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九章 撞彩了

天才布衣 第八百七十九章 撞彩了

  第八百七十九章撞彩了

  清晨,阳光明媚,辽阔海上,一片蔚蓝。

  叶子轩跟米妃儿分别的晚上,并没有直接飞回华国,因为当天晚上,刚刚坐上飞机的他遭遇大风大雨,逼得回国航班又返回了河内,随后,飞往华国境内的航班全部停飞,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陆续恢复,让叶子轩一颗兴奋的心冷却了。

  看到细雨蒙蒙的天空,对飞机向来恐惧的叶子轩,所以干脆利落的取消航程,待天气好点之后,他才再动回归华国的念头,不过他这次没有再选择航班回国,查看距离后,他果断选了一艘船回去,这是一条船排量达到五千吨的大船。

  大船名叫虎狼号,是虎狼集团一条合法货船,在东南亚来往过很多国家,也一度去过华国,它这几天恰好有一批货要去新加坡,虽然跟海南方向相反,但叶子轩还是决定坐这船回去,固然有抗拒飞机的缘故,还有就是改变回去初衷。

  这条船,除了三十名叶宫子弟外,还有七十名越人。

  这些越人都是叶子轩精挑细选出来的虎狼门精锐,一个个身强力壮,还底子清白,带着这些人回海楠追讨天涯酒店,不仅昭示叶子轩势在必得的决心,还表明他一定要在海南落脚的算计,随行成员,还有被叶子轩亲自点将的甘文忠。

  叶子轩把甘文忠也带上,一是因为后者对双方合作关系足够了解,容易占据道德和法律高度,免得又被徐家他们指责仗势欺人,二是蝴蝶燕他们正整顿叶宫分堂,没有甘文忠在越国呆着,压力会小上很多,也可避开阮破虏他们行踪。

  在没有找出武器,堂口整合完毕之前,叶子轩不希望这个聪明人在场。

  此刻,叶子轩坐在甲板上的椅子吹着海风,看着蔚蓝壮阔的大海很是愉悦,只可惜没有海鸥飞来飞去,阳光也有点猛烈,不然画面就更加醉人了,饶是如此,他也拍了几张照片发给白秋画等几个人,告知自己正化身码头工人搬箱子。

  照片发出,很快得到几女的回复,何子离是疼惜关怀的表情,叮嘱他记得要防晒,白秋画则勾勾手指要他搬箱子的裸照,龙秋徽一如既往的冷傲,一个足球发了过来,很简单的滚蛋意思,沈家欣则很直白告知,下次来了澳门玩船震。

  在叶子轩玩得不亦乐乎时,甘文忠捧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毕恭毕敬放到叶子轩的面前,伸手微微一侧:“叶少,这里风大浪大,还有湿气扑面,呆太久不太好。”接着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太阳:“不如进去看看电视,或吃点西瓜。”

  “没事。”

  叶子轩挥手甘文忠在对面坐了下来,笑容很是亲和恬淡:“在越国这一个多月,一半厮杀,一半治疗,在医院呆的要发霉了,晒晒太阳可以杀菌。”随后又微微偏头问道:“怎样?堂堂虎狼大管家被我调来收债,心里是不是难受?”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甘文忠没有昔日的惧怕和忌惮,更多是一种苦笑:“叶少开玩笑了,我早已不是虎狼大管家,我现在就是叶宫一个小卒,叶少需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别说是来收债了,就是让我真去搬砖,我也没二话。”

  “心态不错。”

  叶子轩发出一阵爽朗笑声,伸手一拍甘文忠的肩膀:“希望这是你的真实心声,大管家,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有足够忠诚,你将来的高度绝非一个帮会管家能比,我会给你更好的平台和富贵,反过来,三心二意,绝对一场空。”

  叶子轩不怕把话摊开来讲““换成阮大智或者越文妃在我位置,肯定是把你这大管家宁杀勿留,避免将来有什么变数发生,可我却没撕毁承诺对你动手,甚至把你带在身边培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不怕你背叛,不怕你捅刀子。”

  “你有任何异心,只会灭顶之灾。”

  甘文忠嘴角牵动一下:“明白,叶少放心,以后我踏踏实实做叶宫人,绝对不会让你失望。”接着又微微坐直身子补充:“再说了,我现在也无路可走,数万残存的虎狼子弟乃至黑白两道,都把我当作害死阮大智和越文妃的叛徒。”

  甘文忠也很坦然望着叶子轩:“我除了一条道走到底,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呢?最重要的是,我把阮大智海内外的私产都全部交出来了,还有八千兄弟这个筹码,我不珍惜这份投名状带来的好处,再跟叶少对着干岂不是脑子进水?”

  叶子轩再度一拍他的肩膀:“冲你这番话,收回天涯酒店,三成股份是你的。”

  甘文忠先是一愣,随后一喜:“谢谢叶少。”

  “叶少,忠哥,我们马上要进入马六甲海域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甲板匆匆而来,随后一个光头男子神情凝重跑过来,向两人汇报货船的最先航程进展:“前些日子一直下雨,今天阳光好一点,牛鬼蛇神难免会出来打猎,我们要不要悬挂、、虎狼旗,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说到虎狼旗三个字时,他声音弱了几分,似乎担心叶子轩动怒。

  马六甲海峡全长约八百公里,连接安达曼海与南海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是仅次于英吉利海峡的全球第二条最繁忙海道,这里每天都有上千艘船只通过,除去东亚各国的商船以之外,更成为欧洲船只和中东油轮通往东亚的必经之路。

  甘文忠恢复几分大管家的威严,对着光头男子喝斥一声:“你慌什么?你已经是副船长了,办事说话连个从容气度都没有,跟一个小混混有什么区别?连你都慌慌张张,其余兄弟更会不安,下月薪水扣掉一半,算是给你一个警告。”

  光头男子显然是甘文忠的嫡系,受到惩罚不但没有不满的表情,脸上神情反而更加恭敬:“是!是!忠哥教训的是,禀告叶少,禀告管家,这一带海峡底部多暗滩和沉船,而且还有不少海盗势力,因此我们要放慢行船甚至悬挂、、”

  “说话语无伦次。”

  甘文忠挥手打断对方的话,还把他脖子上的望远镜拿了过来,随后扬起笑容向叶子轩解释:“叶少,马六甲海峡向来不太平,时不时有海盗出现,前些日子又是雨天,不适合后者打猎,今天阳光不错,憋了多日的他们难免出来、、”

  “货船平时通过都会悬挂虎狼旗,向对方告知我们是虎狼子弟,以此来保得航程的平安,只是我们现在、、”

  他们已经是叶宫子弟,再挂虎狼旗帜自然要征的叶子轩同意。

  看着甘文忠尴尬又小心的笑容,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咖啡,没想到这里也会有海盗出现,还会让虎狼子弟这么如临大敌,随后手指向光头男子一挥:“挂上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虎狼旗帜好使,我不介意这些明面上的东西。”

  虽然船上有百余条枪,但未必扛得住海盗攻击。

  光头男子啪一声挺直身躯:“是!”

  随后一转身就去处理,没有多久,一扇虎狼旗帜升了起来,迎风猎猎。

  看着阳光中飘摇的虎头和狼头,叶子轩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眸子中多了一些玩味东西,随即向身边的甘文忠问出一句:“看来虎狼门混得不错啊,悬挂一扇旗帜就能保得平安,如多制造几面旗帜给其余货船,咱们岂不是多条财路?”

  听到这一句话,甘文忠脸上划过一丝苦笑,思虑一会诚实向叶子轩开口:“叶少,事情哪里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这些海盗虽然人数不多,但轻重武器齐全,船只先进,又来去自由,虎狼门虽然有八万子弟,但都是陆地上打拼的主。”

  “放在海里根本不够人家肆虐。”

  甘文忠把实际情况告知叶子轩:“海盗给虎狼旗帜面子,除了阮大智的名头有点威慑外,还有就是虎狼门每个月固定孝敬他们,一年差不多一千万啊,交了这些保护费,虎狼门才能在马六甲来去自由,没这些钱,咱们早就被劫了。”

  叶子轩微微一怔:“虎狼门向海盗交保护费?”他苦笑一声:“这还真是出乎我想象啊。”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甘文忠意味深长的抛出一句话,在叶子轩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时,他又把高清望远镜交给叶子轩,手指一点前方大海笑道:“叶少,今天阳光不错,风景也不错,可以用望远镜好好观赏一下,也可以散一散心,不用纠结保护费的事。”

  甘文忠微微挺直身躯:“等哪天我们强大了,有了自己的战舰,就把交出去的保护费全部收回。”

  “最后那句话,很对我胃口。”

  叶子轩拍拍甘文忠的肩膀,随后拿起望远镜望向远方,天高云淡,恰好见到几只海鸥掠过,还发出狭长的尖叫声,目光落下,又见几条半米长的海鱼,动作敏捷的跃出水面,接着又掉了回去,拉出一道白花花的水花,画面非常优美。

  叶子轩心情愉悦不少,向左一转视角,一个庞然巨物突然出现在视野里。

  是一艘巨大无匹的船。

  叶子轩下意识站了起来,他捕捉到船体上的字眼:“红丸号。”

  他一面看一面随口问道:“管家,听说过红丸号吗?”

  甘文忠跟着站起来,下意识回应一句:“这是东瀛很有名的货船,载重量二十万吨。”

  他跟着张望起来:“怎么了?”

  叶子轩淡淡出声:“它撞彩了。”

  甘文忠挥手让手下拿过一把望远镜,跟着叶子轩一起望过去,只见远处出现了八艘快艇,正像蜻蜓一样从海面四个方向,快速朝前方一艘大船驶来,清晰能看见高举着冲锋枪和火箭筒的武装人员,再远处,还有两架直升飞机围过去。

  他微微张嘴:“靠!真撞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