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战者为雄
    第八百四十四章 战者为雄

    胡志明市国际机场,甲等特殊通道,戒备森严。

    除了十几名黑衣汉子把守各个通道外,还有二十多名越军荷枪实弹保护,再远一点,是机场的特勤人员环视四周,把这个通道保护的固若金汤,不知道的人,或许会认为他们是加强机场警戒,防止昨日罪犯枪杀警官的恶劣事件发生。

    其实他们并非为了机场安全出动,更多是要保护一个大人物安全,阮大智,虎狼门大哥,胡志明市名誉副市长,越军解放学院的高级顾问,虎狼门一夜之间遭受重创,还横死阮大勇和阮大猛,让虎狼门和官方都不得不重视他的安全。

    阮大智今日飞回越国,自然要受到严密保护。

    时间指向下午四点,虎狼门旗下的专属商务机停在草坪,舱门打开,涌出几十名神情狠戾的黑装保镖,不仅一个个握着枪械,身上还穿着防弹衣,其中几个还提着狙击枪,俨然一副特种部队态势,事实这些也确实是退役特种兵组成。

    当这些黑装保镖分立两边环视时,舱内又涌出一批带枪男女,他们气势相比保镖更胜一筹,扫过外面环境几眼,就簇拥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披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戴着黑色帽子的男子,动作轻缓,却势不可挡的走向特殊通道。

    这个架势,彰显出矮小男子不凡。

    数十号人前行,两边魁梧保镖形成人墙,前面四名女子开路,很是威风。

    沿途保镖还齐齐呼喊:“阮大哥!”

    “这派头,威风啊。”

    此时,一处可以俯览机场的制高点上,阮破虏正像石头一样趴在地上,枪口移动,整个身体却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那闪亮的眼睛,真会让人觉得这是一具蜡像,他看着威风凛凛的目标,嘴角勾起一抹淡淡戏谑:“不愧是大哥啊。”

    狙击镜上的十字墨线,却不停挪动,套在被人群簇拥着的矮小男子位置:

    “叶少出手还真是雷霆万钧,一杀就斩草除根。”

    阮破虏掐算着对方的步伐,随着人群脚步不停移动,在三秒钟内,阮破虏就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行动轨迹,虽然两侧有高大汉子做人墙掩护,但今天保护的保镖实在太多了,所以前行的时候步伐难免不一致,这就给阮破虏锁定的机会,

    在几个转弯口子的时候,阮破虏先后两次锁定矮小男子的脑袋。

    瞄准镜上的十字准星,两次落在对方的光亮额头上。

    “呼!”

    这两次,阮破虏都没有开枪,因为他只有八成的把握击中,而对叶子轩的重托来说,这个概率还是太低,所以阮破虏需要更大概率的机会,他掐算一番距离,最后落在通道的出口,车队已经等在那里,阮大智进入前势必会停顿一秒。

    从远处吹过来的风更加猛烈了,带着海腥味和潮湿的气息,人群的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天空深处传来隐隐雷声,刚才还明媚的太阳已消失不见,天色有了灰暗,几颗雨点忽然之间,从天而降,打在机场的水泥地上,发出噼啪声响。

    人群穿过通道,保镖、越军加入护送队伍,安保人员跟着清理闲杂人士。

    “嗖!”

    矮小男子走到车队前面,一阵风吹过来,头上帽子被吹落,他下意识伸手去抓,身体偏离人群,露出半个身子,阮破虏眼睛瞬间眯起,扳机很果断地扣动,随着带有消音器的狙击枪,发出的轻微响声,瞄准镜中,一篷鲜血迸射出来。

    可以清楚的看见,矮小男子的头颅如受重击,向后一仰,凄美的血花在脑袋上肆意绽放。

    “扑!”

    阮破虏没有丝毫停滞,枪口又是一偏,对着后面一辆车子射击,一声巨响,车子油箱被打爆,炸的四分五裂,身周十几人几乎同时被掀翻,几人还被碎片射中或被火焰灼烧,发出凄厉惨叫,原本紧张有序的机场,顷刻变得混乱起来。

    一枪毙敌,一枪引爆,既完成杀敌任务又给自己足够时间脱身的阮破虏,动作利索拆掉枪械,随后扯掉身上外衣,露出越式风格的花格子衣服,神情平静向电梯走去,一切都如计划发展,很是顺利,顺利到阮破虏有一种不真实感觉。

    让他眼皮一跳的是,不真实感不断堆积,阮大智就这样被自己干掉了?要不要向叶少汇报结果呢?

    进入电梯的阮破虏微微眯眼,有些恍惚自己的成果,随后努力回忆整个袭杀细节,如果矮小男子真是阮大智的话,那他肯定死得不能再死,现在问题是,矮小男子真是虎狼门大哥吗?从场面从阵势判断,威风凛凛的家伙确实是目标。

    阮破虏又想了两遍开枪场景,没有证据显示对方是替身,无论身高,还是轮廓,在瞄准镜中都很清晰,可不知道为什么,阮破虏还是觉得有一丝不安,总觉得有东西被自己忽略,电梯很快下到底层,阮破虏伸手一拉衣服,准备出去。

    “手!”

    阮破虏瞬间打了一个激灵,想到矮小男子去抓帽子的左手,情报显示,阮大智发育不良,除了身材瘦小之外,还有就是左手比常人怪异,有点小儿麻痹的症状,手指也比常人要多,足足有六根,可是刚才对方伸出的左手,完全正常。

    想到这里,阮破虏眼睛一眯,袖子一沉,一枪,一刀准备,电梯打开就窜了出去,随后抛弃开过来的车子,也不按照原先计划开车离开,而是直接找到停车场的一个后门,钻了出去,随后翻过低矮的围墙,跳入机场后面一处树林中。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狙击手,阮破虏有后备方案,虽然还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现场后来也足够扰乱追兵,可刚才一枪毕竟杀的不是阮大智,这让阮破虏不得不小心,同时他眼里掠过一抹欣赏,阮大智,不愧是黑道王者,懂得替身掩护。

    “啪!”

    此时天空又多了几分幽暗,树林显得阴沉很多,天空中厚薄相间的云层随风缓缓吹过,偶尔间遮挡住朦胧的光线,为这个小树林平添一份诡异,当阮破虏走出百余米时,他忽然停滞了前行脚步,他听到一记,区别于自己的人类动静。

    脚步踩踏在干枯树叶上的声音,虽然很是轻微很是缓慢,但在这个安静的树林中却很清晰,原本清寂无人的树林因为这一声而非同寻常,也让阮破虏眼皮微微一跳,握紧了手中刀枪,目光落在前方一棵大树,随后声音一沉:“谁?”

    “咳!”

    话音落在,一声咳嗽传来,随后,大树背后缓缓转出一个矮小男子,一米五左右,手脚细长,左臂宛如莲藕,六指清晰可见,眉宇间一股子勃勃的戾气令人不敢小觑,行走之间举手投足龙盘虎踞的气势,给人一种非同寻常的压迫感。

    他走出来,就像是一头野兽走出来。

    阮破虏瞳孔瞬间凝聚:阮大智。

    “很不错。”

    阮大智转到阮破虏的前面,干瘦的脸上掠过一抹笑意:“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要了我两个结拜兄弟的性命,我想过很多种身影,你这种,是最吻合我心里幻化的形象,也只有你这种人,能重创虎狼门。”

    阮破虏淡淡出声:“可惜刚才一枪爆掉的不是你,不然这连环袭杀就完美了。”

    阮大智脸上露出一个惊心动魄的笑容,极富狠戾的嘴角微微向上,勾勒出来一个让人忌惮的弧度道:“换成别人,肯定会被你一枪爆掉,但我阮大智,你不行,也不是我有多能耐,而是我看出你们的手法,快、狠、准,斩草除根。”

    他眸子很是明亮:“你们敢拳赛后立杀阮大猛,随后又设局杀掉阮大勇,给虎狼门一记重击,一样敢在我听到噩耗回来的路上下手,进攻是你们的风格,所以当别人认为你们连赢两局后会休息,会匿藏,我却判断你们会一鼓作气袭杀。”

    “杀掉我,虎狼门群龙无首,你们不仅能喘口气,还能趁乱发展势力。”

    阮大智声音一叹:“因此我不得不长多一个心眼,事实证明我的推测很正确。”

    他好奇看着对手:“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蝴蝶燕对付虎狼门?”

    他还眯起眼睛补充一句:“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阮破虏没有回答对方问题,只是轻轻咳嗽一声:“推测确实完美,只是你犯了一个错。”

    阮大智淡淡一笑:“我不该出现在这里?”

    阮破虏闪出一把匕首:“没错。”

    阮大智干笑一声,脸上的懒散表情尽去,取而代之的是喷薄欲的强横战意。

    如同龙盘虎踞,一往无前的战意直逼阮破虏。

    阮破虏一沉匕首,将对方充沛的战意消失于无形。

    下一秒,阮破虏脚步一挪,向对手爆射过去,霸道而惨烈的气势一往无前。

    “嗖!”

    匕首一转,一道刺眼光华扑出,刀尖锋芒刺痛人的瞳孔,夹杂着狂烈的气势。

    阮大智脚步一移,毫厘之差,让过阮破虏的第一击,随后左手一轰,打在刀身上。

    “砰!”

    拳刀相撞,一声闷响,两人身躯一震,各自向后退了出去,气血翻滚,不分胜负。

    也就一秒,两人同时喝叫:“战!”

    狭路相逢,战者为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