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夫人的怒火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六章 夫人的怒火

  第八百五十六章夫人的怒火

  厮杀过后,码头一片狼藉。

  被子弹和炸药肆虐过的主控室大楼以及两艘货船,全都变成了灰黑色,千疮百孔,破烂不堪,跟遭受过地震没有太多区别,湿润海风中,残存的废墟残片,升腾着一缕缕黑烟,还没散去的刺鼻血腥气息,似乎是在向人们述说着什么。

  特别是主控室大楼,几乎可说夷为平地,承重柱子和结构都不存在了,完全变成了碎石瓦砾,近百名士兵不断地进行搜寻清理,不时能从碎石瓦砾的下面,拉拽出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按照次序的摆放在空阔地带,还喷上了消毒水!

  几名身份不低的军官,抱着双臂,脸色难看审视残酷现场。

  关于昨晚枪声阵阵的火拼,虽然在越国官方报纸上,胡志明的媒体上,只是以很小的版面,解释说,是由于值夜班的码头工人,在吸烟时不小心,点燃了停放在码头上的汽油桶,而引起大范围的燃烧爆炸,造成楼房倒坍,死伤惨重。

  至于那十多名警员的死伤以及直升机的坠落,则是因为救火造成的,他们的忠勇,永远都是后辈学习的楷模,而实际上,这次火拼不仅惊动了市长,驻军司令,还传到越国的一把手甘志雄的耳中,他在电话中把当地官方大骂了一顿。

  挂掉电话的时候,他再三提醒,尽快调查此事给出交待,另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驻军司令胡怒明放下电话后,第一件事是擦汗,第二件事就是,他派人去唤来了直升机大队长,通知他自己马上写辞职报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在他眼前消失,接着是第三件事,知会市长和警察局长,双方联手把胡志明稳定下来。

  第四件事则是,黑帮间的火拼实在是太猖獗了,特别是蝴蝶燕,实在是肆无忌惮,不仅对阮大智他们大肆杀伐,还敢轰掉他们一架飞机,杀了三名越军,打了他的颜面,简直不把他这个司令放在眼里,所以他决定采取严厉手段禁枪。

  同时成立五百人的军警联合小队,用武力威慑勾结外来势力的蝴蝶燕。

  对于阮大智和越文妃,胡怒明选择性忽略他们存在。

  三个小时后,英国伦敦,一处王室曾经居住过的百年庄园,鸟语花香,午风流动,身穿一袭白衣的秦夕颜,坐在后园湖边的白色椅子上,一边喝着刚泡好的红茶,一边翻看着今日的简报,俏脸自始至终没有波澜,很是平静审视事项。

  在她翻看到薄小衣带着王者电视台高层,开始入主自己赠送给儿子的好莱坞影视公司时,脸上多了一抹欣赏和赞许,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找到得力助手,不仅整改了王者电视台扭亏为盈,还有余力开始左右丹心影视,是难得的人才。

  在秦夕颜寻思要不要动用关系,为薄小衣扫清米国官方的打压,让最具潜力的丹心影视走到台前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就见影子从暗影中出现,站在白桦树的下面,双手递上一份最新情报:“叶少在越国遭遇小麻烦了。”

  “越文妃、阮大智和袁玉川联手围攻。”

  影子把收集到的消息简述出来:“昨晚在码头爆发一场激烈枪战,所幸叶少艺高人胆大,不仅没有被他们包了饺子,还趁着三方有隔阂的磨合空档,奇兵杀出破了三方联盟,斩杀太叔阳、八十名红色军刺以及一百三十名虎狼子弟。”

  在秦夕颜轻轻翻阅着最新情报时,影子又语气平淡的补充:“叶少方面横死八十多人,还遭受到阮大智的炸药袭击,不过叶少依然躲过劫难,有惊无险,现在呆在红十字医院疗伤,我跟墨七熊和棺材板通了电话,确认叶少没大碍。”

  “这一仗杀得还真是轰轰烈烈啊。”

  听到儿子没有什么大事,秦夕颜的脸色缓和了下来,随后眼里有着一抹疑惑:“只是子轩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他离开华国去越国的时候,身边就只有墨七熊、棺材板和几十名战熊,加上阮破虏他们,整支队伍也就一百多人。”

  她自动忽略蝴蝶燕他们的战斗力:“这一百多人,先后经历拳场和仓库一战,杀敌三百多人,叶宫再怎么强悍也会有死伤,扣掉这两场死伤人员,子轩手里可用人员最多五十,这点人,杀掉太叔阳他们尚可,再攻破阮大智近卫军、”

  “理论上不太可能。”

  影子显然也考虑过这个问题,随后看着思虑的秦夕颜回道:“说不定叶少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强大,无论如何都好,昨晚一战,算得上一场胜利,不仅瓦解了三方联军的围杀,还打得阮大智他们撤离,此战过后,叶少名声注定大震。”

  秦夕颜掠过一丝笑意:“他总能让我感到欣喜。”

  影子神情犹豫了一下:“叶少在黑道上悍然对抗阮大智、越文妃和袁玉川,虽然战绩辉煌大杀四方,但也让越国官方很是恼怒,特别是叶少出于自保,轰掉越军一架直升机,听说胡怒明已经联合市长,准备全面打压蝴蝶燕和叶少。”

  “为此还成立了五百人的特种大队,随时会定点打击叶少他们。”

  听到这一句话,秦夕颜眸子掠过一抹寒芒,端起红茶问出一句:“身为驻军司令,打击猖獗黑帮,维护地方治安,保护人民财产,这个可以理解,也应支持,只是我想知道,他这个打压是针对整个越国黑道,还只是向我儿子发难?”

  影子轻叹一声:“只是针对蝴蝶燕和叶少。”

  “这不行。”

  秦夕颜嘴角勾起一抹戏谑,随后轻哼一声:“打黑维护治安,我无所谓,也绝不护短,哪怕子轩在江湖厮杀中死去,我也愿意遵规认命,但越国官方只是针对我儿子,这不公平,他独自对抗联军已够艰辛,再加上越军,哪有得玩?”

  秦夕颜把红茶一口喝完,随后拿起桌上的手机:“江湖恩怨江湖了,官方偏袒介入就变了质,阮大智他们想要借越军的手要我儿子的命,我就打掉他们这张官方王牌,我不能替天龙打打杀杀,称霸江湖,但我一定要给他公平环境。”

  影子低声问道:“夫人,需要我干些什么?”

  “不用。”

  秦夕颜拿起电话,淡淡出声:“一个电话的事。”

  河内,越国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也是全国第二大城市及政治中心,是越国历史上著名的城市,面积为四千五百平方公里,人口七百余万人,地处红河三角洲西北部,坐落在红河右岸和红河与苏沥江的汇流之处,地理位置很是优越。

  此刻,总统大楼,总统内阁会议,一位将星璀璨年过五十的中年男子,靠在一张宽大椅子上,安静注视着探讨码头事件的总统,跟以往一样不反对不赞成,保持自己一如既往的中立,端起茶水中场休息时,他的脸色却微微变了一下。

  紧接着,他向身边人低语几句,离开阔大的会议室,随后走到走廊尽头。

  中年男子位置不低,每天电话很多,但看到这个陌生号码,他还是知道谁打过来,所以表情凝重起来。

  电话接通,耳边传来一位妇人的平静声音:“码头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了。”

  中年男子轻轻咳嗽一声,扫过几名路过的政府人员,随后彬彬有礼回应:“是的,夫人。”

  “叶子轩是我儿子。”

  电话另端显然就是秦夕颜了,她语气冰冷地开口:“江湖厮杀,生死各安天命,官方打压黑道,我也举双手赞成,但绝对不能拉偏架,听说胡怒明昨晚出动大批驻军,为阮大智打压我儿子和蝴蝶燕,今天更是成立五百名特种大队。”

  “只对我儿子进行定点打击。”

  在中年男子眼皮微微一跳时,秦夕颜声音平静而不容抗拒:“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胡怒明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儿子,从黄浦江,从三帮,从阮大智、从越文妃手中活下来,最后却倒在不公平的越军枪下。”

  中年男子沉默片刻,随后轻声回道:“码头的事情有点大,驻军损失直升机,颜面过不去。”

  “颜面过不去,那就杀了阮大智、越文妃,或者袁玉川。”

  秦夕颜冷冷出声:“我今天给你电话,是尊重你,给你面子,不然,我直接杀了胡怒明,乱了越国的政局。”

  “我能用钱把你砸到这个位置,一样能用钱把别人砸到这个位置。”

  她落地有声:“我只要公平。”

  随后,她就啪一声挂掉电话,听到耳边的嘟嘟声,中年男子苦笑一声,他清楚秦夕颜的意思,既然如此,只有自己过问一下这件事了,不然那位动怒的夫人,真会把转型的越国搅得天翻地覆,想到这里,他手里又拔出一连串的号码:

  “我是国防第一参谋越文星,电告胡怒明司令,停止一切军事行动。”

  “胆敢违令,军法处置!”

  PS:谢谢小海豚_打赏100,萧六朗打赏100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