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定让你后悔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定让你后悔

  第八百七十七章一定让你后悔

  越国,河内,国防部。

  傍晚时分,一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静静停在大楼门口,虽然这只是一辆很普通的车型,但车前醒目的标志足以晃晕不少妹纸少妇了,车门打开,钻出一个帅气的中东青年,身材修长,配合着身后的名车,魅力值顿时上升好几个台阶。

  中东青年似乎没有直接进入大楼,也没有找个休息地方落座,就靠着车子晃悠悠等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却始终不急不缓,偶尔低头看一下手表,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温柔和善,无懈可击,看上去就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

  劳斯莱斯驾驶席上,坐着一个神色冷漠的木讷老者,气质冷冽,面无表情,偶尔扫一眼靠在车前的青年,眼神闪烁一抹闪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他显然没有后者那般耐心,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了一个小时后,终于走下车问出一句:

  “王子,一个小时了,还不见米妃儿的影子。”

  他轻轻咳嗽一声:“咱们去酒店等待,或者直接进入国防部?”

  显然青年就是沙特王子哈德斯了,他一扫昔日玩世不恭耀武扬威的态势,多了几分绅士应有的彬彬有礼,一张脸上看不出丝毫负面情绪,他看着木讷老者淡淡出声:“米妃儿这女人,未必吃软,但绝对不吃硬,一个小时不算什么。”

  他眼里闪过狠戾:“换成昔日,我当然可以不鸟她,甚至毫不客气踩她几下,可现在家里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想法子娶到这个女人,她从我手里拿走五成生意,我必须从她嘴里拿回来,为此站个把小时算什么?只是一个姿态罢了。”

  木讷老者微微皱眉:“她可不是能轻易被打动的人,而且背后还有一个叶子轩。”

  哈德斯嘴角牵动了一下:“我当然知道,只是总要试一试,追女人,诚意这东西有时候很重要的,尤其对女人这种喜欢感动并且一直感性着的生物,昔日让米妃儿反感,是因为我太猖狂,太目中无人,所以她对我一直持有抗拒感。”

  “如今,我改过自新,变成谦卑有礼的王子,她总会给一点面子的。”

  他还轻哼一声:“至于她跟叶子轩,纯粹就是一个笑话,王室的血统,是她永远不可逾越的大山。”

  木讷老者没有再说话,沉默着退回到驾驶座上。

  哈德斯也没有在意他的举动,留着这个被他定性为废物的老人,只不过是看父亲的面子,迟早有一天,他会把老家伙跟米妃儿、叶子轩全部扫入垃圾堆里,心里虽然有着想法,但脸上不动声色,在黄昏渲染下愈加柔和的脸无尽温醇。

  晚上七点钟。

  在车前等了两个小时的哈德斯活动了下身体,随后摸出一支古巴雪茄叼着,依然没有丝毫不耐的表情,就这份定力,足以让很多人自惭形秽了,有人说男人为了接近自己心仪的猎物,没得手之前多半会有超乎寻常的表现,着实不假。

  一支烟吸完,国防部门口,终于走出一个被众人簇拥着的女人,身边保镖环绕,身后是相送的官员,气氛热烈,客客气气道别后,正是哈德斯要等待的米妃儿,雍容华贵,妩媚多姿,还有说不出的干练,让哈德斯罕见多了一丝欣赏。

  他第一次发现,米妃儿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所谓美女,清纯的冷艳的性感的多了去,但最吸引人的,无疑还是这种带着点骄傲的妩媚,米妃儿跟官员道别后,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劳斯莱斯旁边的哈德斯,脚步很轻快,直接向车队走去。

  “米妃儿。”

  哈德斯微微眯起眼睛,眼里闪过一抹怒意,随后迅速换上一脸笑容,从车里拿出一捧玫瑰,脚步轻缓的走了过去,还轻笑一声喊道:“公主殿下,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竟然被你直接无视了,难道我长得就这么不入你法眼?”

  “或者你还记恨我上次的年幼无知?”

  在一干保镖下意识作出反应戒备,还手按枪袋保护米妃儿时,米妃儿侧头看了来者一眼,顿时挑了一下眉,毫不客气地哼道:“哈德斯?你来这里干吗?报上次的仇?还是再跟我叫板?是不是嘴巴的伤好了,又想我烫几个泡出来?”

  不是一般的直接。

  哈德斯眼皮跳跃了一下,莫名感觉到口腔生痛,随后挤出一抹笑意:“我被老爷子教训了一顿,说我不知天高地厚,更不懂得尊重公主,我反省了一个星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愧疚对公主的伤害,所以今天是特地过来赔罪的。”

  “赔罪?”

  对眼前男人有足够了解的米妃儿,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开玩笑吧?沙特王子什么时候学会赔罪了?这些年,你愧疚过任何一件错事?再说了,我把你烫的满嘴是泡,当众丢尽颜面,更是抢走沙特五成生意,你父亲还要感谢我?”

  对于跟自己跟叶子轩作对的牲口,米妃儿向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哈德斯笑容顿了一下,面色不变,把玫瑰花递给米妃儿:“我真是来向你说对不起的。”

  米妃儿淡淡出声:“对不起我收下了,没什么事,我走了,五成生意,我很忙的。”

  她直接挡开那束玫瑰:“花不错,可惜被你玷污了,收下,脏了我的手。”

  哈德斯嘴角止不住牵动,差点就忍耐不住了,这女人还真是滴水不进,随后微微耸耸肩,无奈苦笑,很真诚的模样:“公主真是直接,一点都不给我留点酝酿空间,很多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了,那我就随便起头了,关于叶子轩。”

  米妃儿神情波澜了一下,表情似笑非笑,对于哈德斯亲自提起那个让沙特损失惨重的罪魁祸首,她还是有点惊讶的,同时有点小幸福,不过没有出声,哈德斯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你喜欢他,但你可能不知道,他有不止一个女人。”

  下过一番苦功夫的哈德斯语调柔和:“他暗恋过的女人叫江静瑶,名义上的女朋友,有何子离、沈家欣,跟他暧昧的有白秋画,龙秋徽,而且他曾经还跟嫂子汤兮兮闹过丑闻,他这个人又遵循无爱无欢,所以对每个女人都有留情。”

  “米妃儿,你觉得,你跟着这种三心二意的男人,值得么?”

  哈德斯言语很是歹毒:“就算你不在乎他有多少女人,可你能从他身上取得你要的东西吗?”

  他冷笑一声:“我爹有一百多个女人,可王后只有一个,你觉得你会是王后吗?”

  米妃儿拿过一瓶净水喝着,表情不变,淡然笑道:“你想说什么?”

  哈德斯呼出一口长气,万万没想到米妃儿竟然会这么平静,继续把刚才的话说完:“我想说的是,这种三心二意的人渣,根本就不值得你去等待,米妃儿,他给不了你想要的女主人名分,更不用说那虚无缥缈的幸福,我为你不值。”

  米妃儿直接丢出两个字:“幼稚。”

  自认准备充分的哈德斯彻底没辙了,看到米妃儿又要带人离开,咬了咬牙出声:“米妃儿,你跟叶子轩没有可能的,王室讲究血统纯正,你什么时候见过王子或公主,跟其余非王室的人结婚?没有,一个都没有,你也不会例外的。”

  米妃儿淡淡戏谑:“大不了我不做公主。”

  区区一个公主称号,哪及得上她将来要达到的高度?

  哈德斯几近要吐血,随即扬起一丝笑意,一脸让米妃儿恶心恶寒的深情:“米妃儿,别赌气了,叶子轩真不值得你去追随,但我值得,我能原谅你跟叶子轩的事,并且承诺可以给你幸福,甚至让父亲把争议地,还给阿联酋一部分。”

  “来我身边,帮我,好不好?王子,公主,才是最佳搭配。”

  声音温柔,眼神深情,配合着这位实力派的演技,还真有点让女人心软晕眩的魅力。

  他还轻轻伸出手,眼看就要抓住米妃儿的手掌,深情而温柔。

  “啪!”

  米妃儿俏脸一寒,直接把净水泼了过去,水珠溅射,几乎全部都洒在了哈德斯身上。

  “你——”

  一时间,措手不及的哈德斯惊怒交加:“太没教养了。”

  见到主子被米妃儿这样欺负,木讷老者推开车门钻了出来,眼神凶狠盯着女人。

  米妃儿无视对方的发怒,俏脸很是平静:“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挑拨离间,哈德斯,收起你这套虚头巴脑的手段,不得不说,你今晚的表现很幼稚,五成生意已危及到沙特王室利益,让你不得不尽快利用我来摆平风波的程度了么?”

  “不然按照你的性格和作风,怎会对我这样低声下气?”

  哈德斯一身昂贵衣服沾满水迹,狼狈至极,他看着米妃儿,眼神狰狞,脸色阴晴不定,柔和路灯照射下,格外恐怖:

  “米妃儿,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米妃儿正要说话,忽然,眼睛眺望到不远处一个身影,靠着路灯柱子的身影,她淡淡一笑:

  “哈德斯,你再不滚,就是你先要后悔了。”

  哈德斯微微一怔,扭头望去,正见叶子轩风轻云淡的笑容,后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这里,正啃着雪糕看戏呢。

  哈德斯小腿一抖,随后恨恨不已一握拳头,用最快速度钻入车子里,让木讷老者尽快开车离开后,哈德斯忽然砸出了玫瑰花,声音低沉却有着坚定:“狗男女,我一定让你们付出代价。”他抬头望向木讷老者道:“给哈曼丹电话。”

  “知道米妃儿有主了,我想,他一定会疯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