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一章 暗夜相逢勇者胜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一章 暗夜相逢勇者胜

  第八百五十一章暗夜相逢勇者胜

  砰砰砰!

  枪声在码头不断响起,子弹在数十米的空地不断穿梭,货船栏杆和挡板斑驳不堪,舱室玻璃更是碎裂,码头的石墩和汽车也是弹孔密集,一盏路灯还被乱弹打爆了,碎了一地玻璃,双方都是训练有素的杀人机器,枪来枪往很是沉着。

  虽然六艘货船上的叶宫精锐人数处于劣势,还在第一个照面损失了十几个人,但反应过来后,他们马上利用位置和火力优势扳回局面,加上六艘货船相互形成倚角,硬生生挡住袭击者的攻击,让这一场激烈的枪战,暂时陷入了僵局。

  “想不到叶子轩的火力这么猛。”

  此时,距离枪战地一公里的码头控制室,袁玉川正拿着一个高清望远镜看着厮杀,在他身后,站着十名身穿黑色休闲装的汉子,表情冷漠而生硬,安静等待着主子的指令:“不过打得这么凶,也可以说明,叶子轩确实在货船上了。”

  “不然对方不会抵抗这么激烈,早就坐快艇或跳水走了,诱使我们登陆货船,然后来一个大爆炸。”

  袁玉川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看来我们的后备力量差不多可以压上了。”

  正如叶子轩所料,他们留了后手,避免阮大勇惨剧重演。

  “不急,让他们再打一会。”

  身后的阮大智吃着一个盒饭:“再消耗他们一些弹药,这样攻击才会更顺利。”

  袁玉川轻轻点头,随后又看了一眼前方:“越国还真是越来越乱了,一个外地户都能购置大批军火。”

  “阮帮主,你也应该与时俱进,把整个帮会用热武器武装起来,这比冷兵器好多了。”

  他目光闪烁一丝玩味:“可惜华国不可以光明正大配置枪械,不然我都会买一批回去武装近卫军。”

  看到厮杀的僵持,袁玉川轻叹一声,虽然阮大智手里也有不少枪械,但远远没到达人手一把的地步,号称几百号人攻击,手里拿枪的不过六成,其余四成都是拿着刀等待肉搏机会,这就让货船的敌人,可以凭借位置优势从容对抗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身后黑装汉子一言不发,电视小说中两派人火拼全是清一色西装的镜头完全就是在扯淡,影响动作不说,多半还有被误伤的可能,风险太大,那情形,绝对不是什么所谓黑帮火拼,说是一群商业精英谈判还差不多。

  话音落下,一张椅子放在袁玉川身边,阮大智敏捷地站到上面,拿起望远镜扫视一眼,随后淡淡出声:“越国是冒险家的天堂,只要你有钱,你就能拥有很多东西,叶子轩恰好有不少钱,所以他能扶持蝴蝶燕,也能高价找来武器。”

  “而我穷了一点,没什么钱。”

  阮大智的笑容很是阴戾和怪异:“所以手里只有五百条枪,一百条扼守虎狼门总堂,三百条武装我们的后备精锐,挤出一百条打前锋已经不容易,袁少如果觉得虎狼门寒碜,我不介意你送十亿八亿过来,我一定会笑纳袁少的好意。”

  袁玉川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随后站在阮大智的身边,微微弯了一下腰,不让自己个头高过阮大智:“如果玉川手里有余粮,一定拿出来扶持阮帮主,毕竟你我是朋友,朋友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吗?可惜我刚刚上位,实在穷得很。”

  “不过你也不用懊恼,叶子轩富得流油。”

  袁玉川手指一点前方:“把他拿下,别说十亿八亿,一百亿,一千亿,叶宫也会给。”

  阮大智的眼里划过一抹光芒,随后又恢复了平静,除了要把蝴蝶燕留下拷问军火秘密之外,心里还多了一个活捉叶子轩的念头,只是还没有等他出声,一道蕴含着笑意的声音淡淡响起:“他再有钱,今晚也得死,别忘了我们约定。”

  一个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紫色的衬衫,白色的长裤,面容虽然算得上英俊,但绝对不是那种能让女人瞬间犯花痴的脸蛋,他不忘记提醒两个人:“妃姐让我带八十人参与今晚行动,目的就是杀掉叶子轩,为越文雄和皇蒲琴报仇。”

  “叶子轩要杀,但未必今晚要他命。”

  阮大智扫过中年男子一眼,语气淡漠地开口:“太叔阳,我知道越文妃对叶子轩恨之入骨,后者手上沾染你们太多鲜血,我跟你们一样想要叶子轩的命,他跟蝴蝶燕杀了我两名弟弟,但很多时候,咱们不能被情感左右,必须理智。”

  在袁玉川一闪而逝的冷冽目光中,阮大智又补充上一句:“活抓叶子轩可以给我们带来巨大利益,咱们为什么不榨取掉他的价值再杀他呢?想一想,把他活抓拿下,向叶宫和叶家敲个一百亿,你我可以少奋斗多少年?少吃多少苦?”

  “咱们也不是不杀他,只是缓几天杀而已,有什么不可以?”

  袁玉川淡淡出声:“我也希望叶子轩死,我可以少一个劲敌,但,阮帮主言之有理,叶子轩就是金矿,咱们不挖一把就杀了,那可是对不起自己的钱包啊,而且我可以保证,叶子轩这条命,至少值一千个亿,叶宫和叶家也拿得出。”

  阮大智赞许地看着袁玉川:“袁少高瞻远瞩。”

  “阮帮主,我们知道你爱财如命。”

  太叔阳眼里有着一丝鄙夷:“还清楚阮大猛和阮大勇的命,在你眼里比不上几箱子美金,如果叶子轩给你三五十亿,你铁定会恩怨全消,可我们不是这种人,我们要的是血债血还,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已下令给蝴蝶燕一条生路。”

  “但绝对不能再让叶子轩活着。”

  太叔阳斩钉截铁地喝道:“叶子轩,今晚必须死。”

  “太叔阳,你说什么?”

  听到对方毫不留情地打脸,阮大智不仅没有流露怒意,相反还轻轻一笑,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我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为了钱可以不顾兄弟血仇?”他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贪财的人,谁给我钱谁是我爹。”

  太叔阳轻哼一声,没有出声回应,一脸鄙夷。

  阮大智拿出对讲机:“通知虎狼门的兄弟,打了这么久,就地休息,没我指令没有敌人攻击,不得再开枪。”随后又望向太叔阳淡淡一笑:“我是一个贪财的人,今晚攻击叶子轩,本意是拿下他搞点钱,然后再杀掉为兄弟们报仇。”

  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既然你要直接把他弄死,那就是说我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没有利益和好处,我今晚还打个球啊,越文妃让你们听我的调遣,结果却临时将我一军,老子不干了,要杀,你们自己去杀,我省点人手省点子弹。”

  袁玉川伸手一拉阮大智:“帮主,息怒,万事好商量,这节骨眼上,咱们还是和谐点好。”

  阮大智挣脱袁玉川的手臂,指着太叔阳冷哼一声:“没什么好和谐,要杀叶子轩,你们自己去杀。”他俨然就是属狗了,说翻脸就翻脸:“太叔阳,你不是牛哄哄的吗?王牌中王牌吗?有本事就带你的人,冲上货轮要叶子轩的命。”

  “阮大智,你就是一个混蛋。”

  太叔阳恼怒不已,没想到阮大智这样撂挑子,可又清楚不能答应让叶子轩活着,不然自己无法交待,而且叶子轩这种强敌,存留活捉之心,完全就是给自己致命,想到这里,他直接拔出枪械,吼叫一声:“没有你,我一样杀了他。”

  “八十名刺刀,准备随我战斗。”

  太叔阳大步流星向门口冲去:“杀了叶子轩。”

  随着指令发出,楼下两个集装箱打开,涌出八十名灰色衣衫的男子,左手军刺,右手短枪,他们如幽灵一般,急速却无声的向码头左侧呈扇面包抄了过来,他们手中的刀光、奔行的速度,还有鹰隼般锐利的眸光,都昭示他们的狠厉。

  太叔阳早已经把码头附近的路摸熟了,所以带着八十名红色军刺奔行地没有丝毫犹豫,哪怕灯光昏暗也没有影响,前行途中,全力奔驰发丝飞舞却没发出半点声音,唯有身上衣衫因为夜风的撕扯而猎猎脆响,还流淌着一股狰狞气息。

  太叔阳准备趁着联军在码头正面跟货船对峙,带着人从侧边摸上最近一艘货轮,只要能拿下一艘货船,那就能影响到叶子轩的信心和部署,到时就可以开着货船一边冲击一边开枪,想到不用装甲车和快艇都能取得胜利,他就很欣慰。

  那样,他就可以打回阮大智的脸了。

  “呼——”

  念头转动中,太叔阳握着刀枪率先转过一个仓库拐角,就当远处灯光被建筑遮挡视线一暗时,太叔阳的肌肉忽然条件反射的绷紧,浑身莫名其妙泛冷寒毛也止不住狠狠立起,黑夜的空气似乎也在这瞬间变得沉重,他嗅到了一股危险。

  完全是出与本能,太叔阳的手握紧了军刺,只是前方安静,不见杀机。

  可太叔阳没有掉以轻心,瞪着眼睛四处搜索,双眸迸射出刀锋般寒芒,他打出手势示意所有人放慢脚步,枪口还不断转动小心戒备,随着他的指令传至,八十名手下悄无声息抽出红色军刺,伏低的身子就像是一张张弯弓欲射的箭矢。

  “瞄!”

  一只猫跳了出来,随后跑走了。

  太叔阳他们心神一松,刀光就在这时候,从他们最想不到的侧面,呼啸升起,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

  太叔阳斜握的军刺和短枪,连调整方向的时间都没有,只来得及侧身,便被一记凌厉劈斩,把右手直接斩断了。

  “扑!”

  鲜血迸射,胳膊落地。

  在太叔阳发出一声惨叫时,叶子轩从暗影中闪了出来,狂野的吼叫一声,他战刀一举,抽出一道比枪声更加呼啸的圆弧,把另一名满面惊惧勉力举刀招架的敌人,连人带刀劈成了两半,后者迸射出一篷鲜血,漫天血花弹到后面几人脸上。

  “杀!”

  叶子轩挥刀冲入人群中,鲜血飞溅,惨嗥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