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九十章 冲我来
  第八百九十章冲我来

  “狗日的!”

  没等这伙青年动手,一个黑人冲了出去,怒吼一声:“找死。”

  说完之后,他直接捞起一个酒瓶冲上去。

  “砰!”

  黑人一个酒瓶砸在耳环青年的脑袋,玻璃碎裂,残存酒液四溅,在灯光中很有视觉效果,只是耳环青年却没有半点退让,也没有疼痛喊叫,身子摇晃一下就稳住,狞笑着一扫头顶的残渣,随后,在对手脸色巨变之际,一脚踹了出去。

  “砰!”

  黑人闷哼一声,直接向后摔飞出去,砸翻一张桌子,如非叶子轩及时援手横挡,估计要撞上后面的柱子,饶是如此,被叶子轩搀扶的他也喷出一口血,惊得不少观看路人尖叫四散,哈默见到兄弟被打,愤怒不已,向十多名手下吼道:

  “干他!”

  听到哈默这指令,十多名黑人抄起板凳就冲上去,想要把这伙不识抬举的家伙干掉,甘文忠几个人瞄向叶子轩,询问要不要帮手,叶子轩却微微摇头,让甘文忠几个消失,哈默他们虽然人多势众,但却根本不是耳环青年他们的对手。

  当又一个辫子黑人握着酒瓶冲上去时,耳环青年很随意地跨出一步,一记正蹬豁然踹出,前者冲得太猛,根本来不及躲闪,直接被踹倒在地,酒瓶从手中脱落,掉在地上摔成粉碎,还没起身,又被对方一个脚步上前,踢中下巴昏迷。

  那些黑人看到同伴再次被打倒,一个个像是发春的公鸡一样,怒吼着扑了上去。

  “砰!”

  “啪!”

  ……

  一阵拳脚声过后,除了叶子轩跟哈默之外,血金帮的十几名黑人全部躺在了地上,头破血流,他们一个个蜷缩地上,用手捂着伤口,嘴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见到同伴全部被撂倒,哈默愤怒不已,脚步一挪就向耳环青年冲过去。

  哈默步伐异常灵活,尤其是爆发力很猛,只是瞬间便冲到了对方面前,在中年女子横挡过来的时候,吼叫一声,一记直拳豁然挥出,带着一阵刺耳风声朝耳环青年的脑门重重砸去,叶子轩眼里闪过一抹惊讶,想不到哈默也有两下子。

  这一拳若是打在那耳环青年脑门,不死也要残,惊讶的同时,叶子轩也明白,哈默这一拳恐怕要落空。

  他跟耳环青年不是一个等级的,正如叶子轩所想的那样,就在哈默的拳头要落在耳环青年脑门的时候,耳环青年漫不经心地脚步一挪,身子朝旁边一闪,右脚豁然踢出,哈默怒速度太快,虽然感觉到了危险,但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

  只听一声闷响,哈默整个人飞出去,好在他身体素质确实不错,倒地时调整好了平衡,双手先倒地,之后一个打滚,减去冲撞力量,倒也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撩翻哈默,耳环青年不退反攻,把几名挣扎起来的黑人再度撂倒在地。

  “混蛋!”

  期间,哈默又冲了过去,但依然不够对方肆虐,混战中,哈默的胸口挨了一记重击,嘴角流出了一股鲜血,倒在地上闷哼不已,在叶子轩的搀扶下,他才咬牙站了起来,义愤填膺看着对手,耳环青年出手干净利落,典型的军人做风。

  哈默酒醒的差不多了,见到己方吃了大亏,怒急反笑道:“好,很好,你们给我等着!”

  说罢,哈默拿起电话,开始打电话搬救兵。

  而耳环青年他们一伙看到哈默的举动,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耳环青年更是流露一抹蔑视:“曼德金的人?”他也摸出一个电话打出,冷冷出声:“曼德金见了我们都要敬让三分,你这个小角色还敢叫板?今晚顺便连你都一起弄了。”

  哈默微微一怔:“你认识我们大哥?”手中电话无形停滞,担心这是一块铁板。

  耳环青年皮笑肉不笑,随后向中年女子偏头:“巫姐,给我打断那家伙一手一脚,曼德金不懂得管教,我贾末日替他教人。”换成其余混混,他或许没多少兴趣,但听到曼德金,耳环青年不介意杀鸡儆猴:“我想,他会感激我的。”

  随着他这一个指令发出,中年女子又一言不发上前,神情清冷向哈默走了过去。

  叶子轩听到贾末日三个字,又想到自己跟许小雯的冲突,于是笑着站到了前面:“别仗势欺人,有本事冲我来。”

  哈默眼里流露无尽感激,没想到叶子轩会站出来,同时苦笑一声,本来是自己收保护费保护餐厅,谁知却是叶子轩保护自己,他心底里作出决定,今晚事了,一定要把保护费还给叶子轩,随后又赶紧把这几个混蛋捣乱的事传给老大。

  “小子,还真是英勇啊。”

  见到叶子轩站出来,几个青年也上前围过来,贾末日冷笑一声:“白天做医生,晚上做侠士,很是威猛风光,只是这人啊,应该安分一点,做了多余的事就该及时刹车,如果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还敢自以为是叫板,后果很严重。”

  他手指一挥:“打断他的腿,让他知道,这腿,不是无所束缚的,想去不该去的地方,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三个同伴就越过中年女子,杀气腾腾向叶子轩靠近,还闪出有备而来的折棍。

  叶子轩冷冷盯着朝前走来的三名青年,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真是不知死活。”

  下一秒,叶子轩动了!

  只见他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射出,瞬间来到了最前面一人身前,不等对手作出任何躲闪动作,叶子轩左手抓住对方砸过来的折棍,右手胳膊肘猛然一抖,狠狠地朝对方的面部砸去,咔嚓一声脆响,后者鼻梁塌陷下去。

  “啊!”

  青年惨叫一声,仰头栽倒。

  叶子轩没有丝毫停滞,用夺过来的折棍打了出去,另一人下意识抬起武器抵挡,只是折棍转了一个弯,绕过他的武器打中了他的脑袋,巨大的力量让这名青年悲呼后退,随后啪一声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地抱着脑袋,一脸痛苦的表情。

  最后一名青年看到两名同伴被瞬间放倒,下意识地想逃回耳环青年和中年女子身旁,可是来不及了,叶子轩已经贴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衣服领子,右手陡然一挥,一棍子打中这人的后颈,这名青年连惨叫都没发出,直接倒地昏迷。

  目睹这一切的耳环青年满脸惊讶地愣在了原地。

  而哈默眸子里则露出了一道炽热的光芒,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受伤的情况下,他会如此兴奋。

  相比两人和地上伤者的神情而言,中年女子则是皱起了眉头,踏前一步将贾末日拦在了身后。

  叶子轩静静地看着贾末日开口:“你刚才说,要打断我的双腿?”

  叶子轩的平静目光让贾末日感到一阵压力,还有一股说不出的窒息感,他下意识地朝中年女子身边靠了靠,随后又恼羞成怒挺直身躯,向叶子轩喝出一声:“小子,知道我背后是什么人吗?不想惹祸上身,最好停止你的愚蠢行为!”

  他试图威胁叶子轩:“不然,你连人带店一起倒霉。”

  叶子轩笑了笑:“既然已经闯了祸,不妨再闯大一点。”

  此时,中年女子挤出一句:“年轻人,做事不要太自以为是。”

  叶子轩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轻哼一声:“最讨厌你们这种,打得过装叉,打不过玩深沉的人,整天牛哄哄的以为人上人,我告诉你们,打伤我这么多兄弟,还扰乱我大排档生意,今天不打断你们的手,未免太对不起哈默兄弟。”。

  哈默一脸感激:“好兄弟!”

  耳环青年勃然大怒:“巫姐,废了他。”

  中年女子没有听他言语出手,而是眼睛眯在一起,摆出一副格斗的架势,护在了贾末日的身前。

  “嗖!”

  叶子轩没有废话,整个人再次弹出,犹如炮弹一般,极其威猛和霸道。

  一记凌厉的扫腿,带着一阵锐响扫向中年女子,中年女子脸色微微一变,就地一跳,同时空中踢出一脚,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没有躲避,伸出双手叠加着撑开,中年女子的脚踢在叶子轩的手掌上发出一声脆响,也让空气猛地一沉。

  与此同时,叶子轩像是接排球一般,双手往后一收,卸去这一脚的力道。

  “砰!”

  看到叶子轩的举动,中年女子脸色大变,想要收腿却是来不及了,随后,在所有人震惊的表情中,叶子轩抓住中年女子的脚腕,狠狠地一卷,像是麻花一样脱臼她的脚踝,接着向前一甩,后者便像被丢出的排球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滑过五六米后,中年女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脸上有痛楚,但很快恢复平静,还把脚踝驳接了回去。

  “嗖!”

  叶子轩又一个箭步上前,行云流水攻出十三脚,站起来的中年女子挡了十二脚,却被第十三腿扫中,再度跌了出去。

  她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腰部剧痛不已。

  “你——”

  耳环青年终于不像刚才那样冷静,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慌的目光,没想到最为依仗的巫姐轻易落败。

  叶子轩没有就此罢休,他右腿毫无征兆的扫出,快到没有人看清出腿的路数,带起的劲风冷森森,哈默切身感受到凌厉劲风中割裂肌肤的寒意,大惊失色向后挪步,这一脚实实在在踹中后退的贾末日肋骨,断骨的脆响令人毛骨悚然。

  身在空中的贾末日喷出一口血,摔倒在地难于爬起。

  “小子——”

  贾末日忍着伤痛吼道:“你敢伤我们?”

  “给我跪下,我数三声,你不跪下、、、”

  叶子轩看着退后的贾末日,语气很是平淡,可是语气中所流露的杀气,让贾末日呼吸都有些困难:“打断你的手。”

  听到对方要自己下跪,贾末日脸色变得难看,指着叶子轩想骂什么,但看到叶子轩的目光,却是一个字也骂不出来。

  叶子轩淡淡念出一个数字:“一、、、”

  贾末日嘴唇紧咬:“你知道我背后是谁么?”

  “二!”

  “小子,不要欺人太甚!”

  “三!”

  在叶子轩捞起一根棍子时,中年女子脸色一变:“贾少,跪下!”

  “扑!”

  听到中年女子的话,感受着叶子轩身上的杀气,贾末日掌心瞬间出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只是眼里闪着毒蛇一样的光芒。

  “不服吗?”

  叶子轩走到他的面前,淡淡出声:“要不要给你机会搬救兵?”

  “你去吧。”

  就在这时,贾末日忽然吼叫一声,反手拔出一把小刀,直接捅向叶子轩的腹部,刀势极快,出其不意,惊得哈默脸色微微一变,连示警的话语都来不及喊出,只是刀锋并没有刺中叶子轩,刀尖在两寸距离外停滞,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贾末日的手腕,被叶子轩握住,后者勾起一抹阴森冷意:“看来,你真是不服啊。”

  “咔嚓!”

  在中年女子挣扎起身要来护主时,叶子轩一把折断贾末日的手腕,一声脆响,一记尖叫,让四周气氛一沉。

  “砰!”

  叶子轩又一脚把贾末日踹了出去,随后向哈默悠悠开口:“哈默兄弟,我不介意你打断他们一手。”

  “必须的!”

  哈默兴奋地喊出一句,随后捞起一根铁棍,对着贾末日小腿就是一砸。

  “啊——”

  又是一记惨叫响起,在夜空传得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