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八十二章 顶级情报
    第八百八十二章顶级情报

    “扑!”

    叶子轩跟甘文忠闲聊几句后,就推开房门走入了进去,刚刚站在阔大的房间,一股混合血腥的消毒水气息,就迎面扑了过来,叶子轩揉揉自己的鼻子,随后绕过玄关走到里面,正见漂亮女子已经苏醒,目光落在窗外的一颗玉兰树上。

    窗户洞开,暖风轻送,流淌着玉兰花的香,虽然两人还相隔五六米,叶子轩也只是随便瞥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前行脚步停滞,因为他发现自己注意力全被对方吸引,人还是那个人,精神气质却不是前几天如疯入魔的东瀛女子。

    她虽然靠在病床上眺望窗外,欣赏着鸟语花香,轻嗅夏天气息,可是在叶子轩眼中,他却看不到对方一丝喜悦也看不到任何凄然,仿佛她这个人就是没有情绪存在,即使自己出现也不曾惊扰她半分,脚步声,也只是换来她淡淡一瞥。

    随后一笑。

    尽管叶子轩有点难于接受她的转变,更喜欢甲板上失去孩子嚎啕大哭的女人,真情实感的发疯始终胜于这份冷漠,但依然就着她的笑容走过去,还顺手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醒了?怎么也不叫医生过来检查?怎样,情况好点没有?”

    近距离审视脸上没有血迹的女人,叶子轩不得不感慨这是一个美人胚子,虽然年纪三十,但依然有着少女的娇容和身材,她此刻穿着医院的月白色衣服,精致的玉足没穿袜子,露出的脚背在阳光中晶莹如玉,整个人看起来很有味道。

    他伸手想要按铃叫医生过来日常一查,却被东瀛女子轻轻摇头制止,淡淡出声:“先不用叫医生,我想好好享受这难得的静谧,这几天,生死边缘,情绪挣扎,很需要这样安静的早晨,而且身体已恢复很多,不急于那些日常检查。”

    “好!”

    叶子轩尊重东瀛女子的意见,心里还闪过一个念头,进来之前,听到甘文忠说她情绪低落,生不如死,自己还寻思怎样劝说她重新站起来,如今一看,这女人好像想通了不少东西,而且心里有了初始计划,不然不会这种冷血的态势。

    没等他继续开口,东瀛女子就微微昂头,轻声向叶子轩开口:“我这次能活下来,全靠你施手援救,如果不是你把我救了,估计我现在已经喂了鲨鱼,你救了我,还承受了我的失心疯,更是把我送到医院治疗,这份人情,我记下。”

    她的声音很是轻柔,可是却不带太多感情,更像是跟叶子轩算清账目,将来可以还了这笔账,叶子轩没有太多在意,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扬起一抹笑容望向对方:“举手之劳,又不是特意救你,换成其余人,我也一样救下她。”

    叶子轩确实没想过回报:“你不用放在心上。”

    东瀛女子意味深长地出声:“有好处也不收?真这么高尚?”

    感受到对方的疑惑和质疑,叶子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过没太多计较:“我不是高尚的人,但也不至于计较太多,如果我真在乎得失,想要获得什么回报,我还不如把你丢进海里呢,你的一个人情,还比不上被海盗报复的危险。”

    “他们如果知道我救了你,估计以后会把我们的船轰成破碎。”

    叶子轩淡淡补充一句:“你真要还我人情,能还到一条船,近百人安全的地步?”他看着床上的女人,言语变得意味深长:“或者说,现在的你还有极大价值,可以弥补我将来承受的风险?如果真有这种巨大利益,我不介意接受。”

    东瀛女子叹息一声:“对不起,我小人之心了。”

    接着又一脸坚定看着叶子轩:“你放心,我已经把自己当死人了,不会跑回东瀛向政府哭诉,不会让海盗知道你们救了我,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海盗报复,当然,这不意味我对海盗妥协了,他们欠我的血债,我一定会十倍百倍讨回。”

    她的眼里迸射一抹精光,流淌着千年寒霜一样的杀意。

    叶子轩感觉到对方的冷冽,微微一怔后恢复平静:“好了,不谈这些,来,喝杯水。”他把那杯温水,递到东瀛女子的手里:“红丸号的事,我不知道怎么劝你,太多安慰也弥补不了你的失去,但看你现在这样子,应该熬了过来。”

    “我也相信你会更好地活下去。”

    在东瀛女子神情一黯轻轻点头时,叶子轩又笑着伸出了右手,声音平缓而出:“你安心在医院住,费用我已经全支付完了,对了,见过两次面,还聊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正式自我介绍,叶子轩,华国人,你呢,不知道怎么称呼?”

    女人身上没有任何证件,连手机都没有,所以叶子轩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想到东南亚报纸的头条,再想到东瀛政府的态势,叶子轩对红丸号多了一点好奇,上面究竟有啥重要宝物或者人员,值得东瀛政府支付巨额赎金?

    东瀛女子神情犹豫了一下,却没有伸手去握叶子轩的掌心,只是捧着杯子看着叶子轩,声音淡漠开口:“你救过我的命,我不能害了你,我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好人,你对我了解越多,处境就会越危险,比被海盗威胁还严重。”

    “如果你需要记忆丰满一点,你可以叫我河野芽衣。”

    河野芽衣显然不是她的真实名字,她的态度也出乎叶子轩的意料,没想到这女人还真有不可告人知的身份,只是叶子轩没有太多纠缠,双方本就是萍水相逢,追根究底没多少意义:“好,芽衣小姐,我尊重你,不再探听你的消息。”

    接着他起身去门口拿了报纸进来,放在河野芽衣面前开口:“虽然这时候跟你谈红丸号,是对你好不容易止血的伤口再一次撕裂,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最新进展,这样你才能从容安排未来,东瀛跟海盗谈判了,愿意支付赎金。”

    河野芽衣闻言娇躯一震,拿过报纸扫视几眼后又恢复平静,只是眼里若有所思:“东瀛政府还真是下血本啊。”随即嘴角又勾起一抹戏谑:“只可惜,他们这血本注定一场空,不仅会白白损失赎金,想要的东西,还一点都得不到。”

    叶子轩看着女人,感觉后者话中有话,但没多嘴旁敲侧击。

    河野芽衣发现自己失言,话锋一转:“我是说东瀛跟海盗妥协,无异于与虎谋皮,换成是我,直接灭掉海盗为上。”

    “唯有以硬碰硬,才能换来和平。”

    叶子轩笑着点点头:“有道理。”

    河野芽衣叹息一声:“这世道,向来有实力就有和平,有实力就是老大,就如东瀛跟华国,东瀛的冲之鸟,好歹还露出水面一大截,结果华国楞是不承认是岛,只说是礁石;华国黄岩岛,实际上国际上都叫礁石,比冲之鸟小的多。”

    “结果华国硬生生把它叫做岛,这就是实力,有实力,足于指鹿为马。”

    叶子轩悠悠一笑:“算了,那些大事不是我们小民能够左右,咱们还是关心自己多点为上。”

    随后,他从口袋掏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五千块放在桌子上:“我明天就要离开新加坡回华国了,这一别也不知道还能否见面,只是无论如何都好,我要说一声很高兴认识你,医院治疗的费用我全部支付完了,你可以在这里呆一个月。”

    “这五千块,也算是我一点心意。”

    他善意一笑:“毕竟伤好了之后,你还是要生活,没有钱财在手,寸步难行。”

    河野芽衣见状微微一怔,冷漠俏脸多了一丝缓和,她下意识把双脚微微伸直,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孤单,随后轻声挤出一句:“叶少,谢谢你,你这些好意,我全收下了,不说什么将来回报了,我现在就给你一份资料,珍贵的资料。”

    “它可以给你带来后半生的富贵。”

    叶子轩多了一丝好奇:“哦?一份资料,就足够后半生富贵?”

    河野芽衣呼出一口长气,一口喝完杯中温水,随后让叶子轩找来纸笔,动作利索在上面写了一个网址,还有几个密码:“你是华国人,你回去华国,找到安全局,把这东西交给他们,然后跟他们要两千万,我想他们看完一定给你。”

    叶子轩看着纸条露出讶然:“这东西,能换两千万?什么东西这么霸道?难道是啥顶级情报?”

    河野芽衣嘴角牵动了一下,随后声音一沉开口:“什么东西你不要去管,你也不要好奇先去看两眼,一旦看了,你就属于知道的太多那种,即使华国的安全局不要你性命,他们也会把你无限期监控起来,你救了我,我不会害你的。”

    “只是希望你能保证,不管什么环境,千万不要说出我的存在。”

    她低声补充一句:“否则不仅我可能会死,你也会遭受全球追杀,记住,你不认识我。”

    叶子轩的眼睛眯了起来:“这资料,看起来有不少凶险啊?”

    “有多大的富贵,就有多大的风险。”

    河野芽衣忽然绽放一丝笑意,目光玩味看着面前的男人:“就看叶少有没有胆量承受这份富贵,如果你觉得人生不能经受这种风浪,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撕掉它,不过你能冒着得罪海盗的风险救我,这份资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叶子轩笑着把纸条揣入口袋:“这么高看我,自然不能让你失望,谢了。”

    “一路平安。”

    河野芽衣看着叶子轩开口:“希望你我后会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