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九十五章 撬起世界

天才布衣 第八百九十五章 撬起世界

  第八百九十五章撬起世界

  十年效力?

  简单四个字,却让整个大厅的气氛为之一变,一直半死不活随时会挂的贾沉浮,忽然挺直了上半身,眼睛像是利箭一样盯着叶子轩,原本古色古香安静不动的书架,也腾升几股不引人察觉的杀气,若隐若现笼罩着口出狂言的叶子轩。

  叶子轩相信,只要贾沉浮一声令下,书架就会轰然倒塌,墙后就会有强者向自己雷霆杀出,不由对贾沉浮又多几分欣赏,怪不得他放心自己一个人进来对话,原来始终掌握着主动权,不过他也没有惧意,就这样安静看着贾沉浮反应。

  “你能治好我的病?”

  贾沉浮轻轻咳嗽一声,那份锐利又消散无踪,四周杀意也如海浪退潮一样消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贾沉浮的矮小身子,坐回宽大的椅子上面,望着叶子轩又抛出一句,声音依然像从门隙间透过的风一样,轻柔,微不可闻。

  “十年效力。”

  叶子轩没有被贾沉浮牵着鼻子走,依然一字一句地回应,掌控着应有的主动权,等待贾沉浮答应自己,贾沉浮这样身份的人,一言绝对九鼎,因为俗世的权势和金钱,对他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在他的心中,只会把事业当成第一位。

  只要能让自己事业拔高一个等级,贾沉浮一定会生出兴趣,而叶子轩坚信双方的合作,能贾沉浮带来绝大的好处,只是叶子轩心里很清楚,自己必须站在更高的主导位置,相比平等地位的合作来说,贾沉浮这种人更崇尚绝对的强者。

  听到叶子轩这一句话,贾沉浮的眼皮跳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向后一仰,让自己整个人都在椅子阴影中,唯有光溜溜脑门处那点火亮,仿佛是黑暗中指路的灯塔,他似乎没有听到叶子轩的回答,继续声音低柔地问出一句:

  “你能治好我的病?”

  随着这话再度问出,静谧深邃的书房后面,忽然升腾而起数道凛冽杀气,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向把叶子轩紧紧锁定,整个大厅顷刻多了一丝冷意,那书架后面,至少探出六枚尖锐的箭头,杀意,如巨浪一样,向叶子轩席卷而来。

  很显然,贾沉浮也想屈服叶子轩,站在更高的主导位置。

  “十年效力。”

  叶子轩双手背负在后面,没有在意四周探出来的箭头,只是居高临下看着贾沉浮,他知道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推测这箭头绝非杀招,贾沉浮出牌不会这样简单,可他依然保持强势看着贾沉浮,甚至都没有先发制人拿下贾沉浮的念头。

  他目光坦然看着贾沉浮:“我相信,你已看过很多专家,吃过很多药,可结果都是病入膏肓日薄西山,不然贾少也不会找我这个自学成才的人,换句话说,你跟死人没多大区别,如果我把你救活了,让你多活二十年享受天伦之乐。”

  “你拿出十年为我效力,这没什么公平和憋屈的。”

  叶子轩声音也无形轻柔:“贾先生是生意人,应该算得清这笔账。”

  窗帘吹拂,遮挡着窗外的阳光,影影绰绰,叶子轩的脸庞也变得明暗飘忽,知道对方审视的他努力使自己的神色,看上去更加坦然自若,流露,并不在意升腾杀机地样子,良久,叶子轩的身躯依然标枪一般挺直,仍然是那样的傲然。

  “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一声叹息喟然响起,随着这声叹息的响起,四周杀气如潮水般退落而去,贾沉浮缓缓从椅子上站起,向叶子轩走了过来道:“我贾沉浮纵横商界五十年,从来都是我要人效力,想不到今天会有人要我卖命,这份胆魄,心服口服啊。”

  随着贾沉浮的接近,叶子轩才发现,贾沉浮的个子确实矮小,身形萎缩,走几步都要咳嗽一声:“我现在答应你,只要你能让我多活十年二十年,我这几斤老骨头愿意为你卖命,相比五百亿的身家,区区十年的老朽残躯,我赚了。”

  叶子轩淡淡一笑:“贾先生还真是痛快。”

  贾沉浮轻轻咳嗽一声,挥手示意叶子轩在沙发坐下:“我是一个生意人,只看交易有没有利益可图,风险跟收益是否相配备,多活十几二十年,比起像狗一样饱受痛苦死去,要好很多,我没有理由不做这个交易,倒是你怕要吃亏。”

  “我就算全力为你效力十年,也未必能赚到五百亿。”

  他拿过一个靠枕放在自己腰后,手指在茶几上点击两下,茶壶和茶具就从桌底升上来,自动冲洗,期间,他看着叶子轩笑道:“想一想,我打拼数十年,身家才一千亿,十年,还是迟暮的十年,能有什么作为,小兄弟,你失着了。”

  他意味深长地补充一句:“要不要收回你的条件,治好我,拿五百亿走?”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澜,目光坦然迎接着贾沉浮笑道:“五百亿,我有,但贾先生这样的人,没有,五百亿固然诱人,抱着它可以吃十辈子,可叶子轩野心有点大,更想拿贾先生这个金手指,为自己打拼出五千亿,五万亿。”

  叶子轩主动接过茶具,动作利索的泡起茶水,还向贾沉浮道出心声:“人这一生,过于平静,没有意思,还不如放手一搏,五百亿丢入海里打水漂,都比送入仓库保管要刺激,五百亿能富贵十辈子的话,那么,我要的是千秋万代。”

  贾沉浮先是一怔,随后大笑,竖起拇指赞道:“好一个千秋万代,我见过不少野心的家伙,不是喊着要做大陆首富,就是要成富可敌国,身家过千亿的三马一龙,也是野心勃勃的风骚人物,但唯独你能让我吃惊,你的目光太远了。”

  “贾先生其实不用把话说的这么婉转。”

  叶子轩把茶杯放在贾沉浮和自己面前,语气带着一丝玩味道:“你直接跟我说:小子,你是我见过最无耻最不要脸的人,三马一龙这种商界领军人物都夹起尾巴做人,你却动不动就喊千秋万代,荫庇子子孙孙,是不是脑子进水啊?”

  贾沉浮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咳嗽一声回道:“小兄弟,你越来越对我胃口,只是我依然要善意提醒你,十年效力没有问题,我也相信你不差五百亿,可是我能力未必如你想象的强大,十年下来,我怕五十亿都无法替你赚到手。”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数十年努力打拼,也就这点身家,千万不要高看我。”

  叶子轩嘴角勾起笑意:“贾先生这是谦虚呢,还是提前铺垫不努力呢?在常人眼里,贾先生的身家确实不进富豪榜前十,就是在海南也不是前三,算不上什么风云人物,但在我眼里,不是贾先生没能力成为首富,而是你刻意为之。”

  在贾沉浮眼睛微微一眯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贾先生东山再起后,个人身家就一路暴涨,六年前就高达七百亿,算得上一骑绝尘,只要按照当年三分之一增速,你就是今天的华人首富,可身家触碰七百亿时就停滞不动。”

  “接着还传来贾先生投资失误的传闻,集团还连续三年亏损数十亿。”

  叶子轩把收集到的资料,从容不迫摆了出来:“直到三年前进军手游,贾先生的身家才勉强上升,可就是这几年,三马一龙已经超过你的财富,还站在华国的商人顶尖,而你只能算一方诸侯,虽然有着一定地位,但没有当初耀眼。”

  贾沉浮捏起一杯茶水,抿入一口淡淡笑道:“人老了,身体又差,失误很正常。”

  “不是人老身体差,更不是投资失误,而是贾先生心里存在畏惧。”

  叶子轩的字眼像是一把刀,直接刺入贾沉浮内心深处:“三十年前的八十一层大厦,固然有贾先生热血冲动的缘故,但更多是当地政府的恩赐毒药,如果不是官方希望借贾氏大厦粉饰政绩,威逼利诱,你怎会一脚陷进去而不拔出?”

  贾沉浮身躯巨震,杯中茶水差点就洒了,抬起头,望着叶子轩,彻底的惊讶。

  叶子轩似乎早料到他这个反应,所以脸上没有太多情绪波澜:“贾先生是从股市挖掘到第一桶金的,能够成为半个股神的你,绝对不是纯靠运气和魄力成功的商人,怎么可能连止损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全部身家被贾氏大厦套进去?”

  叶子轩淡淡一笑:“之所以陷入泥潭不自拔,还继续找银行举债二点五亿,只能说是政府的施压,让你只能一条道走到底,如果你当时不赌,你可能就要坐牢了,可惜你最后赌输了,一夜之间成为穷光蛋,还让你心里存下了阴影。”

  他目光平和看着贾沉浮:“于是当你东山再起还取得成功后,你就开始考虑避免悲剧重演,因为你不可能再来一次东山再起,于是不仅让自己显得低调,还刻意控制自己财富增长,你担心贾氏发展过大,又被人眼红或者官方盯上。”

  “一头猪要想活得久一点,不能不成长,但也不能过快成长,一旦变成大肥猪,很容易就被宰了。”

  贾沉浮没有说话,只是竖起拇指,眼中有着无尽的欣赏,知己啊。

  “你可以放心,你为我效力的十年,我保证官方不会再赐你毒药。”

  叶子轩带着绝对地自信:“我把三千亿的资产交给你运作,你放开手脚干,有本事,就让它变成一万亿。”

  贾沉浮没有直接回应,只是把杯中茶水喝完,随后一丢茶杯笑道:“一万亿?胃口太小了。”

  叶子轩笑着回道:“看来我还是太年轻。”

  贾沉浮把茶杯丢在桌上:“给我一个支杆,我为你撬起整个世界。”