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五十五章 让我来
    第八百五十五章让我来

    “跑得还真快啊。”

    当叶子轩跟米妃儿冲到停车场的时候,只见满地尸首鲜血流淌,数十名米妃儿的部下和虎狼子弟全部倒在血泊中,几道被轮胎碾过去的血痕在地上清晰可见,随后前方一人传来汇报,阮大智他们撕开口子扬长而去,身边跟随数百人。

    听到阮大智他们跑了,墨七熊和棺材板第一反应就是追击,却被叶子轩眼疾手快拉住,摇摇头出声:“别追,人不够对方多,枪也不够多方猛,而且阮大智身边还有近卫军,看地上被杀掉人,就知道实力尚存,追上去也难于讨好。”

    墨七熊脸上带着一丝遗憾:

    “可惜了,不然干掉阮大智和袁玉川,日子就安逸了。”

    随后,他又一握枪械,指着不远处的阵阵枪声之地:“就算追不上阮大智和袁玉川,咱们也要把这些断后的徒子徒孙干掉,不灭掉他们这些死硬分子,以后还会联手来袭击我们,哥,我跟棺材板带人冲上去,把最后敌人也都灭了。”

    阮大智他们撤离的主干道,还有四十多名虎狼门精锐,一边打,一边退,阻挡着叶子轩他们追击阮大智,这些人似乎抱定了必死决心,所以打得很是顽强,对抗的劲装汉子一时无法吃掉,双方只能不断交火,让墨七熊听得很是难受。

    米妃儿没有加入讨论,一边接受着前方的信息,一边查看着地上的尸体,全是一枪致命,有几个还是躲在车后被杀,出手者枪法相当霸道,接着她的耳朵又一动,接听消息后对叶子轩开口:“阮大智走了,越军来了,必须马上撤。”

    “不然被越军堵住,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他们驻军司令叫胡怒明。”

    米妃儿对越军显然了解不少:“胡怒明是一个铁血人物,也是激进分子,连上面都很难全面掌控他,跟华国填海造礁比赛的就是他,他跟阮大智交情不浅,阮大智围攻你们,他无所谓,你们把联军杀得血流成河,他就一定会动手。”

    叶子轩点点头:“撤!”

    墨七熊有点不甘心:“哥,咱们冲一把再走吧,厮杀到这地步,不灭个干净,不爽啊。”

    这时,叶子轩摸出手机瞄了一眼时间,寻思有没有歼灭最后敌人离去的可能,就在扫视手机的时候,他发现一条标记袁丹娜的邮件,叶子轩心里一动,手指点击打开,顿时见到一行鲜红字眼,他脸色止不住巨变,向众人吼出了一声:

    “撤!快撤!”

    叶子轩丢掉兵器,把墨七熊跟棺材板丢入井口,还向其余人吼道:“跳!快跳!”

    在十几人止不住一愣本能向雨水井口跳下时,叶子轩也拉着米妃儿向里面跳了过去,啪一声脆响,两人重重摔入潮湿阴暗的通道,身体一阵冰冷,还没等米妃儿他们发问怎么回事,就听到轰一声巨响,头顶生出一股巨震,惊天动地。

    没有遮掩的洞口外面掠过一抹火光。

    “轰!”

    在叶子轩一把抱住米妃儿用身体横挡的时候,头顶又是一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整条通道都在颤抖,呛人的灰尘和石屑,漫天飞舞,惊恐的咳嗽声响成一片,叶子轩他们虽然是藏在雨水通道,但震动下来的灰尘,还是糊了他们一身。

    蓬头垢面的样子,像是流浪多年的乞丐。

    “轰轰轰。”

    在墨七熊他们脸色巨变齐齐趴在潮湿地上缓解爆炸冲击时,外面又是一连串的爆炸,接着就感觉到无数重物砸在头顶的地面,还没等墨七熊散去通道会不会塌陷的念头,咔嚓一声巨响,一大块石板爆射过来,狠狠撞击在圆圆的井口。

    厚实的石板卡在井口,把入口撞裂出一道口子,还带来一大股灰尘,上面的石头也四处溅射,最靠外面的叶子轩身子一挡,承受住几颗石头射击,怀中的米妃儿能够清晰感觉到叶子轩身躯一震,还有若隐若现的闷哼,心里微微一惊:

    “子轩,你没事吧?”

    叶子轩背后被石头狠狠打中,感觉全身像是散架一样,不过还是大声回应怀中女人,让她不用担心:“我没事。”

    米妃儿心里一松,随后挣扎着抬头,双手缠上叶子轩的脖子,红唇吻了上去,热烈而奔放。

    被吻个正着的叶子轩眼皮一跳,只是还没享受温软生香,他就脑袋缺氧,头一歪,昏迷了、、、、

    在他们藏身雨水通道躲避这场爆炸时,阮破虏和蝴蝶燕正停止跟敌人射击,趴在地上全身冰冷看着眼前火光,视野之中,五层楼高的主控室,正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刺耳声响中,无数碎肉和杂物乱飞,四周草木多了触目惊心的血肉。

    当最后一声巨大火光腾升出来的时候,小楼的立柱被炸裂,楼身摇晃着,战栗着,发出崩塌的声响,接着就像是遭遇地震一样,门窗天花板全部堆在了一起,残存的房屋架构全都变成了灰黑色,千疮百孔,破烂不堪,让人莫名惊惧。

    “叶少!”

    见到主控室炸成一堆废墟,想到早已冲进去的叶子轩他们,蝴蝶燕心如刀绞站起,歇斯底里喊出一声,怎么都没有想到,阮大智临走时还设了一局,用炸药把攻入进去的叶子轩他们炸了,眼前这种情景,叶子轩他们绝对是九死一生。

    “砰砰砰!”

    阮破虏一把扑倒蝴蝶燕,不让她傻乎乎冲去废墟处,同时枪口一抬射出几颗子弹,把探头的一名敌人毙掉,随后对蝴蝶燕喝出一声:“别去!爆炸还没结束,暗中还有敌人,你冲过去就是死,不管叶少有没事,他都不希望你白死。”

    蝴蝶燕死命挣扎喊叫:“不,我要去找叶少,我要去找叶少,他一定不会有事,他一定不会有事。”

    她恨自己无能,不然冲入主控室大楼的就是自己,而不是叶子轩他们了。

    “啪!”

    阮破虏没有丝毫犹豫,左手轻轻一抬,打在蝴蝶燕的后脑勺,直接把她打晕过去,随后丢给两名贪狼将士道:“马上把她带回货船,同时下令货船马上启动,留下两艘,其余全部离开码头,阮大智今晚胜利,越国官方不会有行动。”

    “阮大智行动失败,越军一定会扑过来。”

    两名亲信点点头,抱起蝴蝶燕就要离去,只是要走时问出一句:“阮将军,你呢?”

    阮破虏呼出一口长气,眼神坚定看着成废墟的前方:“叶少待我不薄,我欠他不少人情和命,现在他生死难测,我总是要过去确认一下,如果他活着,我就掩护他从码头撤离,如果他死了,我就会不惜代价杀掉阮大智,为他报仇。”

    “走!”

    阮破虏不让他们劝告自己,厉声喝出一句:“留下十个人,其余全部给我撤回货船。”

    “嗖!”

    就在阮破虏准备带着人摸向主控室时,前方忽然闪动几个人影,正要扣动扳机射翻,却发现冒出来的人,是棺材板和墨七熊,后面,还跟着十余名身穿黑衣的男子,阮破虏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就提枪迎了上去,低呼一声:“七熊。”

    墨七熊见到阮破虏,脸上也变得高兴,随后向他喊出一声:“快,快,我哥昏迷了,赶紧离开这里。”

    “呜——”

    就在这时,天空响起了一阵刺耳的轰鸣声,随后,就见一架直升机闪着大灯而来。

    直升机虽然老式,有些年代,也没配破甲弹,但依然气流庞大,杀气凌厉。

    舱室中的机枪,在火光的照耀下,仿佛是死神的眼睛。

    “哒哒哒哒!”

    靠近事发低飞的时候,机枪响了起来,一道猛烈的火舌随机扫射,击破硝烟和浓烟,扼杀可能存在的危险。

    火力线和两道惨白的探照灯光,在众人前方交相辉映,几具虎狼门子弟尸体被打成肉酱。

    米妃儿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全部趴下!”

    虽然对方没有告知是敌人,但谁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敌意,被他们锁定,百分百被打成筛子。

    火力死亡收割线很是华丽,在众人身周拽出了一条亮丽的火线。

    米妃儿再度喝出一声:“全部别动。”

    在墨七熊他们就地趴倒在地装扮死尸时,阮破虏反手抓过背后的长枪,神情如水平静:

    “让我来。”

    这一刻,阮破虏的眸子,有着冰冷至极的杀意,他身子一侧,长枪一抬,枪口连连轰击前方一个码头油桶。

    “轰!”

    数十外油桶被子弹打中,一声巨响腾空而起,瞬间引得声响极大的直升机注意力,驾驶员一侧机头,向爆炸的位置低飞过去,就在直升机转动的时候,阮破虏忽然窜了出来,就在露出机枪的舱室一闪而逝空档,长枪一抬,扳机扣动。

    “扑扑扑!”

    子弹狠狠倾泻了过去,握着机枪的枪手连惨叫都没发出,就鲜血迸射一头栽倒在地,随后,一颗子弹打在弹药箱。

    “轰!”

    一片暴雨般的子弹顷刻爆射,像密密麻麻的飞蝗一样,把整架直升机打的千疮百孔,当当声音就如炒豆似的,一正一副两个驾驶员,也不知道挨了多少子弹,顷刻就气绝身亡。没有人掌控的直升机打了一个转,一头栽到了地上爆炸。

    “篷!”

    一团大火腾升而起,照亮了阮破虏的挺拔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