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最后的胜利
    第八百六十九章最后的胜利

    在阮破虏杀掉阮大智的时候,叶子轩正背靠一处餐厅近身战。

    制高点的几名狙击手给虎狼门造成不小伤害,让他们再也无法大开大合的冲锋,长街主干道顷刻没了人影,唯有两侧依然人影憧憧,而且还借道店铺走廊继续攻击,原本想要休息一会的叶子轩,在餐厅刚刚找到一杯豆浆就面临杀敌。

    杀掉几人后,子弹就再度打光,只能把豆浆撒向对手,随后拉近双方距离,一个身着黑服的年轻男子,一蹬墙壁跃上半空,躲过砸来的杂物后,手中砍刀向叶子轩的额头处奋力劈下,嘶啸地刀气声有如鸣镝,却见叶子轩连闪都不闪。

    他抓起一把菜刀蓦然一挥,对方咽喉立刻飚射出一抹鲜血,随后他又向侧一劈,另一名敌人砍刀如被雷霆击中,中分断裂,整个人也被这凌厉无匹的一刀从肩膀劈成了两半,那种沛然莫可抵御的气势威力,让所有敌人倒吸一口冷气。

    只是涌来的敌人没有就此放弃,杀红眼的他们嗷嗷直叫冲来。

    在两名敌人架住叶子轩的菜刀时,又有三名敌人杀气腾腾地补位上去。

    “叶少,小心。”

    冲入进来的米妃儿踢出一脚迫退一名敌人,但胳膊却多了一道血淋淋刀痕,这些敌人像是毒蛇般歹毒难缠,叶子轩踹飞两人后,低喝一声抓住侧边一人手腕,愤怒爆发下的叶子轩产了让人惊骇的力量,他竟然将那名敌人给抓了过来。

    随后,猛地一转,他把敌人当作兵器般挥舞抡圆一圈、、、、

    几名攻击的敌人不得不被击退,被叶子轩抓在手里的死士显然并不甘心,没有武器的他双手不断地攻击着叶子轩,叶子轩眼中凶悍一闪而过,大吼一声,将对方整个身体狠狠砸了出去,撞翻两名攻击米妃儿的同伴后,撞在门外柱子。

    咔嚓一声,对方瞬间横死。

    只是这个空档,叶子轩身上也添加了两道刀伤,狭窄的空间,总是难免磕磕碰碰,趁着双方有些僵持,另一名敌人从后门悄悄挪前,直接把军刀从下面捅向叶子轩腹部,这一招无声无息且来势凶猛,而且是趁着叶子轩气力还没恢复。

    只是他还没有狞笑完毕,一把枪口从叶子轩身后探出:

    “砰!砰!”

    贴近叶子轩的米妃儿探出一支刚夺来的枪,此刻手中的短枪正冒出一缕硝烟,那名阴险敌人胸口、额头各中一枪,在血花绽放的同时,瞪着不甘的眼神,晃晃悠悠的躺倒在地,叶子轩向她点点头,眼神有一丝感激,但更多的是欣赏。

    米妃儿头目波澜不惊,冷眼看着被杀光敌人的餐厅,任何阴谋诡计的较量到最后,都需要用暴力来诠释胜负谁属,米妃儿向来信奉这样一句狠话,见证了太多生命在自己眼前的消亡,米妃儿早就已经学会了淡漠,怜悯是奢侈的字眼。

    “叶少,你我的支援到现在也没现身,他们怕是被对方挡住了。”

    米妃儿走到叶子轩的身边,拿过纸巾擦拭着后者伤痕:“老天真是折腾,总喜欢给人开玩笑,阮大智想要我们的命,结果老天给他开启了困难模式,我们想要重创阮大智和虎狼门,结果老天又把我们处于险境,总是跟世人对着干。”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简单给米妃儿包扎伤口后,就去冰箱拿了两瓶可乐,补充能量和体力:“援兵确实比我们想象中慢半拍,估计阮大智有帮手阻挡援兵,毕竟虎狼门的精锐都集中在这,能够挡住蝴蝶燕他们的只能是其余好手。”

    他眼里闪烁一抹光芒:“要么是胡怒明,要么是越文妃。”

    米妃儿轻轻点头:“后者可能性更大。”

    此时,近百名敌人握着刀枪从街道两侧缓缓靠近餐厅,阮破虏安排的几名狙击手,在撂翻五六十名虎狼门帮众后,也被虎狼门头目派出人手去对付,所以夜空的狙击手渐渐变弱,于是敌人的胆子又壮了起来,准备给叶子轩最后一击。

    他们虽然忌惮叶子轩跟米妃儿的强大,可也清楚人不是钢铁机器,撂翻两百名同伴的叶子轩和米妃儿,无论精力还是体力都到了强弩之末,所以他们不愿意放弃这个杀敌机会,何况背后还有十多名男女,虎视眈眈盯着他们冲锋陷阵。

    “又来了。”

    餐厅内的叶子轩捡起几把枪,一口气喝光两百毫升的可乐,看着门口碎裂玻璃反射回来的人群影子,知道虎狼门帮众又摸上来,于是向米妃儿苦笑一声:“看来今晚注定要不死不休啊,只是不知道最后时刻,老天会眷顾谁多一点?”

    说话之间,叶子轩的眼里划过一抹担忧,阮破虏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也不知道他跟阮大智的决战怎样,虽然他知道阮破虏枪法如神,可阮大智也不是小角色,胜负难料,只是心里有担心,但叶子轩没有表现出来,免得让米妃儿担忧。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米妃儿幽幽一笑:“当然是我们了,我们这么年轻,老天怎会让我们有事呢?”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随后把手中的可乐瓶子丢出去,站在米妃儿身边轻声开口:“没错,胜利属于我们的!”

    “呜——”

    就在激战一触即发时,异变再起,今晚一系列事情跌跌荡荡,堪称一波三折。

    近百名虎狼子弟的身后不远处,骤然出现一丝光明,随即光明被无限放大,一排,两排,三排,汇聚成片,无数的车灯,耀眼而璀璨,直射整条长街,黑暗瞬间被驱散,大亮,敌人脸色骤变,还没来得及反应,灯光却开始急速移动。

    它们快速向着长街移动。

    河风,夜色,灯光,战场,长街两端,无数的灯光,瞬间形成一道严密的封锁网,虎狼门的封锁线好像不复存在。

    漫山遍野!

    虎狼门精锐脸色阴晴不定,一时看不清敌友,只能握着刀枪迎着灯光,死死盯着冲前的车子,眯着眼,杀意凝聚。

    阮大智曾经呆过的小旅馆,口罩女子看到大批车队出现,俏脸微微一变,拿起电话低喝几句,就更换衣服消失。

    临走的时候,她还让十几名男女马上匿藏。

    这一列车队来的极快,伴随车灯和枪声响起后,在所有人的惊愕下,不出十秒,已经快速杀至,堵住了长街的两端,把虎狼门子弟全部堵住,无数车灯在其身后照耀,附近整条长街,一片灯火通明,所有敌人下意识停手,静观其变。

    一辆越野车更是直接碾压尸体,杀气腾腾一个急停,堪堪将车停在众人面前,浑然无视他们手中的枪口,车门打开,棺材板和蝴蝶燕从车里跳了下来,虎狼门精锐瞳孔猛然收缩,很是惊讶他们会出现这里,毕竟外围还有几条防线啊。

    看来同伴是凶多吉少了,事实棺材板他们也身上染血,毫无疑问恶战过,当下他们枪口一抬,对着两人。

    “不准动。”

    在虎狼门子弟举抢对着棺材板和蝴蝶燕的时候,车门打开,涌出了近百名黑装汉子,齐齐提着枪械向人群包围过来,但意料中的冲突并没有发生,在黑衣人跟虎狼门子弟差不多十米时,仿佛钉住了一般,在灯光中停住了前进的脚步。

    枪口前伸,摆出只要对方妄动,便一枪爆头的架式,这些黑衣人面容冷寒,不发一言,目光放射出一**让人心悸的可怕光芒,仿佛一个模子铸出,虽然人数不多,但给虎狼门帮众的感觉,就有如面对千军万马列阵而来的冲天杀气。

    任凭冷风吹拂,对手枪口调转,这些黑衣人仿佛雕像一般,没有感觉的静立在那里,冷冷传达着冷酷和嗜血。

    “踏!”

    与此同时,数十名身上染血的中东男子更是端着冲锋枪现身,动作利索包围了过来。

    他们不仅堵住了餐厅的出入口,还把枪械对着虎狼门帮众的要害。

    虎狼门帮众脸色巨变,这意味着再无围杀叶子轩的可能。

    “砰!”

    棺材板跳到吉普车上,向虎狼门喝出一声:“所有虎狼帮众听着,阮大智已死,我们也击溃了红色军刺封锁,冲破了你们的防线,你们已经没有机会围杀叶少,不想死的,马上弃械投降,不然,你们将会跟阮大智一样,人头落地。”

    听到这一句话,虎狼帮众身躯一震,脸上全是难于置信:阮大智死了?

    “砰!”

    没有给对方太多思虑机会,蝴蝶燕直接从车里提出一颗脑袋,重重地丢在虎狼帮众面前,正是满脸鲜血失去生机的阮大智,她附和棺材板喝出一句:“阮大智已死,你们今晚行动失败,要么弃械投降活命,要么厮杀到底全军覆没。”

    “是死是活,你们自己选。”

    阮大智死了?

    看着地上的人头,虎狼帮众先是悲愤不已,随后眼里闪烁一抹恐惧,没想到强大无比的带头大哥都被杀,他们不想相信,可事实却残酷告知没有水分,阮大智死不瞑目的样子,很是清晰,他们想要冲上去拼命,给阮大智讨回一个公道。

    可是看着四周的叶宫子弟,他们又很清楚,厮杀到底的结局,那就是全军覆没。

    叶宫子弟无论人数,斗志,还是武器,都要胜于他们一个等级,拼命,无异于找死。

    店内的叶子轩跟米妃儿同时松一口气,阮大智死了!

    叶子轩低垂枪械,叹息一声:“老天还是爱我的。”

    “想活命就跪下!!”

    此时,棺材板再度喝出一声,脸上地狱火焰般的暴虐:“再不放下武器,全部格杀勿论。”

    每一个人,在这弥漫杀意的目光注视下,都感觉到口干舌燥。

    “兄弟们!杀了他们,给老大报仇,给老大报仇!”

    一个颇被阮大智器重的虎狼门头目反应了过来,像是疯子一样睚眦欲裂地喊叫,他要为死去的阮大智报仇,还直接从人群率先冲了出去,手中的枪械杀气腾腾,对着餐厅扣动扳机,竟然全不顾自身防护,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搏命打法。

    “砰砰砰。”

    他抵达餐厅有五六米距离,这是一个足以致命的距离,随着他的扳机扣动,米妃儿的卫队也射出子弹,虎狼门头目觉得自己的身子,在一次次遭受着千斤巨锤的击打,他甚至都能看见从自己身上,绽放而起的点点血花,身躯也退后。

    他就要握不住手中的枪械了,意识也渐渐的模糊。

    这时,餐厅走出来的叶子轩,跃过人墙迎了上去,耀眼的刀光,让人眼睛止不住一眯。

    “嗖!”

    随着一声锐响,虎狼头目脑袋横飞而出,并在空中翻滚着,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那些心腹亲信,虎狼门子弟,除了少数几个,随着自己冲上来也被乱枪打死外,大多数人,竟是神情恐慌丢掉枪械,举起双手跪在了地上,选择屈服。

    一群软蛋!

    这是虎狼头目的最后意识,随后,大蓬的鲜血从脖腔子处,狂喷而出,无头躯体栽倒在地上。

    叶子轩一抖鲜血,喝出一声:“跪下!”

    近百人见状齐齐弃械,再也没有人敢对抗。

    黑道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