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四章 大杀四方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四章 大杀四方

  第八百七十四章大杀四方

  叶子轩今天建立叶宫分堂,还广宴唐人街的父老乡亲,一是想要拉拢一点人心,给叶宫将来发展打一点基础,二是跟甘文忠玩一出刺杀的苦肉计,让甘文忠可以更好的接近越文妃,然后找到机会干掉后者,可没想到,越文妃真的藏在人群中。

  而且这女人还让自己老上十来岁,变成喜欢贪小便宜的老太太,然后找机会对自己下手,叶子轩不得不感慨这过气谍王的不凡,看到越文妃连伤二十多名叶宫子弟,还拿无辜群众做筹码,很是阴险,高声向杀出去的棺材板喝出一句:“小心。”

  他没有出手,眼睛扫视四周,调动叶宫子弟疏散人群,扼守出入口。

  “嗖!”

  此时,棺材板一刀已经贴近越文妃腰部,刀锋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原本要对蝴蝶燕再下手的越文妃没有大意,反手一挥,军刺偏转方向,当一声打在薄刀上面,刺耳声响中,一股蛮力涌向了双方虎口,武器一时无法紧握,嗖的甩入了地面。

  蝴蝶燕趁着这个空档,忍着身上伤痛撤回到叶子轩身边。

  “杀!”

  看着从容不迫态势不凡的越文妃,棺材板没有去捡地上的薄刀,战意沛然,提臂,轻轻甩动,全身骨节随即爆一连串脆响,随后,棺材板猛地向前滑出两米,同时狠狠挥出一拳,等待的越文妃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右手一抬探出掌心,轻轻一拍。

  她精准封住对方的重拳,一记啪声响起,拳掌在空中相撞,空气为之猛地一沉,棺材板如泰山压顶一般压着越文妃,但越文妃连一步都没退,就这样用右手握住对方拳头,嘴角勾起戏谑,棺材板没有任何表情,随后左手又轰出一拳,势大力沉。

  越文妃早已有防备,左臂向上一挡,硬生生隔开对方手腕。

  “砰!”

  棺材板连续两波攻势都不尽人意,于是退后一步一扭脖子,随后又爆射上来挥拳再战,越文妃没有太多情绪波澜,也没在乎渐渐聚集的叶宫子弟,只是轻哼一声,右手一沉迎击棺材板狂风暴雨般攻势,砰砰作响,棺材板善攻,越文妃同样强硬。

  两人都是大开大合的霸道路数,拳脚密集相交,揪扯人心的沉闷碰撞声连成一片,四周靠近过来的叶宫子弟,瞧着棺材板每次攻出的拳脚,好似感受凛冽罡风拂面,心惊肉跳,而越文妃从容化解,又让人叹为观止,这女人的确有其过人之处。

  叶子轩也点点头:“果然是一个好对手!”

  棺材板连续攻击没奏效后,脸上依然如水平静,好像什么事都不能让他波澜,一击未中,大步蹿出,脚尖点地撞车。

  越文妃见到棺材板来势凶猛,不退反进挪步上前,避过棺材板的撞击后,身子一侧,贴着后者身躯,双拳连连点出,像是雨点一样落在棺材板坚硬小腹,竟将本来悍然前冲的棺材板,击打得连连退步,接着双手一推,左脚猛然一踹,快如闪电。

  “砰!”

  一声闷响,棺材板的胸膛被踹中,最终退出数米,撞在叶宫分堂的围墙上,后背挤压的石砖噼里啪啦,声势惊人掉下不少灰石,这让蝴蝶燕和叶宫子弟涌起一丝讶然,似乎没想到棺材板会吃亏,他们正要挥舞枪械上前,却被叶子轩挥手制止了。

  叶子轩总觉得,越文妃这袭击有点生硬,失去机会却不马上跑路,还纠缠不休,任由自己调兵包围,多少怪异。

  越文妃再怎么强悍,这人单枪匹马杀入进来,结果也是死路一条,她不是愚蠢的人,不会这样寻死。

  叶子轩判断,她一定蕴含其余花招,他扫过几近涌出来的分堂守卫后,眉头一皱,似乎嗅到了什么。

  叶子轩向蝴蝶燕低语几句,后者身躯微微一怔,脸上惊讶,随后带着一队人马迅速离去,在肩膀受伤的蝴蝶燕他们转身返回分堂时,越文妃的眸子罕见波动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冷冽,摸出手机又给墨七熊发出短信。

  此时,棺材板正抹掉嘴角血迹,虽然吃亏,但战意依然滔天。

  “来!”

  没有半点停歇,越文妃脚步一挪沉喝一声,斜掠而起点在地面。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她已经拉近双方的距离,途中还拔回自己的军刺,对着棺材板闪电一刺。

  “当!”

  叶子轩右手一抖,一把薄刀丢向棺材板,棺材板顺势一抓,不退反进冲了上去,如野兽般低吼一声掠起刀芒,刀刃交击发出一记脆响,两人各退出三四步,随着越文妃的军刺点出,一股无可抗御巨力透过身上,棺材板胸口如被雷击,气血翻滚。

  棺材板吃不住对方力量,再度跄踉后退了四步,可知越文妃的刀劲是如何霸道。

  而且抵挡的刀刃也多了一个缺口,差一点就要断成两截了。

  棺材板舔舔嘴唇,脸上战意不减,越文妃也是掠过一抹赞许,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能扛住她雷霆一击,要知道为了给棺材板加重一点伤势,她刚才用了差不多八成的浑厚力道,还借助跃起来的身躯重量,她自信可以把对方连人带刀劈翻出去。

  但棺材板只是后退五步。

  “嗖!”

  棺材板就是一颗花岗石,对敌人很,对自己也狠,连续吃亏受伤却不为所动,右手微动,薄刀微微侧移,一道耀眼的阳光,瞬间反射在越文妃眼睛,就在后者条件反射一闭眼时,棺材板也先发制人,脚步泥鳅一般滑出,连人带刀合成了一体。

  他如一支利箭射向不远处的越文妃,没有半点废话,再战。

  棺材板气势惊人的攻到越文妃面前,刀锋如破水的气势,向后者的胸膛劈了过去。

  滋的一声,越文妃身子微微一侧,军刺同时一点一贴,反顺着刀锋刺向棺材板的心脏,越文妃虽然是后发而至,但因为是蓄势刺出,所以速度反而快棺材板半拍,还生出一种骇然之势,这种威势让棺材板皱眉,也让叶子轩他们瞳孔顷刻凝聚了。

  棺材板眼神一冷,刀身一振,荡开对方的军刺。

  “当!”

  两人兵器相分,各自受冲力侧开,趁着越文妃刀锋一偏远离心脏时,棺材板急速抽身后退。

  同时,他还挽出一连串刀花护身。

  刀势渐尽,越文妃嘴角的笑意却渐渐扩大,随后就听她冷喝一声:“你也接我一刀。”

  也不见越文妃如何作势,人随薄刀而走,宛如一道拖长的流星般击出。

  这一刀给人视觉上的感觉缓慢无比,可实际上却是才一作势,便已在对方眼前,实实在在击在棺材板变幻的刀身上。

  “叮!”

  他手中的兵器发出一声悲吟,刀身猛烈的抖动着,仿佛不胜其重,棺材板只觉一股大力涌到身上,似乎被千斤巨石所撞不能控制的向后退去,他一边后退,一边把薄刀连连挥动,幻化成一道道光网,刀法浑厚惊人,阻止越文妃咬着自己追击。

  但先机之势尽失,越文妃再跨前一步,战意再次燃烧,这虚飘飘的一步速度却是极快,有缩地成寸之感。

  越文妃手中的军刺快速点出。

  “杀!”

  棺材板像是受伤的野兽,悍然以硬碰硬劈出一刀。

  “当!”

  两人错身而过,相互碰撞的军刺和薄刀,发出闷雷似交击声,脚边一些红包和灰尘被搅得粉碎,飞散在半空。

  两个人的身形尽在烟尘中,都一时无法看清,叶子轩唯一可确定的,就是双方还都站着,萧杀之气渐渐散去,两个人都以奇怪的角度对立着,越文妃留给叶子轩的是一个傲然坚挺的背影,她仰首站在棺材板的位置,用一种淡淡口气叹道:

  “叶宫旗下,果然藏龙卧虎。”

  棺材板身手不如她,可他的坚韧和毅力超出越文妃的想象:

  “区区一员大将,就敢跟我拼命,皇蒲琴和太叔阳,死得不冤啊。”

  棺材板没有回应她,只是身躯晃动了两下,嘴角流淌出一抹鲜血,他咬着牙缓缓转身,扫过手中就快断裂的薄刀,想要再度冲锋对战,叶子轩却上前几步,伸手一按他的肩膀:“棺材板,你还年轻,没必要跟一个老太婆同归于尽。”

  “你休息一下,剩下的,让我来。”

  他饶有兴趣看着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虽然她刻意在脸上弄了皱纹,还有假睫毛,但看得出皮肤保养不错,双手也没有老人斑和枯瘦,残存白皙和光滑,放在人海中,这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可是当她目光盯着你看的时候,就会感觉这女人可怕。

  叶子轩想到一个比喻,颜色鲜艳的毒蛇。

  棺材板听到叶子轩的话,没有丝毫坚持的退下。

  叶子轩拿过一把刀,看着越文妃一笑:“真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越文妃很是嚣张:“你想不到我来了,所以我就来了!”

  PS:谢谢ng打赏1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