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八十七章 难言之疾
    第八百八十七章难言之疾

    叶子轩的话,让千叶樱子俏脸彻底红透,像是蜜桃一样诱人。

    她咬着嘴唇很是不好意思,宛如惊弓之鸟随时飞走,可是最终保持了几分平静,伸手拉住叶子轩的胳膊,担心后者消失无影:“轩君,你真是百年一见的神医,没有发问,没有切脉,却能一眼看到我的病况,樱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千叶樱子又不受控制地向叶子轩鞠躬,荡漾出胸口的那一片雪白,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恭敬和希望:“你能看出我的病理,也一定能治疗这怪异状况,轩君,请你帮我解决烦忧,再多的钱,樱子也愿意给予,或者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她说的很是真诚,很是急切,显然这个病困扰她很久了。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目光又下意识扫过千叶樱子的衣服,两点湿润正透过胸衣和外衣蔓延,还流淌着一抹挥之不去的**,随后恢复平静苦笑:“我只是推测出来,并不知道病理,也不清楚能否治疗,所以樱子不要抱太大希望。”

    为了避免女孩希望过大,叶子轩还进一步解释:“我看你精神良好,动作舒缓,气色也相当不错,于是判定你身体没有致命病情也没恶痛,但你眉间又带着化不开的纠结,想必确实有病情缠绕着你,我嗅到你身上有浓郁樱花香气。”

    “初始以为你喜好家乡的味道。”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可后来发现樱花气息中蕴含**,而且**越来越压过花香,再看到衣服上面的湿润,联想你刚才的羞涩,我就猜测跟你胸部有关,樱花香气不过是用来掩饰**,至于你身体什么病况,我还真是不知道。”

    他说的很坦诚,也很坦然,没有半点男女暧昧,更多是医患探讨,让千叶樱子少了尴尬。

    “不要紧。”

    听完这一番话后,千叶樱子脸上没有半点失望,依然扬起一丝憧憬:“轩君观察细致,望闻问切也是不凡,只是两眼就看出异样,虽然你还不知道病况,但我相信,只要我把情况告诉你,你一定可以分析出东西,也能治好我的病。”

    她还微微一挺双峰,让身躯变得更加高挑,衣服的水圈更加明显,但千叶樱子却没有在意,美丽眸子很坚定落在叶子轩的脸上:“我对轩君有信心,哪怕最后真的没有结果,我也不会耍赖,我还愿意支付诊金,只求轩君援手一把。”

    香气怡人。

    叶子轩微微张大嘴巴,该说这丫头傻呢,还是天真呢?随后苦笑一声:“那你把病情说一说吧,如果我能帮忙,一定帮你,帮不上忙,或许也可以给你介绍个高明的医生。”他看得出千叶樱子的走投无路,不然也不会找自己求救了。

    千叶樱子正要张嘴,可见到四周人来人往,还有几个男人拿手机偷拍自己,她就话锋一转:“轩君,这地方不合适,咱们换一个地方好不好?三亚大学有一间东瀛料理店,咱们去那边聊这话题好不好?也可以让我跟轩君做顿早餐。”

    叶子轩叹息一声:“好吧。”

    半个小时后,叶子轩在樱子的引领之下,出现在三亚大学对面的一间料理店,名叫太和,此刻,四扇店门虽然已经打开,但根本没有客人,显得极为的安静和雅致,几个穿着和服的店员,见到千叶樱子出现,马上毕恭毕敬鞠躬致敬。

    这一举动,让叶子轩判定千叶樱子是料理店主人,也怕是那些保护她的护卫据点,不过他没有在意这些,他跟千叶樱子又没什么恩怨,无所谓这是不是对方大本营,念头转动之间,千叶樱子把叶子轩引到二楼,一个十平方米的房子,很是温馨。

    淡淡的樱花香气,轻柔好听的音乐,别致的东瀛木质建筑,软软的榻榻米,再加上旁边还有一个东瀛美女,坐下来的叶子轩恍惚间不禁有种深处东瀛的感觉,让人心旷神怡,很是享受:“这地方很不错,完全可以秒杀其余料理店。”

    “谢谢轩君夸奖。”

    千叶樱子挥手让一名服务员离去,自己亲自给叶子轩端茶递水,声音轻柔:“这个料理店,是我投资开的,希望学习中华文化之余,也把东瀛风情传到华国,这里是按照百年店模仿做的,选材和厨师也都是东京的大厨,绝对正宗。”

    “轩君,你先喝杯水,我去厨房给你做一些点心,到时咱们一边吃一边谈。”

    叶子轩把玩着做工极为精细的茶道用具,看着盛情难却的小女人点点头:“好的!麻烦樱子了。”虽然千叶樱子的诸多规矩和礼貌,让叶子轩很是不适应,可不得不承认,千叶樱子的言行举止,总是能让人如沐春风:“谢谢招待。”

    千叶樱子又弓身笑道:“樱子的荣幸。”

    在女人倒退着离开房间后,叶子轩端起面前的茶水,闻了几下就喝了,清香扑鼻,让唇齿留香,果然是好茶,这时,他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捕捉到外面传来一记恭敬的称呼,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叶子轩还是能辨出日语:法子小姐。

    在叶子轩微微皱眉时,又听到千叶樱子的声音,带着几分无奈开口:“纯子,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公主,也不要叫我法子,你们叫我樱子就好,我现在去厨房做早餐,你再去叮嘱三浦他们一遍,以后只能叫我樱子。”

    另一个声音弱弱回应:“是、、樱子、、、”

    外面动静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喝着茶水的叶子轩虽然还漫不经心,但心里却多了一个想法,重复着无意听到的几个字眼,法子?公主?寻思这千叶樱子莫非是东瀛小公主?随后,叶子轩忽然想起一件事,想起大涿曾经留下的短信。

    他微微坐直身躯:“莫非她就是中岛法子?东瀛鹰派要杀的目标?”

    叶子轩一口喝干净杯中茶水,如果千叶樱子真是中岛法子,东瀛皇室的小公主,他只能感慨这世道太小天意弄人,不过这也可以解释几个保镖的暗中跟随,同时想起大琢在横店收到的短信,自己跟这公主相识,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轩君,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当叶子轩升升起起几个念头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了,随后,千叶樱子拉开了木门,她换了一身白净的衣服,衬托滑嫩皮肤更显雪白,捧着一个木质托盘鞠躬:“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今天做多了几个款式,希望轩君能够喜欢。”

    叶子轩轻轻一笑:“没事,也就半壶茶的时间,何况你这茶很好喝。”

    “轩君喜欢就好。”

    千叶樱子幽幽一笑,让室内明媚不少,随即挪移脚步走到叶子轩面前半跪,把托盘放在桌子上,接着就把十几款点心摆在叶子轩面前,每件东西做的都极为的精细,犹如小艺术品一般,花团锦簇的,叶子轩一时间不知该怎么下手了。

    “这小饭团跟花似的,真漂亮。”

    叶子轩夹着一个利用黄瓜丝、胡萝卜丝做成的东瀛饭团,都有点舍不得吃了,一个劲的赞叹,当塞进了嘴里后,那嫩嫩松软的感觉让人爱不释口,咬起来连咽都不想咽了,就想在嘴里总这么嚼,实在太美味:“樱子,你手艺很棒。”

    千叶樱子咯咯直笑:“谢谢轩君夸奖。”随即轻声补充一句:“轩君是开大排档的,满足天南地北的客人,餐厅大厨手艺也一定很棒,改天有机会樱子过去春风餐厅拜访,也要麻烦你们做几个菜,让樱子可以一品春风大厨的手艺。”

    她这是第二次喊着拜访叶子轩了,叶子轩正吃得高兴,大手一挥:“没问题,你过来了,我亲自下厨。”

    千叶樱子为叶子轩夹起一块豆腐:“谢谢轩君,请尝尝酱油豆腐。”

    递给叶子轩之前,她还沾了大片芥末,叶子轩头皮发麻,大爷,芥末不用钱也不是这样吃啊,一口下去估计呛死,只是看着樱子期待目光,叶子轩又只好笑着接了过来,随后小心翼翼把他吃下,也就一块豆腐,额头瞬间渗出了细汗。

    看出叶子轩苦大仇深的样子,樱子扑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忘记你是华人。”

    随后她就不越殂代疱,只是跪坐那里为叶子轩介绍餐点。

    叶子轩今天早上跑了几公里,又给贾家老头一番治疗,肚子也确实饿了,加上千叶樱子的盛情,他也不再客气,一口气把桌上十几样餐点全部吃完,随后又灌入一大口茶水,茶足饭饱后,他直奔主题:“樱子,谢谢你的盛情款待。”

    “茶喝了,饭吃了,咱们干点正事吧。”

    叶子轩看着面前谦卑的女孩:“来,把你的难言之隐告诉我。”

    “轩君——”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千叶樱子神情犹豫了一会,俏脸又多了一点羞涩,但很快眼神变得坚定:“事情是这样的,樱子胸部从小就比同龄人要大不少,读书的时候还被男生称为童颜**,只是那时我没有在意,反而对它生出骄傲。”

    千叶樱子看着叶子轩,满脸真挚告知困扰,骄傲的双峰,在前年,也就是她十八的时候,不仅又大了一个尺寸,而且还不受控制的渗出汁水,千叶樱子开始以为是负担过重导致的汗水,后来却发现不对劲,它清澈如水且散发着**。

    而且渗透汁水的频率越来越高,份量也越来越重,以前一天十五毫升,现在一个小时十五毫升,运动的时候,份量更是翻倍,千叶樱子也找过不少医院检查,可始终没有得到控制和根治,一家很有名的医院,直接建议把双峰全切掉。

    不然长此下去,容易得癌或异变。

    还没生孩子的千叶樱子是完美主义者,不想将来的后代没有自己的哺育,所以就拒绝医生和专家的建议,同时想起爷爷说过中华医术博大精深,于是她就打着交流的旗号来三亚,学习固然是一个目的,但也有找到名医治疗自己意图。

    “这一年来,我遍访过很多名医,甚至还有你们向来崇尚的老军医。”

    樱子脸上带着一抹失落道:“可惜谁都无法治疗我说的病情,再多的钱也得不到有效建议,倒是频繁的学习和拜访,把我快变成一个医生了。”随后,她看着叶子轩一笑:“所幸今天遇见了轩君,你救了老人,还一眼发现我病情。”

    “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希望,我相信你会给我带来惊喜。”

    千叶樱子看着叶子轩问道:“轩君,你遇见过这病况吗?”

    叶子轩微微张大嘴巴,女人养完孩子没有乳汁的事情,他听过不少,没生孩子就每天渗透乳汁的事,他却真是第一次听到,不由感慨果然是一百年不死都有新闻听,不过他没直接打击千叶樱子,伸出手向她淡淡出声:“把手伸来。”

    千叶樱子温顺的把左手递了过去,叶子轩抓住开始把脉,他拿出多年的医学能力,去感受樱子跳动的脉搏,一点一点的查,从五脏六腑到周身百脉,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随后眉头轻皱:“根据脉象来看,你的脉象是一个阴脉。”

    “这本是冬季才应出现的脉象,如今却应是阴气收敛的时节,你这种脉象,对于体质而言已经是大凶。”

    在千叶樱子满脸懵然表示不解时,叶子轩又轻声解释道:“现在是太阳高照的夏季,人身上的阴气应该收敛大半,呈现出来的体质更多是阳脉,但你却表现为阴脉,此为非时之脉,现在有阳光压着,约束着,身上脉气还不会太阴。”

    “可若是到了秋天或冬季,失去天地这个因素的约束,你身上阴脉就会相当明显。”

    叶子轩把手指从千叶樱子的手腕挪开,把自己的推断一五一十告诉后者:“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到了秋冬两季,你胸部渗出的汁水,就如洪水泛滥不可收拾,如果病情再继续严重,只怕将来的夏天,份量也会跟现在在冬天一样。”

    “至于会不会带来生命危险,我没有化验报告不好判断,但困扰却会变本加厉。”

    千叶樱子给叶子轩倒茶的手,不受控制颤抖一下,随后一脸惊讶看着叶子轩,除了自己困扰会变大之外,还有就是叶子轩诊断出了病况,秋冬的病情确实比夏季严重,想到这,她有惊有喜,伸手拉住叶子轩:“轩君,有法子治吗?”

    叶子轩端起茶水喝入一口,润润喉咙后悠悠回应:“如果不介意的话,把以前的检测报告或者专家诊断给我带回去研究,唯有查看那些数据,我才能作出更全面诊断,找出彻底根治的法子,当然,你现在有三个途径可以迟缓病情。”

    千叶樱子一脸认真:“哪三个?”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一脸平静地给出建议:“第一,多生活在气温高些的地方,但也不能躲在过于炎热的荒漠,因为过犹不及,饮食也可加些辣椒,想必你也感觉到它有效,不然你也不会特意选择三亚,也不会这么喜欢芥末了。”

    千叶樱子露出一丝赞许:“轩君观察入微,我确实发现气候和饮食对我病况有帮助,只是一直没有得出具体结论,还以为换了地方,心情好了,病情也有所减缓,你现在这样总结出来,樱子茅塞顿开,不知道另外两个建议是什么?”

    “第二个、、、”

    叶子轩正要开口却想起一事,随后话锋一转问道:“你有没有男朋友?”

    千叶樱子微微一怔,随后羞涩回道:“樱子还没心上人。”

    叶子轩轻叹一声:“那第二个建议,不说也罢。”他发现千叶樱子体质过于阴柔甚至可说至阴,用阳刚之气中和,也会有不小的作用,可听到对方还没男朋友,他就散去这个念头,千叶樱子却没反应过来,忙出声截断叶子轩的话题:

    “轩君,这第二个建议,跟我有没有男朋友有什么关系?”

    叶子轩看着时而聪明,时而短路的女孩,揉揉脑袋一时不知怎么回答,随后挤出一句:“阴阳相调、、、”

    话还没有说完,千叶樱子马上明白了,咬着嘴唇低语:“第三个建议呢?”

    叶子轩把半截话吞入了肚子里,神情也有一丝尴尬,随后望着千叶樱子想要说出第三个建议,可最终又散去了念头,刚才脑子发热生成一连串方案,可忘记是胸部这么私隐的部位,最后一个方案也就无法实施了,毕竟双方男女有别。

    “第三个建议、、、”

    叶子轩口干舌燥,一口喝完倒满的茶水,随后拍拍双手起身:“这方案还不是很完善,待我回去看看你以前的检测报告,我再把具体的法子告诉你,放心,只要你信得过我,我会努力解除你的困扰,而且我会对你的病情守口如瓶。”

    千叶樱子微微鞠躬:“谢谢轩君。”

    叶子轩扫过樱子挺翘的双峰,重重喷出一口气,这第三个方案,总不能对着樱子说:

    我要按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