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一章 交易
  第八百七十一章交易

  自从阮大智死了,虎狼门一团糟后,大管家甘文忠就有了一个不好习惯,那就是天天更换居住之地。

  这种搬家的频率,除了甘文忠担心叶子轩斩草除根之外,还有就是忌惮帮内大佬对他暗下杀手,阮大智一死,大小堂主明面上气势汹汹声讨叶子轩,还组织除龙敢死队要报复,但暗地里却更多盯着帮主位置,还有虎狼门的丰厚资产。

  阮大智刚死的时候,身为大管家的甘文忠十分愤怒,放下大金牙横死一事,恨不得带领手下跟叶子轩火拼,可见到帮内人心不齐,叶子轩又有越文星庇护,他又不得不改变计划,准备先谋取一定的利益,然后再凝聚力量为大哥报仇。

  这些天,他利用自己的声望和地位,拉拢了不少底层的帮众,让他影响无形中增大,但同时引得不少堂主威逼利诱,他们希望甘文忠站在自己阵营,交出阮大智旗下的资产或物业,协助自己把其余堂主踩下去,成为虎狼门的新大哥。

  他们还扬言不给面子就干掉甘文忠。

  甘文忠知道那些都是混蛋,所以为了减少危险,只能每天更换地点。

  每天如丧家之犬的奔波,连阮大智三兄弟后事都无法处理,甘文忠在心中,已经无数次咒骂,那些背信弃义的各大堂主,虎狼门都落到这地步,那些混蛋还不能真正团结对外,让叶子轩他们整天招摇过市,落地生根,实在让他憋屈。

  满脸精明的甘文忠还推测,叶子轩干掉阮大智后,接下来最应该找的是越文妃,但叶宫的那帮疯子,是能用常理来度测么?真可以揣测的话,扒手大金牙他们就不会死在解放学院的咖啡厅了,叶子轩连大金牙都杀,又哪会不屑杀他?

  何况自己也正扯着复仇旗号聚集队伍。

  不过甘文忠每天换地方,却没有带着老婆一起颠簸,他并不担心叶宫或各大堂主的人,会去他的家里,暗杀他名媒正娶的大老婆,因为他的大老婆是个泼妇,是个名副其实的母老虎,如果被叶子轩他们给杀了,甘文忠可是还要多谢。

  “靠!怎么来到青青花园了?”

  此刻,已经是黄昏六点,天际已经暗了下来,坐在车里思虑的甘文忠,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身躯一震收回思绪,他借着外面路灯,打量窗外景物,冲着开车手下低喝:“我不是说了么,今晚去琪琪那里,怎么开到青青花园来了?”

  刘琪琪一个小时前给他来了一条短信,告知今晚做了八菜一汤慰劳他的劳累,所以希望他处理完事情能够过来,甘文忠也极其想念那个尤物,疲惫的他希望可以找到一点放松,于是就跟亲信说了一声,让他今晚去刘琪琪的居所过夜。

  因此看着目的地,甘文忠很是不满:“掉头,找琪琪。”

  开车的亲信嘴角牵动,十分委屈的开口:“忠哥,你忘了,琪琪在早上,就已经按你吩咐,搬到青青花园来了,你昨晚跟我们说的,担心叶子轩他们找不到你,就找你身边的人下手,所以让琪琪也换一个地方,来这最隐秘的地方。”

  道路的尽头,有一间三层楼的建筑,被一扇低矮围墙包着,跟普通住宅一样,亮着温暖的灯火。

  听到亲信这一句话,甘文忠一拍脑袋,吐出一口长气,昨晚确实说过给琪琪换地方的话,没想到手下记得,自己却忘了一干二净,看着前面温馨的灯火,甘文忠脸色变得缓和,还有一抹轻松,手指一挥:“琪琪在这,那就进去吧。”

  亲信一边踩着油门,一边轻按两下喇叭,让青青花园的守卫把门打开,很快,铁门轰轰的开启,亲信驾驶着车子开入了进去,后面两部保镖的车也紧随跟入,车子没有在大门口停下,而是按照甘文忠一直以来的习惯,直接转到后院。

  “总算到了。”

  车子停在后园的阶梯处,车门打开,十一人钻了出来,甘文忠伸手拍了一下衣服,深深呼吸一口空气,脸上难得的轻松,随后向身边十名保镖喊出一声:“琪琪今晚做了八菜一汤,我有口福,你们也不会饿肚子,一起进去吃饭吧。”

  听到这一句,十名保镖满脸笑容应道:“谢谢忠哥。”

  甘文忠对待外人和各大堂主很客气,但对于自己的手下,是习惯性的打打骂骂,但同时,他又很护犊子,也就是说,他的手下只能由他打骂,别的人,要是敢欺侮他的手下,他就会找人算帐,讨回公道,所以很多亲信对他都很爱戴。

  甘文忠伸伸懒腰,随后带着众人向后院饭厅走去,推开木门的时候,厅内灯光刺了过来,让他们眼睛止不住一眯,感觉厅内好像多了不少人影,但惯性还是让他们走前了几米,待适应光线后,甘文忠他们就脸色一变,眼里有着震惊。

  宽大的长桌上,摆着八菜一汤,一端坐着容颜精致刘琪琪,一端坐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年轻人。

  刘琪琪俏脸惨白,身躯颤抖,却不敢有丝毫动作,见到甘文忠他们进来也只是满脸委屈和恐惧,却没出声喊叫什么,而坐在她对面的年轻人,正戴着一双一次性手套,从大盘子盛放的烤鸡上,撕裂一只肥嫩鸡腿,放在嘴里慢慢咀嚼。

  同时,他还漫不经心似的抬起了眼眸,瞅了甘文忠一眼,只是一眼,甘文忠觉得自己仿佛是看见了高压电线上,那种闪掠跳跃着蓝幽幽的电光,一现即没,让人止不住心神一颤,也感到一股说不出凶险,随后,就听到对方淡淡出声:

  “来了?”

  只看到侧脸的甘文忠厉喝一声:“你是谁?”

  没等对方回答,一名亲信眼皮跳了一下,下意识喊出一声:“忠哥,他是叶子轩。”

  “啊——”

  听到这一句话,甘文忠脸色瞬间剧变,右手下意识去摸枪械,身边保镖也都手忙脚乱去掏枪,如今的叶子轩,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大魔王,撞见了,很可能就是身首异处,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叶子轩真的找上甘文忠,还找到这个地方。

  “扑扑扑!”

  他们反应迅速,拔枪也快,只可惜现实依然没给他们半点机会,三记消音手枪响起,三名拔枪最快的保镖身躯一震,额头多了一个枪洞,绽放一股血花,随后就一头栽倒在地,生机熄灭,与此同时,两侧涌出十多人,举枪指向众人。

  残存保镖也举起枪对峙,神情惊慌,却不敢扣动扳机。

  甘文忠怒不可斥:“叶子轩!”

  坐在主位上的叶子轩吐出一截骨头,随后看着甘文忠悠悠一笑:“大管家,你好,想不到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场合这种环境,不过不得不说,你比我想象中要粗心大意,进来这里,难道就没有闻到你十三名守卫的血腥气息吗?”

  在甘文忠嘴角牵动流露一抹懊悔时,叶子轩又手指轻轻一点:“让你的人最好不要乱动,更不要急着掏枪反抗,现实已经告诉你了,拔枪越快,死得越快,如果我是你们,肯定乖乖把枪交出来,今晚的局面,不是你们能够对抗的。”

  言语之间,楼上又探出几支冲锋枪,居高临下锁定他们,甘文忠他们再无反抗可能。

  接着,墨七熊带着几个人上前,很粗暴的把甘文忠他们武器搜走,随后全部一脚踹翻在地。

  棺材板更是从厨房走出,一刀架在对方的脖子上,吓得刘琪琪哇哇大叫:“文忠,救我,救我!”

  “叶子轩,有什么事,冲我来。”

  甘文忠嘴角抖动了一下,看着自家兄弟和女人被威胁,愤怒不已:“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

  “有点护花使者的意思。”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只可惜这只能说明更人渣,费尽心思讨好这个女人,还把她藏到这个隐蔽处,可对你的结发妻子,你却无视她的险境,直接把她丢在家里,我原本想要拿她来跟你谈判,可她告诉我,你巴不得她死呢。”

  “于是我就放过她,还可怜她,给了她几万块,她感激,就把这地方告诉我了。”

  叶子轩幽幽一笑:“我晃悠悠赶来,没想到还碰上晚饭,所以就先吃了几口,你不会介意吧?”

  甘文忠怒吼一声:“叶子轩,你究竟想干吗?”

  叶子轩淡淡出声:“做一个交易,替我杀了越文妃。”

  甘文忠脸色一变:“我就一个管家,哪里有能耐把她杀了?”

  “你七个保镖,一个女人,总共八个。”

  叶子轩很平静地出声:“你有八秒,答应,或者拒绝,直到你死。”

  墨七熊上前,拿着一把消音手枪,顶住一人脑袋。

  “过一秒,杀一人。”

  叶子轩手指一挥:“计时!”

  “砰!”

  一声枪响,一名保镖脑袋开花。

  “砰!”

  两秒,又是一人被杀!

  “砰”

  第三秒,墨七熊爆掉第三人脑袋。

  刘琪琪尖叫起来:“文忠,救我,救我!”

  “砰!”

  一人挣扎冲锋,成为第四个枪下鬼。

  疯了!疯了!

  甘文忠看到保镖一个个倒下,又愤怒又无奈,只是连思虑时间都太奢侈,一把扯住残存的三人吼叫: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