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八十四章 保护费
    第八百八十四章保护费

    三亚,别称鹿城,又被人们称呼为东方夏威夷,位居华国四大一线旅游城市三威杭厦之首,拥有全岛最美丽的海滨风光,位于海南的最南端,是华国最南部的热带滨海旅游城市,也是华国空气质量最好的城市、全国最长寿地区之一。

    只是它跟世界上另外几座大都市一样,不只光鲜亮丽,也藏污纳垢,有繁花似锦的高楼大厦,也有既脏又乱的犄角旮旯,永安巷,便是以脏乱差著称的城中村,坐落在三亚的城区内,四周遍布四层的小楼,拐拐绕绕的弄堂如同蛛网。

    初来乍到的人,多半得迷路,仅有一条贯穿东西的小街,格外热闹,也格外的乱,低矮破旧的楼,脏兮兮的道路,贴满乱七八糟小广告的电杆,以及人们头顶上私接乱挂的线,一个人突然被扔进这里,很难想像身在著名的海滨城市。

    巨大反差,常常能让人愣然。

    小饭馆、小发廊、小诊所,小超市,小街两侧挤着各种几十平方米的小店面,脏而破的招牌和内部环境,令讲究的市民望而却步,好在,住永安巷的人,无论外来务工的,亦或本地土著,大多不怎么讲究,他们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

    所以一堆人光着膀子坐在大排档门口喝酒猜拳时,路过人们没有一个流露诧异,倒是这帮人喝酒之余,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很是复杂,其中一人咬掉啤酒盖子,对着嘴巴咕噜噜灌入一口,随后转身走入大厅,向收银台的叶子轩开口:

    “叶少,咱们啥时候去找曼德金?”

    此人显然就是甘文忠了,装扮跟本地土著没多大区别的大管家,嘴里喷着一口酒气:“想到那王八蛋吃香的喝辣的,咱们躲在这里过苦日子,我就恨不得提刀砍了他,何况他手里还欠我们三十多条命,几个主管更是被迫变成玩物。”

    来海南已经三天的叶子轩,从货船上下来后,并没有太多寻欢作乐,也没有第一时间跑去天涯酒店叫板,而是来到这间虎狼门旗下的大排档休养,同时散出人手搜寻曼德金情报,从容不迫,此刻见到甘文忠按捺不住,他就淡淡一笑:

    “急什么?这是人家地盘,咱们这点人杀过去,估计不够人家塞牙缝。”

    叶子轩点着大厅内外的数十人,笑容一如既往温润:“咱们的枪又全都藏在货船,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要想拿回酒店,讨回公道,需要更多情报支持,大管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而且你们初来海南,需要好好熟悉环境。”

    “不然很容易吃亏的。”

    叶子轩来海南哪是收债那么简单,天涯酒店只不过是他扎根一个幌子,他需要借机在海南落脚下来,所以在对曼德金讨回公道前,他需要对海南有一个更深了解,官方阵营,辕门势力以及驻军态势,而且也需要把甘文忠拖在这地方。

    因此叶子轩来到海南坦然做起大排档的老板,白天把甘文忠他们散出去熟悉环境和收集情报,晚上就聚集他们来大排档帮忙招待客人,送完客人后,叶子轩就让厨师给他们做一桌酒席,日子忙而有序,只是甘文忠耐不住那躁动的心。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甘文忠只能呼出一口气,脸上带着一抹苦笑回道:“叶少,你说的有道理,只是我快憋不住那口气,几次路过天涯酒店,想起以前来三亚的风光,再对比现在的落魄,我恨不得带人杀人里面,让曼德金滚蛋。”

    “我理解你的心情。”

    叶子轩拿过一个塑料杯,给甘文忠倒了一杯冷却的茶水:“只是还需要再忍耐几天,你带兄弟们多跟踪几天,把曼德金路线和据点全部摸清。”他还意味深长的叮嘱一句:“只有摸清了,摸透了,咱们将来斗地主分猪肉,收获才不会太少。”

    此话一出,甘文忠眼睛亮起,一拍大腿喊道:“对啊,把那黑孙子的据点摸清楚,以后就可以从容抄家。”他对叶子轩竖起大拇指:“还是叶少想得周到,想得长远,行,我再带兄弟们跟几天,把他据点一一翻出,到时把它们全部夺过来。”

    不知不觉,甘文忠具有了叶子轩打土豪分田产的觉悟。

    叶子轩伸手一拍他的肩膀:“孺子可教啊。”

    “哐当!”

    就在甘文忠要转身出去喝酒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玻璃碎裂声,还有嚣张无比的吆喝,接着就见十几个体型不一的黑人男女涌入进来,左踹右踢的现身,那份如入无人之境气势,比皇帝现身还霸道,最后,一个带着生硬中文的声音喊出:

    “谁是这里的老板?”

    喊叫之中,一个鼻子戴着圆环,身材差不多一米八的黑人,昂着头,提着一根棒球棍从人群中上来,神情很是耀武扬威,俨然就是领头者,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他就一口痰吐在地上,素质低下,接着沙哑的补充一句:“让老板给我滚出来。”

    身边十余人也都吆喝不断:“滚出来,滚出来!”

    叶子轩挥手制止甘文忠上前,还示意外面兄弟不用进来,脸上扬起一丝笑容上前道:“各位,我是这里的老板,不知你们过来是应聘还是吃饭?吃饭的话,不好意思,厨师和服务员他们已经下班了,应聘的话,小店没有资格聘请外籍人士。”

    “闭嘴!”

    圆环黑人一棍子抡出,直接把收银台玻璃砸烂,随后瞪着叶子轩吼叫一声:“应聘还是吃饭?你眼瞎啊,不认识老子是谁啊?老子是血金帮的哈默,是永安巷的保护神,整个三亚也是我们血金帮地盘,你不会连血金帮都没听过吧?”

    “你们大排档换了老板,必须补交一年的保护费,十二万。”

    哈默用棒球棍一戳玻璃,碎片哗啦落地,在灯光中反射摄人的光芒:“如果你不交这笔钱,我马上砸了这个店。”他还挥舞一下手中的棒球棍:“我还会用这棍子打断你的手脚,打烂你的脑袋,不相信的话,你尽管跟我说个不字。”

    周围黑人纷纷吆喝,举起兵器向叶子轩示威。

    “血金帮?”

    叶子轩重复念叨着三个字,随后绽放一抹戏谑,这个血金帮,正是曼德金建立的黑人帮会,传闻曼德金给黑人灌输敢于流血才有黄金的理念,所以对外帮会名字就叫血金帮,他示意甘文忠不要妄动,随后笑着望向哈默重复一句:“十二万?”

    “这钱有点多,能不能少一点?”

    哈默直接用棒球棍戳叶子轩,一脸不耐烦地喊道:“少你妹,十二万,一分都不能少,不给,你就等着关门断手。”

    “大哥,大庭广众,打人断手不好吧?”

    叶子轩一把握住对方的棒球棍,随后带着笑容把它拉了过来,哈默脸色巨变,死死握住却不受控制,掌心剧痛,无奈松手,棒球棍硬生生被叶子轩夺了过去,接着又见到叶子轩双手一弯,咔嚓一声,手臂粗的坚实棒球棍,瞬间被他折成了两断。

    尼玛!这是人吗?

    哈默他们掌心瞬间出汗,齐齐感受到一股压力,只是叶子轩的表演还没接触,左手握着半截棒球棍,右手像是菜刀一样斩下,咔嚓!咔嚓!半截坚实的棒球棍,像是脆弱的莲藕一样,被叶子轩的右手一节一节斩落,在地上发出声响,打转。

    天啊!这是多么惊人的力量!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连甘文忠都微微张大嘴巴,叶子轩那桀骜不驯的笑容,和刀光一样的眼神,一时之间,竟无人敢与之对视,哈默和几个同伴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一份惊恐和不安、、

    就在这伙人面面相觑准备撤退的时候,叶子轩的手中,忽然又变戏法似的,出现了一大叠钞票。

    “这是我交的保护费。”

    叶子轩把两万块揣入哈默的怀里,扬起一丝笑意开口:“小店刚刚开张,十二万确实拿不出来,我先交两万块,待下个月或赚了钱,我再把剩余十万也都交了,哈默兄弟,大家都在一条街上混,抬头不见低头见,行个方便,不知意下如何?”

    钞票放入了哈默的口袋,红彤彤的颜色让人心跳都跟着加快,叶子轩身上流溢出来的压迫感更加强大,哈默一伙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当叶子轩轻轻一搂他肩膀时,哈默身子打了一个激灵,猖狂变成惶恐,连连点头:“行,老板说了算。”

    “不,不,十二万太多了,两万就行,两万就行。”

    叶子轩的语速有些过快,让哈默无法第一时间领悟意思,但,叶子轩表现出来的友好姿态,还有两万块的给予,哈默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虽然觉得就这样收下叶子轩的钱有些耻辱有些憋屈,但在叶子轩的压迫下,他又不敢拒绝后者的好意。

    “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还请哈默兄弟多加照顾。”

    叶子轩话意虽然客气,但神态却分明傲然:“有空多多关照小弟。”

    “互相照顾,互相照顾。”

    哈默的语气就如正在接受施舍的乞丐:“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有人捣乱。”

    说完之后,他就连连点头,一改来时的猖狂,带着十几号男女迅速离开,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又看看满地的狼藉,甘文忠没有跟其余兄弟一样忿忿不平,相反若有所思站在叶子轩身边,低声一句:“叶少埋下这颗棋子,不知道用意是什么?”

    叶子轩淡淡出声:“曼德金不仅占据我们酒店,还杀了我们三十多号人,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只是杀他容易,善后困难,毕竟黑人在三亚已是十几万,总是要留一个棋子周旋稳住他们,海南可不能乱了,乱了,有人会借机要我脑袋。”

    他还自语一句:“我的五角星还没拿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