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四方云动
    第八百四十九章四方云动

    黄昏,咖啡厅,灯火通明,军警四处戒备。

    穿着没有军衔制服走入进来的阮大智,先是扫视数十名脸色难看的军警一眼,随后又把目光落在血腥凌乱的地板上,视野中,数十名虎狼门子弟,横七竖八地倒在殷红血泊中,一个个姿势怪异,神情痛苦,还有几个人连刀都没拔出。

    阮大智手里抱着几本书,脸上带着一副金框眼镜,像是一个著名教授一样,只是没有人觉得他好欺负,见到他进来,数十人不仅齐齐敬礼,还流露一抹惧意,一名军官想上前对话,却被阮大智手指一挥制止,点点现场开始观察起来。

    他刚刚上完课,听到门口凶案,还事关虎狼门子弟,于是就过来看一看。

    阮大智俯下身子细细检查一番,对死人没有太多的情感,只是对他们身上伤口很有兴趣,接着又走到金牙男子身边,看着被琴弦射穿心脏的伤口,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这时,一个看似朴实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低声向阮大智汇报道:

    “大哥,一共三十六名兄弟,全部被杀。”

    他还手指一点后园和监控,眼里带着一抹凝重:“八名店员也被人割掉了喉咙,监控更是破坏到无法恢复,刚才法医过来看了一下,判定这里有过一场厮杀,这些兄弟全是一刀致命,他们身上没第二个伤口,出手者相当老道狠辣。”

    阮大智又看了金牙男子一眼,随后神情平静地问道:“这些帮众怎会出现咖啡厅?他们关门拉窗要对付谁?”

    中年男子低声回道:“大金牙,是我们妙手组组长,他两个小时前,忽然向附近兄弟发出消息,说发现杀害猛哥的凶手,蝴蝶燕手下,于是聚集三十多人堵截,还临时调用了几把枪,只可惜凶手没堵到,反倒把数十名兄弟折进去。”

    他把收集到的情报全部告知阮大智:“他们堵截住目标后,就关门拉窗,挡住了外面的视线,也不让外面听到动静,听说有短暂剧烈打斗声响,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待其余堂口兄弟赶赴过来,撞开门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血腥现场。”

    “于是就叫了警察和兄弟过来。”

    阮大智很直接抛出三个字:“他撒谎。”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能够杀掉大勇大猛的人,岂是几十号人能对付?大金牙能够成为小组长,就不会是一个愚蠢人,真遭遇到凶手,即使他不躲起来或跑掉,也会聚集百人再做打算,哪会找来几十号人就攻击?他公权私用。”

    中年男子点点头:“有道理。”

    阮大智在现场走了一圈:“凶手不会是杀害阮大勇他们的人,事实上,大勇他们身体上也没有这种伤口。”随后他又补充上一句:“不过,这凶手的强大不容置疑,能够一刀一个杀掉数十名兄弟,还能使用琴弦杀人,很不简单啊。”

    中年男子接过话题:“我们正调看附近监控,相信很快有结果。”

    “再给你们一点信息。”

    阮大智手指沾取一点鲜血,看着伤口悠悠开口:“出手者是一个女人,她使用一把弯刀,袖中藏有特制琴弦。”他努力嗅了一抹血腥中的气息:“她身上的香水是法国曼陀罗牌子,罂粟之花,一种很昂贵很稀少却很有品味的香水。”

    “能使用这种香水的女人,全世界不会超过十个。”

    在中年男子眼里掠过一抹惊讶时,阮大智还绕着几个角落走了两圈:“这有品味的女人不仅出手狠辣,身边还有不少保镖跟随,能文能武,出身富贵,甘文忠,你通过警方接洽一下法国曼陀罗,让他们提供今年购买罂粟之花名单。”

    被称呼为甘文忠的中年男子微微低头:“是。”

    在阮大智要转身离去的时候,中年男子下意识踏前一步:“大哥,蝴蝶燕他们还没明确答复市长,是不是坐下来跟你谈判,你此时四处走动很是危险,他们很可能会再出手,依我看,你应该呆在总堂,免得类似机场袭击再度发生。”

    阮大智摘掉手上的白色手套,嘴角翘起一步弧度:“我胆敢走出来溜达,那就表明我有足够自保能力,别说我给了蝴蝶燕一个坐下来谈判的理由,就算她不管不顾要取我性命,我也能好端端活着,甚至我会咬着他们出手反杀他们。”

    “那两个杀手的轮廓拼出来没有?有没有找到他们身份来历?”

    他想起墨七熊跟阮破虏,脸上多了一抹战意,甘文雄马上出声回应:“拼出来了,但是他们脸上有伪装墨彩,左右了相貌原样,一时之间无法查出来历,不过最多两天时间,一定可以挖出他们身份,到时就知道是哪一股雇佣兵了。”

    他还掏出两张拼图给阮大智,后者拿过来扫视一眼,正是阮破虏和墨七熊的轮廓,只可惜墨彩遮挡了五官,加上画师拼不出那种杀伐气势,让拼图精准度有了偏差,但他没有太多郁闷:“你们继续追查他们来历,我也找人问一问。”

    “说不定得来全不费工夫。”

    甘文雄点点头:“明白。”

    阮大智说完之后就向门口走去,要出门的时候,打开盛放蛋糕的小柜子,取出一个三明治大口咬着,在甘文雄感慨老大的朴实无华时,怀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戴起耳塞接听,马上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亲爱的,你在哪里啊?”

    “你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啊?我好孤独好寂寞啊。”

    电话另端撒着娇:“我从华国回来都几天了,你一次都没有来看我,是不是有新欢啊?”接着又带着一丝委屈:“你快点过来找我,我还有事要向你倾诉,有一个混蛋在航班上打了你家女人十几耳光,你怎么都要给我出这一口气。”

    甘文雄脸上划过一丝无奈,随后笑着接过话题:“亲爱的,帮里这几天出了乱子,连大哥都从台岛回来,我作为虎狼门的大管家,需要帮着处理事情,放心,一旦事情稳住了,我就马上回海蓝公寓找你,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他补充上一句:“还有,你放心,谁动了你,我一定弄死他。”

    “好啊,你说话可要算数啊。”

    女人欣喜的喊叫起来:“我等着你的大礼。”

    在甘文雄挂掉电话走出咖啡厅的时候,叶子轩正咬着一个冰激凌,戴着一顶大斗笠,骑着一辆摩托车,晃悠悠跟在被装甲车保护的阮大智后面,穿着花格子衣衫,口鼻缠着毛巾,套着一双布鞋的叶子轩,融入越人车流中毫无违和感。

    他此时没有动手袭杀阮大智的念头,阮大智的吉普车前后,差不多有一百名重装精锐保护,还有装甲车和机枪跟随,叶子轩就是奥特曼也要让三分,他没有杀心,但也不想今天空手一踏,想看看阮大智去哪里,毕竟这路跟总堂相反。

    叶子轩一边跟着阮大智,一边用余光环视四周,熟悉这个城市的环境,差不多十五公里后,阮大智的车队就缓缓停在一个筑有高大围墙,还有电网和高塔,类似监狱一样的基地,门口和高塔都有人把守,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重要地方。

    “咔!”

    车队停下,车门打开,阮大智钻了出来,随后一个人走入建筑。

    装作车子熄火不断打火的叶子轩,见状微微眯起眼睛:“这是什么地方?连阮大智都要下车?”

    “扑!”

    就在叶子轩转动念头的时候,天空忽然传来一记利器破空声,随后,利器就扑一声插入三米外草地,一篷泥土爆射开来,溅得叶子轩微微侧头,他顺势瞄了一眼,一把军刺,上面缠着一根红丝,迎风猎猎,接着,一个高亢声音吼起:

    “军事重地,闲杂人员,滚!”

    叶子轩看着利器,眼里多了一抹杀意:红色军刺!

    显然,这里就是越文妃的大本营了,想不到阮大智跟越文妃有一腿啊。

    这时,叶子轩又见到一列车队驶来,一样横在建筑的门口,车门打开,涌出数十名魁梧的黑装汉子,散开四周戒备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钻了出来,叶子轩又瞄了一眼,这一眼,他身躯巨震,他一眼认出白衣青年是何方神圣。

    袁玉川!

    没等叶子轩有多疑念头,袁玉川像是有感应似的,缓缓侧头望了过来。

    叶子轩一踩油门,摩托车咔嚓咔嚓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