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六十一章 强势踩人

天才布衣 第八百六十一章 强势踩人

  第八百六十一章强势踩人

  连禽兽都做不成?

  就在被哈德斯破坏了大好心情的米妃儿准备发飙时,一个声音从哈德斯后面缓缓传来,米妃儿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忙抬头望去,正见叶子轩一脸坏笑地走来,那份傲然,那份气势,远比她更引人瞩目,这才是她要等的男人,她的王。

  哈德斯一伙人也扭头瞧向叶子轩,有点讶然,有点迷茫,不知道这小子是何方神圣,敢这样大庭广众向他叫板?最让他眼神一冷的是,叶子轩径直穿过人群,坐到米妃儿身边不说,还伸手搂住米妃儿,米妃儿居然半推半就地依偎着。

  “跟老胡他们干了一架,身上染了一点血,回去洗了一个澡过来。”

  叶子轩向怀中女人一笑:“不介意吧?”他的眼力向来很好,一眼就判断出有人纠缠米妃儿,而且还是米妃儿不便撕破脸皮的主,连公主都要忍三分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小角色,可叶子轩却依然无惧,抱着女人挑衅似的望向哈德斯。

  米妃儿没躲避叶子轩的搂抱,反而贴紧后者身子开口:

  “只要等的是你,再等一个小时,我也不会介意。”

  见到向来高高在上,连他都不放眼里的米妃儿,对一个从没见过的华裔小子投怀送抱,直接惊呆熟悉米妃儿性格的哈德斯,他难于置信看着米妃儿俏脸上的娇态,身后同伴也是相似目瞪口呆,感觉铁血果断的米妃儿有点遥远和陌生。

  木讷老头则盯着叶子轩,身上汗毛无形炸起,显然嗅到了一抹危险。

  年轻,帅气,温柔,比标枪还笔直的身躯,哈德斯审视眼前比自己还要耀眼的叶子轩,脸色开始慢慢变得阴沉,很是愤怒想要霸占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侵犯,同时他判断叶子轩是吃软饭的小白脸,毕竟他这些年从没听过有这号人存在。

  想到惦记多年的美艳尤物,被一个阿狗阿猫搂在怀里,哈德斯就妒火中烧,怒极而笑:“米妃儿,怪不得你再三拒绝我,原来你跟你父亲一样好色,只是他喜欢收集极品美女,而你喜欢小白脸,人尽可夫四个字,看来该用你头上。”

  “相识一场,要不要找几个人伺候你?绝对比这小子带劲。”

  没等米妃儿愠怒发作,叶子轩端起米妃儿的咖啡,没有丝毫避忌的喝入一口,昭示出两人的亲密,随后看着坐直身躯满脸怒火的哈德斯,声音轻缓而出:“喜欢小白脸有什么不好?起码我有一点姿色,总比你这个废物要来得顺眼?”

  “记得华国有一句古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哈德斯夹着雪茄,点着叶子轩脑袋:“得到不该得到的人,有时候会死得很惨。”

  叶子轩淡淡出声:“你威胁我?”

  哈德斯望着叶子轩的目光渐渐阴狠,还带着一抹不屑,雪茄弹一弹,烟灰四处飘落:“世界很大,但没几个人值得我威胁,你一个吃软饭的,更没资格被我威胁,我只是看在米妃儿份上,告诉你应该怎做人,才能安安稳稳的活着。”

  “子轩,我们出去吃饭吧。”

  米妃儿不想给叶子轩招惹麻烦,轻轻一握男人的掌心,随后又用下巴一抬,点着哈德斯霸占的那个位置,带着一丝可惜:“这水吧的牛扒不错,本来我想跟你在这吃烛光晚餐,可惜我留给你的好位置,被一条听不懂人话的狗占了。”

  叶子轩毫不在意笑笑:“算了吧,你都说他是一条狗,何必跟畜生斗气呢?”

  米妃儿嫣然一笑:“有道理。”

  “小子,你敢骂我?”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哈德斯眼神一冷,直接把雪茄啪一声砸向叶子轩:“找死!”

  与此同时,哈德斯还伸手去拔腰中枪械,似乎要给叶子轩一记血的教训,只是枪械还没拔出,就见一道腿影闪过,砸出去的雪茄去而复返,带着几缕火星撞入他的嘴里,同时,一条修长的腿点在他嘴巴,鞋底势大力沉封住他的牙齿。

  米妃儿踩住哈德斯的嘴巴娇喝:“羞辱我可以,但不得对我男人放肆。”

  哈德斯被烫得哇哇大叫,雪茄在他嘴里烫出十几个泡,想要挣扎,无奈酒色掏空的身体根本无法对抗米妃儿。

  他愤怒的手脚晃动,示意同伴赶紧解救自己,同时发誓一定要玩死米妃儿。

  “嗖!”

  在哈德斯的同伴手忙脚乱要营救主子时,木讷老人已经像是炮弹一样撞击过来,口里还发出一记压抑到极限的低吼,众人的心随之颤抖,屏气凝神盯着后者,木讷老人快速贴近,挥拳砸向米妃儿的长腿,他丝毫不在乎米妃儿的身份。

  他只效忠沙特王室,效忠哈德斯。

  “砰!”

  没等木讷老人碰撞到米妃儿,只见一道更加迅速的人影横挡了过去,一声沉闷的碰撞炸起,前冲的木讷老者身躯止不住一震,木讷老人没有惊讶纳闷的机会,真切感受雄浑量的压迫感,想退、想避迟了,阴冷眼眸罕见涌现一丝绝望。

  “扑!”

  木讷老者悲壮闭眼,倾听着上身肋骨断裂的声响,六十公斤的身子倒飞五米有余,砸翻几人摔倒在地上,嘴里喷出一口鲜血,高手厮杀,胜负一线之间,木讷老者没死,但已经无力再战,挣扎一番勉强站起来,可惜连步子都挪不开。

  木讷老者盯着撞飞他的叶子轩,眼里有着愤怒,有着杀意,却有更多的忌惮,他不是对手。

  叶子轩拍拍双手,对木讷老者摇摇头,是高手,但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记住了,以后放尊重一点。”

  在哈德斯的保镖拔出枪械,米妃儿身边的人也都举抢威慑时,米妃儿缓缓把脚从哈德斯嘴里挪开,俏脸上不带半点情感,哈德斯吐出已熄灭的雪茄,满嘴是泡的他强忍疼痛,愤怒不已地喝道:“米妃儿,你要为今日行径付出代价。”

  “你,还有你的小白脸,全都要死。”

  哈德斯推开几个示好的女人,咧咧嘴向米妃儿吼叫不已:“有本事,跟本少去外面,看我敢不敢弄死你们两个。”

  他拔出腰间的枪械,点着叶子轩跟米妃儿,杀气腾腾,枪口一度快点到叶子轩的脑袋:“走,跟我去外面。”

  他恨不得现在就下令毙掉叶子轩跟米妃儿,只是哈德斯知道自己不能在这外宾酒店开枪,这里太多西方媒体人士,而且也是越国最注重的颜面之一,加上他现在还等着越国的合作,那可是几百亿美元的生意,哈德斯分得清事情轻重。

  他还扫过受伤的木讷老者一眼,毫不掩饰地哼出废物两字。

  “少爷,越参谋出现了。”

  在哈德斯瞪着米妃儿流露阴狠,等待后者答复的时候,一个时尚女子握着电话走到哈德斯身边,轻声吐出一句还向后侧头,哈德斯的怒意瞬间消散大半,随后跟着其余人一起向后面望去,正见六辆军车停下,车门打开钻出一批士兵。

  当荷枪实弹的士兵戒备四周后,中间车子又钻出一个中年男子,正是国防第一参谋越文星,军衔璀璨的人物,在越国这军队色彩浓郁的国度,他的实际影响力比总统还要深三分,此刻,他正在一名便衣男子汇报中,向酒店走入进来。

  “晚点收拾你们这对狗男女。”

  哈德斯把枪械收了起来,随着忍着嘴里的疼痛,扬起一丝笑意转身,还发出哈哈大笑:“越参谋,你好,你好。”

  “上个星期在河内见了面,今天又在胡志明市相遇,真是缘分啊。”

  “越参谋今天来这里,是私事还是公事?有没有吃晚饭啊?要不一起喝一杯?”

  他向米妃儿和叶子轩彰显着自己跟越文星的交情,同时寻思要不要借越军的手,把叶子轩给干掉了?

  哈德斯向越文星示好的时候,身边男女同伴也都笑容灿烂打招呼,其中几个时尚女子还扫过叶子轩轻哼以示不屑。

  他们又大靠山,有枪杆子,收拾叶子轩轻而易举,就是米妃儿,只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越文星没有理会哈德斯,只是目光锁定叶子轩,他这两天看了很多叶子轩的资料,对后者相貌有了深刻印象,随后,他径直从人群中穿过,也无视哈德斯的拥抱,来到叶子轩的面前,在众人惊讶注视下,捧着一部手机,一脸真挚地发出请求:

  “叶少,给胡司令一条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