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二章 直捣黄龙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二章 直捣黄龙

  第八百五十二章直捣黄龙

  左皇蒲,右太叔,越文妃的左膀右臂。

  能够成为越文妃得力干将的右太叔,自然不是小角色,手上也沾染过不少浓郁鲜血,可面对叶子轩毫无征兆的袭击,他根本来抵挡的机会都没有,善用枪械的他对近身战始终欠缺火候,遇见叶子轩这样的小宗师,没有丝毫悬念断了一手。

  太叔阳一边憋屈被强敌袭击无法还手,一边忍着剧痛后退想要稳住阵脚。

  可是叶子轩实在太强悍了,冲入人群完全如虎狼入群,叶子轩一刀捅入一名敌人腹部,猛地向侧一掠飙出鲜血,后者发出一记凄厉的惨叫,这让后面两名敌人身躯微微一滞,就这瞬间,叶子轩迎了上去,一道璀璨的刀光,在暗夜爆开来。

  两人脑袋旋转飞出去。

  “杀!”

  这时,暗影中又窜出一大批黑影,没有拔枪,直接掏出冷兵器下手,远处码头发生一记惊天动地的爆炸,也腾升出一股刺眼的火焰,这份亮光瞬间照亮了双方阵营,脸露凝重却依然桀骜不驯的战熊,充满愤怒还带着憋屈的红色军刺。

  墨七熊也裹在其中大杀四方,身躯势大力沉一撞,瞬间把两名掏枪的敌人撞飞出去,途中喷出一大蓬鲜血,随后拳头一轰,又把一人鼻子打爆,他不知道出来上个洗手间的叶子轩,怎会跟敌人直接干起来,偏离他们原先商定的计划。

  只是现场已经开杀成这样,他只能义无反顾杀伐下去。

  亮光已昭示出双方敌对立场,还是至死方休的局面,这时,赶赴过来的棺材板几个人,也二话不说杀入了敌方阵营,人员太混乱,灯光太昏暗,他们连枪械都懒得拔出,直接挥刀向太叔阳他们杀去,红色军刺迟缓后也挥刀冲了上来。

  “杀!”

  鲜血漂染一地,叶子轩刀锋已经染了十余人的鲜血,气势如虹锁住不断后退的太叔阳,脚步挪移向对方迫了过去,这完全就是一个人的冲锋,有几名冲来横挡的敌人,被闪电般落下的刀光当场劈杀,鲜血和惨叫立刻充满了仓库四周。

  夜空,血腥刺鼻。

  叶子轩自己也郁闷,出来打个酱油,偏离藏匿仓库几十米,转往这偏僻角落钻,没想到也会遇见奔袭的敌人,避无可避,他只能先发制人,还铁心要把这股敌人全部斩杀,所以,此时的叶子轩完全给人战神态势,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狗急跳墙!

  这句话深深地被印证在红色军刺身上,虽然他们急速奔赴码头,精力体力都下降小半,还有不少人被叶子轩他们当面斩杀,但训练有素的他们熬过慌乱后,迅速稳住阵脚发起反击,如下山猛虎一样,军刺不时地在空中划出凌厉弧度。

  他们嗷嗷直叫迎向叶宫子弟。

  “扑!”

  狭路相逢,勇者胜,杀红眼的双方凶猛碰撞,飞溅的血液不时地溅到地上,就像下了一场血雨,也就两个照面,战熊就倒下了七个人,叶子轩并不惊诧对方战斗力,能够奔赴到这里的不是普通角色,何况,穷途末路难免要鱼死网破。

  不过这批战熊也都是狠角色,知道不是敌死就是我亡,于是不顾要害的冲杀,似乎要把对方毁灭到底。

  这一战,把隐藏在人性深处的那阴暗面全都激发出来,尤其当利器刺入对手胸膛的刹那,发出扑哧的声响,进而一股热热乎乎喷射而出的鲜血,染满了握着武器的手,随着对方眼睛渐渐黯淡下来,进而倒在地上,整个人就兴奋起来。

  接着,又是打了鸡血一样再度冲杀,这样屠杀的快感会让人有种不知疲惫的感觉,足以支撑着每个人到胜利那一刻。

  有些人即使被对方刺中要害,临死前也要把武器送进对手的身躯,这一幕幕简直就是同归于尽。

  现在只能用惨烈来形容这战了,鲜血顺着干裂地面不断流淌,形成了四五道巨大的红色印记,整个转角仿佛巨大的牢笼一般,死死地困住每个人,双方就像放开的水闸一般,一波又一波攻向对手,第四个照面,战熊倒下了十一个人。

  红色军刺也只剩二十人。

  叶子轩一直像是一把长枪,直挺挺向锁定的太叔阳迫过去,他已经锁定这是领头者,无论是杀掉还是拿下做活口,对己方都相当有利,墨七熊和棺材板见到叶子轩压向太叔阳,担心他的安危也爆发出了潜力,领着残存战熊压了过去。

  两名敌人本能逃窜,数名战熊就冲过去,刀起刀落,卷起数股鲜血,没有丝毫的手软。

  顷刻间,两名敌人就惨死在战熊刀下,残存战熊拔出军刀,转身扑向其余对手。

  随着叶子轩他们的大杀四方,红色军刺开始分崩离析。

  “杀!”

  又是一番刀光剑影,两名横挡的红色军刺被叶子轩挥刀砍伤,他们倒在地上已无力再战,只是还没喘息过来,刀芒在半空又划出一道弧线,再扬起时已是一篷血光,就如死神挥舞着镰刀在收割生命,两名挣扎的敌人就像稻草般倒下。

  惨叫声,凄厉又无奈。

  叶子轩拉近自己跟太叔阳的距离。

  似乎对叶子轩咄咄迫人的气势相当不爽,似乎对死亡恐惧生出本能的反击,一名护着太叔阳后退的敌人,见到同伴一个个倒下,只剩下自己跟断臂的太叔阳活着,一摸脸上血迹,吼叫一声,像离弦的利箭射向叶子轩,军刺很是刺眼。

  叶子轩一丢卷刃的战刀:“死!”

  面对鱼死网破的敌人,叶子轩不等他近身就踢起地上尸体射出,自己紧随后面向对方反扑上去,冲锋的敌人条件反射躲过砸来的尸体,叶子轩趁机贴身过去,肘部凶猛地顶撞在对方厚实胸口,敌人受痛后退,叶子轩顺势扭住他手腕。

  咔嚓一声!

  叶子轩毫不留情扭断他的手腕,顺势把锋利军刺夺在手里,接着把敌人往后猛地一甩,紧随其后的棺材板他们,手起刀落,直接把敌人砍断手脚,鲜血淋漓,没有下死手,是因为他们清楚需要留几个活口,不然叶子轩也不会往后面丢了。

  叶子轩看着退无可退、满脸悲愤的太叔阳,声音平淡开口:“红色军刺?你是谁?什么身份?”

  “老子太叔阳!”

  脸色苍白的太叔阳知道今晚难于讨好,当下握着军刺挺直胸膛喝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太叔阳?”

  叶子轩念叨了一下名字,随后淡淡一笑:“左皇蒲,右太叔,想不到是越文妃的左膀右臂,战斗力和警惕性不错,只可惜运气差了一点,眼力也有点不行,皇蒲被我们杀掉之后,红色军刺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还跟着阮大智搅局。”

  “这就怪不得我赶尽杀绝了。”

  “皇蒲、、、、”

  太叔阳嘴角牵动一下,随后身躯一震喝道:“你是叶子轩?”他望了前方货船一眼:“你不是在货船上吗?”

  叶子轩平静回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做个交易吧,把今晚部署说出来,我给你一条生路。”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特别是,我想要知道,阮大智他们躲在哪里?今晚都厮杀成这样了,不跟他来一个王对王,有点可惜。”

  他手指还一点两名重伤的敌人:“你不说,那两个活口也会说,珍惜机会啊。”

  太叔阳怒吼一声:“士可杀不可辱。”

  “成全你!”

  叶子轩轻叹一声,脚步一挪,太叔阳的眼睛不自主地一眨,就在这眨眼瞬间,太叔阳赫然发现叶子轩已经不在原地。

  叶子轩发动了攻击,并且是雷霆般的攻击。

  “嗖!”

  半空中,寒光一闪。

  就在太叔阳这一愣的功夫,叶子轩的军刺已经到了他喉间不到三寸的地方,带着一股子无可匹敌的杀意,太叔阳顷刻感受到来自叶子轩的寒意,还有恐怖气息,他完全来不及挡击,纯粹凭着经验后仰身躯,脖子,偏离原位两寸左右。

  “兹!”

  刚刚挪出半步,太叔阳就看到,红色军刺顺着自己的脖子划了过去,刀尖带起的锋利,在他脖间无情掠出一道细长的血痕,叶子轩身子就像一道影子一样,轻飘飘从太叔阳身旁飘过,冲出两米后又旋转回身,锋利军刺,再次刺过来。

  太叔阳下意识抬起手中军刺怒吼抵挡,只是一碰上叶子轩的刺尖,他就脸色剧变暗呼不妙,叶子轩爆发出来的力度,绝对不是他所能抗拒,当!一声脆响,太叔阳眼睁睁看着刀身被刺了回来,贴住自己的咽喉,叶子轩压上八成力道。

  “当!”

  一声脆响,抵挡的刀身碎裂,刺尖从裂缝中刺进,直透咽喉。

  一篷鲜血,从伤口爆射出来。

  “嗖!”

  叶子轩反手拔刀,太叔阳仰天倒地,死不瞑目。

  墨七熊踹飞一名活口,走了过来出声:“哥,阮大智和袁玉川在主控室,还有三四百人。”

  “换上他们的衣服。”

  叶子轩一挥军刺,鲜血尽去,锋刃清亮摄人:“直捣黄龙。”

  话音刚刚落下,码头主控室方向,忽然传来一阵密集枪声,还有几盏大灯四处晃动。

  俨然,又一场激烈枪战爆发了。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援军?可本少哪来的援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