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势所趋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六章 大势所趋

  第八百七十六章大势所趋

  越文妃死了,越国黑白两道再度震荡。

  阮大智三兄弟的横死,虎狼门的分崩离析,已经绷紧了越国各方神经,大小势力都感受到洗牌的威胁到来,虽然蝴蝶燕代表叶宫明确保证原有利益不会触犯,但各方还是对局势充满着焦虑,如今越文妃再次被杀,很多人彻底坐不住。

  虽然越文妃被蝴蝶燕乱枪打死杀,在某一方面来说,等于笼罩越国上空的大规模厮杀瓦解,叶宫跟红色军刺不会开战把越国搅成糟,更不会出现长街一样的血流成河,毕竟红色军刺失去长久对战的能力,可这也意味着叶宫一家独大。

  连续干掉阮大智和越文妃的叶宫,谁也无法肯定,没有对手制衡的叶宫,会不会趁胜追击扫掉其余势力扫掉自己。

  担心自己成为叶宫下一个垫脚石的各方势力,并没有加入虎狼门和红色军刺阵营联手对付叶子轩,更多是找蝴蝶燕和越文星接触,希望能借助他们向叶子轩表达善意,让自己可以活得好一点久一点,甚至有人拿投名状来表自己决心。

  原本还腹诽叶宫在越国建立分堂的各方,在越文妃死后纷纷发言支持叶宫落脚,还喊着百花齐放社会更健康的口号,加上叶子轩砸出的大笔金钱,叶宫地位和声誉瞬间改变,敌对的黑白两道转变态度,还有不少权贵递帖子邀请吃饭。

  “叶少,今天有四张帖子,这是副市长的请帖,希望你明晚赏脸去希尔顿酒店吃饭。”

  越文妃死后的第七天,蝴蝶燕拿着几张请帖走入叶宫分堂,这栋曾经作为米军西贡指挥部的庄园,如今成为叶宫在越国的堂口,恢宏大气,也让蝴蝶燕意气风发:“还有华人宗亲会林会长的帖子,明晚有个慈善晚会,希望你参加。”

  正站在一副地图前面审视的叶子轩,头都没回就抛出一句:“你代表我去参加就行,你现在是叶宫分堂主事人,跟地方搞好关系更有必要,而且我是一个华人,老是露脸不合适,免得激进分子又给政府压力,所以还是你出面为好。”

  蝴蝶燕叹息一声:“可他们想请的人是你啊。”

  叶子轩上前一步,拿起画笔在地图上圈了一个点,随后淡淡一笑:“他们邀请我,只不过是想要叶宫一个态度,这个态度,你可以全权代表我,给予他们定心丸或敲打,如果你觉得对方可以成为我们朋友,那就让对方拿点钱出来。”

  “虎狼集团的百亿基金缺口,我不介意给他们展示诚意的机会。”

  叶子轩显然考虑的很是周全:“如果你觉得对方是阴险小人,那就敲打他安分守己或者直接灭之,不要顾虑后果,还是老一辈留下的方针,拉拢一批,分化一批,打压一批,叶宫已经在越国设立了分堂,人力财力会源源不断支持。”

  “你可以放开手脚干。”

  叶子轩对于叶宫在越国建立分堂,有着他长远的考虑和算计,一是越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很多东西可以用金钱解决,不会遭致官方的无情打压,二是将来征战世界各国,他需要一大批冲锋陷阵的勇士,常年逞凶斗狠的越人很是合适。

  相比国内的叶宫子弟来说,越人常年舞刀弄枪,流水线铸造成战士更加容易,所以他决定往这边押上重注,叶子轩也相信越国分堂将来会绽放光彩:“蝴蝶燕,以后这些应酬的事情,你全面搞定,实在有大问题,你再来找我解决。”

  蝴蝶燕无奈一笑:“明白。”随后扫视地图一眼:“叶少,你准备动那批武器了?”

  叶子轩轻轻点头,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阮大智和越文妃都死了,两方余孽不成气候,我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我现在更希望找到那批武器,足够武装两个人的热武器,想一想就让人激动,哪怕再过时也是巨大财富。”

  蝴蝶燕低声一句:“可是找出来后,你打算怎么处理?武装?还是售卖?”

  叶子轩勾起一丝笑意,目光从地图上移开:“那都是几十年前的武器了,即使还能使用,也卖不出好价钱,再说了,我也不差那点钱,所以没必要售卖,当然,我也不会傻乎乎的直接武装叶宫子弟,武装两万人,那是找灭的节奏。”

  “我会把它找出来,确定它的价值,然后武装一部分兄弟,让你可以更好在越国立足。”

  叶子轩显然早就想过这批热武器的作用:“我最终会把这批武器用在两个方面,一是武装阮破虏和贪狼营将士,协助他们杀回金三角,成为金三角的霸主,二是将来有机会扶持一些小国家,用武器换回我想要的石油,矿石和地位。”

  “只有这样,这批军火才是真正发挥价值。”

  蝴蝶燕微微一怔,随即叹服:“叶少高瞻远瞩。”

  这时,墨七熊走入了进来:“哥,甘文忠来了,见,或不见?”

  叶子轩笑了笑,挥手让蝴蝶燕把地图遮掩起来,随后偏偏头:“让他进来吧。”

  三分钟后,叶子轩在偏厅见到了站在茶几旁边的甘文忠,对于这个不速之客,叶子轩并没有感到意外,似乎他早已猜到甘文忠会来找他一般,而事实确实如此,自从他选择和甘文忠合作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越文妃只是合作的开始。

  叶子轩让人给他倒上一杯茶,随后向甘文忠轻轻侧手笑道:“大管家,坐。”

  听到叶子轩喊出大管家三个字,甘文忠神情尴尬的牵动了一下嘴角,小心翼翼坐下后,随后又听到叶子轩补充一句:“大管家,你我的交易好像完成了,我放了刘琪琪,也给了你五百万,不知道今日来找我,是叙旧,还是想开战?”

  “叶少说笑了。”

  叶子轩的话,让甘文忠腾地站了起来,带着一抹惶恐摆手回道:“我哪里敢跟叶少开战啊,十个我也不是叶少对手,再说了,我以后还要靠叶少和燕姑娘吃饭呢,哪里敢对着干啊?我这次来,是代表我这一支的八千虎狼子弟而来。”

  叶子轩笑容恬淡地坐在沙发上,望着眼前这个确实低头的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挥了下手,示意他坐下。

  见到叶子轩挥手,甘文忠心情紧张地坐下,凝视着叶子轩,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敬畏。

  察觉到甘文忠眸子里的敬畏,叶子轩让笑容更加灿烂一点,缓和前者的情绪,随后端起面前的茶水喝入一口:“不用太紧张,你我曾经合作,你还杀了越文妃,你我有足够的交情,如我没猜错的话,你是代表八千人来找我谈判的。”

  叶子轩转动着杯子:“嗯,说吧,把你们的条件都说出来。”

  叶子轩的和颜悦色让甘文忠松了一口气,随后他竭力地控制了一下情绪,道:“叶少,我们选择臣服于您。”

  叶子轩波澜不惊:“臣服于我?八千人?你确定不是开玩笑?”他指一指外面巡逻的叶宫子弟:“叶宫在越国分堂,现在大大小小加起来也就两千人,这还是我从华国调五百人来的人数,你带着八千人投靠我们,会不会搞反方向?”

  “你有这八千人,足够自立门户,何必寄人篱下?”

  甘文忠苦笑一声:“人数只是一个参考,更多是看大势,当年清兵也就十五万人,还不是扫掉数十倍于自己的明军,成为中华霸主?叶少,虽然你们现在只有两千人,但最多一年,你们就会成为黑道龙头,绝对无人可挡你的锋锐。”

  他连珠带炮的补充:“我能力有限,能够聚集八千人,却未必能驾驭八千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不想成为叶宫将来的垫脚石,所以希望加入叶宫共同进退,叶少,你刚才也说了,咱们有足够的交情,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这是我的意思,也是八千兄弟的意思。”

  叶子轩波澜不惊,淡淡一笑:“说的不错,有诚意,我考虑你们的投靠,不过,先说说你们的条件。”

  听到这一句话,甘文忠脸上多了一抹欣喜,随后压低声音回道:“其一,我们一旦归顺叶宫,叶少不能对我们下手,也就是说不能采取帝王的制衡手段,让我们互相残杀失去信任,其二,现在虎狼集团乃至各堂资产都被官方冻结。”

  “一旦我们归顺的话,需要您打通官方取消遏制。”

  甘文忠脸上带着应有的谦卑,上身也弯得跟英国管家一样:“虎狼集团的资产,我们不奢望瓜分,但各堂的财产希望叶少给我们自主,其三,我们只臣服于您一人,这也就是说,将来你统一越国黑道,那么必须由您亲自担当龙头。”

  他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这番话的,担心停下来就失去勇气提这些要求,说完之后,甘文忠掌心出汗,等待着叶子轩的开口,叶子轩没有立即回应,只是晃悠悠的喝着茶水,喝完一杯又一杯,直到第四杯的时候,他才绽放一抹戏谑笑容:

  “大管家就是大管家,精打细算啊。”

  叶子轩看得很透:“表面上,你们选择臣服于我,是你们吃亏,八千人,听起来更像是一份大礼,可是事实上,我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而你们不但消除与叶宫的敌对关系,恢复虎狼门昔日的生意,拿回被官方冻结的金钱和物业。”

  “而且还能通过叶宫的实力和影响,在今后得到更好的发展。”

  叶子轩说到这里,笑容渐渐消失:“我得到什么?得到八千张嘴。”

  感受到叶子轩的强烈不满,甘文忠脸色止不住一变,随后踏前一步开口:“叶少,你放心,我们一旦归顺的话,八千人全部听从你的指挥,跟你扫平一切敌人,即使你用我们对付其余虎狼子弟或红色军刺,我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而且八千人会按照叶宫规矩,每月给你进贡丰厚的利润。”

  叶子轩喝完杯中的茶水,看着汗水都滴出来的甘文忠,随后站起来一笑:“好,给你机会。”

  在甘文忠一喜的时候,叶子轩一拍他的肩膀,笑容玩味:“不过,你要先把阮大智的秘密私产交出来,听刘琪琪说,他不仅在越国有不少秘密物业,还在瑞士存了不少钱,你要投靠我,是不是该把这些交出来,表示表示你的诚意?”

  “你是诚心投靠叶宫的,我也希望你对得起我的信任,不要在这些东西玩花样。”

  叶子轩一握他的胳膊:“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潜意识把那些东西当成自己的甘文忠,心如刀绞,却一脸无奈,他不知道叶子轩掌握了多少东西,但清楚自己如果隐瞒不交或者少交,被他查探出来绝对后果严重,早知道就携款跑路,老是妄想着八千人这个筹码可以让自己再风光。

  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只是事已至此,多想也没意义,只能哭丧着脸回道:“叶少放心,我一定全部交公。”

  叶子轩悠悠一笑:“好孩子。”

  “不过有一栋占股九成价值五亿的海外酒店,被只有一成股份的黑鬼占领了。”

  甘文忠看到叶子轩如此精明,于是把一些变数也提前说出来,免得将来背黑锅:“他们知道大哥三兄弟死了,虎狼门又一盘散沙,于是直接驱赶虎狼门派遣的兄弟把酒店占为己有,虽然我手里有酒店产权书,但已经失去掌控权了。”

  “他们早上还给我电话,要五十万买产权,要,就过户,不要也无所谓,反正酒店不会归还。”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靠!什么世道?连我的酒店也抢?还有没有王法?酒店在哪?我把它弄回来,五个亿啊。”

  甘文忠差点吐血,抢你酒店?你自己才是打劫的老祖宗,但也不敢废话,挤出一句话:

  “海楠,天涯酒店。”

  PS:感谢小海豚_打赏52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