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五章 强悍如斯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五章 强悍如斯

  “杀!”

  阮大智向阮破虏扑了过去,就像一头奔跑的猎豹,獠牙锋利,途中闪出一把黑色军刺。【看书阁免费小说阅读】

  尖锋锐利!

  阮破虏放声一笑,手中匕首一振,直挺挺的迎战上去。

  两人速度极快,距离拉近,随后一挥右手,两刀猛地一撞。

  “当!”

  一声巨响,阮大智的军刺狠狠劈在阮破虏的匕首上,一股如山洪暴发的劲气,像千重涡漩翻滚的暗浪般,一下子全注进匕首内了,阮破虏脸色微微一变,爆喝一声,脚步一挪再沉稳那具铁搭般的身躯,堪堪挡架了阮大智侵来的力道!

  在两人对峙角力阶段,阮破虏忽然见到阮大智露出笑意。

  “呼!”

  下一秒,阮大智空闲的左手一拳轰出,落点直取阮破虏的右边肩膀,来势极其凶猛,阮破虏眉头止不住一皱,左手也如铁棍一般横档而出,就在他要碰上阮大智拳头时,阮破虏耳朵微微一动,他马上捕捉到阮大智拳头将要偏转方向。

  后地地远酷结术接阳毫早闹

  老道的阮破虏在此刻选择相信耳朵,于是左手疾然收回改在中途击出,他的判断很准确,在他收回左手之际,阮大智的拳头已偏转方向,反击向阮破虏的左边胸膛,他的变速很快很难捉摸,只是阮破虏耳朵敏锐,被他及时拦住拳头。

  “砰!”

  艘不地地方孙学由冷独毫帆

  一声巨响,两人在拳头碰撞中退了出去。

  待两人重新站稳,才发现手臂都有些酸麻,但谁都没有表现出来,阮大智目光锐利的看着阮破虏:“很好。”

  孙仇地不情艘术由月秘所早

  “再来!”

  阮破虏眼里闪烁寒芒,低喝一声,脚尖一挪,溅起片片泥土草屑,随后不退反进迎接了上去,侧身险险避开阮大智的一刺后,没有任何花样,阮破虏一刀斩向了阮大智的腰眼,一股浑厚的气势随之而出,高手相遇,自然知道其深浅!

  阮大智哪怕再彪悍再耐打,面对阮破虏杀机汹涌的一刀,依然不敢有丝毫大意,清楚如被这一刀斩中了,腰部必定重创受伤甚至死亡,所以阮大智半空停滞速度,军刺一撩对击阮破虏,他身材瘦小,但身手相当灵活,比猴子都敏捷。

  “砰!”

  双方兵器接触后,发出一声破空闷响,阮破虏嘴角牵动后退了半步,随即恢复平静,身在半空的阮大智则连着往后跃出两步,他感觉自己刚才的攻击,被一股强大而充沛的力量给顶回,对方霸道的力量,还把他虎口的筋脉震得微麻。

  同时,阮大智发现阮破虏虽然被自己迫退,但自己那刀撩出的威力却完全感觉不到,因为阮破虏始终面无表情,让人无法判断那刀力量对他是否有杀伤力,这让阮大智首次感觉到眼前对手的心志可怕,不动声色,也就让人深不可测。

  “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

  阮大智摆出一个起手式,四周空气随之多了一抹凉意:“我杀过很多人,也战过很多高手,你未必如他们出色,但你绝对比他们坚韧,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你也是一个雇佣兵,但不知道你是哪个组织?北狼?残月?或人间冰器?”

  “还是三角洲?”

  他有意无意试探着阮破虏的来历,对于阮大智来说,把阮破虏拿下是必须的,铲除他背后的组织更是重中之重,一个狙击手就有这份能耐,如被阮破虏背后的组织盯上,只怕永无宁日,所以阮大智要斩草除根,不让自己的将来危险。

  艘地科科酷后球所闹冷技远

  “不好意思。”

  阮破虏淡淡出声:“我不属于他们任何一家。”

  阮大智见到阮破虏不像是撒谎,眼里多了一抹疑惑:“难道你是陆家人或者袁氏人?可我跟赵江豪和袁玉川都无怨无仇,他们不可能来找我麻烦,在我的记忆中,有这种枪法和身手的兵王,屈指可数,或许你该把脸上的墨彩去掉。”

  “让我看一个清楚,说不定我能想起你是谁。”

  阮破虏轻轻一笑:“很多事情,需要实力才能知道答案。”

  “哈哈哈!”

  阮大智放声大笑,随后身子一纵,向阮破虏爆射过去:“战!”

  阮破虏也没退让,直接来了一个硬碰硬。

  敌仇科不情孙恨战闹结陌地

  这种面对强大对手、命悬一线的刺激,让两人胸腔内的热血彻底沸腾,身体也随之越来越激动,这种激动与沸腾,与清醒的头脑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让两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战意在咆哮,也让阮破虏无视树林外传来的动静。

  大批保镖正神情萧杀的靠近,一个个荷枪实弹。

  后不地地鬼敌学陌阳冷由封

  “砰砰砰!”

  两人很快再度拉近距离,阮破虏先发制人,匕首狠狠斩出,阮大智身子一窜,双手紧握军刺,直接横挡过去,硬生生挡住阮破虏攻击,随后左手一放,点向阮破虏的心口,阮破虏肘部一抬,封住对方拳头,接着两人力劲吐出,分开。

  各退四五步后,两人再度向对方冲了上去,同一时间出手,兵器挥舞,越战越快,越战越勇,脚下草屑和泥块不断溅射,两条身影在树林中不断分分合合,展示牟利和强大,身材矮小的阮大智,瞧中一个空档,一掌拍中阮破虏胸口。

  “杀!”

  敌地不地独敌学陌闹指考阳

  在胸口遭受到阮大智一掌后的阮破虏,嘴角微微牵动一下,压制住疼痛和翻滚的气血后,怒吼一声,双腿踏地,弯曲膝盖骤然发力,他身体猛地弹射于半空,居高临下地逼视着下方的阮大智,手中匕首毫不留情,呼啸声再一次响起。

  敌地不地独敌学陌闹指考阳肌肉与肌肉的硬碰炸裂出震耳欲聋的声响,饶是阮大智的扫腿凌厉凶悍,但依旧被墨七熊轻易挡下,丝毫占不到半点便宜,阮大智见状更加吼叫一声,整个人如同暴怒的凶兽,嘶吼着不断攻击,墨七熊双手连错,一一扛住对方攻击。

  兵器似乎感应到了主人的狂沛战意,刀身尖鸣而轻微颤抖,一往无前,有死无回!

  阮大智瞳孔微微凝聚,没有掉以轻心,无论如何,这样一个对手都值得尊敬,阮大智后跨一步,脚步贴滑地行,瞬间身体矮了一截的他并没有选择躲闪,伸出军刺举过头顶,恰好此时,匕首的攻势杀到,两刀当一声相撞,刺耳声响。

  两人脸色几乎同时变幻,青红不定,随后苍白。

  “嗯!”

  这一记对撞力道凶猛,不仅让两人眼神疼痛嘴角流血,手中匕首还不受控制飞射出去,刺入凌乱的泥土和枯叶中,几颗被刺中的石头,瞬间爆裂散出,两人也随之各退七八步,脸上都带着惊讶和欣赏,显然都因对手的强大有了震动。

  “破虏,撤!”

  就在阮破虏要再度一战时,又一道庞大身影从背后窜出,泥土飞扬,卷起一堆枯叶乱飞,一个熟悉地声音向他喝出一声,随即就见墨七熊跃过他的面前,向不远处的阮大智冲了过去,他眼里还闪烁一抹战意:“阮大智,接我一招。”

  声如炸雷,气势铺天盖地压了过去。

  阮破虏神经一紧,没想到墨七熊会杀出,随后发现,林中人影闪动,他左手一垂,一枪在手。

  结不仇不情结球陌冷吉冷情

  此时,阮大智的瞳孔正瞬间凝聚,他并不意外墨七熊的杀出,只是惊讶他有如此磅礴恐怖的气势。

  如果用凶狼形容阮大智,墨七熊就是一头黑熊。

  “来得好。”

  只是尽管对手强大,但阮大智没有半点废话,见到大批保镖现身的他,脚步一挪,下一瞬间,整个人就消失在原地。

  身影掠过之处,狂风呼啸,刺耳的破空声炸裂开来,一眨眼两人就拉近了距离。

  “杀熊第七式。”

  墨七熊见到对手不退反进杀来,眼神一冷,右拳狠狠地砸向阮大智,阮大智的双眼瞬间瞪大,墨七熊这一拳看似很简单,实则暗藏极为恐怖的汹涌力量,他的头皮瞬间炸了开来,只有在面对极为危险的时刻,他才会有这样本能反应。

  双掌毫不犹豫收回,以守代攻,抵挡墨七熊这一拳。

  孙科地仇情结球由闹孙孙显

  “砰!”

  两股力量激烈碰撞,翻滚的气浪如同海浪咆哮向四周扩散,墨七熊和阮大智身躯同时一震,随后,两人像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到一样,狠狠地向后跌飞出去,刚刚落地,两人又翻滚起身,狠狠一甩手臂,那股麻痹感才顿时消失。

  下一秒,两人又向对手冲撞过去,阮大智像猿猴一样,急速闪至,在冲出七八米后,身体猛地弹跳而起,双腿如同风火轮一样搅动轮踢,激荡起一阵阵汹涌的旋风,气势磅礴的扫腿踢向墨七熊胸膛,墨七熊右手一振,把它横挡下来。

  “砰砰砰!”

  肌肉与肌肉的硬碰炸裂出震耳欲聋的声响,饶是阮大智的扫腿凌厉凶悍,但依旧被墨七熊轻易挡下,丝毫占不到半点便宜,阮大智见状更加吼叫一声,整个人如同暴怒的凶兽,嘶吼着不断攻击,墨七熊双手连错,一一扛住对方攻击。

  “砰!”

  腿脚无法奏效,阮大智单手一撑地,整个人站回了地面,随后一拳冲向墨七熊,汹涌澎湃的气势,如滔天骇浪倾压而去,墨七熊寒毛乍起,拳头轰出,强势拦截阮大智的攻击,硕大手臂肌肉隆起,上面涌动着令人惊骇的爆炸性力量。

  “轰!”

  结不科地酷结恨所冷远我吉

  两人再度硬碰硬,彼此都是摧枯拉朽的力量,这也让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各自向后跌出十多米。

  “砰砰砰!”

  墨七熊还没有摔落在地,阮破虏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墨七熊向树林深处一滚,随后左手一抬枪械,对着涌现的六名持枪保镖扣动扳机,硝烟升腾,枪声震撼大地,那六名枪手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便个个眉心处绽放血光。

  仰天倒地。

  “走!”

  阮破虏一拉墨七熊,向树林深处纵去,同时对站起的阮大智开出一枪。

  结远远远情艘学接孤考术克

  “扑!”

  阮大智双脚动都没动,只是挪了一下肩膀,幅度很小,却精准避开了子弹。

  结地远地方结学战月陌诺帆

  “砰砰砰!”

  随后,大批虎狼门子弟出现,一边向阮破虏他们消失方向开枪,一边冲入昏暗的林子深处,只是已经不见两人踪影,他们正要散开追上去,阮大智却轻轻挥手,淡淡出声:“他们有备而来,追不上了,不要丢了性命,我们回总堂。”

  他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ps:谢谢r.gan兄弟打赏本作品1000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