轩的目光多了一分炽热,昨晚她还有点担心连下杀手,会引发虎狼门倾巢而出围攻,特别是两兄弟的死,会让数万虎狼子弟失去理智,歇斯底里深挖他们踪迹,蝴蝶燕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却惧怕叶子轩受伤害。

  没想到,叶子轩杀掉阮大勇和阮大猛后,虎狼子弟不仅没有满世界找他们,反而收敛战意以守代攻,让她跟叶子轩的处境多了一点宽松,而且旗下姐妹也转危为安,不用担心被虎狼子弟锁定击杀,她很清楚,叶子轩把虎狼门打怕了。

  不过往深处一想也是,两名巨头,数百名精锐,一夜之间被干掉,换成哪个组织都难免伤筋动骨。

  叶子轩闻言淡淡一笑:“可惜阮大智不在家,出国了,不然连他也干掉,斩草除根,杀掉他们三兄弟,我们安全系数翻倍,这年头,对于敌人,如果对方真不给自己活路,那就直接干他,晚死早死都是死,还不如痛痛快快干一场。”

  蝴蝶燕点点头:“受教了。”

  “当然,昨晚确实有点过激了。”

  叶子轩端起牛奶喝入一口,平复蝴蝶燕还在波澜的心绪:“对阮大猛捅刀子之前,应该知会你一声,让你有点心理准备,那就不至于搞得你措手不及,不过杀他也在我计划之外,原本想要用钱摆平,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不给活路。”

  “这无形中挑到我的杀意,于是不顾后果杀了他,这在法律上说,应该叫激情杀人。”

  刚刚来到越国,人生地不熟,叶子轩发自心底不想杀人,还是对阮氏兄弟直接下毒手,只是昨晚的环境让他没多少选择,不干掉阮大猛,对方迟早会压死蝴蝶燕,与其被对方温水煮青蛙弄死,还不如先发制人,杀掉一个巨头是一个。

  蝴蝶燕嫣然一笑,随后轻声问出一句:“叶少,我们接下来该干吗呢?”

  “等!”

  叶子轩淡淡出声:“等阮大智回来。”

  蝴蝶燕听得出叶子轩言语中的杀意,这次没有跟昨晚一样惊讶,轻轻点头后开口:“情报显示,他前几天去台岛了,参加五联会宋光石叔父的葬礼,估计今天会回来,毕竟家里出了这么大事,他再不回来主持大局,人心就要散了。”

  叶子轩手指摩擦着滚烫杯子外壁:“他回来之时,也就是死亡之际。”

  蝴蝶燕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把阮大智的资料说出来:“相比阮大勇两兄弟的高大形象,阮大智要不起眼很多,身高五尺,小胳膊小腿,一眼看过去,就跟马戏团的小丑一样,但这个人心思过人,身手和枪法一流,手段更是狠辣。”

  她微微坐直身子出声:“阮大智出身越国农村,小时候发高烧搞到发育不良,还被父母丢弃在路口喂狗,被一个路过的退役老兵捡起,救活了他养活了他,还教他身手和枪法,当然,退役老兵做这些更多是想弄个劳动力伺候一家。”

  “老兵一家脾气都不好。”

  在叶子轩认真聆听的时候,蝴蝶燕又轻声一叹:“一家三口不仅劳役他,还时常打他羞辱他,阮大智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于是在生日那天,给老兵买了一瓶酒,趁着他喝醉乱刀砍死,还把他老婆女儿也奸杀。”

  她看着叶子轩把话说完:“杀掉他们后,阮大智就出来打拼,二十几年的时间,从一个小角色,熬到黑道龙头位置,有历史因素,也有机遇缘故,但更多是他本身的能耐,虎狼门可以没有阮大勇和阮大猛,但绝对不能没了阮大智。”

  “这是整个黑道的共识。”

  叶子轩听得出蝴蝶燕意思,于是轻轻一笑,一握她的手臂:“放心,我不会大意的。”

  这时,墨七熊咬着一根玉米走入进来,还把一个消息抛给叶子轩:“哥,阮大智回国了,半个小时前从台北起飞。”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他想回家,那就送他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