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夫唱妇随
    第八百四十三章 夫唱妇随

    结远科仇鬼敌术由冷仇酷陌

    贵族,这个字眼距离世俗有多远?

    公主,当这尊称伴随封建制度出现这个世界的时候,公主便注定成为贵族中的贵族,也是现代社会难得一致的标识,所以,当一列车队缓缓行驶到胡志明市的希尔顿酒店时,酒店负责人就带着十几名亲信出来迎接,因为上面有一位尊贵的公主。 

    三辆黑色轿车,簇拥一辆劳斯莱斯,低调停在酒店的贵宾入口,车子刚刚停稳,负责人就神色恭敬上前几步,笑容热烈,一只手拉开银色的车门,一只手挡在车沿上方,姿势神态把恭敬展现的淋漓尽致,十几名亲信也分成两边,微微鞠躬欢迎。

    在胡志明这座城市,能够坐着劳斯莱斯入主希尔顿酒店的人不会少,但能够让负责人如此恭敬地伺候,着实让出入的客人耐人寻味,一只黑色皮鞋探出车门,随后,落在坚硬的地板上,随后,一个身穿黑色服饰的女子,动作轻缓的钻了出来。

    女人容颜俏丽,带有一种天性使然的贵族气息,冰冷而高贵,矜持而凌然。

    “公主,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希尔顿酒店负责人见到女孩出来,马上弯腰伸手指向酒店内:“里面请。”

    女孩,米妃儿。

    艘仇不仇酷艘学接孤情通主

    一身黑衣自然流淌冷傲的女孩点点头,随后带着矜持的高傲背负走进希尔顿酒店,还不忘记叮嘱酒店负责人一句:“我这次来胡志明市,是想要安安静静放松几天,所以不需要你们大张旗鼓伺候,更不希望你们把我行踪泄露出去,我要低调。”

    她双眼自然而然地目视前方,视野中走过的美女或帅哥,对她来说就跟酒店装饰一样,这种并不刻意的宣扬,更显她傲然:“如果不是现在住的地方,有太多记者和权贵拜访,我是不会来你们酒店,每次都热情过度,让人没有私人空间。”

    敌不不地酷后球陌冷球地

    负责人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能够在胡志明这样的城市成为希尔顿分部的总经理,负责人自然是有几分道行,笑容灿烂,略微带点恭敬的谦卑,辛苦打拼二十年的他,爬上了如今显赫位置,早就学会了该如何做一个让人称心如意的商人:“请公主放心,一定不让你失望。”

    米妃儿没有再跟负责人多说什么,轻车熟路走入酒店的专用电梯,随后径直上到六十九层的总统套房,早就准备好的十名服务员,自然而然站在门口恭敬地弯腰,负责人想到米妃儿的话,挥手让其中八人离去,只留下两人听从米妃儿的差遣。

    “不错!”

    当米妃儿对负责人作出一个评价,反手关闭厚实隔音的房门之后,负责人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今天算是过关了,如果得罪了米妃儿,遭遇斥骂还是小事,中东跟酒店每年签订的住宿合约就要飞了,那可是每年价值百万美元的订单,损失重大。

    在负责人擦拭汗水带着人离去时,米妃儿随手打开空调,取了一杯红酒走到落地窗前,俯视着这座生机勃发的城市,美丽眸子有一抹兴趣,也有一抹征服,来希尔顿酒店入住,除了原住处确实宾客不绝打扰她之外,还有就是她喜欢这个位置。

    这是胡志明市最高的地方。

    米妃儿天生就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每到一个城市都喜欢站在最高处,享受那种俯览苍生,征服万物的感觉,所以她早早换地入住,街小巷的车流和人群,米妃儿的眸子闪烁一抹光芒,很是炽热,随后又遗憾身边没有心爱的人一起分享。

    这时,门铃被人轻轻敲响,通话设置打开,传来服务员的声音,告知靳管家来了,米妃儿示意让他进来,没有多久,房门就被轻轻推开了,靳管家反手关好门,随后快步走到米妃儿的后面,声音苍老而洪亮,中气十足:“公主,早上好。”

    米妃儿轻声问出一句:“有消息了吗?”

    “有了。”

    靳管家微微鞠躬,声音轻缓而出:“他不叫张雄浩,他真名叫叶子轩,也叫叶天龙,是红色叶家的子侄,也是叶宫主事人,前不久杀了军副之孙徐洪刚,政治和舆论压力过大,加上徐家对他恨之入骨,叶家担心他的安全,就让他出国避风头。”

    孙科远地鬼后球接月太闹月

    米妃儿眸子止不住眯起:“叶子轩,红色叶家?真如我所料,他不是普通人。”相比哈曼丹的大大咧咧,米妃儿要细心多了,当初在京大除了惊艳叶子轩的才情外,还发现叶子轩身边有不少身手不凡的保镖保护,所以就让管家查一查后者来历。

    “确实不是普通人。”

    靳管家脸上保持着一抹恭敬,也对叶子轩有着一抹忌惮,原本以为公主要查的人很普通,没想到却是红色叶家人,而且获取的情报都昭示叶子轩强悍和霸道,让他对那个一面之缘的小子刮目相除了背景显赫之外,他还是一个大灾星。”

    “所到之处,都会血流成河,何长峰陈三元乔八龙破天洪震天徐洪刚等一方霸主,都算是死在他手里。”

    他还把手中资料递给米妃儿,米妃儿粗略扫过一眼,摇晃着酒杯笑道:“破三帮,收龙古,杀大少,叶子轩还真是一手鲜血,不错,真主真是厚爱我米妃儿,第一个让我动心的人,不仅不是碌碌无为的小角色,还是华国举足轻重的大少。”

    米妃儿眼里闪烁一抹兴趣:“天下这么多国家,他出国避风头,为什么选择越国呢?”她显然想得很深:“相比西方国家来说,越国要动乱和危险很多,特别是社会改革之际,黑暗交易更加密集,他来这里,难道不担心被徐家买凶杀人?”

    “只要价格到位,徐家可以买通越军袭杀。”

    靳管家低头思虑了起来,他清楚主子等待自己的答案,不,应该说是推测,以此来更好的判断叶子轩所为,他轻声接过话题:“可能他就喜欢这里的乱,徐家可以买通越军,他也可以买通上层,只要钱能压过徐家,他就可以获取足够的安全。”

    听到管家这一番话,米妃儿轻轻摇头,转身外的明媚世界:“不,不确定性太多,越国太多武装势力,再多的钱也不可能打通所有关节,而徐家只要买通其中一股军阀势力,就足够叶子轩焦头烂额,搞不好还会阴沟里翻船折在越国。”

    敌仇科远独艘恨所闹球术恨

    米妃儿微微挺直傲然的身躯:“如果换成是我,肯定躲在米国或英国,相比越国太多的不确定危险性,西方国家是避风头的最好地方,叶子轩是聪明人,他肯定也能一点,可却没有作出这种明智选择,依然选择前来胡志明市避风头。”

    “那就一定有所图谋。”

    米妃儿喃喃自语:“子轩来越国想干什么呢?”

    靳管家神情犹豫一下,随后低声挤出一句:“公主,我猜不透叶子轩的念头,不过可以给你一个最新消息参考,昨天晚上,越国第一黑帮两大巨头,阮大勇和阮大猛兄弟被人杀了,三百多名虎狼子弟也被灭掉,虎狼元气大伤,整个越国震动。”

    米妃儿转身,盯着管家:“叶子轩干的?”

    管家轻声回道:“是不是他干的,现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毕竟死的人太多,局势太混乱,很多东西也不明朗,江湖传闻是蝴蝶燕所为,但这蝴蝶燕就是一个小黑帮大姐大,根本上不了台面,也没见她有过这种魄力,不然也不会被一直打压。”

    他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开口:“这是火拼现场的新闻照片,蝴蝶燕他们杀出拳场的监控照片,虽然模糊不清,但我辨认出,蝴蝶燕身边一人跟叶子轩很相似,衣服也跟飞机上下来时一样,我推断,蝴蝶燕背后应该还有人,那就是叶子轩。”

    “昨晚一战,也是叶子轩策划主使,这也吻合他的行为作风。”

    在米妃儿瞳孔微微凝聚的时候,管家又补充上一句:“你不是说他为什么来越国吗?搞不好就是给蝴蝶燕撑腰来了,叶宫格局不仅是华国,更是世界,越国黑道也在他的目标范围,他派出的棋子蝴蝶燕被虎狼门打压,作为主子难免出头。”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断,究竟昨晚一战是不是叶子轩手笔,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摸查。”

    米妃儿俏脸流露一丝欣赏:“管家,你分析的很好,让人好好摸一摸这事,不是叶子轩的杰作。”

    靳管家微微低头:“是!”随后追问一句:“如果真是叶子轩所为,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米妃儿嫣然一笑:“夫唱妇随。”

    几乎同一个时刻,机场一角的麦当劳,穿着花格子衣衫很有越人特色的阮破虏,正捧着一杯热乎乎的咖啡晃悠悠喝着,面前摆着一包薯条,一碟番茄酱,喝一口咖啡,他就捏两根薯条一沾番茄酱,随后塞入嘴里大口大口吃着,一副心满意足。

    偶尔,目光瞄向前面的时钟,以及远方的天空。

    “呜——”

    当他又喝入一口咖啡的时候,天空忽然出现一架庞大的商务航班,划着刺耳的声鸣向三号跑道冲了过去。

    机身,有着明显的虎狼两个图标,凶神恶煞,威风凛凛。

    阮破虏捏起两根薯条,淡淡出声:“总算来了!”

    本书来自  /波ok/html/33/33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