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不能死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四章 不能死

  第八百五十四章不能死

  黑夜中,枪声阵阵,火光闪烁。

  此时,在主控室的四楼,阮大智正背负着双手,冷眼看着外面的几个监控屏幕,见到防线一道道被突破,脸上划过一抹失望:“日子过得太安稳,连一点危机都应付不了,人比对手多,枪比对手多,却被打得满地找牙,苦苦支撑。”

  “废物!真是废物啊。”

  阮大智一点都没为外面激烈的厮杀着急,还伸手倒了一杯酒喝着,随后望向旁边袁玉川出声:“虽然叶子轩他们杀了我不少帮众,可我还是觉得需要对他说一声谢谢,如果不是他这条过江龙,我还不知道虎狼门战斗下降到这地步。”

  虽然他手里还有一大批精锐没丢上去,但见到四周守卫被打得苦不堪言,阮大智心里就多少有点失望,同时对叶子轩又多一抹重视,不仅如他们的初始猜测,兵力一分为二,跟货船守卫遥呼相应设局,还能锁定他们位置发起了反攻。

  这一份始终掌控主动权的态势,让阮大智发自内心地欣赏。

  袁玉川扫过监控屏幕几眼,眼里多了一抹光芒,似乎有点讶然叶子轩有这么多人手和火力:“阮帮主不要失望,在我看来并不是虎狼子弟太无能,而是叶子轩太厉害,连对他知根知底的三帮都被他重创,虎狼门吃点亏也没有什么。”

  “我也低估他了。”

  袁玉川脸上扬起一丝笑意,随后走到阮大智的身边开口:“我原本还以为,今晚可以跟阮帮主一起,拿下货船活抓叶子轩,然后找叶宫敲个百亿千亿,没想到猎物反成了猎人,叶子轩的实力远超出我们想象,阮帮主,我们轻敌了。”

  阮大智抿入一口烈酒,声音平缓而出:“我们确实低估他了,所以局面变得难于收拾,当然,这也拜我们猪一样的队友所赐。”他手指一点屏幕上身穿红色军刺服饰的叶子轩:“他们是穿着太叔阳等人的衣服,突破我们后院防线。”

  “这意味着什么?”

  阮大智的眼里闪烁一丝戏谑:“意味着冲动鲁莽的太叔阳已经挂了,还葬送了八十名红色军刺,也让我们又吃了一个大亏,我甚至还怀疑,我们位置的暴露是太叔阳他们暴露,不然哪会轻易让叶子轩锁定?还出动这么多人来围杀?”

  袁玉川微微挺直身躯,瞄着屏幕上的厮杀,叶子轩正带着十余人往这边挺进,不顾后果过关斩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面罩女子,手持枪械紧跟着前行,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他判断不出面罩女子是谁,但能够感受到她的危险和彪悍。

  “阮帮主,太叔阳死了,我们又低估叶子轩实力。”

  袁玉川摸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随后看着屏幕上的混战局面出声:“事情跟我们有点出入,咱们即使挡住了叶子轩他们的反攻,但也无法如原计划一样活抓他,搞不好会搭上我们的性命,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咱们还是离开这吧。”

  “免得有什么变故。”

  他还善意提醒一句:“我相信阮帮主不会跟太叔阳一样固执。”

  这时,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了,大管家甘文忠带着几个人冲入进来,脸上带着一抹凝重向阮大智汇报:“帮主,敌人从四个方向杀来,火力很是凶猛,人数也超过两百,特别是后院的突袭队伍,来势更是惊人,他们快杀到这栋建筑。”

  他咳嗽一声:“围攻码头的兄弟虽然被我们召唤回来夹击袭击者,但货船上的敌人也咬了过来,虽然只是五十号人左右,但打得也很是疯狂,场面现在僵持不下,我们现在要么压上后手,全力对抗这些敌人,要么赶紧从码头撤离。”

  “不然激战的兄弟会全军覆没,如果叶子轩还藏有杀招,帮主安全就有变故了。”

  阮大智淡淡出声:“我们还有两百兄弟没动?”

  在甘文忠点点头时,袁玉川忽然踏前一步,打消着阮大智放手一拼的念头:“帮主,如果叶子轩就是现在这些人手,我不介意你压上两百名近卫军,那样就可以全歼敌人和活抓叶子轩,可是如今谁能保证叶子轩就这么一点实力呢?”

  他轻声劝告着阮大智:“万一他还藏有杀手锏,就等我们打出最后底牌,那你压上两百兄弟可就亏大发,不仅会葬送这批生力军,还可能搭上我们自己的性命,想一想,太叔阳他们,连水花都没溅响就挂了,帮主,我们还是撤吧。”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袁玉川还向角落几个大箱子偏偏头:“再说了,我们走了,也不等于输了。”

  听到袁玉川这一番话,再看看叶子轩他们战斗力,以及角落的几个箱子,阮大智点点头,拉过一人低语几句。

  后者领命,带着几个人提起箱子走出主控室。

  随后,阮大智向甘文忠大手一挥,果断下令:“撤!”

  甘文忠他们点点头,拿起对讲机呼叫各路撤离,还叫两百名养精蓄锐的枪手开路,有这批生力军,袭击者根本不可能挡路,同时,门口、走廊和电梯全戒备,护送阮大智进入停车场车队,袁玉川也淡淡一笑,神情平静带着手下跟上。

  在数十名亲信的护送中,阮大智和袁玉川他们很快抵达地下停车场,刚刚触碰到车门的时候,就见到一个雨水井盖被推开,几名劲装汉子现身,见到人群毫不留情的开枪,砰一记枪响,一名落后的虎狼门子弟,瞬间被他打中了身子。

  “啊!”

  见到同伴胸口上的血窟窿,以及还在阵阵抽搐的断气身子,其余虎狼门子弟脸色一变,在他们抬起枪口的时候,又是几记枪声响起,两名虎狼精锐被爆了脑袋,随后就是武器的枪口轰击,子弹横飞,把后面的十几名虎狼精锐射翻了。

  接着,井口又爬上一些人,二话不说加入枪战。

  袁玉川嘴角掠过一丝欣赏,叶子轩还真是人才,人手来的这么快,还绕过防线从雨水通道摸上来。

  “找死!”

  正要钻入车里的阮大智目光一冷,下一秒,右手拔出一把枪械,瞄都不瞄就扣动扳机,只听一阵密集枪声响起,五名劲装男子身躯一震,脑袋开花,随后一头栽倒在地,额头上都多了一个血洞,阮大智没有就此罢休,脚步一挪冲上。

  他一边向冒出敌人的位置奔跑,一边间不停歇的扣动扳机,砰砰砰!子弹无情向前方激射,十多名米妃儿手下连阮大智身影都没锁定,就被他毫不留情爆掉了脑袋,阮大智奔出二十米,劲装汉子倒下二十名,全是被阮大智一枪爆头。

  “咔!”

  在坐入车子的袁玉川目光注视中,打光子弹的阮大智一丢枪械,瞬间冲进最后几名敌人群中,在落地时就扣住劲装汉子的喉咙,咔嚓一声杀掉两人,同时,他反手拔出两人的匕首,一挥,匕首宛如毒蛇一般阴狠,划破另外两人脖子。

  一刀毙命。

  挨了刀的人根没有活下去的可能,阮大智的杀人手法纯熟的很,全是要害,还不拖泥带水,在四人一起摔倒在地时,双手猛地一挥,两把匕首一闪,射入最后一人心脏跟咽喉,后者爆出一口鲜血,身躯不断摇晃后退,随后轰然倒地。

  阮大智弹指之间就连杀二十多人,没有一合之众,手段毒辣,且不乏强大。

  他扫过满地尸首一眼,转身钻入装甲车里离开。

  袁玉川的车队跟在后面,也晃悠悠驶离这血腥现场。

  “袁少,我们今晚为何不全力以赴加入战斗呢?”

  行驶出数百米渐渐远离厮杀的主控室后,袁玉川身边的一名亲信低声问出一句:“我们有五十名枪手没动,阮大智他们更是有四百人,叶子轩的实力虽然超出我们意料,可他也就两百人,如果全部压上去,我们依然能杀掉叶子轩。”

  他显然跟随袁玉川很长时间了,所以说起话来很是直接干脆:“而且我有一丝不解,袁少为何要不断提起叶子轩的千亿价值,让贪财的阮大智跟太叔阳临时生出隔阂,导致八十名红色军刺全军覆没,也让今晚的联合行动大打折扣?”

  “不然我们有七成机会杀叶子轩,哪怕他宗师身手也难逃围剿。”

  袁玉川淡淡一笑:“杀叶子轩?为何要杀叶子轩?”

  亲信微微一愣,下意识回应:“他是叶宫主事人,是辕门未来的巨敌,杀了他,华国黑道就是我们的了。”

  袁玉川答非所问:“这世界,人们为什么要养猫?”

  亲信毫不犹豫回道:“因为有老鼠。”

  袁玉川笑了起来,伸手一拍亲信的肩膀:“没错,很多人养猫,还好吃好喝伺候,就是为了对付可恶的猫,如果没有了老鼠,这世界还有必要存在猫吗?没有,即使有,地位也不如有老鼠的时候,因为敌人的存在决定了他的价值。”

  “我为什么能一统三帮?”

  他看得很是深远道:“因为宋氏联盟要遏制叶子轩,遏制叶宫的发展,如果叶子轩现在就死了,我们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我告诉你,叶子轩今晚真死了,我们回去,即使不被宋氏联盟卖给叶家平息怒火,也会被宋氏找借口废掉我。”

  “在宋氏眼里,我这样的人,远不如昔日三帮来的可靠和舒心。”

  在亲信似懂非懂的神情中,袁玉川又轻声补充一句:“所以在我没有彻底掌控辕门,把根系扎入华国各个角落之前,我一定要留着叶子轩这个对手,不仅不能让他死得太快,还要时不时让他蹦跶几下,这样,我们日子才能更好过。”

  亲信恍然大悟:“明白了。”

  袁玉川还看了发过短信的手机一眼:“所以,叶子轩,今晚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