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六十八章 阮大智,死
    第八百六十八章阮大智,死

    先发制人!

    不断流淌鲜血的阮破虏举重若轻的踏出一步,左手又拔出了一把匕首,他深知自己体质和耐力比不上阮大智,对峙越久就越对自己不利,于是他决定尽快结束这一战,因此他在挪移脚步冲锋的时候,锋利匕首也突然迸出一抹寒光,杀气凌人!

    两者合一化成一道弧线,射向闪出军刺的阮大智。

    面对阮破虏的雷霆一击,阮大智一舔手指上的鲜血,神情变得狰狞起来,知道生死决战的时候到了,下一秒,他静止的低矮身子猛地向前窜出,以快打快、以硬碰硬的反扑阮破虏,右手也随之轻抬,军刺便迎着那点扑来的寒光点去,气势如虹。

    “当!”

    一记金属碰撞巨响,回荡在半空,阮大智的军刺准确点在阮破虏刀上,一股蛮力向两人涌过去,随后,两人闷哼一声向后疾然退出,阮破虏只觉虎口一震,竟然隐隐的有些发麻,不过,他没有一点儿吃惊,他对付阮大智本来就做好苦战的准备。

    阮大智也是目光一凝,手指鲜血流淌的更加欢快,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脚步一挪,再度向阮大智扑杀过去,手中的军刺一挥,就像是泼水般不断的洒出,接连不断的撞在阮破虏的匕首刀身,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夜空不断响起。

    接连不断的快速撞击,使得阮破虏不由自主的向旁边歪去。

    相比阮大智的伤势,阮破虏要严重很多,特别是左肩的枪伤,束缚着他的力量和速度,但阮破虏并没有慌乱,顺着对方的攻势偏转身子,随后右手倾斜卸去他的力道,左腿却神出鬼没的甩出,如天空闪电,砰!阮破虏一脚抽在阮大智的小腿。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之感,瞬间涌上阮大智的右脚。

    “不错,强弩之末,也有三分力道。”

    虽然被击中的小腿没有持续太久疼痛,但是阮大智所有的战意好像火上浇油一般被激荡了出来,怪笑一声踏前一步,阮大智反手一抹,军刺带着一溜黑光,朝着阮破虏的喉咙抹去,冷风忽起,他一双眼睛在远处惨白路灯中,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阮破虏没敢大意,继续沉着挡击对手。

    “当当当!”

    军刺和匕首不断撞击,发出一连串的声响,阮大智个子虽然只有一米五,但力道相当惊人,每次挡击都要耗去阮破虏不少力气,因此他抽了个冷空子,再次发挥自己腿长优势,格挡开对方的军刺攻击后,一脚毫无征兆向他肚子踹去,很是凶猛。

    但阮大智这次没有轻易被击中,他身子微微一侧,恰到好处的躲开阮破虏左腿。

    同时,他的右腿也瞬间提起,后发制人踹中阮破虏。

    “嗯!”

    阮破虏顿感腹部翻江倒海,像是被人捅入了一根火烧棍,没想到阮大智有这种变态力量。

    没等他缓过腹部的阵痛,阮大智又气势如虹的扑了上来,他连续不断的攻击,不仅让阮破虏感觉到挡击的力不从心,也让他惊讶阮大智灵活的跟猴子一样,比起上次树林一战还要敏捷,几个回合后,阮大智忽地一冲,军刺猛地一挥,呼啸大作。

    面对那要杀气凌厉的军刺,阮破虏低吼一声,身子猛地向后弯出,军刺便贴着他的下巴擦飞了过去。

    但阮破虏躲过这一击并没有松懈,因为阮大智的军刺,几乎是才刚刚从他的下巴上削过,便猛地变成了下刺的姿势,宛如毒蛇吐信一般朝着他咽喉刺了过来,带着一股刺痛肌肤的厉风,这刀如果让阮大智击中了,阮破虏怕是要跟上帝同在了。

    “嗖!”

    阮破虏不亏是金三角久经沙场的战将,在这生死危急之时,他竟然把整个身体放松,躯体便像是没了脊梁似得,软绵绵地顺势倒在地上,他的匕首则像是开山刀似的,顺手横横的一劈,恰好挡住阮大智刺来的军刺,八成力道瞬间压了上去。

    滋!匕首和军刺死死对抗,还发出刺耳的胶着动静,两个人就好像两头角力的公牛一样,握着手中武器爆发着身上力量,都希望把手中的兵器,无情送入对方的胸膛,阮破虏伤口的鲜血肆意流淌,阮大智瞪着眼睛咬牙切齿,脖子上的青筋暴跳。

    “砰!”

    在阮大智又压上一分力气时,躺在地上的阮破虏忽然膝盖一顶,直接把快压到身上的阮大智顶出去。

    阮大智退出五六米,稳住了身子,阮破虏翻身而起,看着依然战意不减的对手。

    “看来你很欣赏自己的腿法。”

    阮大智一舔手指的伤口,冷笑一声:“好,我今晚也让你领教一下,我的腿法。”

    话音落下,他就向阮破虏冲过去,很快拉近双方距离,一刀荡开阮破虏的匕首时,猛地转身,一记反身侧踢朝着阮破虏打了过去,踹出的脚刀嗤嗤作响,这一脚踹出去的威力极强,速度极快,阮破虏脸色微变,知道这一脚足够杀人,难于硬碰。

    阮破虏身子一侧躲开对方攻击,随后一记手刀近距离砍向对方。

    阮大智见状不由冷哼了一声,立刻一个压身后摆腿,整条腿像一条鞭子一样抽出,砰的一声,狠狠抽在了阮破虏的手腕上,阮破虏的左手立刻一麻,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暗暗吃惊,这家伙腿法不仅犀利无比,力量奇大,而且竟然那么精准。

    “当!”

    阮破虏一言不发,反手一刀,荡开对方匕首,一声脆响,两人虎口一震,兵器齐齐抛飞出去。

    阮破虏没有去捡兵器,直接冲了上去,接着一个空中跃起,双腿好像羽毛一般轻盈。

    接着又如同狂风吹过,犀利的朝着阮大智扫了过去。

    “来得好。”

    阮大智眼里闪烁一抹光芒,同时向阮破虏低喝一声,一个纵身向上跃去,身子生生的拔空拧了一圈,一记极为强悍的反踢,朝着阮破虏雷霆万钧对轰了过去,脚后跟如同锋利的斧头一样,呼啸着划过空气,好像把这夜晚的墨色都要给劈开了。

    霸道而强悍!

    “砰,砰!”

    两人对轰发出了几声肌体相撞的闷响,这沉寂的夜色,也因为这强悍的攻击而震荡了一下,摇晃身躯的阮破虏单手撑地,往后滑行好几米才站稳了身体,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由传来一阵钻心疼痛,因为强烈的震击,伤口里面又渗出不少血。

    强烈碰撞过后的阮大智,看着自己军靴上被强大的脚力,撕裂出来的一道口子,不由狞笑一声:“今晚真是带劲,很多年没这样痛快,你跟叶子轩一样,总是不断给我惊喜,不过这就是你最强状态的话,那么,你今晚真的不能活着回去了。”

    阮破虏喷出一口热气:“再来。”

    阮大智一笑,再度欺身上前,攻击。

    “呼!”

    再次躲过了阮大智一番进攻之后,阮破虏发现自己的体力已经跟不上了,身上伤势严重拖累他的战斗力,而且脚踝处也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显然,刚才两人对腿攻击硬拼后,就受了伤,加上后来不断躲闪,脆弱的脚踝开始有些承受不了。

    他眼里闪烁一丝深邃:必须智取了。

    阮大智也发现了阮破虏体力下降这一点,嘴角露出了更加残忍的笑容:“该结束了!”

    吼叫的同时,阮大智猛然就地一窜,一记凶狠的直拳再次砸了过来。

    阮破虏脚底一滑,身体的反应,正如阮大智所想慢了一些。

    看到这一点,阮大智笑了,他露出了胜利者独有的笑容。

    在他看来,没有第一时间退后的阮破虏,根本无法躲闪他的拳头,只要他的拳头打中阮破虏身躯,阮破虏九成就失去战斗力,他甚至幻想着,等到自己把阮破虏击倒落地后,他将抓起阮破虏的脑袋,用双手把后者的脖子,像是麻花一样扭断。

    因为,阮破虏是他最难纠缠的一个对手,他要发泄,狠狠的发泄。

    “砰!”

    在阮大智的冷笑之中,阮破虏的肩膀被打中,身体腾空而起,狼狈的摔倒在地上,还喷出一口鲜血,同时双手撑着地面,一脸惊恐的朝后退去,看到阮破虏临死前那恐惧的眼神,阮大智的眼神充满了戏谑,笑容也变的得意起来:“你不行了。”

    阮破虏越是表现的绝望畏惧,他就越有胜利者的快感。

    阮大智呼呼拳头,慢慢向阮破虏靠近:“我说过,跟我阮大智作对,下场只有一个,死。”

    他要阮破虏在恐惧中一步一步的接近死亡:“不管是你,还是叶子轩,都是一样的下场。”

    他抹掉额头流淌下来的鲜血,狞笑着把阮破虏逼到壕沟的死角。

    “我不会屈服的、、、”

    阮破虏双手撑着死角两边墙体,咬着牙做出一个要起身的动作,阮大智哪会给对手站起来的机会,他喜欢看阮破虏地上爬行的样子,所以大大咧咧的踏前一步,眼神中闪烁着一道寒光,右手一握,豁然挥出,对着阮破虏的脑袋击去,雷霆万钧。

    “死!”

    老子就等你这一拳呢!绝望忌惮的阮破虏忽然一扫失败者神态,眼睛迸射一抹精光,双手用力一撑两边墙角,腰部发力,借力一跳,身体凭空飞了起来,就在阮破虏腾空的那一瞬间,阮大智的铁拳,砸在了阮破虏刚才所站立的位置,墙体碎裂。

    “呼!”

    一拳砸空,阮大智脸色巨变,本能地察觉了危险,试图收回拳头,躲闪。

    然而,阮破虏演了半天戏,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怎么会放过?腾空后的阮破虏忍着伤痛,竭尽全力一按墙体,“嗖!”身体在空中做出一个空翻,从阮大智的背后翻过,与此同时,右手变成爪状,狠狠的抓在了阮大智背部的第五根脊椎骨上。

    第五根脊椎骨是人体致命部分,**特工也上演过的戏码,被抓断者,必死无疑。

    “咔嚓!”

    瞬间,一声裂帛,显得异常的刺耳惊心。

    阮破虏捏着一块血淋淋的骨头,半跪落地喷出一口鲜血,随后,他扭头,冷笑着看着勉强转身的阮大智。

    阮大智脸部肌肉极度扭曲,眼神里流露出震惊的光芒,似乎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败了。

    阮破虏咬牙站起身来,看着渐渐熄灭生机的对手,把那块骨头放在他的掌心,叹息一声:“走好。”

    “砰!”

    阮大智轰然倒地,眼睛瞪大,凝视夜空,愤怒,不甘,却最终无奈死去。

    阮氏三兄弟,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