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六十三章 越国该易主了
    第八百六十三章越国该易主了

    晚上十点半,叶子轩送走越文星一伙人,随后摸着滚圆的肚子,陪米妃儿去河边散步。

    越文星的到来,不仅给叶子轩化解了越国官方的压力,压制住胡怒明的怒火和反弹,把他跟阮大智、越文妃放在相对公平的环境较量,还给米妃儿带来一笔利润极其丰厚的生意,原本属于哈德斯的油井合作开发,分了一半给米妃儿。

    之所以没有把工程全部要过来,是因为牵扯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叶子轩不想越文星得罪太多人,加上阿联酋没有足够实力独吞,所以给属于哈德斯的越方官员留了应有利润,越文星因此对叶子轩更加喜爱,发自心底把他当成自己人。

    米妃儿拿下这一大笔生意,对叶子轩也是无尽欣赏,虽然她来越国并非为这单生意,她也早知道阿联酋没有投放太多精力,毕竟在父亲眼里,阿联酋根本竞争不过沙特王室,可握着手里的协议,米妃儿依然知道它会给王室带来什么。

    更清楚,它会让自己第一公主地位彻底无可撼动。

    河风轻送,看着身边并排走着的儒雅男人,米妃儿直接贴了过去,挽住叶子轩的胳膊出声:“子轩,谢谢你,我本想动用自己关系或资源,在越国帮你一点什么,结果,却是你给我送了一个大饼,这笔生意,足够让王室欣喜如狂。”

    “我由衷的感谢你这份厚礼。”

    这一笔生意,利润倒是小事,最重要的是,阿联酋可以进一步扩展在亚洲的影响,更能让沙漠中王室开始走向前台,只要把这一项大工程做好了,米妃儿相信,阿联酋留给世人不再是钱多人傻的印象,经济和政治影响都会增加不少。

    听到米妃儿这一句话,叶子轩脸上扬起笑意,轻声接过话题:“一百多亿美元的生意,确实不小,可是相比你在码头的帮忙来说,它算不了什么,再说了,你我是朋友,能顺手帮你一把,我自然要尽点力,不然怎对得起你我交情?”

    “朋友、、、、”

    米妃儿俏脸划过一抹苦笑,随后带着一抹幽怨出声:“你对我真没有半点动心?其实你我合璧,真可以叱诧风云。”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思虑一会开口:“公主,你美丽,能干,骄傲,又有一颗强者的心,跟你结合在一起,确实会给我带来不小助力,可也会寒了叶宫不少人心,他们会觉得,在叶宫的成就,出生入死还不如背景显赫来的容易。”

    在米妃儿安静聆听的时候,叶子轩很清晰告知心声:“叶宫现在正需要人心凝聚,相互扶持打拼天下的时候,我不能冷了他们的憧憬和热血,所以现在只能谢谢公主的好意,将来有机会或者时机成熟,我一定不会拒绝彼此的携手。”

    “再说了,你我就几面之缘,你对我都没足够了解,这样爱我会不会太冲动一点?”

    叶子轩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声音轻柔而出:“不怕告诉你,我有很多女人,我也很喜欢她们,努力让她们过得快乐,你说过我曾经沧海难为水,那就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博爱的人,你能允许你要嫁的人,身份围绕着很多红颜?”

    “第一个理由,成立,也很好,我能理解。”

    米妃儿轻声接过话题:“我不会再逼你,会给你空间和时间,也相信将来时机成熟,你不会忘记我。”随后又话锋一转:“至于第二个理由,无稽之谈,我说过,我要做王的女人,既然是王了,三宫六院很正常,没有什么好吃醋。”

    她嫣然一笑:“不是我没占有欲,而是我能够认清现实,二八法则适用任何事情,男欢女爱,也依然是百分之二十的顶尖男人,拥有百分之八十的极品女人,我父亲有四个妻子,七十二个女人,哈德斯他爹更是坐拥世界百名美女。”

    “就连你们华国这么传统的国家,何赌王一样七个老婆,十七个子女,谁会说他们一句不是?”

    米妃儿对这些事似乎看得很淡然:“嫁给他们的女人又哪个会吃饱撑着吃醋?”

    在叶子轩讶然米妃儿巅峰自己认知时,米妃儿又挽着叶子轩向前走几步:“优秀的男人,特别是顶尖的男人,她们不嫁,也会有其余女人前扑后续的献身,当然,我也希望嫁一个权势滔天,又只爱我一个人的王,可这想法太天真。”

    叶子轩好奇问道:“天真?”

    米妃儿轻轻点头:“没错,现实中,这几乎不太可能实现,至少在我的认知中,没有哪个权势滔天或者富可敌国的男人,会守着一个女人到老,哪怕后者再怎么美丽怎么有魅力,七年之痒永远是一个致命命门,所以我不会苛求你。”

    米妃儿喝了红酒的脸很是娇艳:“或许你会说,我可以找一个普通点,却只爱我一个的人,相互携手白头偕老,就如网上人们常说,结婚不要找帅哥,帅哥很容易出轨,应该找普通一点的人结婚,这样两人才能和和美美过小日子。”

    叶子轩轻声一句:“这难道没道理吗?”

    米妃儿的俏脸掠过一丝戏谑:“这有哪门子道理啊,这根本就是一个谬论,同样的诱惑,连顶尖男人都扛不住,你觉得普通男人就能做柳下惠?只要有机会,普通男人一样会出轨,既然都有出轨的可能,我为什么要嫁普通的男人?”

    “还不如找你这样长得帅,钱又多,又有势力的人。”

    米妃儿向叶子轩灌输着自己的认识:“如果最后结果都是输的话,嫁给顶尖男人,起码还占有过对方颜值,过了好日子,嫁给前者,那真是两手空空,又没钱,又没色,所以结婚找普通一点的人,不过是后者刻意营造出来的谬论。”

    “目的就是忽悠极品美女下嫁,不至于让你这样的帅哥才子霸占太多。”

    叶子轩张张嘴想要反驳几句,却忽然想到那个国度的认知,四个妻子,七十二个女人,只是权贵的标配,男欢女爱算个球,于是散去跟米妃儿争辩的念头,轻轻一握后者的掌心笑道:“我是该说你心太大呢,还是该说你太理智呢?”

    “两样有之吧,我向往一人霸占你,但我能认清现实束缚自己。”

    米妃儿眯起美丽眸子,眺望着前方人群:“那些能被你看得上眼的红颜,只怕跟我一样有着理智,事实这世界上也没几个蠢人,对自己的选择都是冷暖自知,谁也无法确定,嫁给哈曼丹比嫁给你要幸福,所以不如选择更强大的你。”

    对这个冷静和理智到骨髓里的女人,叶子轩只能暗呼一声强大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河边一处夜市,五十多个摊档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饰品,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夜市的喧哗、热闹,使叶子轩不得不提聚所有的感知,他可不希望被人暗算,打了闷棍,环视周围没有半点异样,可心里却跳跃着不安。

    他嗅出了一抹潜在危险,随后见到身后多了一个身影,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讥嘲,跟着米妃儿走到一个视线开阔,又不会被人注意的夜市中间,就着地摊上一处镜子向后扫视,发现一个男子正斜靠在阴影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吸着烟。

    这是一个瘦小男子,尖嘴猴腮,他在吸烟的同时,刻意的用手掌,挡明灭闪烁的烟头,并不时扭转那颗尖尖的脑袋,鬼鬼祟祟的瞅瞅叶子轩和米妃儿,又瞅街道的另外一边,然后缩回身子,继续吸烟等待,他跟踪的很有技巧很休闲。

    除了偶尔瞥来的目光,让人难于辨认其行为。

    米妃儿也发现端倪,贴着叶子轩耳朵低语:“有人跟着我们。”

    叶子轩笑着没有回应,只是余光继续扫视,发现四周渐渐涌来不少暴力特征明显的汉子,从他们态势来判断,大有在夜市干掉自己样子,他思虑一会就决定离开夜市,因为无辜民众太多会束缚他出手,也会让敌人混在人群攻击自己:

    “阮大智这次真是想要我死了。”

    所以他要找个空阔之地,把敌人一一斩杀,叶子轩伸手拉米妃儿,声音低沉开口:“看来,是时候决一死战了。”

    米妃儿俏脸闪过一抹疑惑,随后又想通了其中关系,阮大智前面几次跟叶子轩对抗,都是雷声大雨水小,活捉后者的意味更胜于一枪毙掉,想要榨取叶子轩的价值,同时仗恃有胡怒明这座靠山,觉得虎狼门随时都可以把叶子轩干掉。

    所以阮大智前几次都猫捉老鼠。

    如今,胡怒明这座靠山失去效力,阮大智感觉到危机,加上胡怒明可能从中作梗,给足阮大智江湖手段解决恩怨的利益,阮大智就铁心对付叶子轩,想通这一点,米妃儿一边跟着叶子轩前行,一边摸出手机发出短信,等待风浪降临。

    夜色渐浓,吞噬着万物。

    叶子轩瞄向前方一处停车场:“越国黑道,该易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