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五十九章 输了
    第八百五十九章输了

    “啊——”

    看着被墨七熊废掉的手臂,刀疤汉子一时反应不过来,眼里全是难于置信,直到钻心的剧痛传递过来,他才像是一头受伤野兽,吼叫一声轰出了左拳,呼的一声,直接对着墨七熊鼻梁打过去,处于生死境地的他,打出人生中最具爆发力一拳。

    只可惜,也是人生最后一拳。

    墨七熊似乎早预料到他会来这一击,左手横挡压制住对方的攻击,随后掌心猛地用力一拉,同时向后退出一步,刀疤汉子的上身下意识向前一倾,墨七熊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左脚一移,右脚灌满力量,对着刀疤汉子的额头,势大力沉一撞。

    “砰!”

    一声巨响,刀疤汉子的额头被墨七熊膝盖撞中,一篷鲜血顿时迸射出来,随后口鼻也流出了血液,没等胡怒明他们冲过来解救,墨七熊松开重伤的对手,同时,一脚踹中刀疤汉子的胸膛,又是一声咔嚓脆响,刀疤汉子胸骨瞬间断裂。

    他魁梧的身躯还直接向后跌飞出去,途中再度喷出一大口浓郁鲜血,后面另一个身手不弱的军服男子,猝不及防,被撞个正着,跟着喷出一口鲜血,抱着刀疤汉子翻滚几米,砰地一声砸翻四个女人坐过的桌椅,四分五裂,杯盘狼藉。

    这一番动静,让刘琪琪她们尖叫不已,刀疤汉子抽动两下,他就没有了动静,

    墨七熊拍拍手,把几片碎布丢在地上,胡怒明,身边六名亲信,以及周围看热闹的人,神情各异,但有同样的震惊,不仅是墨七熊一出手就废掉刀疤汉子,还有他期间展示出来的霸道,给人一种原始的野蛮和霸道,让人天然的忌惮。

    此时,几名军服男子反应了过来,见到同伴生死难测,齐齐去拔腰间枪械:“小子,找死!”

    “砰砰砰!”

    枪械还没有拔出,几个篮球嗖嗖嗖飞了过去,精准砸中掏枪者的脑袋,虽然距离不远,但从叶子轩手里砸出来,篮球依然跟抽射没有两样,几记闷哼中,三名掏枪者跌飞出去,重重摔在刀疤汉子身边,鼻梁塌陷,血液肆意流淌出来。

    在刘琪琪几人又发出一声惊叫、墨七熊绷紧身躯的时候,叶子轩把目光望向胡怒明,后者只要有任何举动,他就会毫不犹豫下手劫持,只是让他讶然的是,胡怒明没有过激反应,怒意和惊讶一闪而逝,随后扫过地上死伤的手下开口:

    “不错,是顶尖高手。”

    胡怒明把目光转向叶子轩:“看来我这次栽得不冤。”

    手下生死未卜倒卧路边,这家伙却由衷赞叹叶子轩的身手,性格确实让人看不透。

    “死人了,死人了!”

    有个跑过来凑热闹的人,见到现场血腥马上喊一嗓子,顿时让场面变得混乱起来,很多游客慌不择路散向远处,怕接下来再发生点什么,殃及自身,巡逻的警察马上赶过来,见到是胡怒明后,一边派人过来帮忙,一边帮忙驱散人群。

    数十名警员很快抵达现场,荷枪实弹把叶子轩包围了起来,警枪也都拔出对准叶子轩和墨七熊,眼神狠辣,大有一声令下就格杀勿论的气势,只是叶子轩根本没有在乎他们态势,摸出手机发了几条短信,他借今日一事试探官方态度。

    他想看看,越方对自己的底线在哪里,这样便于他接下来的行动。

    胡怒明没有在意乱哄哄的场面,也没感觉到自己丢人,相反上前一步,伸手探视几名倒在地上的同伴,几人存有一点生机,刀疤汉子则彻底死了,他拍拍手站了起来,对着叶子轩竖起一个大拇指:“不错,当着我的面,杀我的兵。”

    叶子轩拍打着一个篮球:“怎样?满意吗?”

    不远处被驱赶的刘琪琪她们,听到真有人死了,而叶子轩还如此嚣张反问驻军司令,心神都止不住一颤,没想到这家伙如此猖狂,杀个人完全不当一回事,想杀谁,就杀谁,还是这样大庭广众下手,看来以后还是少招惹这种人为好。

    胡怒明手指点着叶子轩冷哼:“当街杀人,国法难容,信不信我把你抓起来,叶家一个字都不敢说?”

    随着他这一句话哼出,数十名警员喝斥连连,举着枪械上前,喊叫叶子轩束手就缚,还死者一个公道,只是还没触碰到叶子轩,领头警官电话就连连响起,不耐烦的接了几个后,他嚣张的神情就变得凝重,最后,头皮发麻地缓和气氛。

    他示意数十名警员低垂枪口,向胡怒明告知上峰来电,这案子由驻军负责,也就是胡怒明决定。

    随后,他还带着数十名警员退后四五米,把空间让给叶子轩和胡怒明。

    叶子轩左手托着篮球,缓缓走到桌子旁边,端起那杯卡布奇诺喝入一口,很是轻松自在,胡怒明的态度昭示了很多东西,不甘,愤怒,阴狠,唯独没杀机,他猜得出,有达摩剑悬在胡怒明的头上:“胡司令,你的国法好像不太行。”

    胡怒明一点众人:“不需要警方,我就能逮捕你,众目睽睽,罪行确凿,谁能庇护你?”

    叶子轩走到他面前:“你当然能逮捕我,可是你信不信,我连国法都不用,直接用政治杀你?”

    胡怒明身躯一震,拳头无形中攒紧,随后,拳头又松了开来,很想一声令下杀了叶子轩,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叶子轩所言没有半点水分,相比自己用杀人罪名来对付叶子轩,叶子轩手段更加狠辣,政治两字的份量,胡怒明心里清楚。

    “司令,这小子太猖狂了,咱们直接弄死这小子。”

    残存的几名手下握着枪械,低吼着靠在胡怒明身边:“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几乎有感应一样,胡怒明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冷眼扫过叶子轩一眼,随后戴上耳塞接听,马上传来军部长官的声音,千里之外的后者好像已经知道这里发生的事,训斥胡怒明胡搅蛮缠,挑衅闹事,再不收拾残局,就剥了他身上军服。

    这个长官不是越文星,是胡怒明最尊敬的一个首长,他能有今日地位,跟后者有着莫大的关系,如非后者一直庇护,桀骜不驯的他早被同僚排斥下台,他还以为这次依然会获得支持,只是没有想到,尊敬的首长如今却劈头盖脸骂他。

    挂掉电话,胡怒明脸色难看,扫过叶子轩一眼,拳头猛地一砸,一张桌子咔嚓碎裂:

    “叶子轩,不要给我机会,不然我十倍讨回今日的仇。”

    叶子轩毫不客气的反击:“胡司令做事也小心一点,不然随时被国防部调去南海做排头兵,你今天没理由不爽,我从来没有想过找你晦气,是你无缘无故带人挑衅我,也是你的手下先对我动手,伤人,死人,丢面子,全由你自找。”

    胡怒明喷出一口气,虽然这是事实,但心里也依然难受。

    叶子轩把咖啡杯子丢在桌上:“我回去了,胡司令,记得把现场收拾的干净一点,这事关你的颜面。”

    说完之后,叶子轩手指一挥,带着墨七熊转身离去。

    胡怒明嘴唇一咬,眼神一冷,右手拔出一把枪械,正要锁定叶子轩的背部,却听到扑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撞击在枪管!

    “当!”

    胡怒明的手臂,仿佛是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扇了一巴掌,猛的向上一抬,枪械像是石子似的,被抛飞了出去。

    整支胳膊酸痛不已。

    胡怒明环视一眼,随后锁定一处天台,轻叹一声。

    他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