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二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二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第八百七十二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阮大智死后的第八天,叶宫分堂在越国唐人街建立。

  上午**点钟的太阳,不会太清冷也不会太炎热,对人们来说恰到好处,暖洋洋的让让发懒,落在唐人街上更添几分明媚,此刻,阳光下,唐人街到处都是一副喜气洋洋景象,不少店铺的门前挂着火红灯笼,随处可以看到鞭炮废墟。

  “咚咚咚!”

  街道尽头,占地极广的一处庄园门口,近千人聚集围观,中间是一支三十人组成的舞龙队伍,他们全都穿着一套黄色的服饰,舞动着一条长龙,舞龙队伍后面是一支舞狮的队伍,八头颜色各异的狮子被舞得生龙活虎,仿佛真的一般。

  跟在舞狮队伍后面的是一支腰鼓队和一支秧歌队,伴随鼓乐不断扭摆吆喝,展现着极大的活力,和舞龙、舞狮队伍不同,这两支队伍的成员全是年轻女子,一个个穿得鲜艳靓丽,朝气腾升,脸上更是涂抹着红色颜料,一脸欢乐笑容。

  唐人街虽然是越国华人聚集地,可是像这样充满喜庆场景还是很少见的。

  因此,这四支队伍在庄园门口现身后,立刻引起了大量好奇的围观群众,被邀请观礼的商铺华人老板和家属,纷纷鼓掌叫好,他们脸上的笑容真是发自内心,虎狼门被叶宫击败,唐人街还成为叶宫分部,昔日苛刻的保护费顷刻减半。

  叶宫还当众宣布永不加赋,他们怎能不高兴?

  而掺杂其中的越人或洋人则是纷纷拿出手机录像,对于难得一见华国传统节目的他们而言,眼前这一切太过新鲜了,一群半大的孩子也都跟着凑热闹,从门口摆放的竹篮子中抓拿糖果和饼干,随后在大人喝斥中一哄而笑,好不开心。

  期间,还有不少附近的华人老者赶赴过来,那熟悉的气息和场景让不少老人流出泪水,曾几何时,他们逢年佳节都能看到如此热闹的景象,可是如今身在异国他乡多年没有回去探视的他们,要看到这样的场面,却是一件奢望的事情。

  除了他们很难聚集人手外,还有就是越国不允许他们搞这些,担心善良的‘越人’被同化。

  站在热闹人群中的叶子轩,也饶有兴趣看着队伍,他虽然出生和成长都在华国,但常年都在达摩山的他,依然很是碰见这种热闹场面,毕竟整个达摩山凑不齐一桌麻将的人,而邻近镇子又只有采购时溜达,所以他跟着人群不断喝彩。

  站在身边的蝴蝶燕也时不时拍手,脸上有着说不出的高兴,既是难得一见华国的传统节目,也是为自己上位感觉到欣慰,阮大智死后,她就毫无悬念走到前面舞台,成为新一代黑道新贵,让无数昔日蔑视她践踏她的人变成抬头仰视。

  能够灭掉阮氏三兄弟的女人,又岂是他们能够对抗?

  虽然蝴蝶燕向来是一个知道摆正自己位置的人,但看到黑白两道一改往日嘴脸讨好自己,还是感觉到一股扬眉吐气,叶宫分堂的建立,不仅让她扫掉了低声下气,还多了一丝意气风发,所以她心底里发誓,此生一定不负叶子轩器重。

  在叶子轩和蝴蝶燕把目光落在热闹队伍时,棺材板却没有在意现场的欢声笑语,面色冷漠的环视着周围,站在他身后的几名卫龙精锐也是一脸警惕,似乎不让任何变故发生,这一星期来,至少有五批人想杀叶子轩,可惜结果都挂了。

  昨天还有人想在饭菜下毒,结果被叶宫子弟发现剁碎喂狗,这些杀手,有阮大智的死忠,有越文妃的手下,还有虎狼门堂主虚张声势的复仇,只可惜没有一批杀手成功,在棺材板他们的保护下,很多人连叶子轩影子都没见到就挂了。

  叶子轩的保护措施,堪比一国总统。

  当然,瓦解敌人这么多次袭击,但棺材板他们依然没有掉以轻心,尽职尽责保护着叶子轩安全,今天是叶宫分堂成立的日子,叶子轩还现身跟众人互动,不得不让棺材板他们打起精神,环视着周围每一个可疑人员,偶尔瞄向制高点。

  今天为了安全,还设了几个安检门,携带枪械者无法进入。

  “今天是叶宫分堂筹建之日。”

  一番热闹过后,蝴蝶燕走到准备好的高台,示意人群安静下来后喊道:“也是蝴蝶燕上位之际,我代表叶宫欢迎大家的捧场,也感谢大家的心意,今天,我替叶少再度宣告一句,唐人街所有商铺,大小物业,将由叶宫来全面保护。”

  蝴蝶燕的声音带着一股真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或者有什么人欺负你们,都可以来叶宫堂口,只要你是我们的保护对象,我们都会尽心尽力为你们解决问题,而且虎狼门对你们定下的保护费,我们将会减半,永久性的减半。”

  “好!”

  听到这一句话,商铺老板们齐齐拍手喝彩,这意味着他们每个月又多两成利润,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此得到蝴蝶燕的当众确认,他们心里止不住高兴,他们不在乎谁来保护唐人街商铺,只在乎可以从中获取什么好处。

  他们没有奢望叶宫完全免掉保护费,这不现实,在异国他乡打拼这么久,越国又是经常动乱的地方,谁都清楚老天不会掉馅饼,想要安稳就一定要有付出,不然没有人会为他们拼命,也没有人会尽心保护他们,因此很是高兴这宣告。

  “今天是叶宫大喜日子,也是大家的好日子。”

  听到四周人群的掌声和欢呼,蝴蝶燕神情变得更加兴奋,扫过几名绑着腰鼓的女子后喊道:“我们在中华酒楼设了一百桌,待会在场的兄弟姐妹,看完舞狮表演后,有一个算一个,全去酒楼吃顿家常便饭,一切开销都由叶宫支付。”

  蝴蝶燕还一抱拳头:“请各位赏脸。”

  众人再度欢呼起来:“好!”

  “叶子轩,还我大哥的性命来。”

  就在人群跟着锣鼓声重新热闹起来时,几个身上绑着腰鼓涂着红色妆容的女子,忽然从队伍中冲了出来,腰身一挺,腰鼓砰砰作响,喷出一大蓬白烟,扰乱着众人视线和神经,随后,她们闪出一把小刀,动作利索的向叶子轩扑过来。

  她们的冲杀很是气势如虹,就像是丛林扑出的猎豹!

  “啊——”

  在人群下意识的尖叫中,棺材板却看都不看就身子一侧,闪出薄刀迎接了上去,锋利刀尖对着第一人胸前划了下去,当!两刀相撞发出刺耳声响,棺材板并没有给对方挥出第二刀的机会,左手抓住敌人右手一带,右手薄刀猛地砸出。

  “咔嚓!”

  一声脆响,这名女子的关节处传来骨折声,俏脸流露一股剧痛之意,在棺材板要一刀砍翻她的时候,被蝴蝶燕他们保护住的叶子轩喝出一句:“留活口!”听到这一句话,棺材板反手一挥,刀背打在对手的胸膛,直接把她打飞出去。

  重伤女子发出一记惨呼,捂着右臂倒在地上,小刀随之掉落在地上,发出一记清脆的声响。

  下一秒,棺材板一脚把她抽晕在地,随后,棺材板又挡住第二人,完全无视白烟的笼罩,薄刀连连挥出,刀光凛冽,几记撞击声响起后,伪装的杀手就喷出一口血倒地,在她捂着疼痛胸口昏迷前,正见棺材板把第三名姐妹砍翻在地。

  人群见到鲜血流淌,还刀光剑影,止不住尖叫四散,只是凑热闹的心,又让他们很快停止脚步,站在自认安全的地方观看杀伐,只见渐渐稀薄的刺鼻浓烟中,棺材板把袭击的五名杀手,全撂翻在地,其中一人想开冷枪也被一脚踹翻。

  这一场袭击来的快,去得也快,没等人们神经缓和过来,厮杀已经结束,叶宫子弟一涌而上,把五名杀手全部抓了起来,五花大绑丢在叶子轩的面前,蝴蝶燕上前一步,把这些人全部踩翻,提着一刀喝道:“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如果不招出来,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五人齐齐昂着头,挺着脖子,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态势。

  “砰砰砰!”

  蝴蝶燕没有丝毫怜悯,刀起刀落,直接在五人身上留下几道伤痕,鲜血淋漓,痛得后者止不住闷哼,也让人群下意识后退几步,蝴蝶燕拿着刀再度低喝:“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把你们的主子招出来,不然我就不是割你们身上。”

  “我直接在你们脸上留下纪念。”

  喝斥之时,她又用刀在五人身上划出几道伤痕,让她们再度感受到疼痛,随后就把刀放在一人脸蛋:“我告诉你们,今天是叶宫大喜日子,你们却跑到这来玩命,已经触碰到我和叶少底线,如果不把主子说出来,休怪我出手无情。”

  一直沉默的叶子轩也踏前一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开口:“你们也没必要死扛,你们刚才喊着要给阮大智报仇,那就说明你们是虎狼门子弟,只要我让人查一查,你们是属于哪个堂口的人,马上可以猜出背后主子,半天就能查出。”

  “现在让你们开口,只不过是给你们活命机会。”

  叶子轩漫不经心补充一句:“毕竟今天是叶宫好日子,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杀人,你们可不能浪费这机会。”

  “我们是甘文忠的人。”

  似乎感觉到蝴蝶燕和叶子轩的杀意,也能感受利刃传来的冰冷,脸蛋随时会被划破的女人,嘴角牵动了一下,最终无奈地挤出一句:“他说你们太猖狂了,杀了大哥还敢高调设立堂口,他要我们不惜代价杀掉你,为大哥讨回公道。”

  “也为虎狼门出一口恶气。”

  叶子轩微微眯眼,装作有些恍惚的样子,随后一笑:“甘文忠?大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