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七十八章 荒漠赌城
    第八百七十八章荒漠赌城

    晚上八点,河内酒店,三楼西餐厅。

    叶子轩把整个餐厅包了下来,为的就是自己跟米妃儿好好吃一顿饭,七分熟的牛扒,可口的红酒,摇曳的烛光,还有动听的轻音乐,让晚餐的气氛相当浪漫,米妃儿摇晃着高脚杯,笑容明媚:“子轩,今天怎么变得这么有情调啊?”

    她还伸出左手转动一下:“是不是还有惊喜?”

    听到这一句蕴含深意的话,再看看她故意抬起的修长手指,叶子轩脸上绽放一抹笑意,随后坐直身躯悠悠回道:“咱们经历过生死,你的血,我的血,曾经混合在一块,我飞过来请你吃一顿饭叙叙旧很正常,公主没必要大惊小怪。”

    米妃儿俏脸带着一抹幽怨:“我以为,我们经历过生死,很多问题就不是问题了,没想到我依然是你的公主,而不是王后。”接着又一扫失落:“不过你能飞来请我吃饭,已是一大进步,算了,不谈情爱了,说说你现在的局面吧。”

    “听说你不仅杀掉了越文妃,还收编了甘文忠等万名子弟。”

    米妃儿手指摩擦着杯子,欣赏着眼前男人的成就:“前天更是调动三千虎狼精锐,攻破了固若金汤的红色军刺基地,歼灭越文妃旗下的五百名死忠,昨天顺势把几个对抗的虎狼堂口也扫了,彻底扫平叶宫发展障碍,成为黑道新贵。”

    她的俏脸多了一抹异彩:“一个月不到,你就营造出叶宫一统的大势,最多一年,叶宫就会成为黑道龙头,你和叶宫现在形势大好,连带着我也沾光不少,这不,今天又把我叫过去洽谈,又分了几个工程给我们,我此行收获不浅。”

    她身子前倾看着叶子轩:“因你受益这么多,要不要我回报一点什么?”

    叶子轩跟她一碰酒杯,随后声音轻柔回道:“你我的交情,如果还要用到回报,那就玷污交情两字了,我打拼越国天下是主,其余都只是顺势而为,所以公主不需要觉得我欠你什么,再说了,你两次跟我并肩作战,已是最大回报。”

    米妃儿嫣然一笑,随后问出一句:“有没有兴趣来中东投资?这几年来往迪拜的游客很多,权贵也如过江之鲫,王室觉得自然景观太过单调,迟早会让游客审美疲劳,所以准备在沙漠中筹建一间赌场,一间可以跟葡京媲美的赌场。”

    “在我的资料中,你是何家实际控制人。”

    在叶子轩感受红酒的醇厚口感时,米妃儿轻声补充一句:“何家经营赌场足足半个世纪,有着丰富经验和技术积累,更有着常人难于想象的人脉资源,所以我希望双方可以合作,我们给予何家合法赌牌,何家把沙漠赌城筹建起来。”

    “利润二一添作五,一家一半如何?”

    米妃儿似乎早设想过方案了:“赌场的合法性、人员的安全性、全由王室来解决,何家出钱出人就行,在短期来看,何家要付出不少,可长远来看,这是何家发展的一个机会,只要在阿联酋立足了,将来可以辐射到其余中东国家。”

    “中东各国摄取石油暴富,我们直接摄取他们口袋暴富,多好的一盘生意啊。”

    听完米妃儿这一番话,叶子轩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滞,似乎没想到米妃儿会提出这样一个概念,荒漠赌城,想一想就充满诱惑和刺激,他似乎看到了沙子变成黄金,当下扬起一丝笑意:“如王室允许叶宫介入,我不介意双方合作。”

    叶子轩是一个聪明人,看得出这是一块肥肉,以王室的财力和资源,哪怕没经验和技术,也完全可以自己筹建起来,顶多是浪费一点时间和金钱摆了,米妃儿现在伸出橄榄枝,摆明是要给叶宫占便宜,这难免会让王室其余人不快啊。

    自己吃得了的肉,却要分一半给外人,阻碍绝对不会小。

    “有我顶着,不会有反对意见。”

    米妃儿很是强势地开口:“就算有人闹腾,有人抗议,我也会毫不留情打压下去。”她目光平静地看着叶子轩:“我捡你一个西瓜,给你一个芝麻,你给王室送了几百亿石油工程,我让你掺股小小荒漠赌城,他们有什么好叫喊的?”

    叶子轩给她倒上半杯酒,随后轻轻一碰笑道:“既然公主这么给脸,叶子轩就兜着,你可以把大体计划发给何家,跟何翡翠和何长青洽谈,要什么人,要怎么打点,尽管跟他们开口,只要双方能够合作建起赌城,十亿八亿无所谓。”

    有这样一个机会把触角放入中东,叶子轩当然不会浪费,哪怕赌城几年不赚钱都没事,这年头,一个据点带来的实际价值,远比账面上的数目要大很多,只要在迪拜站稳了脚跟,叶子轩就迟早会把手伸向石油,他的雄心从不会停止。

    米妃儿笑了起来,举起酒杯出声:“合作愉快。”

    她还直接向叶子轩坦白心扉:“你也不要觉得我是送钱给你,我固然有回报的意思,但更多是希望跟叶宫紧密合作,借你的势更好稳固我的位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王室也不是你想象中的简单,我让叶宫进驻迪拜,对我有利。”

    叶子轩看着坦诚真挚的女人,很是欣赏她的干脆利落,端起酒杯跟她轻轻一碰:“合作愉快,公主这样直率,子轩也不会虚假,我可以向你承诺,以后你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谁挡公主的路,不管他是王室的谁,我都无情杀之。”

    米妃儿笑容很是灿烂:“谢谢。”

    确定荒漠赌城一事和攻守同盟后,叶子轩他看着俏脸微红的女人:“我还以为在越国生死经历过后,你我就要分道扬镳,没想到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感谢公主的厚爱,待我回华国转一圈,就去中东拜访你。”

    米妃儿微微抬头,带着一丝讶然:“回华国?你不是避风头出来吗?一个月就回去,不担心徐家发疯?”

    叶子轩扯过一张纸巾擦拭嘴角:“阮大智十年前跟人在海南投资,合资买了一块地皮建了一间豪华酒店,他占股百分之九十,拥有酒店全部合法产权,当年成本大概两亿,现在酒店价值五个亿以上,一直以来都顺风顺水收取利润。”

    米妃儿一点就通:“阮大智死了,虎狼门一盘散沙,合伙人就吞了?”

    “没错。”

    叶子轩手指揉捏着纸巾:“阮大智的合伙人,曼德金,曾经杀过人,做过海盗,有了原始积累就变身为非洲商人,还经过阮大智运作跑去海楠做外商,在海楠站稳脚跟之后,他就不断聚集非法偷渡的黑人,十年下来自成一股势力。”

    他向女人告知事情来龙去脉:“阮大智活着的时候,曼德金已经时不时的叫板虎狼门,经常克扣利润和虚报账目,阮氏兄弟一死,他就肆无忌惮彻底跳出来,直接杀掉虎狼门派遣的工作人员,沉尸大海,还宣传天涯酒店属于他的。”

    “让甘文忠要么拿五十万走人,要么有多远滚多远。”

    叶子轩悠悠一笑:“这是一个狠角色,我不动动他,都不知道谁是大股东。”

    米妃儿点点头,随后一笑:“你一个电话可以解决的事,为什么要亲自跑回去一踏呢?再说了,虽然酒店价值不菲,但以你的定力和资产,你应该也不会太在意它的得失,怎么现在跃跃欲试呢?你是不是想借机回去试探一下风头?”

    “跟公主聊天就是痛快。”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你说的没错,五个亿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再贪财也没必要为它跑回去,而且随便动用一下关系,就可以把酒店拿回来,之所以亲自去海南,是想看看徐家对我怒火消减没有。”

    “你都说了,我都出来一个月了,越国都被我打下半壁江山了。”

    叶子轩的笑容很是深邃:“这时回去转一转,应该可以探出徐家的真实反应,如果徐家还是激烈,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我借天涯酒店的事赖在海南,强势表示我回归的态度,如果徐家没那么大怒火,我解决完事情就直接回京城。”

    出来这么久,虽然打拼下越国半个黑道,灭掉阮大智和越文妃两大对手,但叶子轩始终渴望回去华国看一看,至于武器的挖掘,他已交给阮破虏和棺材板,他相信两人会找出这批军火,但见到武器真面目,叶子轩再飞回看一眼就是。

    他此刻更多精力,是希望破掉国内的僵局,让自己可以重新来往华国。

    “我出来躲避风头,可不是被发配国外。”

    叶子轩淡淡补充一句:“想要我永远流浪外面,绝对不行。”

    米妃儿掠过一抹赞许:“想得还真是周到。”随后问出一句:“什么时候回去?”

    叶子轩很直接丢出两个字:“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