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七十五章 越文妃,死
    第八百七十五章越文妃,死

    在叶子轩审视着越文妃时,越文妃也勾起一丝戏谑,她映射着阳光的脸虽然有些怪异,却带着种说不出的慑人气概:“没人想到我会亲自来杀你,所以我就亲自来杀你,莫非你们觉得,阮大智死了,组织受创了,我该跟缩头乌龟一样躲着你?”

    “你算什么东西?值得我越文妃忌惮?”

    她就这么样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气派之大,已经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什么红色子弟,什么越文星,于我都是浮云,杀了我弟弟,杀了我大将,你就必须死,我这人做事有个优点,也许是弱点,那就是无所畏惧,讲究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她的身躯无形中挺拔,声音也变得低沉有力:“很多人都觉得我老了,脑袋迟钝了,旗下又有上千兄弟姐妹,还有官方赋予的保护衣,我应该坐镇宫中跟你对战,而不可能深入唐人街来讨我弟弟血债,可世人所想的荒唐却正是我要做的事。”

    “连你都没想到我出现,你的生机还有几分?”

    撇开越文妃深入唐人街的风险,叶子轩他们不得不承认这女人太出乎意料,虽然今晚叶宫子弟人多势众高手也不少,可是面对越文妃这个狡猾阴狠的谍王,叶子轩依然没有必胜的把握,即使近在眼前,他也感觉自己无法轻易杀死她。

    握着刀枪的叶宫子弟相似感觉,刚才围杀的兄弟转眼就倒下二十多人,他们清楚女人的棘手,加上对面站着不少自家兄弟,乱枪轰出,如果没有打中越文妃,只怕会误伤到自己人,所以遵从叶子轩的指令,扼守着通道不让对方跑路。

    气氛浓重。

    “我低估你了!”

    叶子轩思虑一会后,一抖刀上鲜血笑道:“我低估了你的魄力和勇敢,也低估了你剑走偏锋的强大,不过往深处想想也是,如你真是循规滔距,畏首畏尾,你也不会成为越国曾经的传奇了,只是无论如何都好,你今天怎么都要死。”

    看着叶子轩似乎有点顿悟的样子,越文妃掠过一抹冷笑,语气阴森接过话题:“你现在依然低估我了,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是你想不到的,我出现唐人街不是来跟你赌命的。”她手指一点叶子轩:“我是来胜利的,杀你祭祀我弟弟!”

    越文妃的声音带着一股磁性好像人畜无害,可是看她的眼神,看她的气势,无论谁都应该看得出她是个铁血的人。

    “今日过后,越国再无叶宫。”

    越文妃仿佛没有情感波动一般,但流露出来的语意却让人感到寒意,在叶宫子弟下意识握紧兵器时,叶子轩提着刀走到前面,微微挺直自己的胸膛,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皇蒲琴和太叔阳也自以为是地说过这狠话,结果他们两个都死了。”

    越文妃脸色一变,随后淡淡出声:“他们的血仇,一定会得报。”

    叶子轩举起薄刀:“你要战,我便战。”

    越文妃不置可否:“车轮战,对我这样一个老太太,不好吧?”

    “砰砰砰!”

    话音刚刚落下,蝴蝶燕和墨七熊带着一批人从里面出来,把几个伪装成叶宫子弟的男子丢在地上,后者双手几乎都被剁掉,双脚也被打断,血迹斑斑,就是一个废人,蝴蝶燕上前一步,随后向叶子轩汇报:“叶少,我们在堂内抓到几个敌人。”

    “他们趁乱潜入进去,在水房和厨房下毒,被我们堵了一个正着。”

    墨七熊也指着两人出声:“他们还爬到主建筑安装炸药,被我暴打一顿后招认了,他们是红色军刺的人。”

    越文妃扫过几人一眼,脸上没有什么情绪,似乎毫无所谓。

    叶子轩点点头,随即向越文妃一笑:“车轮战不好,下毒,刺杀,放炸药,就好?”

    越文妃淡淡出声:“常规手段而已。”

    “常规手段、、、而已、、、”

    叶子轩一射手中薄刀,同时反手拔出一支短枪,扳机扣动。

    “砰!”

    子弹射向越文妃。

    躲过薄刀的越文妃来不及再次躲避,只能身子一侧,扑!一篷鲜血从她腰部飙出。

    越文妃的脸上有着明显的痛意,怎么都没有想到,叶子轩是这样一个混蛋,人多势众,自己又拼杀了一场,以为他怎么也会跟自己公平一战,手中薄刀也昭示他要对战,谁知,却掏枪射击,让她吃了一个闷亏,腰部多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不过她也不是等闲之辈,恼怒归恼怒,却不再被叶子轩算计,不待叶子轩轰出第二枪,她就双脚一蹬,整个人像是炮弹一样撞入后面人群中,还顺势一掌按在一人后撤身子上,砰一声巨响,后者拖着双腿向后滑出四五米,嘴角喷血。

    接着,越文妃一个漂亮的躲闪,避开叶子轩开出的第二枪,同时夺过一枪向叶子轩射击,叶子轩对没一枪毙掉对方很是遗憾,知道越文妃的强横超出自己想象,所以见到对方抢夺枪械对着自己,他就速度极快地向旁边柱子扑去躲避。

    “扑!”

    子弹几乎是擦着脸颊而过射入后面。

    叶子轩翻身而起,摇摇头没多少表情,随后一边下令围杀,一边发出一条短信。

    “篷篷篷。”

    越文妃射出子弹后,左手一挥,空地四周顿时生出闷响,十几个垃圾桶发生了爆炸,飘出一大股刺鼻的浓烟,风一吹就飘了过来,顿时让门口变得朦胧一片,也让叶宫子弟变得混乱起来,与此同时,几道人影扑过来,握着枪械射击:

    “大姐,撤!”

    趁着这个空档,越文妃敏捷起身,随后一边开枪一边撤离,她今天来这里有三个目的,一是杀掉叶子轩,二是打击叶宫的气焰,三是毒死或炸死叶宫子弟,可是没有想到,三个目的几乎都落空,自己还受了伤,再纠缠只怕被包饺子。

    虽然越文妃自感身手厉害,但猛虎也架不住群狼,唯有撤离才能保命,否则不出五分钟这里必会出现千名叶宫子弟。

    见到对方要跑路,蝴蝶燕牙齿一咬就向对方追击:“追!”

    几名红色军刺断后,轰出几枪后,就被叶宫子弟乱枪打死,越文妃很是愤怒,但此刻只能想法撤离。

    “砰砰砰!”

    蝴蝶燕对着越文妃他们撤离方向扣动扳机,还一口气把枪械中十余发子弹全部打光,接着又换上弹夹追击,几乎同一个时刻,墨七熊呼叫了外围子弟围杀,数十名叶宫子弟从各匿藏位置涌出,杀气腾腾的挡在越文妃他们撤离的途中。

    他们手里紧紧握着各种枪械聚拢,只待越文妃出现就把他打成窟窿,然而越文妃不仅如同一阵风似的显身,还杀气凛然,在两名红色军刺被打成筛子后,她就提着一具尸体,如猎豹一般奔跑,右手扣动扳机,甩手就是一连串的子弹。

    三个蝴蝶燕的手下应声倒地,头上都有一个深深的血洞,死不瞑目的倒在血泊中,怎么都没想到对方枪法如此精准。

    “砰砰砰!”

    这时,叶宫子弟手中的枪也响了,一道火力交织网朝着越文妃笼罩了过去。

    越文妃一砸尸体,双腿一蹬地,爆发出了绝对的速度,她像是定格的画面忽然止速,随后又瞬间前冲,在子弹扑射前来个滚翻躲入垃圾桶,躲开一片子弹,她的动作看似不可思议,且又给人一种痛快流畅之感,让人有说不出的美感!

    等枪声稍微停止,垃圾桶就爆射出来,砸入开枪的叶宫子弟人群中,一片狼藉中,她又忽然启动!

    “砰砰砰!”

    手中枪口先是射出四颗子弹,撂倒三名前面的叶宫子弟,同时打中一名后者的小腿,前者爆头惨死,后者摔地嚎叫,连串的越语回荡半空,死亡和嚎叫在此刻交织的淋漓尽致,让不少叶宫子弟下意识停止步伐,脸上都多出一分凝重。

    也在这刹那,越文妃再次向还没合拢的叶宫子弟冲锋,枪口急速的喷出一颗颗子弹,把横档在前面的人员一一击杀。

    两分钟不到就撂翻二十多人,而她只是擦伤了四枪,没有致命伤势。

    “杀了她!”

    这些守卫,几乎都是蝴蝶燕在越国的班底,其中还有不少她大哥留下的老臣,如今被越文妃这样肆意杀伐,她的脸上就涌现一抹愤怒,枪口一抬,子弹砰砰射了过去,越文妃一蹬墙壁来了一个前空翻,竟然落在赶来的叶宫子弟里面。

    后者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总之是投鼠忌器,生怕子弹误伤了自己人。

    越文妃却没有丝毫客气,她也没有时间思虑,因为叶宫子弟正嗷嗷直叫大批赶来,于是趁着几名同伴横死争取来的空档,又夺下两把枪在手,左右同时开弓,在人堆里面一边奔跑,一边疯狂射击,刹那间,枪口所指,对手纷纷倒地。

    中枪者都是脑袋爆出一个血洞。

    越文妃双手不停的点射,手枪简直就是生死判官的笔,指向谁,谁就会轰然倒下!

    她挪跃的身姿就像是丛林中扑食羔羊的猎豹,凶猛,血腥却有残酷之美,叶宫子弟的合拢瞬间被他撕扯出缺口。

    “哥,我们要不要出手了?”

    墨七熊看着越文妃大杀四方,直接杀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路,向一直看戏的叶子轩问道:“不然她会跑了。”

    叶子轩淡淡一笑:“放心,她跑不了。”

    “砰砰砰!”

    越文妃杀掉六名躲在柱子和商铺背后的叶宫子弟后,又奔行出二十余米就停了下来,腰部的枪伤束缚着她的行动。

    她大口喘息,想要恢复一点力气再走。

    就在她更换着弹夹时,一辆出租车呼啸着横了过来,车门打开。

    甘文忠钻了出来,对着追来的叶宫子弟轰光子弹,打得后者不敢冒进,随后,他拔出一把匕首喝道:“走。”

    他动作利索的窜到越文妃身边,想要搀扶着她向出租车走去。

    越文妃先是微微一愣,枪口抬起对准,随后松了一口气:“大管家,谢谢你——”

    甘文忠喝出一声:“别说这些废话了,咱们都是叶子轩的敌人,我不帮你,谁帮你?”

    “我早上派人袭击失败,叶子轩已经悬赏要我脑袋,咱们只能抱团取暖,不然全要死。”

    听过叶子轩悬赏的越文妃点点头:“好,今日过后,咱们共同进退,杀了叶子轩,我支持你做虎狼门大哥。”

    甘文忠呼出一口长气:“谢谢。”

    随后,他夺下越文妃的枪,对着追来的蝴蝶燕他们轰出子弹,又是一口气打光了子弹,再度压制他们靠前。

    越文妃回头扫视一眼:“我们马上回基地,只要回去了,叶宫再多人,也不敢冲击——”

    “扑!”

    话音还没有落下,甘文忠毫无征兆捅出一刀,锋利匕首直入越文妃的躯体,越文妃虽然眼疾手快抓住对方匕首,但是那股力道不是精疲力竭的她所能对抗,因此匕首毫不停滞刺入她的腹部,一股温热的鲜血迸射出来,染湿甘文忠的衣服。

    下一秒,甘文忠身躯一弹,松开匕首,远离越文妃。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难保她垂死挣扎杀了自己。

    越文妃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抹苦楚,还有无尽的震惊:“你——”

    甘文忠一脸平静:“对不起!”

    越文妃咳嗽一声捂着堵不住鲜血的伤口,剧痛让她几近全身无力,但她依然用倔强目光的看着甘文忠:“为什么?”

    甘文忠沉默,退后,几名亲信现身,形成人墙保护,不给越文妃射杀机会。

    越文妃看着距离拉远的越文忠,脸上有一抹愤怒,一抹不甘,还有一抹无奈:“你、、真是越国的耻辱。”

    “砰砰砰!”

    此时,蝴蝶燕带着数十人赶赴,没有丝毫犹豫,枪口一抬,对着越文妃扣动扳机,子弹瞬间把后者打成筛子。

    越文妃全身是血,身躯晃动两下,就缓缓躺倒在地,眸子,没有闭上,有着淡淡的悲凉。

    越文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