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要的货物

天才布衣 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要的货物

  第八百八十一章重要的货物

  “砰!”

  浑身是血的漂亮女子,一枪轰在叶子轩的附近,吓得后者本能一跳,甘文忠他们也都脸色巨变,一丢手中要抛入海里的尸体,反手拔出枪要威慑漂亮女子,只是还没扣动扳机,又见她对着附近人员轰击,但这次射击却没有子弹出来。

  见到对方没子弹,拔枪的众人下意识暗松一口气,枪口也无形中低垂,但漂亮女子没有就此罢休,娇喝一声,不顾身上伤口和疼痛,捞起旁边一根大木棒,挣扎着起身,随后发疯一般向视野中的甘文忠冲过去,手中木棒也高高举起。

  叶子轩喝出一声:“不要杀她。”

  原本要把漂亮女子一枪撂倒的甘文忠,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只能揣回枪械,也反手捞起一根木棒自我保护,正要喊叫同伴把这女人撂倒时,漂亮女子已经跃过光头男子的扫堂腿,对着甘文忠就是一记重劈,宛如后者是他的杀父仇人。

  甘文忠头皮发麻,只能举起木棒横挡,一声闷响,两根木棒撞击,两人各自退后几步,甘文忠虎口疼痛不已,脸上也涌起一丝惊讶,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大力气,只是没等他缓过神,漂亮女子又扑了过来,手中木棒伴随怒吼劈了过去。

  每一记劈击,都是前所未有的快和狠、凶和猛,还有那双猛然扬起,嗜血的双眸,此时此刻,甘文忠感觉到的竟是,又一次回到了血腥杀戮的江湖岁月,自己正在和敌人做生死搏杀,甘文忠手忙脚乱的格档着,不断后退,又惊又怒:

  “你他妈的干什么?老子跟你无怨无仇、、”

  “哎,帮我按住她、、妈呀、、疯了。”

  漂亮女子没有回应,只是不断劈击,叶子轩制止光头男子他们的围攻,更示意远处的墨七熊不用过来,他已经看出是怎么回事,漂亮女子遭受海盗们的打击,精神陷入混乱状态,把甘文忠当成了敌人,于是发动这样歇斯底里的攻击。

  不过,这样的疯狂攻击极耗体力,一般都坚持不了几下,而且攻击也没有章法,不会合理的运用劲力,对于有点身手的人来讲,只要把头几下格挡住,便很容易对付,他相信甘文忠可以应付,之所以不杀她,是觉得后者是个可怜人。

  红丸号,一定有她在意的人。

  “当当当!”

  念头转动之间,漂亮女子一口气攻出了十余棍,看她手法也是一个罕见练家子,不仅出手有模有样,攻击坚持的时间长,快而密,仿佛没有力竭之时,就算在攻击中,偶尔有一丝破绽闪过,也被她的速度给弥补了,宛如发疯的水牛。

  甘文忠一边极力格档一边愤怒的吼叫,妈的!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啊?老子跟她无怨无仇,下这死手干什么?一会撂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同时又想,东瀛女人就是与众不同,不仅床上功夫来的坚韧,发起疯来,都比别人来的生猛。

  “砰!”

  在劈砍三十记无效攻击后,漂亮女子忽然双手握着木棒,瞪着赤红的眼睛,合身扑击而来,这一瞬间,漂亮女子头发飞扬,衬托她身上的血迹,有如凶魔,对于这一击,最好的办法就是闪身让过,避其锋芒,但甘文忠后面是集装箱。

  退让已经变成了不可能,无可奈何之下,甘文忠也只好提聚全身功力加以格挡。

  “砰!”

  随着一声钝响,两棍木棒同时断折,破碎,甘文忠背靠集装箱差点吐血,漂亮女子向后倒跌而出,狼狈非常的倒在甲板上,裹着鲜血翻滚出了有十多步远,胸口竟是说不出的难忍,不过,这一刻,她眼中的血红之色到是消散无踪了。

  在叶子轩的示意中,四人冲了上去,把她手脚束缚起来,还用木棍交叉压着她的腿,漂亮女子挣扎一番就不再动弹,只是蜷缩在甲板上痛哭流涕,甘文忠捡起木棍就想抡上去,叶子轩伸手把它挡住:“她刚才失了心疯,不是本意。”

  随后,叶子轩走到女子身边,蹲下身子掏出纸巾,轻轻擦拭她的泪水,声音轻柔而出:“你好,我们不是海盗,我们是路过的船只,你在我们船上,是海盗把你们丢过来,我叫叶子轩,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如果可以,我想帮你。”

  “帮我?”

  漂亮女子又痛哭了起来,眼泪四溢无尽伤心:“谁都帮不了我,我的孩子,我的两个孩子,都被他们炸死了,我要杀掉他们,我要跟他们拼命。”她一边哭诉一边抽动,谁都看得出是崩溃的边缘:“放开我,让我回去跟他们拼了。”

  叶子轩轻轻一叹,伸手一握女人的掌心道:“他们兵强马壮,武器精良,你一个人杀不了他们,必须要找到合适的机会才能复仇,我知道两个孩子死了让你绝望,可你不该失去理智寻死,当务之急是把伤势养好,活下来才是王道。”

  “活下来?”

  漂亮女子依然泪如雨下:“他们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用力一握女人的掌心:“你死都不怕,干吗又怕活着呢?活下来,你就有复仇的可能,就有机会给死去的人讨回公道,相反,你如果回去成为对方靶子,那才是死得毫无意义,你现在不要多想,先留这养伤。”

  “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再死一次。”

  漂亮女子神情第一次一顿,显然意外叶子轩的话,没有说话,只是哭得更加稀里哗啦,那份悲伤连海鸥都四散出去。

  接着,她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叶子轩喝出一声:“送她去医疗室。”

  光头男子他们迅速把女人抬进舱室,甘文忠看着他们离去背影,随后丢掉手里的木棍,低声向叶子轩开口:“叶少,这女人虽然遭遇可怜,可咱们也没必要收留她啊,万一她将来把此事爆料出去,让武元甲他们知道是我们救了她。”

  他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也散去被海盗羞辱时的愤怒:“应该说,她一定会爆出我们的存在,毕竟红丸号的遭遇会牵扯到东瀛政府神经,她这活口会成为官方的控诉棋子,到时只怕虎狼旗帜再无作用,往来船会成为他们泄恨目标。”

  叶子轩没有出声,只是一拍甘文忠的肩膀,随后沉默着离去。

  五天后,新加坡红心医院,三楼走廊。

  叶子轩一边捧着一份自由时报,一边喝着豆浆走向尽头病房,虽然现代社会开始淘汰纸质媒体,但免费的自由时报在新加坡依然有着庞大群体,早上一边吃早餐,一边翻阅报纸,也是一件惬意的事,中午再拿来垫垫饭盒,物尽其用。

  当叶子轩走到门口的时候,把守房门的甘文忠腾地站起身来,一脸笑容向叶子轩开口:“叶少,来了?”或许是一起承受过被海盗羞辱的经历,甘文忠跟叶子轩多了几分同仇敌忾:“对了,虎狼号已经卸货,还接了点去海南的单。”

  “咱们随时可以起程。”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无糖豆浆,轻轻点头回道:“让兄弟们好好补给,明天太阳如果不错的话,咱们就出发。”随即又向病房偏一偏头:“那妞、、不,大姐,情况怎样了?子弹取出来没有?情绪稳定点没有?有没有联系她家人?”

  甘文忠呼出一口长气,轻声接过叶子轩的话题:“她身上的三颗子弹取了出来,输了血熬过了危险,只是情绪依然消沉低落,我假装她钱包丢了,不让她看到孩子照片,她依然整天以泪洗脸,我问她家人号码,她却咬死不告诉我。”

  “看来有点故事啊。”

  叶子轩喝完杯中豆浆,随后把报纸丢给甘文忠:“我进去跟她聊聊,你回去休息一下,顺便知会兄弟们随时起程。”

  “好!”

  甘文忠拿过报纸扫视一眼,随即盯着头条审视,东瀛红丸号连同百名成员遭受海盗劫持,后者要求东瀛政府支付十亿赎金,一人一千万,期限七天,超过一天杀十人,他毫不客气骂道:“狗日的,明摆着被他们杀的只剩二十多人。”

  “怎么一转眼就起死回生百人?”

  甘文忠握着报纸向叶子轩发问:“叶少,你说,东瀛人会支付这笔赎金吗?”

  叶子轩淡淡出声:“半个小时前,东瀛政府不顾米国他们反对,通过中间人接触海盗,表示愿意支付这笔赎金。”

  “他们还会派出大臣,前往安定岛进行谈判。”

  甘文忠一怔:“这怎么可能?东瀛政府什么时候有这仁慈之心?再说了,连米国的意见也敢无视?东瀛人可从来都唯米国马首是瞻的,而且向海盗妥协,这会助长海盗气焰,扰乱西方国家他们定下的规矩,东瀛人脑子进水了吗?”

  随后,他心里一动,眼睛闪烁一抹光芒:“莫非,那船上真有昂贵的货物?”

  PS:感谢xiao小钟打赏1888,雪利DIY打赏5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