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九十二章 伤势
  第八百九十二章伤势

  贾氏大厦混乱了起来,楼上楼下吼成一片,数十人纷纷赶赴到楼前。

  这种高空事故可大可小,如果处理得当就能让此事低调无形散去,如果处理不好被好事者煽风点火,来一个集团十三跳的渲染,那集团就可能焦头烂额损失声誉,再有官员上纲上线,质问安全意识不到位,估计贾氏要付出不小代价。

  因此安保人员一边喝叫停止工人停止干活,一边知会高管和救护车,随后又迅速驱赶路人遮挡现场,还有人叫来集团医生紧急救治,展示出应有的危机处理质素,在几名保安清理掉碎片抬下伤者时,叶子轩也把目光从头顶落到车顶。

  狼藉不堪。

  虽然叶子轩根据伤者的情况以及吊篮的毁损,判断出是十楼左右的高度坠落,但头顶白花花一片,阳光刺眼,什么都看不到,具体发生什么事一时无法得知,他只能把目光落在吊篮,想看看切口有没有异样,或者有什么残物留下来。

  叶子轩心里很清楚,这些工人常年高空作物,清楚任何疏忽都会带来致命一击,所以工具维护和安全意识相当到位,出现这种坠落意外有点不应该,不过要说是针对他的设局,叶子轩也持保留意见,他来的时间和路线都是随机选择。

  而且工人高空作业是在他到来之前进行,最重要的,对方不可能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贾氏大厦,火候也不可能拿捏的如此到位,要知道,他被两位客服妹妹拒绝进入,腾升离开大厅念头,到走出大门,十秒钟不到,谁能这时间算计?

  意外和杀机都让他存在疑惑,所以叶子轩需要再多一点线索。

  “走开,走开。”

  只是还没等叶子轩靠近碎裂的吊篮,几个魁梧保安就把他推开了,不让他靠前触碰那些东西,还有人第一时间拔出了警棍,如不是叶子轩的气势摆在明处,估计这几个人要把他直接丢出去,叶子轩又不能动手,只好苦笑着退后几步。

  他随后目光扫向被抬下来检查的伤者,一个三十岁的中年男子,口鼻有血,精神惶恐,身上还有不少血迹,但毕竟捡回一条性命,没有跟刚才一样颤抖,更多是因疼痛的闷哼不已,医生简单检查他身上伤势,看看有没有致命的碎片。

  发现没有触目惊心的外伤,两名医生就松了一口气,没有人命发生,竞争对手就难于大做文章,只要再摆平伤者和家属,今日事件对集团就不会有太大影响,清理掉一些玻璃碎片、给几处擦伤简单包扎后,他们开始检查伤者的脚伤。

  叶子轩也凝聚目光看了过去,伤者的右脚原本平滑的脚背,鼓起了一个大包,乌青发紫,形状可怖,凭肉眼,就能感觉得到这个大包里面似乎是有个硬物在顶着,就好像是一只巨大的蛤蟆潜伏在地表之下,但随时有可能会破土而出。

  这伤势可不轻啊,那硬物应该是断裂的骨头,一不小心就会毁掉一条腿。

  叶子轩作出一个判断,随后又审视伤者几眼,发现这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材瘦小,老实模样,此刻因伤势正咬牙死死忍着,只是当两名医生去触碰的时候,瘦小工人又扛不住疼痛,发出一记凄厉惨叫,让不少人下意识后退。

  “怎么回事?”

  这时,一伙衣光领鲜的男女走人群后面走出来,脚步匆匆,还带来一个沉稳温润的声音,人群见到他们出现马上向两侧退让,还齐齐低呼一声贾少,叶子轩抬头扫过去,正是那天早上见过的贾荣华,一身黑衣,一副眼镜,彰显儒雅。

  贾荣华领着一批中高层人员走到前面,扫视狼藉不堪的现场几眼后,一名身材高挑的制服女子就走过来,低声向贾荣华作出汇报:“贾少,出了点意外,但没大事,吊篮铁索有些老化,加上今天风力较大,工人从九楼掉落了下来。”

  “砸坏一辆车,伤了几个路人,工人也有十几处伤,但没有性命之忧。”

  制服女子连珠带炮向贾荣华告知事件:“我已经让人做好公关工作,受伤的路人和工人会得到丰厚赔偿,车子主人也会得到双倍的弥补,我还知会了跟我们交情不错的记者,让他们下午两点来大厦开招待会,我们会通报今日事故。”

  听到这一番话,又看到没有闹出人命,贾荣华神情缓和了不少,随后向高挑女子点点头:“燕秘书,做的很好,不管动用多少人力,一定要妥当的处理好此事。”他还望向疼痛的伤者:“还有,做好伤者和家属的安抚,条件能满足就满足。”

  “总之,此事不能出现在媒体上。”

  燕秘书等人齐齐回应:“明白。”

  此时,包扎完伤口的一名医生伸出手,捏了捏瘦小男子的脚上,想要看看脚伤严重到什么地步,惹得受伤工人哇哇大叫,比杀猪还惨烈,那名医生站起身子,皱着眉头道:“我看,可能是骨头断了,还是赶紧去医院拍片,看看吧。”

  摸骨不是每个医生都会的手段,凭的是一种手感,骨头有没有断,一上手就摸出来,是需要多年的行医经验,当然,如果医生手感经验不足,最好还是拍个片子,这样可以作出更直观准确的判断,听到脚背骨头断裂,众人脸色齐变。

  贾荣华和受伤工人都是面色剧变,这事儿可耽搁不得,搞不好就会毁掉一条脚。

  贾荣华喝出一声:“马上送他去医院,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物。”

  燕秘书也连连出声:“快,快,抬他起来,用面包车送过去。”

  “慢着!”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要把工人抬起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轻飘飘传过来:“他的脚骨没有断裂,只是错位,但这错位错在很微妙的地方,如不及时消散部分淤血,你们把他颠簸一番,再来几个急刹车的话,那么我可以保证,去到医院绝对截肢。”

  听到这话,全场一阵哗然,几名医生先是一怔,随后恼怒不已:“谁在说话?谁在说话?”

  叶子轩从人群缓缓走了上来,没有在意人群的议论和医生脸色,只是看着微微愕然的贾荣华:“他脚骨凸起的骨头刚好顶住了神经线和血管,如果过于颠簸或者摆放错误,肯定要伤到神经线,一旦神经线破损,这条腿就算是废了。”

  在受伤工人脸色瞬间惨白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但如果不赶紧治疗,血管被压迫太久,导致供血不足,那只脚也会难以保住,他现在就像是一列脱轨的火车,能重新上轨的话,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不能的话,迟早车毁人亡。”

  “如果一时无力上轨,也该停止火车继续脱轨,让它不会越跑越远,最后翻了出去。”

  “你们最好就地搭建一个帐篷,给他遮遮太阳缓缓情绪,避免疼痛翻滚,然后叫医生带好器械过来。”

  “当然,让他们把截肢的情况也考虑到。”

  听到这一番话,受伤工人瞬间忍住闷哼,也不敢再去触碰脚伤,免得弄坏了神经,眼神比刚才多了惶恐。

  作为一名拿命吃饭的工人,没了一条腿,等于没了经济来源。

  “小子,你是什么人?胡咧咧干什么?”

  一名集团医生按捺不住,觉得叶子轩扫了他们面子:“情况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别在这里吓唬大家,你是不是其他集团派过来的?想要闹大事情好得利?我告诉你,贾少英明神武,不会被你忽悠的,保安,把这无知小子轰出去。”

  其余几名医生也都附和出声:“就是,你连病人都没接触,就看出只是骨头错位?当大家三岁小孩,随便吓唬啊?”

  贾荣华一推眼镜,望向叶子轩,目光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