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六章 鸿门宴?

天才布衣 第八百四十六章 鸿门宴?

  第八百四十六章鸿门宴?

  日落,货船,舱室内,一灯如豆。

  叶子轩把一包磨好的药粉,敷在阮破虏的旧伤上,树林一番打斗,虽然内伤不是很严重,但却把阮破虏的旧伤口撕裂了开来,回道货船的时候,阮破虏已经半身是血,脸色也很苍白,多日的疗养一下子就回到解放前,让叶子轩对他马上治疗。

  结远仇地酷后球由孤所术情

  叶子轩粉黏在伤口上,让流淌的鲜血减缓下来,脸上多了一抹轻松,随后又拿出一颗药丸给阮破虏,待后者就着一杯净水服下时,叶子轩动作熟练给他包扎血淋淋的伤口,随后轻轻一笑:“大智下了狠手,把你旧伤都撕裂了。”

  没等阮破虏出声回应,旁边的墨七熊正用酒精处理着几处腿脚擦伤,他呼出一口长气,抬起头接过话题:“阮大智那狗日的,矮不隆冬,歪瓜裂枣,干起架来却跟野兽一样威猛,我使出八成力气都没有把他弄死,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后地科地鬼敌术所孤所远

  后地科地鬼敌术所孤所远墨七熊重重地喷出一口气,眼里闪烁一抹战意:“如果那家伙真咬上来,我们直接反扑回去,以我们两个的身手,应该可以把那小子干掉。”他虽然忌惮虎狼门的人多势众,但想到阮大智的剽悍,血管里就涌现着战意,恨不得来一场单挑。

  “而且他已经跟阮破虏打过一场,你可以想象他何等坚硬。”

  他虽然愤愤不平,却也感慨对手的强大。

  孙科远科方后恨战月陌星独

  在叶子轩点头一笑中,阮破虏也补充上一句:“阮大智这人不仅身手厉害,为人还阴险狡猾,一个相似的替身,就差点让我阴沟里翻船了,我们这次能全身而退,除了他也受了一点伤外,还有就是担心我们设了陷阱,引诱他追杀掉进去。”

  “不然他亲自咬着我们追击的话,我们就是不死也会脱层皮。”

  墨七熊重重地喷出一口气,眼里闪烁一抹战意:“如果那家伙真咬上来,我们直接反扑回去,以我们两个的身手,应该可以把那小子干掉。”他虽然忌惮虎狼门的人多势众,但想到阮大智的剽悍,血管里就涌现着战意,恨不得来一场单挑。

  阮破虏缓缓穿上衣服,同时向墨七熊苦笑一声:“如是赤手空拳较量,我们两个肯定能打赢阮大智,可多上一把枪就不一样了,我跟阮大智过招的时候,无意中捕捉到他的手掌,上面老茧比我还厚,一玩枪好手,绝对大意不得。”

  孙地不地独孙球由闹考仇技

  墨七熊挠挠脑袋:“留不得他了,不然对我们威胁太大了。”

  叶子轩笑容恬淡:“他肯定不会追击你们的,有阮大勇被歼灭的前例,他怎可能咬着你们?”

  “他应该是这个心理,所以我们回来畅通无阻,对了”

  阮破虏忽然想起一事,望向叶子轩问出一句:“叶少,你怎知道我有危险?”他在天台杀掉替身后,因为不真实感觉充斥,所以没有及时向叶子轩告知任务完成,待离开电梯的时候,又急于脱身忘记告知杀错人,最后遭遇阮大智更没机会求救。

  叶子轩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手指轻轻滑动几个画面,露出一个红点:“你开去的那部车有定位系统,当探子告知机场发生动乱,有人被远程狙杀时,我们就知道你已经开枪,但让我奇怪的,你并没有按照计划开走车子,它一直留在停车场。”

  “我寻思你应该是发现端倪。”

  叶子轩言语很是平静解说:“而且机场爆炸慌而不乱,让人感觉不像是阮大智被干掉,不然虎狼门早就炸锅了,于是出于安全考虑,我就让墨七熊他们过去顺便接应一下你,没想到你还真遭遇危险,所幸七熊他们去得及时。”

  “不然今天只怕够呛,们低估阮大智了。”

  阮破虏恍然大悟点点头,同时对叶子轩的细心多一些温暖:“阮大智必须除掉,他本身就是一个变态怪物,手底下还有八万多名子弟可用,黑白两道又都会给他面子,如果他稳住了阵脚,咱们不仅无法一劳永逸,还会被他猫捉老鼠围杀。”

  “阮大智”

  艘地科科情敌察接孤情最封

  敌地科地独结球接阳考不封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拿起几张打印出来的照片,双蟒蛇一样的小眼睛,淡淡出声:“确实要尽快把他干掉,他的头脑和实力超出我的想象,不把他杀了,我们怕会被他一个个咬死,你们这两天安分呆着,我出去外面逛一逛。”

  他手里片背后的建筑,上面有三个地方,彩衣皇宫,解放学院,虎狼总堂,这是阮大智最常出入的地方。

  叶子轩想要过去,亲自把阮大智一劳永逸解决:“这是蝴蝶燕搜集来的情报,阮大智最常出入的地方,两个公共场合,一个总堂,只要找到出手机会,我就可以把他杀掉,杀了他,咱们才能松一口气,才能有机会去山里找那批军火。”

  听到这一句话,阮破虏和墨七熊身躯一震,齐齐站起来喊道:“你亲自出手?不行,不行,这太危险了。”

  断摇头的两人,叶子轩苦笑一声:“有什么不行?”

  墨七熊上前一步,扯住叶子轩的衣袖开口:“哥,我知道你的身手厉害,可阮大智也不是普通角色,他现在不仅占据官方的人脉优势,手底下还有无数亡命之徒,而且经过机场的袭击,他肯定加强了防备,甚至猜到我们会再度斩首行动。”

  孙仇科不鬼艘球陌孤所克克

  “你这时候再对他下手,很容易掉入他的陷阱,真要杀他的话,不如让我去。”

  阮破虏也点点头:“我去吧,我可以远程给他一枪,只要找到合适的狙击地方,多埋伏几天,一定可以杀掉阮大智,除非他永远不出门,这远比叶少亲身犯险要好很多,毕竟七熊说得对,阮大智头脑比大勇他们好多了,资源又足。”

  “你摸过去杀他,很容易被他反围。”

  叶子轩伸手一拍两人肩膀,扬起一丝笑意回道:“你们两个都露了大半张脸,阮大智即使不把你们拼图贴出来追杀,也能第一时间发现你们靠近,所以你们去杀他,才是真正的自投罗网,而我于他是陌生面孔,他不会太过注意我。”

  墨七熊认真的摇摇头:“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啊。”他还补充一句:“而且你在拳场也露了脸,虽然阮大猛他们几乎被击杀殆尽,可难保有漏网之鱼啊,万一有人把你相貌拼出来给阮大智,你这样跑去杀他,岂不也会掉入对方的包围圈。”

  “哥,阮大智必须死,可不能你亲自下手。”

  阮破虏也是相似“没错,你绝不能犯险。”

  “叶少!”

  就在两人劝阻着叶子轩不要冒险时,蝴蝶燕脚步匆匆的走入进来,握着手机低声一句:“十分钟前,阮大智托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传来一个邀请,他想约我们谈一谈,谈谈死去的虎狼子弟,谈谈双方未来的相处,他还保证谈判时不伤害我们。”

  “如果我们给出足够的诚意,他可以不计较两兄弟的死。”

  三人齐齐惊讶,喊出一声:“阮大智要和谈?”

  蝴蝶燕点点头开口:“他是托胡志明市长甘文庙来的电话,他希望可以给一个机会和谈,双方拿出诚意来解决问题,这远比双方死磕到底要好,我们虽然足够强悍,还有不少好手,但虎狼门底蕴摆在那里,死磕下去双方都不会有好处。”

  “刚才所说是他的原话。”

  蝴蝶燕补充一句:“甘市长也愿意担保。”

  在叶子轩眼神深邃时,墨七熊眯起眼睛哼道:“谈?这有什么好谈的,双方都厮杀到这地步了,不是敌死就是我亡,难道还能笑脸相迎,坐下来一起喝酒聊天?阮大智真失心疯忘掉了仇恨,我们也不能随便现身,搞不好就是诱杀。”

  “再说了,干掉阮大智,远比和谈要实际,这头狼,不死,我们就难安心。”

  孙远不仇独结恨所孤闹学吉

  后仇远地方结术所冷早闹球

  阮破虏也重重点头:“这鸿门宴水准确实太差了,我们杀掉阮大勇两兄弟,灭了虎狼门三百名多子弟,两个小时前,我更是差点爆掉他脑袋,他却毫不在意,还要坐下来跟我们和平谈判?他是觉得我们脑子进水,还是把自己当圣人了?”

  他望向叶子轩劝告:“阮大智不是善茬,阴险狡猾,这谈判,很可能就是挖了坑给我们跳。”

  叶子轩虽然开始惊讶阮大智要坐下来谈判,但很快就恢复了应有的平静,转而望向蝴蝶燕平静问道:“你对阮大智比较了解,他来这一出是什么意思?他有什么理由说服我们,双方真的可以不究过去,坐下来化解恩怨?毕竟我们没有半点信心。”

  蝴蝶燕迟疑了一下,随后挤出两个字:“军火。”

  PS:谢谢打赏作品100逐浪币,铭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