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六十章 剧烈冲突
    第八百六十章剧烈冲突

    彩虹饭店,胡志明市历史最悠久的外宾酒店。

    它面朝着养育无数人的湄公河,跟胡志明市的市政府大楼相望,也毗邻叶子轩喝过咖啡的步行街,是外籍人士来这座城市的首选酒店,此刻,一楼的休闲大厅,落地窗边的卡座,靠在双人沙发上的米妃儿,轻轻搅动手里的蓝山咖啡。

    偶尔瞄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但更多时间是注视大门口,半个小时前,她原本要依约赶赴咖啡厅跟叶子轩见面,可走到途中就收到他的消息,告知自己跟胡怒明起了冲突,还死了人,咖啡厅已经不适合见面,让她返回下榻的酒店。

    他会去一楼休闲水吧找米妃儿。

    米妃儿开始听到叶子轩跟胡怒明冲突,俏脸瞬间变得凝重,她对胡怒明有很深了解,知道那是一个激进的军方分子,也是那晚配合阮大智打击叶子轩的驻军司令,她担心胡怒明不顾后果围攻叶子轩,所以马上派人了解事情来龙去脉。

    米妃儿很快收到消息,叶子轩跟胡怒明的对抗中不仅没有吃亏,相反杀了一人直接打后者颜面,最让米妃儿生出兴趣的是,胡怒明没有就此发飙杀掉叶子轩,反而忍气吞声离开事发现场,警方也对此再三缄默,叶子轩可谓全身而退。

    米妃儿就此对叶子轩又多一抹叹服。

    在女人欣赏着叶子轩抵押官方打压的手段时,也有不少人欣赏着气质四射的米妃儿,很多人扫视过这个丽人,都情不自禁的叹出尤物两字,期间,有人上前搭讪,希望能抱得美人归,也有人自惭形秽,只是隔着老远有意无意地窥视。

    还有人觉得这中东女孩很是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迪拜公主的称号和印象,连娱乐圈的二三线明星都比不上,加上米妃儿今日为了约会叶子轩,没有跟以往一样黑衣装扮,而是衬衫,短裙,布鞋,多了一丝青春和靓丽。

    如非熟悉的她,乍看之下,真不敢认。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坐下吗?”

    一个年龄大约三十岁的英国男子,自信十足来到米妃儿面前,伸出戴有劳力士手表的手,指着米妃儿对面座位发问,他还绽放一个灿烂的笑容,对女人很有杀伤力,他也相信能够轻易拿下米妃儿,只是话音刚落,米妃儿就冷冷出声:

    “滚!”

    除了多年死党哈曼丹外,米妃儿从来不给没兴趣的男人好脸色,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她只在乎自己那颗骄傲的心,见到米妃儿这么不给情面,英国男子脸色一变,想要撂几句狠话,但考虑到绅士风度,最终只能咬牙离去。

    在英国男子含恨消失后,又有几个人影从视野中闪现,其中一人径直走了过来,不经米妃儿同意就落座,双脚直接放在茶几上,打出一个响指,身后一名女子递过雪茄,还拿出价值一百美金一盒的火柴,为落座的男子点燃一支雪茄。

    人群中,除了一堆时尚的帅哥聊女外,还有一名格格不入的木讷老头,他长得跟故事人物阿凡提一样,只是没有那份灵气,更多是一种内敛和沉稳,不声不响,却不会让任何人忽视他的存在,始终跟一个即将引爆的火药桶让人忌惮。

    四周男女也有意无意跟他拉开距离。

    跟米妃儿一样,这是一张中东面孔,二十多岁的青年,鼻尖高挺,眼睛深邃,嘴唇单薄,咬着雪茄显得很是阴沉,他望着米妃儿玩味一笑:“米妃儿,没想到在这遇见你,怎么?你家里也派你来参股越军,在经济海域搞几口油井。”

    他环视米妃儿身边几个人一眼,放在桌上的脚尖抖了两下:“只是你怎么会来胡志明市?难道你也听说越文星今天会过来,所以出现这座城市等他?不过我要提醒你,沙特王室已跟越军签订合作的初步协议,各方关系也已经打通。”

    “你们阿联酋还是收拾行李,早点回家洗洗睡。”

    他的脸上带着一抹戏谑:“对了,你的护花使者哈曼丹呢?他不跟在你后面了?”

    米妃儿见到此人出现眼皮一跳,认出对方是沙特王子哈德斯,家族的一大对手,也是她最讨厌的纠缠者,所以毫不客气的回道:“哈德斯,我跟你说两件事,第一,本公主来这干什么,跟你没半点关系,第二,马上给本公主滚开。”

    “这是留给我男人的位置,你没有资格坐上去,再不滚蛋,我就打断你的双腿。”

    听到这一句话,哈德斯发出一阵刺耳大笑,咬着雪茄吐出一口浓烟,随后悠悠开口:“我的阿联酋小公主,你翅膀还真是越来越硬了,连我这个大王子都敢出声喝斥了?仗恃你家里宠爱,还是你所谓的身手?或那不值一提的财富?”

    米妃儿嗤之以鼻哼道:“真觉得我家财富不值一提,你爷爷你爹,还有你,就不会不止一次打我们主意了,我喝斥你不需要凭借任何东西,我不爽你就是不爽你,看你不顺眼就是不顺眼,哈德斯,你再不滚蛋,休怪本公主无情了。”

    她清楚哈德斯是一个记仇的小人,可依然不怕他的反弹或报复,只可惜跟越军的油井合作开发谈判中,阿联酋没有半点优势,不然她还真想插上一脚,即使不能把生意抢夺过来,也要增加哈德斯的成本,让他知道自己不是软弱可欺。

    “有个性,有个性,你们看到没有,这就是个性!”

    哈德斯丝毫不为米妃儿的冷意所动,还轻轻拍手向身后数名同伴示意:“公主就是公主,这性格,这作风,这口气,这魄力,你们一百年都学不会,即使她就那么点底子,也能装得好像是中东最牛叉的人,拥有整个中东石油似的。”

    随后,他向米妃儿勾一勾手指道:“米妃儿,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要不跟我好了?保证你日子过得很舒坦,成为中东最尊贵的公主,王后,比哈曼丹好一百倍,你也不用整天为你父亲奔波,你看你,这些年,完全就是空中飞人。”

    “听说为了跟华国交好,你还跑去京大进修。”

    他不觉得米妃儿敢向他发难,迪拜王族有钱,人均富得流油,王室投资财团在明面上也排得上世界第三,但相比地大物博的沙特来说太小,而且沙特的王室军队完爆所有海湾国家王室总和,枪杆子里出政权,哈德斯有着自己的仗恃。

    米妃儿冷眼凝视嬉皮笑脸的哈德斯,这个一直觊觎她美色和家财的阴险男人,这几年没少算计她,可惜父亲却要她一忍再忍,告知这邻居太强大,双方还常常低头不见抬头见,撕破脸皮只会乱了局势,更无法跟现在这样闷声发大财。

    相比富可敌国的财富,米妃儿更想把哈德斯干掉,因此见到他轻薄自己,俏脸一寒,不给半点面子,手指一点:

    “滚。”

    哈德斯不以为然一笑,慢悠悠抽口雪茄,喷出一口浓烟笑道:“打是亲骂是爱,叫滚更是亲爱,米妃儿,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但脸皮薄不好意思,所以色厉内荏叫我滚,以此来掩饰你心中的娇羞,我不走是禽兽,走了,禽兽不如。”

    他直接把烟灰弹在沙发,脸上笑容很邪恶:“米妃儿,嫁给我吧,我会给你幸福的,你父亲此生娶了四个妻子,拥有七十二个女人,我保证不会让这么多女人入宫,我只娶两个老婆,收藏三十六个女人如何?保证每个月睡你一次。”

    “不行的话,那就两次。”

    米妃儿的俏脸没有半点波澜,语气依然冰冷:“我父亲有多少个女人,那是他的能耐和本事,他能坐在那个位置,再多的女人也理所当然,而你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废物,比哈曼丹还不如,你这样的人,有人嫁给你已是祖辈积德。”

    “还妄想染指我米妃儿,你有多远滚多远。”

    哈德斯眼里闪烁一抹怒意,随后又哈哈大笑:“米妃儿,话可不要说的太慢,哪一天,你真被我这废物上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你也别觉得不可能,只要我把争议的那块地让给你们王室,你说,他们会不会把你洗干净送过来?”

    “啪!”

    米妃儿俏脸一寒,手中咖啡直接泼了过去,只是还没泼到哈德斯的面孔,身后的木讷老人踏前一步,左手带着衣袖一挥,瞬间把泼来的咖啡全部卷起,一滴都没有触碰到哈德斯,接着左手猛地一震,咖啡汁水从他袖中嗡的一声震落。

    那种感觉,好像是突然落下阵雨。

    木讷老人化解掉米妃儿发难后,就一声不吭退回了后面。

    实力非凡!

    米妃儿扫过老人一眼,美丽眸子多了一丝杀机。

    哈德斯先是涌现一抹愣然,似乎没想到米妃儿真敢动手,随后掠过一抹狠毒目光,最后恢复平静:“米妃儿,你怎么了?真要对我动手?我可是你最忠诚的追求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你知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很伤心?”

    “换成别人泼我咖啡,我早把她双手砍了,但是你,我原谅。”

    言语阴狠的哈德斯,偏偏装出一副痴情样子:“不过,以后不要这样好不好?”

    米妃儿冷冷出声:“你真不滚?”

    哈德斯耸耸肩膀回应:“我已经说了,不走,是禽兽,走了,禽兽不如,我知道,你内心绝对不希望我走。”

    “你再不滚蛋,连禽兽都做不了。”

    一个声音,从后面淡淡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