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八十章 活口
  第八百八十章活口

  剑拔弩张。

  八艘站满武装分子的快艇划着浪花,在红丸号货船四周来回穿梭,两架流线型的武装直升机也在货船上空徘徊,机舱探出来的机关枪射出一连串子弹,打得甲板当当当作响,随后远处又是一艘中型舰艇现身,气势恢宏向货船压过去。

  船上站立数十名海盗,一个个全是冲锋枪装备。

  中型舰艇上传来一声刺耳喊叫,所用言语是标准的日语,叶子轩听得出是投降活命,对抗必死的意思,随后,海盗又用英语把话重复了一遍,昭示出他们的专业和质素,接着又有海盗提醒红丸号成员,不要找死,远方有樱花和家人。

  在海盗杀气腾腾把红丸号包围住时,红丸号也闪现近百条人影,嗷嗷直叫分散在各层栏杆,手里握着刀枪扼守各重要位置,其中一人还扛着一挺火箭筒,神情紧张看着荷枪实弹的海盗,东瀛人装备不差,可相比红丸号依然相差太远。

  特别是当中型舰艇顶部的火箭炮,咯吱转向探出二十支炮筒时,一直看戏的叶子轩就发现,红丸号跟海盗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同时苦笑自己手里的百来条枪,刚才还郁闷虎狼门每年给海盗交保护费,如今一看,钱交的多少还是值得。

  虎狼子弟的枪械,跟海盗武器一比,就是烧火棍,这也让叶子轩渴望阮破虏和棺材板的军火收获。

  叶子轩一声轻叹:“没得玩。”

  甘文忠也相似的点点头,随后又轻轻皱起眉头:“确实没得玩,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这几近海盗一半家底了,只是红丸号纯粹就是一艘货船,又不是类似泰坦尼克号的邮轮,哪值得海盗这么大阵仗?军舰、直升机,鱼雷都来了。”

  叶子轩目光平和看着货船:“说不定,上面有重要货物。”

  在甘文忠暗呼有道理且下令全船停航时,红丸号上的保安正扣动扳机,一声枪响,拉开双方火拼的帷幕,三名试图登船的海盗被打成筛子,惨叫跌入海里,接着火箭弹扑向海盗的直升机,如非后者即使拉升躲避,估计被轰成一朵花。

  红丸号似乎不相信海盗的仁慈,所以采取鱼死网破的方式,一时之间,子弹呼啸着向四周乱射,见到他们反击,海盗也毫不留情开火,十发火箭弹先后撞入货船舱室,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把扼守重要位置的东瀛人,炸的支离破碎。

  接着,直升机上的机枪和快艇上的冲锋枪,齐齐怒吼着喷出了夺命的子弹,像是雨点一样倾泻在红丸号上,火光中,硝烟里,残存的玻璃顷刻破碎,钢板也被打得当当作响,还有二十多名东瀛人被射穿身子,惨叫着从隐蔽处跌出来。

  “有点魄力啊。”

  甘文忠看着视野中的激战,脸上划过一抹赞许:“虽然东瀛人狡猾阴险,做人还相当虚伪,可是不得不承认,他们一拍二散的精神可嘉,被这些海盗抓去,最好的结果,就是其中东瀛政府交出巨额赎金,把其中一小部分人救回来。”

  “最坏的结果,就是全部被杀,所以还不如鱼死网破。”

  在叶子轩安静的聆听时,甘文忠又补充上一句:“事实也证明,被海盗劫走的船只人员,生还概率不到百分之一,毕竟不是每个政府都付得起动辄数亿美元的赎金,很多人能想到这点,可真正面对悬殊实力,却未必会有这个勇气。”

  “很多人都会为万分之一的生机,束手就缚任人宰割。”

  叶子轩轻轻点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激战,没有太多悬念,一番激烈抵抗后,红丸号就被打得面目全非,五分钟不到,海盗已经瓦解了对手防线,快艇海盗正通过绳索登陆,看他们开枪手法,作战态势,判断得出全是老手了。

  数十名海盗端着冲锋枪雷霆登船,又是一阵枪响,十多名东瀛人被打成筛子,接着驾驶舱被机枪扫射的满目疮痍,见到大势已去,有东瀛人视死如归拔刀冲锋,还有打光子弹的人直接跳海,总之,一百多人很快死伤九成失去战斗力。

  残存人员或者杂工很快被捆起来,丢在甲板上等待头颅发落,又过了五分钟,海盗彻底掌控了船只,一阵欢呼。

  在叶子轩暗呼战斗结束够快时,匆匆的脚步声再度响起,接着光头男子又神情凝重现身,站在叶子轩和甘文忠身边汇报:“叶少,忠哥,这伙海盗属于民族阵线,是印尼分裂分子组成,头领叫武元甲,平时是寻求独立的民运领袖。”

  “没钱的时候是马六甲最大的海盗势力。”

  光头男子把情况连珠带炮的告诉叶子轩:“武元甲旗下有六万多人,其中两万人是战斗人员,他们武器精良,战斗力极强,现在占有印尼最南端的安定岛为基地,基地传闻安装先进的导弹和防空系统,几次跟政府军交火都没吃亏。”

  他补充上一句:“就连他们的船只,也极其先进,不但有机关枪火箭炮还装备了鱼雷,小型地对空导弹等重型武器也有,电脑和圆盘卫星天线也配备,随时可通过互联网,跟各地的犯罪集团甚至恐怖分子联系并随时获得商业信息。”

  叶子轩淡淡出声:“比我想象中剽悍多了。”

  光头男子又补充上一句:“我们已经派人跟他们联系了,相信不会故意为难我们。”

  叶子轩看着那些嚣张的战舰随口问道:“我们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光头男子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后轻声接过话题:“虎狼门每年给海盗联盟上交一千万美元保护费,其中武元甲分走六成,四成剩给其余大小海盗,武元甲不在乎我们这钱,他在乎的是虎狼门敬让态度,所以一直以来井水不犯河水。”

  “逢年过节,民族阵线撞见我们,还会发几个红包表示。”

  叶子轩轻轻点头:“原来如此。”他用望远镜又看了熄灭战火的红丸号一眼,不由感慨这世界还真是动乱,不如华国来的安稳和舒适,但同时叶子轩又捕捉到一个机会,虽然想法还是萌芽,但却不可遏制的成长,他的热血渐渐沸腾。

  这时,又有一名船员跑来,恭敬向众人汇报:“叶少,我们已跟海盗联系和核对了,他们同意我们经过。”

  叶子轩看了甘文忠一眼:“大管家,你来安排吧。”

  甘文忠点点头,随后对光头男子喝道:“传令下去,船只准备通过前方海域,同时所有兄弟进入一级战备,枪械给我上膛,刺刀给我背好,炸药也给我打开,只要对方敢玩花样对付我们,所有兄弟就雷霆反击,最快速度攻击他们!”

  光头男子一挺身躯:“明白。”

  十分钟后,叶子轩他们所在的货船,缓缓靠近掌控住红丸号的海盗,双方距离不断拉近,场景已经不用望远镜就可以看清楚了,红丸号上的尸体正被塞入一个集装箱,随后丢入蔚蓝的大海,残存人员被五花大绑,毫无疑问成了肉票。

  虎狼号慢慢从海盗阵营驶过,数十名监控全场的海盗见到有船只靠近,一面发出刺耳狂笑,一面对着天空射击,尽显狂野和蛮横,还有人向甘文忠他们砸出手里的空弹夹,十几只枪械更是扫视虎狼精锐,脸上神情要多猖狂有多猖狂。

  下意识缩了两次头的甘文忠心里虽然很是愤怒,但依然不敢造次,一边指挥手下小心航行,一变打出旗语致敬问候,他的汗水不断流淌,显然担心对方失心疯开枪,叶子轩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看着海盗,寻思发生变故如何破局。

  一旦发生意外,他怕水,自然无法跳海,只能跟对方死磕。

  “砰!”

  在虎狼号从红丸号前驶过时,忽然几名海盗放肆笑了几声,随后把几具要丢海里的尸体,直接扔到虎狼号的船上,一名独眼海盗哈哈大笑:“见者有份,你们每年孝敬我们,我们今天打鱼了,也要给你们分一点,先生们,好好享受吧。”

  独眼海盗似乎是领头人,个子不高,但样貌很是狰狞,特别是凸出的那颗眼睛,好像是游离眼眶一样,几近吊死者。

  说话之间,他又下令给速度缓慢的虎狼号丢出几具尸体,有男有女,全都是鲜血淋漓,顷刻把虎狼号甲板和栏杆漂染的一片殷红,在甘文忠他们脸色难看的时候,独眼海盗又摸出一颗手雷丢过来,当的一声,手雷落在地板发出声响。

  甘文忠他们脸色一变,就地向侧扑出:

  “叶少,小心。”

  在甘文忠向叶子轩发出示警时,手雷翻滚到前者的面前,甘文忠一身冷汗顿时下来,脸上也有着无尽绝望,可他很快发现不对,手雷没响,凝聚目光一看,手雷没打开,随后听到独眼海盗哈哈大笑:“傻叉,弦都没拉开,怕球啊。”

  “越猴子越来越胆小了,怪不得大哥都被人干了。”

  话音落下,不仅他笑得很是得意,其余海盗也是笑声响亮,有着无尽戏谑。

  同时,他们又扔过来几具尸体,把虎狼号弄得一片狼藉,独眼海盗还猖狂扫出一串子弹,打得几个虎狼门子弹后退。

  “你们——”

  甘文忠勃然大怒,对方竟然如此轻视己方,这份嚣张已经超出了底线,他下意识去摸枪械,结果却被叶子轩眼疾手快拉住,看着手雷,看着十几具尸体,他的脸上没有恼怒,声音前所未有的平静:“下令全力航行,远离是非之地。”

  甘文忠收住气坏的老脸,把叶子轩的指令吩咐下去,船只全速航行,很快远离海盗范围。

  十海里后,甘文忠紧握拳头:“叶少,那些混蛋欺人太甚了。”

  叶子轩瞄了他一眼,带着一抹阴冷,甘文忠身躯一震,啪一声跪倒在甲板上:

  “叶少,对不去,我冲动了。”

  叶子轩拿起没有打开保险的手雷,目光平和看着甘文忠开口:“他们实力占据绝对优势,有重武器的红丸号尚且只抵抗十五分钟,就被控制了,咱们死磕最多十分钟,他们只是拿我们来取乐的,虽然耻辱,但没有要我们小命意思。”

  “为了这点事就拼个你死我活,我们的命是不是太贱了?”

  今日一事,让叶子轩又成长了不少,他微微挺直自己的身躯,脸部肌肉牵动了一下:“这仇先记着,这些海盗组织迟早是我们的盘中餐,就连他们的首领武元甲也会为此付出代价!”叶子轩想要血洗海盗,但考虑到大局又只能忍耐。

  甘文忠直接给自己两巴掌:“叶少教训极是。”

  叶子轩转身看着大海哼道:“叶宫大旗,一定会插在这片海洋。”

  “叶少,这里还有一个活口。”

  在甘文忠微微恍惚叶子轩的雄心时,正要把尸体丢回海里的光头男子,忽然向叶子轩和甘文忠喊出一声,叶子轩侧头望过去,正见一个浑身是血年纪三十的混血女子,喷出一大口鲜血从尸体堆中坐起,满脸悲愤,举起掌中枪械射击:

  “砰!”

  一颗子弹打在叶子轩的两米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