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鬼才
    第八百九十四章鬼才

    贾氏大厦,顶层,三十楼。

    相比其余楼层的装修和家私,这顶层并没有太多的奢华,相似的大理石,玻璃门,可以眺望远方的观景台,唯一不同就是这层电梯有十多名黑装保镖扼守,而且电梯出来并不是走廊,还有一道防盗门,需要输入指纹和密码才能进来。

    同样,两道楼梯门也是装有防盗门,叶子轩一眼就判断出,这绝对是非请勿入的地方,哪怕集团高层都难于上到这里来,所以他习惯性环视四周几眼,戒备森严,鼻子也轻轻抽动,嗅到一抹针水混合血迹的气味,同时中药气息流淌。

    这些气息换成常人很难察觉,但对于叶子轩来说却没多少难度,他细细辨认这些气味,随后慢慢分析蕴含的信息,没有多久,叶子轩的嘴角就勾起一抹笑意,当他审视周围时,十多名黑装保镖也看着他,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随后,一名老者戴上白色手套靠近叶子轩,丝毫不因贾少带领就让叶子轩自由出入:

    “请把手举起,我们要搜身。”

    贾荣华嘴角牵动了一下,踏前一步向灰衣老者解释:“福伯,这是我请来的神医,叫、、叶子轩,他前些日子救了爷爷,今天又为一个工人挪正了脚骨,医术道行很是高明,我想要他来看看父亲,说不定小兄弟能再创造一个奇迹。”

    灰衣老者不为所动:“贾少,每天,这栋大楼都很多神医出现。”

    话说半截,灰衣老者就止住了,但意思相当明显,除了不觉得叶子轩有什么本事外,还有就是太多专家往来,还一个个自称神医,他们都要被自己检查,叶子轩又算得了什么?接着又补充上一句:“贾少,这是规矩,是为老爷好。”

    “贾少,算了,别为难了。”

    此时,叶子轩扬起一丝笑意,一把拍掉灰衣老者伸来的手:“我又不是什么名医国手,我就是一个混饭吃的酱油,今天过来就是要那五十万,你把它和救治工人的酬金一起给我,我离开贾氏大厦,我兄弟等着我回去开门做生意呢。”

    “毕竟贾先生的肾癌不是轻易能治。”

    此话一出,贾荣华神情微微一怔,一脸惊讶看着叶子轩,福伯瞄了贾荣华一眼,带着一丝责怪:“大少,老爷病情是机密,来往专家都签订保守秘密的合同,你怎么可以跟一个外人说呢?万一传出去,咱们的股票怕要吃几个跌停。”

    贾荣华反应了过来,忙伸出双手摆动:“福伯,我根本没有跟他说过,我连父亲都没有提起,怎会跟他说病情呢?”

    福伯闻言微微一怔,随后一脸戒备看着叶子轩:“你怎么知道贾先生是肾癌?”

    此时,几个保镖一挺身子,眼神凌厉靠了过来,叶子轩却不置可否一笑:“我不仅医术过人,我还能掐会算,我除了知道贾先生得了肾癌外,我还能掐算出谁来治疗过,如果估计不错的话,华国第一名医,公孙水给贾先生看过病。”

    贾荣华再度讶然:“老弟,你怎么知道?”

    福伯脸色巨变,厉声喝出一句:“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砰!”

    在几个保镖要堵住叶子轩的时候,叶子轩踹出几脚,这些实力不弱的保镖,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叶子轩踹飞出去,摔在地毯上闷哼不已,引得更多保镖靠近过来,还有几人下意识去摸枪械,贾荣华横挡出去,大声喝出一句:

    “全部不准动。”

    贾荣华把几个保镖全部推开,随后盯着福伯喝出一句:“福伯,这是我千辛万苦请来的神医,我跟他相识相遇全是意外,他不会伤害我们的,他知道父亲的病情,还知道谁来过这里,一定有他的理由和依据,这只能说明他的本事。”

    “你没有证据,不能随便说他居心叵测。”

    贾荣华之所以这样信任叶子轩,除了两次的出手救人,让他生出欣赏之外,还有就是父亲病情越来越严重,再不得到有效治疗估计熬不到春节,跟父亲感情深厚的他,不管叶子轩医术能否救治父亲,他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搏一搏了。

    福伯满脸焦虑地劝告:“贾少,他哪里像医生?一个医生会知道那么多?肯定是冲着贾氏来的,所以才做足这么多功课。”他还望着叶子轩冷哼一声:“他八成是东瀛人派来的,无法明面上对付贾先生,就暗中派出假医生来下手。”

    “大少,你可不能被他蒙骗啊。”

    贾荣华大手一挥:“如果不是我请他上来,他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能有什么算计?难道说他为了引起我注意,让我欣赏他的医术给父亲治疗,特意找了爷爷和受伤工人来做托?福伯,你们想象力太丰富了,总之,你们让开。”

    他哼出一声:“出了什么事,我向父亲交待。”

    在场面稍微安稳一点时,如水平静的叶子轩笑道:“还是贾少讲理,你们自己动脑想想,贾家对贾先生的病情如此保密,往来专家自然也是秘密出现,我怎么可能探听到他们存在?之所以知道是肾癌以及公孙水,是我嗅出了药味。”

    福伯盯着叶子轩:“什么意思?”

    “这一层楼,应该是贾先生起居饮食的地方。”

    叶子轩声音平缓而出:“虽然你们也保持空气流通,但依然残留不少药物气息,这些药物,很多都是肾癌治疗专用,我判断贾先生得了肾癌,不假,空气还有中药味道,毫无疑问,贾先生在西医无效情况下,找了中医来固本培元。”

    “放眼华国,哪个中医比得上公孙水?”

    在福伯嘴角微微牵动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你们不找他找谁?我判断他来过这里有什么稀奇?再说了,我喝过不少金芝林的药,药物中都加入公孙水独门的补品秘方,这玩意有一股特殊的香气,你们闻不出,但对于我不难。”

    “两者相结合,判断公孙水出现,有什么难度?”

    叶子轩站在福伯面前淡淡出声:“怎样?服不服?”

    在贾荣华流露一抹欣赏的时候,叶子轩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里,有一种尖锐而冰寒的东西,同时又带着说不出来的嘲讽意味:“如果我对贾先生真有算计,你们这些防守和保镖根本挡不住我,这个楼层的防御,也实在是太差劲了。”

    他淡淡出声:“虽然你们有枪械,火力点也有明有暗,但你们的前后两道防线相隔太近,一旦被冲破,根本就没有机会组织有效反击,驱赶杀手,失去了这两道防线,都不用强攻,只要把大楼的八根立柱炸毁,这个楼层就会坍塌…”

    “还有伤亡更小,更简单有效的方法。”

    叶子轩扫视着开始震惊的福伯他们:“你的所有布防,都是根据敌人从电梯和楼梯口攻入进来部署,却没有注意到二十九楼跟三十楼相连的通风口,对,就是那个通风口,只要有一个人,通过通风口上到中央空调处,撒一下药粉…”

    “你们顷刻就瓦解。”

    叶子轩背负双手向前走出几步,随后手指点着不远处的几块放空玻璃:“再或者,像是高空作业的工人一样,上到楼顶,放下吊篮,只要抱住必死的决心,绝对可以撞毁你们的防弹玻璃,然后引爆吊篮中的炸药,贾先生能活吗……”

    在贾荣华微微长大嘴巴的时候,叶子轩用他平淡的话语,在阉割着福伯和一干保镖的自尊和骄傲,福伯他们实在无地自容,羞愧难当,自以为固若金汤的防线,在叶子轩的语言下,土崩瓦解,不堪一击,随后,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

    “如我估计不错的话,贾先生应该遭受过枪击,不然不会这种阵势。”

    全场一片安静,没人出声,但无形佐证了叶子轩的判断。

    贾荣华上前一步,看着福伯开口:“福伯,服不服?”

    福伯叹息一声,没有说话,但意思相当明显,这时,他怀中手机响起,接听片刻后,一脸恭敬向叶子轩开口:

    “叶兄弟,贾先生有请,一个人。”

    十分钟后,叶子轩走到尽头一个房间,在贾荣华和福伯示意进去后,他就推门走进房间,视野顿时一暗,这是一个近千平方的大庭,四周有着十部液晶屏幕,有监控影像,有全球股市,还有电子照片,屏幕下面,是贴着墙壁的书架。

    书架琳琅满目,什么书籍都有。

    而房子的中间,有几张沙发和按摩椅,办公桌,再远一点,是一张大床,角落有浴室和卫生间,此刻,在办公桌和书架中间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头颅硕大却没一根毛发,油光可鉴,眼睛有着六十老人才有的浑浊。

    这双眼睛让叶子轩嗅到,一抹垂死的气息,样子看起来比那天救起的贾老头还要衰老。

    “你能治好我?”

    光头男子坐在宽达三米的书桌后面,没有跟叶子轩半点寒暄,只是坦然自若地抛出一句,声音就像从门窗缝隙间透过的风一样轻柔,不仔细听都听不清楚:“如果你能治好我的病,让我多活十年二十年,我把贾氏一半家产送给你。”

    “治不好,有多远滚多远。”

    他的话很平淡,却蕴含着一股说不出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去信任,走前几步的叶子轩,认出他就是鬼才贾沉浮了。

    只是个子比资料上要矮小,而且身形因病情有所萎缩,脸上还有几块老人黑斑,看上去就如一截完全老朽的枯树枝,随时都有可能,在“啪”地一声脆响后,便断裂成两截,但就是这样一个矮小、憔悴的人,让人不敢生出小瞧之心。

    他伸出一根指头:“活一年,给一成。”

    叶子轩身躯如标枪般挺直,仍然是那样的傲然:“如果我治好了你,家产,我不要。”

    贾沉浮眼睛跳跃了一下,一抹亮光摄人心魂,多了点兴趣:“连我半副身家都不要,那你要什么?”

    叶子轩淡淡出声:“我要你十年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