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九十三章 江湖骗子
    第八百九十三章江湖骗子

    “脚骨真断了,伤者是承受不了那份剧痛,不是晕过去就是连续惨叫。”

    叶子轩挥手制止保安的靠近,随即看着贾荣华悠悠一笑:“贾少,我是什么人,你心里比他们清楚,不过这些都没意义了,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今天过来只是找贾少要钱,贾少,还记得你答应的五十万吗?”

    众人微微一怔,特别是两个客服更是恍惚,难道贾荣华真欠叶子轩五十万?

    贾荣华此时已认出叶子轩,虽然一天不见容颜起了变化,加上当时也没认真打量叶子轩,但他还是能从大概轮廓和气质,想起那个给爷爷施过援手的少年,当下让保安他们退下,自己哈哈大笑上前:“你救了爷爷,我哪会忘记呢?”

    “答应你的五十万,更是不会食言,待会一分不少给你。”

    在医生他们脸色微变惊讶叶子轩救过贾家老人时,贾荣华又环视着众人喝道:“这位、、、老弟,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不是什么坏人,你们不要恶意揣测。”随后又盯着几名医生问道:“列医生,小兄弟刚才说的情况存不存在?”

    “错位的骨头会不会废掉这条腿?”

    见到回答要承担责任,几名医生马上改口:“小兄弟所说也有道理,能不挪动就不挪动。”

    他们有些恼怒叶子轩的杀出和打脸,但相比承担责任来说,他们更希望没有过失,只要自己不出现失误,那就可以在集团永远的呆下去,相反,如果贪功搞出医疗事故,饭碗就砸了,再说了,叶子轩是贾家恩人,自己对抗岂不找死?

    所以他们给足叶子轩出头的机会。

    贾荣华扫过他们几眼,很是不快他们的推脱了事,随后拉着叶子轩走到受伤工人面前,指着满头大汗的后者低声一句:“老弟,他的情况真如你刚才所说严重?一旦颠簸,就容易废了一条脚?工人不容易,一条腿就是一家的生计。”

    看到贾荣华态度良好,工人又一脸凄然,叶子轩叹息一声:“确实严重,应该说,废或不废,只是一线之间。”

    受伤工人望着叶子轩哭喊:“求你们救救我,我上有老下有小、、、”

    他的眼泪都下来了。

    贾荣华挥手让人按照叶子轩刚才说的去做,就地搭个帐篷给工人遮挡阳光缓解情绪,同时叫医生带器械过来手术,随后又望向身边的叶子轩:“老弟,你能救我爷爷,还能看出工人伤势,你医术应该也不浅,有没有法子帮他一把?”

    “救护车还需要点时间,我担心如你所说,供血不足出意外,不如你援手一把。”

    他伸出一巴掌:“只要你能保住他这条腿,我再给你五十万如何?”

    叶子轩捕捉到贾荣华眼里的一抹光芒,知道后者是在试探自己医术,给贾家老头解了难,虽然救回后者一命,但在贾荣华眼里,自己更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还不如千叶樱子专业,但如果再把工人伤势稳住,那可证明自己道行不浅。

    到时,贾荣华就可能引荐他为贾家人治病了。

    叶子轩猜出贾荣华的心思,却轻轻一笑没有多言,随后拿过一副手套戴上,蹲下身子在受伤工人的脚上,用手指轻轻滑了过去,周围所有人都伸长脖子,想要看看叶子轩是怎么治疗的,叶子轩每按一下,就要停下来细细感觉一小会。

    然后换个角度再按,再去感觉一下伤势,同时,叶子轩还轻声问道:“这位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受伤工人忙出声回应:“我叫江一鸣,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八岁女儿,这位兄弟,请你一定要保住我的腿。”

    叶子轩淡淡出声:“江哥放心,我尽力而为。”接着又好奇一问:“你有八岁女儿,女儿上学没有?在不在身边?”

    “上二年级了。”

    江一鸣听到叶子轩问起女儿,脸上多了一抹自豪,伤痛也消散了不少:“很乖,很用功,成绩一直在班里前三呢。”

    “真是好孩子。”

    随后,叶子轩一边跟着对方闲聊,一边触碰对方的脚骨,期间还摸出一颗药丸捏碎,轻轻揉在对方的脚背上。

    一些黑色淤血,消散不少,让细心观察的贾荣华暗暗点头。

    五分钟后,叶子轩基本上是摸清楚了里面骨头的情形,淡淡一笑开口:“骨头确实没断,只是错位了。”

    虽然不知道叶子轩言语真假,但贾荣华这么相信他,众人也跟着多了几分信任,所以这个诊断让不少人都舒了口气,错位,总比断裂的好,贾荣华和江一鸣看到了希望,几乎齐齐出声:“那……那怎么处理?你能够稳住伤势吗?”

    叶子轩略微犹豫了一下,叹息一声开口:

    “有倒是有……”

    这就像是溺水,抓到一棵救命稻草,江一鸣连忙喊道:“有什么办法?只要不截肢保住它,砸锅卖铁的治疗我也愿意。”他此时感觉到伤脚一抹清凉,像是风油精抹在了上面,那份压迫的剧痛也少了一点,也让他对叶子轩更加信任。

    贾荣华也点点头:“老弟,帮他一把吧,如果五十万太少,那就一百万。”

    这个数目惊得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羡慕叶子轩之余,也感慨贾荣华的大手笔,抱定决心更好为贾氏服务。

    江一鸣一脸感激:“谢谢贾少。”

    叶子轩脸上没太多波澜,只是一脸不屑地看着江一鸣,随后站起来,丢掉手套开口:“贾少,这种人,命贱,死了也就十几万打发,你丢出一百万值不值啊?换成我是你,管他截肢不截肢,反正又不是贾氏的错,是他们公司要会负责任。”

    “草芥一样的命,比死狗还贱,没必要救治。”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贾荣华他们止不住一怔,没想到叶子轩态度转变这么快,还出言羞辱江一鸣,后者也是微微一怔,随后勃然大怒,惨白脸颊瞬间变得充血,瞪着眼睛吼道:“狗日的,你说什么?说我们命贱,没有我们,你连饭都没得吃。”

    他眼睛瞪得跟铜锣一样:“我们卑微,但我们不廉价,我们也有尊严,你再胡说,我揍你行不行?”

    “滚!滚!我不要你治了,哪怕截肢,也不要你治了。”

    江一鸣呈现火爆脾气。

    “饭都没得吃?你这种低等的人,太高看自己了吧?有钱还会没饭吃吗?有钱别说让你擦墙,让你死都可以。”

    叶子轩很是鄙夷:“你的命本来就不值钱,残了更是一文不值,你的老婆也会改嫁,对了,你还有女儿可卖、、”

    他的笑容多了一抹猥琐:“八岁的女儿,再养几年,就是可爱的萝莉了,很有市场的。”

    “狗日的,羞辱我家人,我弄死你。”

    江一鸣也是一个血性汉子,见到叶子轩这样践踏自己尊严,愤怒不已抓起一块碎片要扔叶子轩,没等贾荣华他们反应过来,叶子轩一个脚步上前,一脚踹在江一鸣的脚背上,后者哀嚎一句,疼痛让他下意识丢掉碎片,还向后摔出去。

    但他很快又爬起来,拳头紧握,打了鸡血一样吼叫:“小子,我跟你拼了。”

    在众人相似对叶子轩鄙视时,叶子轩敏捷地倒退七八米,瘦小男子怒吼着追出五六步,贾荣华还没想通叶子轩的态度转变,但看到愤怒的瘦小男子追逐就一动:“住手!”他横在两人的中间,向瘦小男子喝出一声:“看看你的脚。”

    江一鸣下意识停滞脚步,神情一愣后,发现自己距离刚才坐着的位置,有三四米远了,自己不是脚骨错位吗?这是怎么过来的?他试着活动了两下,轻松自如,就跟没受伤时候一样,这次,他是又惊又喜,更多的是迷惑,喃喃自语:

    “好了?”

    此时,叶子轩走了回来,向贾荣华悠悠一笑:“贾少,一百万。”

    贾荣华哈哈大笑起来,一拍叶子轩的肩膀:“一百万太少了,我准备给你一千万。”

    “当然,我想要你再帮我看一个病人。”

    十分钟后,江一鸣被姗姗来迟的救护车送去医院检查,现场也第一时间清理干净,高空坠落的风波很快消散,在贾荣华带着叶子轩上楼的时候,几辆商务车也呼啸着横在了门口,车门打开,钻出一大批华衣男女,领头者正是许小雯。

    她显然已经知道早上发生的事,扫过事发地几眼,很是厌恶残留的一抹血迹,嘱咐几名保安赶紧清洗后,就低头跟身边助理说了几句,接着气势十足走入大厅,一边向刷卡栏杆走过去,一边向两位客服喝出一句:“华哥去哪里了?”

    客服妹妹一脸紧张,动作迅速打开通道,还隔着十多米回应:“回许小姐的话,大少带着神医去了顶楼。”

    “顶楼?”

    许小雯脸色止不住一变,向身边人喝出一句:“走,去顶楼,再给我知会汪警官,让他过来抓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