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你可愿,带我君临天下?

第八百四十七章 你可愿,带我君临天下?

readx();    第八百四十七章你可愿,带我君临天下?

    解放学院,坐落胡志明市的胜利大街,是越国人民军最高军事学府,该学院直属越国国防部,主要培训团以上指挥军官和战略战役理论研究人员,并且只在部队里招收学员,算得上越国的黄埔军校,进出全是越国位高权重的军官。(  .  .)

    这也间接带起附近的产业,十里长街,人来人往,除了各种关于军事纪念品的商店环绕四周外,还有不少小资的休闲店铺,凯旋咖啡厅就是其中比较有名的圣地,侧对着解放学院的大门,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常常吸引军官来闲聊。

    今天,咖啡厅多了一位特殊客人。

    叶子轩几乎是踩着中午的饭点走入大厅,随后挑了一张靠着落地玻璃的原形桌子,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两个三明治,喝喝咖啡,吃吃三明治,欣赏街道两边颇有历史沧桑气息的建筑,偶尔瞄几眼解放学院大门,审视进出的越方军官。

    按照情报,阮大智今天有两节格斗课程,叶子轩就说服阮破虏他们来逛一逛,大智会不会来学院,也没有机会下手,尽管蝴蝶燕给出对方谈判的诚意理由,但叶子轩依然不敢拿众人性命冒险,毕竟双方已见了血死了人。

    兄弟的性命,哪里能轻易算了?

    谁也无法保证,阮大智会为那批军火,而忍气吞声化解恩怨,搞不好和谈真是鸿门宴,那可就要死不少人了,何况正如墨七熊所说,阮大智死了,比一千个一万个和平协议有意义,所以叶子轩一边让蝴蝶燕拖着,一边过来这里逛逛。

    “她怎么来了?”

    就在叶子轩念头转动中,目光落向侧边街道时,他的嘴角牵动了一下,笑容很淡意味却很深,视野中,一个黑衣女子挎着一个小包,戴着墨镜,缓缓向咖啡厅走过来,雍容华贵,不远处,有几个毫不起眼却不可小瞧的黑衣保镖跟着。

    午后的暖风徐徐吹拂,撩起行人的衣衫,在明媚的阳光下,黑衣女子是那么恬静,几缕长发跟着她翩翩起舞,随风飘扬,仿佛一朵在太阳下盛开着的花儿,这一刻,叶子轩终于明白,生活中真的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一个暗色格调的女孩,在午后的时光里,依然能展现一副如画的风景,恍惚如梦。

    个熟悉的身影,叶子轩的嘴角翘起一道优美的弧度,一个极有男人魅力的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这一笑很有魅力却也诡异,漆黑的眸子里闪现一抹无奈,墨镜女子走到咖啡厅前的街道,侧头眼,瞬间锁定窗边的叶子轩。

    她嫣然一笑,随后挪移脚步走入进来。

    米妃儿。

    叶子轩见到对方发现了自己,没有太多的掩饰和逃避,还友好向米妃儿一笑,只是心里划过一抹诧异,他相信米妃儿绝不可能来这解放学院打酱油,她一定有目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是自己。叶子轩心里想着事,脸上的笑容依旧。

    米妃儿进入咖啡厅后,径直向叶子轩走来,还用阿拉伯语热情低呼:“子轩。”

    孙科地地鬼艘术所闹战孤冷

    叶子轩步步走近的米妃儿,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从米妃儿的表情已察觉出来,这个女人并非冲着自己来的,这越发让他好奇米妃的出现,不过还是站起来迎接上去,一样用阿拉伯语回应:“公主,两天不见,还好吗?”

    他还主动伸出手,想要跟米妃儿一握。

    孙地地远独结恨陌闹羽结独

    “不好,一点也不好。”

    米妃儿没有理会叶子轩伸的手,直接来了一个大大拥抱,还贴着他耳朵低语:“虽然咱们分别只是两天,可不知道,我心里一直牵挂着你,念叨着你,恨不得打电话叫你出来,可是为了矜持也为了不让你讨厌,我硬撑着没打电话。”

    米妃儿像怨女一样抱紧叶子轩,红唇在他耳边张张合合:“我还以为会相思成疾,没想到真主眷顾我,让我在这里遇见你,子轩,爱我好不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只要你留在我身边,陪着我,恋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公主,你是不是受刺激了?”

    听到这一番话,叶子轩差一点就大脑空白,前几天,米妃儿还说自己不是她那一杯茶,如今却来一个深情告白,叶子轩对这妖女有点茫然,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只能咳嗽一声补充:“大白天说什么梦话呢?说,是谁欺负你了?”

    叶子轩一本正经:“我帮你出气。”

    米妃儿一脸幽怨松开叶子轩,伸手一点叶子轩的额头,随后一改痴怨的画风:“你才大白天做梦呢!一点都不好玩,你就不能顺着我的意思,来一段浪漫的相遇故事吗?你跟着我演下去,说不定我忽然感动了,就真的做你情人了。”

    她在单人沙发坐了下来:“你啊,真是浪费一个好机会了,一个迎娶白富美的机会。”她很直接的指一指自己:“想一想,如果你感动了我,娶了我,你马上可以少奋斗十年,两千亿,三十口油井的嫁妆也到手了,可惜你失去了。”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背后都多了一抹冷汗,心里嘀咕,谁知道你姑奶奶玩哪一出?虚虚实实很容易被折腾,随后笑了笑坐回位置,话锋一转:“公主,你怎么来这里了?吃饭没有?没有的话,就一起吃点,这里的三明治很不错。”

    “堂堂叶家大少,请我吃三明治,会不会太吝啬?”

    简短调笑后,米妃儿的笑容变得深邃:“何况我还是你的债主。”

    叶子轩眼里掠过一抹光芒,随后前的女人:“公主手段果然高明,这么快就查清我的底细了,有钱真是好办事啊。”他手指捏起菜单悠悠一笑:“今天真要下点血本,好好请公主一顿,公主放开点,吃什么全算我的。”

    结远科地方结察战冷情太显

    米妃儿一捏衣衫坐直身躯,声音轻柔而出:“想要堵住我的嘴吗?有一个法子,以身相许,做我男人,我保证守口如瓶,还护着你。”随后又笑了笑:“我不仅知道你的身份,我还知道你是来干吗的,你来越国一是避风头,二是”

    “扶持蝴蝶燕。”

    最后五个字,米妃儿几乎是微不可闻吐出,但落在叶子轩的耳朵却很清晰,他的眼里多了一抹讶然,随即消逝无影无踪,没有掩饰:“公主就是公主,情报渠道确实惊人,查出身份有钱可以搞定,锁定我的意图,那就要一颗心了。”

    “主对我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叶子轩灿烂一笑:“幸亏咱们是朋友,不然我只怕要杀人灭口了。”

    虽然叶子轩的笑容很明媚,语气也带着一抹玩笑,可米妃儿却能感受到,笑意中掠过的一丝杀意,她相信,如果自己对叶子轩有敌意,只怕后者已经对自己出手,她的俏脸掠过一抹欣赏,随后又幽幽开口:“如果咱们是情人更好。”

    “你就会多我一个得力干将。”

    米妃儿瞄了解放学院大门一眼:“杀起阮大智来,你也能从容很多。”

    叶子轩目光落在米妃儿俏脸,虽然阳光明媚,几缕斑驳还落在自己身上,可他却感觉到一抹凉意,他实在没有想到,米妃儿知道这么多东西,这个漂亮女人,只能永远做朋友,一旦做敌人,就会生出巨大威胁,想到这,他叹息一声:

    “还有什么是公主不知道的?”

    米妃儿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伸出手一握叶子轩,眼神真挚:“子轩,让我帮你。”

    叶子轩端起水,抿入一口,问道:“公主为何要这样帮我?”

    结仇地科情敌恨战冷结月技

    米妃儿给出四个字:“我想睡你。”

    “扑!”

    叶子轩差点就把水喷了出来,随后一脸无奈开口:“公主,咱们好好聊行不?”

    “好。”

    米妃儿收回了自己的手,俏脸平和的回道:“很简单,我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我不甘心只做一个富可敌国的公主,我更希望自己或者未来夫君君临天下,我喜欢站在金字塔上,跟印王一样俯览众生,掌控世界,一念生,一念死。”

    很多年前,年龄尚小的米妃儿跟着国王拜访印国,参加了印国的一个传统节日,跟印王一起站在泰陵顶上观,当印王出现的时候,成千上万的民众俯首跪拜,无尽的寂静,无尽的虔诚,那一刻,印王就像是降临的神祗,威仪无比。

    那幅场景,瞬间震撼了米妃儿的心,也让她找到人生目标。

    叶子轩眼里闪过一丝光芒,印王?

    此话,米妃儿坦露自己的野心:“我希望自己是一个顶尖的王者,能够高高在上受万人膜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现实告诉我,我要成为华国的武媚娘或者慈禧,无异于比登天还难,世俗的目光和压力,都注定我难于走太远。”

    “所以我只能希望我未来男人高高在上。”

    结不仇仇酷敌察所阳战学孤

    叶子轩叹息一声:“我很荣幸,被公主?”

    没有解释,米妃儿子轩:“你做王,我做王的女人。”

    “陛下,你可愿,带我君临天下?”

    本书来自  /book/html/33/3374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